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sqbcz精彩都市小说 重生柯南當偵探討論-第1024章 甦醒的少年分享-2ynxh

sqbcz精彩都市小说 重生柯南當偵探討論-第1024章 甦醒的少年分享-2ynxh

重生柯南當偵探
小說推薦重生柯南當偵探
翌日早晨,园子穿着一件短袖睡衣在梳妆镜前化妆补水,面容娇小秀气,发箍换成了浴帽头巾,起床后蓬松的短发全部圈在脑后,胸口是大写的罗马字“城户大人”,还有一个爱心加“园子殿下”。
“这么早啊,园子。”小兰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看到精神满面的园子,困倦地打了个招呼。
这件睡衣她昨天就看到了,对于最好朋友的古怪趣味,已经见怪不怪,只是感觉自从遇到高成后,园子倒是越来越漂亮可爱。
而她,即使没有照镜子也知道是张苦瓜脸,黑眼圈好像也有些明显。
“我说你啊,小兰,”园子回头说道,“你该不会一晚上都在想新一吧?别乱想啦,你们一定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可是……”小兰捏着手指道,“城户学长也是名侦探,和新一却完全不同,从来就不会消失不见。”
“什么啊,要不是我一直盯着,阿成那家伙遇到案子肯定会丢下我不管,”园子安慰道,“你也别想太多,新一肯定是遇到什么危险案件,担心连累你才躲起来,也许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还有偷偷保护你。”
“偷偷保护?”小兰微微顿住,“有时候的确有这种感觉,新一好像就在附近。”
摇摇头甩掉杂念,小兰转向园子问道:“你现在是要出去吗?”
“不然怎么办?”园子念叨道,“阿成那家伙今天说要去立原家,我也想过去看看,总感觉那个冬美身上有什么故事。”
“你在吃哪门子醋啊,园子,”小兰好笑道,“学长一定是在调查案子。”
一晚上过去,村子里的雪堆积得相当厚,到处都被白雪掩盖,远野水树也不得不早早起床,在旅馆门口清理积雪,看着无忧无虑追赶打雪仗的孩子们,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仿佛回到了自己小时候。
“嗯?”
远野水树轻咦一声看向山庄旅馆对面的立原家。
高成还有高木似乎在和立原冬美在玄关说着什么……
冬美的儿子东马因为8年前的意外,虽然勉强保住一命,却再也没有醒过来,冬美在村里诊疗所工作的同时,也一直在家里悉心照料儿子。
高成走进立原东马的房间,已经15岁的少年依旧静静躺在床上,旁边就是嘀嘀作响的心电仪。
“8年了,一直都是这样。”立原冬美看着植物人一般的儿子,声音有些哽咽。
高成和高木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默默退出了房间。
“抱歉。”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只要东马他活着就还有希望。”立原冬美擦了擦眼睛,笑着准备接一盆热水擦身子。
“冬美小姐,”高成沉下心,拿出在村公所要来的北之泽村地图问道,“我可以问一下吗?东马当初跌落的山崖在哪里?”
“啊?”立原冬美跟着看向地图,指着前往水库的县道一处说道,“就在这里,上游的村子因为水库被淹没,可是下游变化没那么大,我记得就是这个地方,附近有条村道去泽尻湖那边山里,武藤的小屋就在那。”
北之泽村的地图并不复杂,最上面是水库,下游是新北之泽村,从水库出发的峡谷遇到村子分成两条,左侧是雪原还有泽尻湖,右侧是群山,有露天温泉还有因为经常发生雪崩而废弃的滑雪场。
峡谷弯弯扭扭,昨天晚上他骑着雪上摩托经过一个大弯道,好像就抵达了东马坠崖的位置附近,所以才会遇到武藤。
而8年前山尾撞人的位置就在下面一点的弯道。
“有什么问题吗?”高木疑惑看向沉思的高成。
“很有问题,你看这张地图,”高成指着地图说明道,“这是新北之泽村的地图,所以8年前东马是从上往下走,如果他的目的是去泽尻湖看天鹅的话,方向完全偏了,看这样子好像是打算沿着县道一直往下走。”
“的确,”高木拿过地图道,“8年前村子在水库上游,东马往这个方向走就不像是去泽尻湖……会不会是迷路了?或者中途打算回去,然后走错了路?”
高成眉头连跳,打断道:“哪这么容易迷路?东马好歹也是村里的小孩……”
“东马!”
屋内突然传来水盆倾倒的声音,紧跟着立原冬美的惊呼声,高成和高木赶进屋的时候,立原冬美已经与奇迹般苏醒的儿子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醒了?”高成诧异看着被妈妈抱住,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的立原冬马。
“妈、妈妈?”立原冬马先是愣愣看了看高成几个,在母亲的哭声中回过神来,高兴道,“太好了,我找到妈妈了!”
……
立原冬马的意外苏醒打破了村子的平静,包括远野水树在内的众人纷纷赶到了立原家,山脚下的医生也被找了过来。
“诊所的工作你就先放下,休息一阵子,好好陪在冬马身边吧。”医生给立原冬马仔细检查过后离开道。
“是,谢谢医生。”
立原冬美脸上还挂着喜悦的泪痕,也没有之前那副沉重模样。
“冬美,”远野水树第一个靠近道,“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冬马的身体没有问题,”立原冬美迎向朋友们关切的目光,高兴间还是苦恼道,“只不过,心理层面就……他忘了跌落山崖那天的事了,所以,目前好像没有办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昏迷8年。”
紧随远野水树一行而来的,是立原冬马小时候的朋友,几乎一听说冬马苏醒就来探望,只是对于冬马来说反倒有些陌生。
毕竟过去了8年,朋友都成了15岁的少年少女,看着都是大哥哥大姐姐,冬马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8年的空白,他的心智还是7岁小孩,会不会有点残忍?”小哀注意到立原冬马茫然的表情,低声说道。
“慢慢来吧。”
高成视线转向步美几个。
昏迷了8年时间,没想到居然会因为步美几个在外面打雪仗而苏醒。
醒过来的时机也太巧了点,又偏偏忘了当初的事情。
“高木警官,”高成拉过发呆的高木,“东马也许是案件的关键人物,他的保护就交给你了。”
“啊?”高木傻眼道,“那下午的雪地健走……”
“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再说毛利大叔他们也会去。”高成点了点头。
“可是我……”
高木欲言又止。
他也好想去看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