消失故事

smw0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 線上看-第六百九八章 蟄伏分享-dujmf

smw0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 線上看-第六百九八章 蟄伏分享-dujmf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让李三娘和李玄霸回李唐换质的事情,因为事前商量过,黄小刚倒也是表示支持的。
只是黄娜还抄了首词让李三娘带回去这事,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再说了,对于黄娜与李世民之间的事情,黄小刚也仅是知道两人在黎阳有过一段亲密日子,但具体情节如何,可就没有人给他打详细的报告了。
不过作为亲娘舅,瞧着黄娜认定了李世民的态度,他的心态肯定是不怎么好的,毕竟李世民这王八蛋在历史书里可当真不是好人呐!
也甭管这事未来如何收场,还是继续说说各家势力在年节期间的动向好了。
之前说完了李唐,接下来自然得以李唐为中心,挨个了解动向。
首先就是之前差点捅破了天的刘武周,在得知了突厥大军在打箭谷外大败之后,刘武周自然不敢继续留在关外盘桓,也是带人连夜急奔,并在伊吾(今新疆哈密)与突厥残部汇合,推举始毕之弟俟利弗为“处罗可汗”。
然后年关期间,刘武周与处罗可汗自然是呆在伊吾搜束残兵,意图重整旗鼓,不过根据从丝路上的外域商人传来的消息称,约在冬月的时候,伊吾一带连降了几场大雪,还连吹了数日的白毛风,白灾之下据说当地的牧民百姓损失极大,突厥残军似乎也有损伤。
再来,便是割据甘肃河西地区的河西大凉王李轨,这家伙大业十三年起兵,至今已经是陆续攻伐张掖、敦煌、西平、枹罕等郡,已尽有河西之地,根据丝路上商人传来的消息,李凉军(李轨称帝建国号凉国)在凉州约聚有十八万之众。
不过,根据猎鹰从洛阳以西发回的情报称,早在武德元年(618年)时,李渊就悄悄派遣使者前往凉州,下达玺书慰劳结好,并称李轨为从弟。听闻当时李轨大喜,派遣其弟李懋前往晋阳觐见。随后李渊拜李懋为大将军,送还凉州。
而到了今年李世民败突厥班师回朝时,李渊下诏鸿胪少卿张俟德持节册拜李轨为凉王、凉州总管,还给予羽葆鼓吹一部。
不过据说李轨的态度却是突然暧昧起来,不但没有接受李渊的诏书,还把张俟德给软禁在了凉州。
然后,李凉军在整个年关期间倒也并未有什么动作,一直都在营中整训,并未有外出作战的准备。
此外凉州等地年关期间的天气状况也并不好,大雪也是连续下了几场,据说当地的百姓牧民也是损失很大。
而李轨部的边上,也就是所的西秦霸王薛举了。
薛举这家伙也是在大业十三年起兵搞的事情,当年的四月起兵造反,七月便建都秦州,并直接称帝。
时逢年荒民饥,陇西盗贼蜂起,金城县令郝瑗为讨伐贼寇招募兵卒数千人,任命薛举为将。分发铠甲,大集官民,置酒飨士,薛举和儿子薛仁杲及其徒党于座中劫持郝瑗,假称收捕谋反之人,随即起兵,囚禁郡县官员,开仓散粮以赈济贫乏。薛举称帝后自称西秦霸王,建年号为秦兴,封薛仁杲为齐公,小儿子薛仁越为晋公。别处贼寇宗罗睺率其众归附,封为义兴郡公,继而招附群盗,劫掠官马,兵锋甚锐,所至之处城池皆被攻下。
后山羌钟利俗率众二万人归降,薛举兵势大振,进封薛仁杲为齐王,授职东道行军元帅,宗罗睺为义兴王,以辅佐薛仁杲;薛仁越为晋王,兼领河州刺史。接着又略取鄯、廓二州之地,不过数月,尽据陇西之地,拥兵十三万人。
期间,薛举和李轨还为攻占枹罕郡(甘肃临夏县新集镇古城村)交过手,后李轨用重兵强攻,逼迫薛举退走。
不过薛举建都之后,不再锐意攻伐,反倒是起了偏安之心,先是大张旗鼓的册封妻子鞠氏为皇后,儿子薛仁杲为太子,尊母亲为皇太后,又在其祖先墓地建置陵邑,立庙于城南,更陈兵数万人,出巡扫墓,然后大飨士卒。
唯一操弄兵戈的举动,还是在天凤二年与李轨在攻占枹罕郡的战役中吃亏后,于天凤三年的春天派部将常仲兴渡过黄河偷袭李轨,结果与李轨部将李友战于河口,结果常仲兴不敌战败,全军两万八千人尽墨。
这之后,薛举便窝在秦州不曾动窝,对外是不停的招兵买马,对内却是大势封赏嫔妃亲族,毫无出兵扩张的意愿。
而天凤三年秋,李渊派鸿胪少卿王伯卿持节册拜薛举为秦州总管、秦王,结果是薛举让人把王伯卿打了一顿赶走,还扯拦了李唐的金书节册,一点面子也都不给。
至于如今的动向,根据猎鹰返回的信息看,薛举的秦军似有可以蛰伏之势,加上今年的寒冬气候同样对陇西的影响也是很大,做此举动倒也合理。
说完了李唐走边的几家之后,再来便是与新朝接壤的几家了,如江淮的杜伏威、江南的李子通、沈法兴,以及差不多挨着岭南的萧铣。
不过,从整体上来看,这四家也真没有什么说的。
江淮的杜伏威,自他把李靖哄来黄小刚出讨要萧太后未果后,便老老实实守着运河为界,一面继续招兵买马,一面也力度在整合江淮境内的各路义军。
就眼下通过猎鹰探得的消息称,杜伏威麾下兵员已经逼近二十万人的大关,甚至其中有超过五万余人的隋军老卒,加上他又极会操持政务,玩弄人心,通过大势杀戮前隋官吏平息民怨,如今在江淮各地很是受到百姓的支持。
对了,李渊当时也是派了一个鸿胪少卿去给杜伏威册封,封他为楚王,拜东道大总管,不过据说杜伏威虽然叫人接下了诏书,却没让使者进寿春城,也没公开表态是否接受李唐招安。
至于萧铣、李子通、沈法兴三家,却是可一并来说:自天凤三年的春天开始,三家就打成了一片,先是李子通与沈法兴在江都附近攻守不断。夏末,萧铣窥得沈法兴与李子通江都激战,无暇顾及老巢东阳,逐派族兄萧晃任元帅,大司马董景珍为监军,领军五万奇袭东阳,夺下东阳粮仓,得粮近百万石。
沈法兴闻报大急,本已占据战场优势的沈法兴立即与李子通休战而后回援,在东阳附近的乌伤县(今义乌市区东北),与萧晃交战,一战击溃其主力三万余人,且阵斩萧晃及手下一十二将。
大司马董景珍见势不妙,率领残军连夜撤出东阳,并且仅带走约十万石粮秣,其余皆尽焚毁。
此战之后沈、李、萧三家都是实力大损,不得已只能是各回各家,舔舐伤口并暗自蛰伏,等待时机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