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o32le精彩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四百七十五章 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讀書-s1ke7

o32le精彩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四百七十五章 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讀書-s1ke7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在向坤点完菜的时候,老夏就回来了。
她并不需要在守旺大厦整个外围都洒下“超联物”,只需要在靠近那个地下三层专用出入口的一侧洒下部分就可以了。
这个时间段,经过守旺大厦旁边的人很多,老夏在人流中除了颜值高一些外,并不显眼。她布置“超联物”球珠的时候,也只是把球珠从口袋掏出来握在手里后,指间随意一弹,动作幅度很小,球珠也很小,即便在旁边都很难发现,更不用说监控视频了。
虽说老夏现在已经可以借用“超感物品体系”使用多种能力,甚至能直接俱现出爱丽丝这么一个看起来的“大活人”,但不论是肉眼,还是红外热成像视频里,都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这么简单地溜达一圈,既不会有任何危险,也不会让“神行科技”可能在地下监控着周围的人察觉。
看到赶回来的老夏额头有细微的汗珠,在唐宝娜递纸给她擦汗的时候,杨真儿好奇问道:“老夏,你刚跑去买什么东西了?都到饭点了,怎么不吃完了大家一起去买呀?”
闻言,夏离冰把她放在脚边的塑料袋拿来,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放到了表姐手上。
看着手上那包卫生巾,别说杨真儿和旁边的唐宝娜,就是坐在桌对面,很清楚老夏去买东西只是借口的向坤,都是一脸呆滞。
唐宝娜最先反应过来,赶紧凑过去,一把将那卫生巾夺过来,放回老夏的塑料袋里,嗔道:“快收好!快收好!”
杨真儿也赶紧转移话题:“哎呀呀,上菜怎么这么慢。”
不过等到菜一份份送上来后,没吃一会,杨真儿就忍不住吐槽了:“就这?就这也配叫‘天下第一鱼’?这比向大厨随便做的鱼汤都差远了嗷!”
“你小心点,在人家地盘上,咱们菜还没上完呢。”唐宝娜拉了拉好友,小声说道。
向坤也苦笑道:“杨老三同学,纠正一下,我给你们做的鱼汤,可不是随便做的噢!那都是耗费了我无数脑细胞,用我无上厨艺,精心烹制出来的!”
当然,杨老三说的也没错,这边做的鱼,从通俗的口味上来说应该还可以,毕竟客单价水平在那,用的食材有一定水准。
但是相比起向坤针对杨真儿、唐宝娜、老夏她们进行口味定制,从食材挑选,到食材处理,到烹饪方式、火候把控、调味细节全方位针对调整、设计而制作出来的鱼肉、鱼汤,在她们尝起来,自然还是相差极远。
“知道知道,向大厨最牛比,哎,早知道咱们在彭城就不住酒店了,租个大点的公寓住,向大厨过来的话就可以买菜做饭了,我现在还蛮喜欢逛超市买菜的,看到那些菜就会想到它们在向大厨手下变成的美食……”杨真儿感叹道。
“敢情我还真成大厨了?不管到哪个城市都要给你们做饭呀?”向坤哭笑不得。
杨真儿嘿嘿笑道:“这不显得您厨艺好吗?能者多劳呗!其他人做的饭,我们还不稀罕吃哩!”
唐宝娜立刻道:“唉?你之前去我家吃饭,可不是这么对我妈说的哦?”
杨真儿白她一眼:“你妈又不是‘其他人’。”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骂我?”唐宝娜眯眼问道。
午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杨真儿又把话题转到了之前她一直关注的事情上,故意降低了音量,趴在桌上,用有些神秘兮兮的语气说道:“向大厨,你之前说救我们家那‘大块头’的事,是真的假的?”
向坤也趴在桌上,压低声音说道:“都跟你说要保密了,你怎么还问?”
“不是,我得再确认一下真假呀!”杨真儿说道。
“那天咱们打电话的时候,不是都确认了吗?”向坤微躬着腰,趴在桌上继续小声说道。
杨真儿语调刚要起,但也被向坤带着继续小声:“没有!没有确认!都是你自说自话的!”
“明明是你调查出来的呀,所有的细节,秘密组织,还有我去缅国救你和老夏的老大哥,都是你推导出来的呀!”向坤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是被你‘揭穿’后,不得不承认的!怎么就我自说自话了?”
旁边的唐宝娜已经笑得忍不住捂肚子了。
“不对,我后来琢磨,你好像是故意顺着我的话说的。”杨真儿说道。
“那你觉得我说的是真是假?”向坤反问。
杨真儿皱眉看他,怀疑道:“我觉得你在忽悠我!”
向坤抿嘴笑了笑,直起了身子。
“嗯?这是什么意思?向大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给个准信啊!”杨真儿不满道。
向坤慢悠悠地说道:“你要是觉得是真的,那你最好把它当成假的;你要是觉得它是假的,那就说明你有优秀的保密意识。”
“啊?”杨真儿一愣。
旁边的唐宝娜已经笑得浑身直抖了。
“娜娜别笑啦!向大厨用这种无耻伎俩转移话题,肯定是有大阴谋瞒着咱们!”杨真儿推了唐宝娜一下,又回头看向夏离冰:“老夏,你给评评理,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夏离冰看了看自己的表姐,又看看向坤,眼神有些迷茫:“我没听明白你们在聊什么……你要确认夏添火是怎么得救的,应该去问他自己。”
“他这不是还在缅国么,有些手尾要处理,然后才能回来。现在他用的不是以前的手机号,边上守着警方、使馆的一大堆人,我也不好打电话去问太多。”杨真儿说道。
“那就等他回来再问,如果情况和向坤说的不一样,那就是向坤骗人。”夏离冰说道。
杨真儿一愣,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犹豫了好一会,才嘀咕道:“那……那他就是骗人,我也拿他没办法呀!”
笑得快不行了的唐宝娜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说道:“你赶紧趁这个时候,跟向坤约定,他说的话要是跟你表哥那对不上,就给你做两顿大餐!”
“有理……不行,两顿不够,三顿!五顿!”杨真儿点头道。
“住口!”向坤一脸严肃地说道:“不是跟你说过秘密组织的事必须得守口如瓶的吗?怎么能拿来打赌的?一顿,再多就没有了……”
在玩闹之中,午饭吃了许久。
向坤中途借着去洗手间,进了一下“超感状态”,通过老夏刚刚布置的那些“超联物”进行定位,感知周围的认知信息,将所有可能是监控的电子设备的位置认知信息进行标记,回头让爱丽丝再做一次“侦查”,为他晚上亲自过来打探做好准备。
吃完饭后,他们先是把行李拿去唐宝娜给开好的酒店房间,然后一起去了张倩的公司。
按照向坤的要求,他们这次基于这款声音游戏的合作,做了两家公司,一家名为“乾坤科技”,为游戏的开发公司,一家名为“腾蛟互娱”,主要负责运营、发行。
“乾坤科技”以向坤为主,他通过技术入股,占最多股权,不过全都交由唐宝娜代持,在代持向坤、杨真儿、常彬夫妇、姐姐姐夫的股份,再加上她自己的股份后,名义上唐宝娜对这家公司的持股达到了70%,除此外,自成、张倩、刘财福、游猛按不同比例瓜分了剩下的30%。
“腾蛟互娱”以张倩为主,独自出资占了60%股权,“乾坤科技”占15%,剩下的由自成、刘财福、游猛、杨家姐弟、唐宝娜、杨真儿等人等比出资瓜分。
之所以要做得这么复杂,一方面是向坤必须要主导游戏的制作和开发,并且后续还会有很多相关的技术要依托于此进行衍生、开发,很多事情没法公开,他必须一言堂,必须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
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他会优先把赚得的利润提取出来补贴老夏那边的研究,补贴崇云村研究基地的建设和相关的后续投入,回款周期得快——老夏虽然是小富婆,但她那些“零花钱”也是挺不了多久的。
另一方面,运营方面都交给张倩主导,也可以发挥出她和她背后资源的优势,发挥她的主观能动性。
当然相应的,单就这个声音游戏而言,“腾蛟互娱”是有比“乾坤科技”高得多的利益分成。
张倩的公司其实已经组建的差不多了,很多宣传的资源也都已经差不多敲定,就等着游戏这边完全搞定,就可以正式铺开了。
老实说,作为合作者,张倩是展现出了极大诚意的,基本上各种资源都是在以向坤的游戏能够按时发布、能够大火为前提进行布置和准备,她是最大的出资方,也承担着最大的风险,但基本上没有给向坤什么压力,所有的催促和沟通,都是按他的要求,通过唐宝娜来进行。
对这个合作者,向坤也是非常满意的,再加上两个公司里还有其他那么多好友投的钱,他也是得保证这次的合作要成功,要大火,要赚钱。
之前的话为了要藏住爱丽丝,加上爱丽丝脱离不了家中那台主机,他的顾虑还要多些,得多考虑很多问题。
但在爱丽丝于网络上“根系蔓延”,对其他终端设备的控制越来越娴熟,有着超时代的数字世界掌控力,并且已经开始从纯粹的数字世界借着“超感物品体系”向现实世界进入后,那些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如果有必要,在现在的爱丽丝帮助下,向坤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可以很容易就获得大量金钱。
但就像他会刻意地对自己使用能力增加限制,会给自己制定一些行事的准则一样,他同样必须要给爱丽丝做出示范,在目前她认知形成的过程中,给予方向性的引导,要行成一套不会失控的认知体系。
张倩今天回张家了,虽然知道向坤来了公司,表示马上要回来,但也不可能立马就到,所以约了晚上一起吃饭。
下午一行人一起在“腾蛟互娱”参观了一圈,唐宝娜也忍不住找了个空档,低声询问向坤,开发团队、其他相关的职位什么时候开始招,办公的地方也要确定下来,人家张倩的公司已经全弄起来了,他们的“乾坤科技”到现在还只有她和真儿两个“吉祥物”,这段年时间都在人家公司里,很多人甚至以为她们就是“腾蛟互娱”本公司的人。
“你忘了咱们的公司是在哪注册的了?”向坤笑道。
唐宝娜一怔:“铜石镇?那……在铜石镇能招得到厉害的开发人员吗?”
“放心吧,没问题的。不过在彭城市肯定也需要办事部门,需要和张倩他们对接,你和真儿也可以选择留在这边,或者把分公司放到申海也行。”向坤说道。
“那不行,我是‘乾坤科技’的人,又不是‘腾蛟互娱’的,回头肯定还是要回公司啊,这边对接的话,到时候培养个专人就行了。”唐宝娜说着,又忍不住问道:“你把公司放铜石镇,是不是为了兼顾在崇云村的那个‘研究基地’?”
“对,我最近和老夏就是在忙这个事。”向坤说道。
“你们做的养殖研究,真的那么有前景吗?按理说……这不是你的专业领域吧?”唐宝娜好奇道。
向坤笑道:“不是专业,但却是兴趣,而且我也相信,如果真的能出一星半点的成果,未来可能会让全人类受益。”
“吹吧,向大厨!还全人类受益……”杨真儿凑过来笑道,“哎?不过你说的受益,不会是弄出肉质更鲜美的肉兔吧?或者还有其他的食材?那样的话,嘿嘿,全人类受不受益我不知道,我们是肯定要受益的!”
晚饭定在一家仿佛古典庄园般的饭店里,不用看菜肴,光看环境就知道价格肯定不菲,这边是张倩定的,据说张家老爷子也是这饭店的股东之一,实行的是会员制,非会员都定不到桌。
在包厢里等张倩的时候,一名服务员进来,到向坤身旁,俯身告诉他,张总在旁边的包厢里等他,希望能先和他见一面。
向坤并没有多问什么,起身随服务员走了出去,拐过一个过道走廊,进了另外一间包厢。
虽说是“隔壁”包厢,但实际隔了有十多米距离。
走进包厢,看到的并不是张倩,而是一身休闲西装、头发梳得油亮、相貌和张倩有那么五六分相似的男子。
“向先生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楚,张倩的亲哥哥,之前她在管理的那家企业,就是我一手创立的。”
男子起身对向坤伸出手,自我介绍道。
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走进包厢后的向坤并没有表现出意外或惊疑的表情,很淡定地和他握手后坐下,仿佛之前就知道要见的是他。
“张先生找我过来,是有什么话要说吗?”向坤随意地问道。
他当然不会意外,因为在张楚进入饭店,在这边包厢里和饭店经理、服务员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了。
张楚是谁,他自然是知道的,之前张楚派私家侦探跟踪张倩,还是被他发现,然后通知陈警官的。后来那个私家侦探还来窥探他,又被他摆了一道。
所以张家的这对兄妹不合,他是大概知道一些的。
“向先生,你和我妹妹的合作,我们张家是支持的,你也知道,她到现在已经动用了超过八位数的资金,后续还会有更多的投入,各种渠道的支持,这些可不是她自己一个人能做到的。不过最近根据我的调查,为我妹妹公司提供相关产品、技术支持和服务的‘乾坤科技有限公司’,现在基本上就是个空壳啊?这是什么情况?”张楚一脸严肃地盯着向坤说道。
“产品没有问题,公司还在组建中,不会耽误游戏上线时间,这些张总都很清楚,张先生有问题的话,可以去问她,或者公司里的相关负责人。”向坤笑着说道。
“向先生,我现在不是代表我妹妹的公司,我代表的是张家。我应该说的很清楚,张倩她一个人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的。有张家的支持,‘腾蛟互娱’就能存在,没有张家的支持,‘腾蛟互娱’马上就会完蛋,你们的合作自然也不会有结果。向先生,你现在需要说服我,让张家继续支持我妹妹,继续支持你们的合作,你得拿出点实际的东西,比你说服张倩要更有力的东西。”
向坤表情依旧轻松:“我明白了,张先生你的意思是,虽然张总支持我,但张家打算撤资,不准备和我们合作了?”
张楚点头:“如果你无法说服我,确实有这个可能。”
“那行,我有几个朋友,原本就想拿更多股权,希望有更深入的合作和参与,但因为先许诺了张总,只能拒绝他们。现在张家要撤资的话,那张总如果缺钱,我那几个朋友正好可以加入进来。当然,张总依然还可以掌舵‘腾蛟互娱’,继续之前的合作。至于张家的钱,肯定不会坑了你们的,会请专门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做相关清算。”
向坤说着,拿起手机说道:“你要是能代表张家的话,那我现在就联系我那几个朋友,让他们到彭城来,正好张总应该也快到了,大家坐下来一起聊一下,OK的话就把事定下来。”
张楚听得一脸懵逼,他自然不是代表张家来质询向坤,更不是来撤资的,事实上他完全是自己查到张倩最近一段时间在忙的事,知道她是在和向坤合作,又通过饭店这边的关系知道张倩今晚要宴请向坤等人,就自作主张过来试探。
他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想办法在这个合作中强掺一脚,甚至想办法掌握合作的主动权,替代掉张倩的作用,哪怕不行,最少也能恶心一下张倩,破坏一下张倩和这个什么向坤的关系——其实他本来还有点怀疑,张倩是不是春心萌动看上那个向坤了。
但不论是哪个目的,他都没有想过彻底搞黄张家对此的投资,因为他很清楚,张倩能成功地把事情推进到这个程度,必然是得到他和张倩的爷爷、张家的老董事长张宏朴认可的。
哪能想到,他对向坤的三板斧连第一招都没用完,向坤就直接掀桌子了?
“不是……等一下……”看到向坤拿起手机在调通讯录,张楚赶紧起身走过去,伸手阻止道:“还没到那个程度,不要那么急。”
“不是张先生说要撤资的吗?”向坤一脸奇怪道。
“啧!你做技术的,这么急性子怎么可以?我们只是讨论一下嘛!我们出了那么多钱,过问一下都不行了么?”
向坤忽然皱眉:“张先生,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总是要到快天亮才能睡着?”
张楚一愣,不明白为什么这光头忽然说起他的睡眠来,疑惑道:“是啊,我最近比较忙,经常要忙到快天亮才睡,怎么了?”
“是不是经常会有点心悸,呼吸变得急促,手脚冰凉,睡觉的时候盗汗?”向坤快速地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最近有没有觉得腰痛?主要是右侧腰后?有些时候会有恶心的感觉?睡觉的时候有时会抽筋,而且每次都抽右小腿?”
“你……怎么知道?”
“你知道你妹妹刚认识我的时候,叫我什么吗?”向坤忽然问道。
张楚微愣,回忆了一下,想到了“算命大师”这个称呼——正常来讲,他是不应该知道的,但他派私家侦探查过张倩和向坤的关系,所以刚好知道这一层。
向坤也没等张楚回答,站起来和张楚说道:“来,看我的眼睛。”
张楚下意识地抬眼看向向坤的双眼,眼神略微有些恍惚。
“来,看我的手。”向坤抬起一手,张开五指放在张楚面前,问道:“数一下,我有几根手指。”
“有五……等一下,六……七……八……”张楚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一张眼,发现视线全黑了,吓了一跳:“我的眼睛……”
但下一秒,他的视力又回来了,向坤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来,坐下休息一会,喝口水。”说着,将餐桌上的半杯茶水拿过来让他喝下。
惊魂未定的张楚喝了水后,向坤又说道:“拿你的手按着左边肋骨下面,对,那里,按下去。”
张楚依言一按,忽然啊地一声惨叫,脸色惨白,流了满头冷汗。
过了片刻,缓过劲来后,张楚惊恐地看着向坤:“向……向先生,我这是怎么了?”
“你应该自己也多少意识到了吧,作息颠倒,酒色过度,你的身体有问题。”向坤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看这表情,仿佛下一句就是“时日无多了”。
“那……那……我……”张楚的表情有点慌,老实说,最初知道张倩叫向坤“算命大师”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认为这就是个开玩笑的戏称,向坤用了些小把戏来忽悠女孩,却是从来没有往真的“算命大师”那方面去想过。但现在,他却是真的慌了,身体的每一点反应,不论是以往还是现在,都完全被对方料中,由不得他不信。
向坤伸出两根手指说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在子时……噢,也就是十一点前入睡,每天日出前起来,到开阔地方,面朝东方,迎日出朝阳,深呼吸三十次。每天至少喝5L水,晚上八点前喝完。睡前打坐20分钟,清心禁欲,远离女色。照这么做,坚持九十天。
“第二个选择,去医院做全身检查,照医生说的做,身上的问题可能没法完全解决,但至少是性命无忧。”
看着张楚有些神情恍惚地离开包厢,向坤却是知道,以他刚刚通过和张楚的接触建立的认知模型来判断,这哥们九成九会两个选择都做,小概率是只做第一个。
反正按照他刚刚通过红外热成像视觉模式和其他感官方式的观测来判断,张楚只是有点结石,体内也有点轻微的炎症,更多的是长期饮酒过度、饮食不健康加上作息混乱所致,如果继续下去,身体确实可能出很严重的问题,不过暂时来看还是死不了的。
只要张楚能规律下作息、饮食,多喝水,多运动,很快就能恢复。当然,如果去医院做下全面的检查,也能得到更好的治疗。
至于视觉上的模糊和短暂失明,则是向坤通过身上的“超联物”配以自身极浅度的、脱离情绪的“投影俱现”来实现,算是一套新的“组合技”。
而按压疼痛,是向坤快速地进入“节氧模式”,通过关联感应控制张楚刚刚喝下的那些水来实现的,同样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是难受而已。
如果只说最后那段话,如果不是像郭天向一样有催眠能力,自然不会有什么人会当回事,但有前面的那一番铺垫,却是由不得张楚不当回事了。
他有很多办法能够打发张楚,之所以用这种,也是为了让张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有一件可专注的事情,不会再来打扰他,因为他接下来会有很多很重要和隐秘的事要做。
在张楚慌张地离开后,向坤也回到了之前的包厢。
“张总呢?她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要把你单独叫到旁边去?”向坤坐回位置后,他右边的唐宝娜低声问道,刚刚那服务员过来说话时,她也听到了。
“不是张倩,是她哥哥。”向坤回道。
“她哥哥?她哥哥找你做什么?”唐宝娜疑惑道。
“没什么事,就是好奇他妹妹和咱们的合作细节,我自然不能告诉他,他问不出想要的,就只好走了。”
“我好像听说张倩和她哥哥有矛盾,豪门内斗嗷!向大厨你可要小心点,别被当枪使!”坐在唐宝娜边上的杨真儿一直紧挨过来偷听,这会忍不住把身子都探过来,压低声音告诫道。
包厢里除了他们四个外,还有“腾蛟互娱”的几位高管,包括之前向坤的老熟人“林总监”在内,所以他们自然也不好意思大声讨论这个话题。
这时候,包厢门被打开,一身职业套装、显得精明强干的张倩走了进来,一边入席,一边对向坤、老夏、唐宝娜等人致歉。
在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后,张倩犹豫了一下,隔着夏离冰对向坤问道:“向先生,刚刚我哥哥张楚,是不是来找你了?”
“噢,张先生是和我聊了一会。”向坤点头道。
“我替他向您道歉,他这人在家里娇纵蛮横惯了,可能会有些不太得体的言论,而且因为之前他公司的事,可能对我也有些误会,所以会说些胡言乱语……”
“没事的张总,我和张先生聊得还挺好的。”向坤笑道。
“噢……这样啊。”张倩愣了下,不由想起了她刚刚进来前,在停车场看到张楚时他那失魂落魄和有些惊恐的表情,着实有些好奇,向坤跟他聊了什么。
向坤没有跟张倩就那个话题多聊,他通过超强的感官能力,在和张楚聊天的时候,就已经查知张倩的车到了饭店外面的停车场,但却没有立刻进来,而是坐在车里等着。
再加上现在张倩说起张楚时的一些细微反应,向坤很容易就判断出,她并不是刚刚才知道张楚到饭店来找自己,很有可能,对于张楚来“捣乱”,她是有一定程度放任的。
向坤其实也能理解张倩的想法,从两人最早通过“林总监”而达成的合作开始,张倩就一直在进行不断地让步,处于绝对的劣势,向坤无论多么奇葩、苛刻的要求,她都只能选择答应——当然,最后的结果都证明向坤也没有坑她。
但也正是因此,到现在这种大规模的合作,她也依然是非常被动,对向坤的影响极小,而且很难改变这种状态。
如果单看两方的身份和合作中所出的资源,恐怕外人都无法想象张倩和向坤之前的关系会是现在这样。
所以在出现张楚这个变数时,张倩想要借此来给向坤一点压力,看看能不能稍微扭转一下地位,让向坤能拿出更多东西,更受控一些。
反正以他们现在的合作程度,以两个公司互相间的关系,股东们和向坤的联系,根本不是能轻易停下或是被破坏的。
即便张楚得罪了向坤,她也可以出来善后收尾,进行弥补,甚至有可能借此来达成目的。
虽然向坤没有“读心术”,现在也没法直接用“梦中梦”来直接探索她的潜意识,但按着他对张倩建立的认知模型以及现在观测到的信息来进行推导,这个逻辑却是成立的。
不过向坤对此并没有什么芥蒂,张倩会有这种小心思很正常,她本就是个强势的、有掌控欲的人,这几次的合作能做到这种程度很不容易了。
就目前来看,张倩依然是一个最合适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