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3u89u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冰與火之魔山 愛下-0942章 兩大陸總督親王雲集推薦-vqmio

3u89u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冰與火之魔山 愛下-0942章 兩大陸總督親王雲集推薦-vqmio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站在船头,简妮·维斯特林看见了海平线上的一道黑色轮廓。
那就是厄斯索斯大陆。
国王号旗舰的左右两边,是随行的三十艘战舰。
海军司令瓦格纳·加尔带队,君临守备队总司令罗佛·斯派瑟率领三百守备队精锐在距离王后的旗舰国王号最近的战锤号上为护卫舰。
国王号和战锤号都装备了巨型火炮在船头和船的两侧。
伊耿历301年末,魔山在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城召开政务大会。
最先来到潘托斯城邦近海的是王后简妮·维斯特林带队的庞大队伍,左右两侧各十五艘战舰。两侧最外围负责警戒的战舰都安装了巨型火炮。
狭海对岸九大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和君临城是最近的直线距离上的两个点。
王后简妮身边站着侍女,一名侍女手上抱着加文王子。王子能走能爬能说话了,长得虎头虎脑,母亲简妮可抱不了一会就累,就请了健壮的侍女专门负责照顾王子,像这样的船头眺望,要抱着那沉沉的小王子,就是那西境来的强壮侍女的光荣任务。
王后的身边,除了一身黑衣的道尔蒂·昆蒂娜夫人外,还有着众多的王室的廷臣。
他们是一直没能脱身的首相琼恩·克林顿;王后的亲哥哥河间地公爵雷纳德·维斯特林和夫人珊莎·史塔克;河间地公爵艾德慕和他的夫人艾琳妮亚,艾琳妮亚是王后的亲妹妹;铁群岛总督古柏勒伯爵和他的夫人;盛夏群岛亲王西里尔和他的夫人,盛夏群岛已经被青亭岛的雷德温伯爵征服;年轻的雷德温伯爵就站在西里尔亲王的身边;谷地的雅西娜·罗伊斯伯爵夫人和他的丈夫兰登·加尔爵士,兰登·加尔是魔山的养子……
除了廷臣,还有王后的武将,他们是王后私人的贴身将军卢克;两名高大魁伟的女将:公牛泽丽格尔达;塔斯的布蕾妮;御林铁卫队长巴隆·史文;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小魔山奥斯蒙·凯特布莱克;六形人瓦拉米尔……瓦拉米尔带了三只宠物,一头老鹰,两头平原狼……
此外,还有数十骑士。
而国王号旗舰的上空,三条小龙正在振翅飞翔。淑女、提魅、和骑士第一次跟着主人出远门,也是第一次飞越大海。它们随船翻飞,还时不时的冲进大海里去抓一尾小鱼,还喜欢把小鱼丢在甲板上,然后发出得胜的鸣叫。
半个时辰后,潘托斯巨城的轮廓也显现了出来。
潘托斯城修建得十分的坚固而宏伟。这得归功于布拉佛斯发起的废除奴隶制的战争,战败后的潘托斯不得不废除了奴隶制,并且城市不得拥有自己的武装。对于一个因为海上贸易富得流油的地方,没有保护自己的城市武装,那就只好把城墙修建得又高又厚,防止多斯拉克人和其他敌人的入侵。
九大自由贸易城邦,除了瓦兰提斯的黑城墙外,就是潘托斯的城墙最高最厚。
又半个时辰后,迎面驶来了三艘战舰,上挂潘托斯城邦的旗帜:这面旗帜五颜六色,是用各种布片缝制而成,就好像来自百家的百家布缝制,这是褴衣亲王著名的标志:他的战袍,就是用无数的颜色各异材料各异的布片缝制而成。每一张布片,就代表了一名敌人的生命。
褴衣亲王被魔山任命为潘托斯城的唯一的掌权者,原来的四十名总督被全部解散,仅留下了和八爪蜘蛛瓦里斯交好的伊利里欧·摩帕提斯为潘托斯城唯一的总督。一身百家衣的褴衣亲王和一身锦绣的大胖子伊利里欧站在为首的船头上,他们亲自来接简妮·维斯特林王后。
当然来接王后的不止这两位,还有财务大臣兼东征军的总事务官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从瓦兰提斯回到了潘托斯的北境公爵艾德·史塔克,另外还有来自里斯城邦、密尔城邦、泰洛西三大城邦的总督大人和他们的夫人……里斯、密尔和泰洛西距离潘托斯城较近,这些总督早就来到了潘托斯……
距离潘托斯城颇远的瓦兰提斯、布拉佛斯、诺佛斯等城邦的总督都还在来的路上。
又半个时辰后,褴衣亲王的三艘战舰开路,引领着简妮·维斯特林的舰队浩浩荡荡开进了潘托斯城邦的港口。
简妮·维斯特林和众多的廷臣家仆武将都是第一次渡过狭海对岸,来到潘托斯城。
王后站在港口上,抬头看着潘托斯的城墙,城墙全部由巨石砌成,如果没有火炮或者龙,人力很难攻破这样的巨城。城墙上,弓箭手和剑盾手排成了数列,那些垛口上,露出向外的弩炮。
以前从来不能拥有武装的潘托斯城,被褴衣亲王接管后,城市守备队迅速发展起来,一些多斯拉克人也加入了潘托斯城邦,这给潘托斯的城市守备队带来了最好的骑兵。
码头上,骑兵和步兵排列成两个方阵,各是一个百人队。骑兵是多斯拉克骑兵,由数名卡奥率领;步兵而是无垢者军团,由英雄率领。
他们都是来码头上迎接简妮王后的!
*
纠!
一声龙吟,巨龙偷羊贼在高高的天空飞翔,看起来好像没有移动,但转眼间,就飞出了很远。巨龙身边一般都会跟着白龙,但这次却没有。亚莲恩·马泰尔怀孕,临近生产了,已经回到了多恩的阳戟城修养,那白龙韦赛里斯,也跟着主人呆在了阳戟城。
亚莲恩·马泰尔缺席第一次潘托斯大会。魔山靠联姻控制多恩的计划,很快就会结出果实了。多恩的继承权只认长者,性别不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生下来,健康成长,都是魔山的子女,将自然拥有顺位继承权。
坦格利安家族通过联姻让多恩臣服于王权,但多恩一直保持了事实的独立。魔山也通过联姻控制多恩,把多恩纳入了王权,他已经改写多恩的事实独立。多恩的军事、贸易、领地、政务,税收,都已经纳入了红堡王权的统一管理。
*
天空中,巨龙的声音令船头飞翔玩耍的三条小龙发出了兴奋的纠纠声,他们听出来了,那声音是他们的母亲的。高高的蓝蓝的天空上,他们的母亲在云彩边飞翔。
三条小龙拔高,向上,向偷羊贼追了上去。
很快,四条龙就在龙吟声中飞进了云层中,看不见了。
简妮抬头看着天空,眼神中又是欢喜又是担心。小龙还能飞这么高,她是第一次见。
她的小龙和她的加文王子一样,都是成长迅速。儿子长得就好像一只小老虎,远远的把同龄孩子甩在了身后,看这个胚子,长大了和他的父亲一样,都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巨汉。
码头上,轰的一声,众将士一起单膝下跪,低头,右拳放在左边胸膛上,向简妮王后致敬。
王后微笑,高贵优雅:“我们了不起的勇士们,都请起身。”
王后用了‘请’。
魔山面对将士们的下跪致敬,要么右手向上微微一抬,传令官看见,自会大喊起身,要么他轻描淡写的说一声起身,基本不会用请字。
众将士们一起起身,发出轰的一声,动作整齐划一,就好像是一个人。
*
伊耿历301年的年末,瓦兰提斯的执政官象党的乔休尔和虎党领袖杰夫率领五百侍卫和十几位贵族来到了潘托斯;士兵五百,人数并不多,但每一位贵族又带了侍女、男仆、骑士、家人、贴身侍卫,加起来,就是一个上千人的队伍。
罗拉斯城邦的三王子,里斯、密尔,泰洛西的总督;诺佛斯和科霍尔的总督、亲王也都全部来到。这些总督、亲王,每一个人带的士兵不过百人,但旗下的贵族不少。这些贵族都会带上侍卫和骑士、男佣和女仆,还有家人、而每一个骑士一般都是需要三到几十名士兵不等的随从队伍,佣人也是必不可少。算下来,每一个总督和亲王的队伍都是数百人近千人。
面积是维斯特洛两倍大的多斯拉克草原上的五位卡奥,各自率领多斯拉克精锐护卫五百人也来到了潘托斯,参加国王陛下召开的政务大会。
一时间,潘托斯城内外热闹非凡,各种各样的民族服饰,各种各样的特色商品,各种各样的看热闹的摆摊的做贸易的民众,还有各种各样的女院的女子,在城市内外如潮水来去。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潘托斯都从不关闭城门。灯火通明,
维斯特洛大陆除了多恩的马泰尔亲王因为要准备为魔山生孩子而缺席外,北境、铁群岛、河间地、谷地、王领地、河湾地、西境的公爵都全部来到。谷地的艾林家族被魔山纵火烧塌了鹰巢城后,继承人中断,目前暂时由符石城的雅西娜·罗伊斯伯爵夫人暂代东境守护职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是峡谷守护的头衔,但他并没有呆在谷地实行管辖权力,他是王室的财务大臣,东征军开始后又是随军的事务官总司令,随军来到了厄斯索斯大陆,谷地的事宜,他有心无力,也是不可能插上手。于是,雅西娜因为是魔山养女的身份,被魔山委任为谷地守护。
雅西娜的丈夫是魔山在蟹爪半岛收的养子兰登·加尔,不管怎么算,谷地的代理人都是魔山系的自己人。而不知不觉间,小指头的峡谷守护的官职和实权,已经落在了虚处。
*
伊耿历302年的第一个月,维斯特洛的最南边多恩也气温下降,飘起了寒冷的雪雨,而狭海对岸,气温却仅仅是秋天的凉意。每天早晚气温低,中午却还是温暖如春。在魔山国王陛下的主持下,厄斯索斯大陆和维斯特洛大陆的贵族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开政务大会。
在褴衣亲王的巨大王宫建筑里面,长长的条桌上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数十名烤面包的师傅、数百名侍女,上百名的厨师在忙碌着。各种烤肉、点心、水果、沙拉、热气腾腾的水煮肉、培根汤、面包堆满了各位大人的面前。
魔山和简妮高高在坐。
左边是首相琼恩·克林顿为首,然后地主潘托斯的褴衣亲王和伊利里欧总督大人,依次是来自维斯特洛的廷臣和公爵……右边则是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为首,依次为多斯拉克卡奥和九大自由城邦的总督、亲王、王子……
这次的政务大会以吃开场,以魔山举起酒杯一口喝光拉开序幕……
不管是来自瓦兰提斯城邦象党的乔休尔执政官,还是里斯的总督,盛夏群岛的亲王,他们都没有开过以美食为主的政务大会。唯有来自多斯拉克的五位卡奥没心没肺,抽出剔骨刀大快朵颐,很快,他们的面前就堆积起了骨头的小山。
看重贵族修养、礼仪、尊卑,并对政务大会心中有些担心想法的总督不少,他们不知道这次政务大会过后,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还有财富会不会被国王陛下削弱或者剥夺,这些贵族总督浅尝辄止,保持着一份理智的清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终于还是逐渐热烈,一些将军和骑士好酒,也喜欢敬酒,他们开始向身边的人敬酒,然后向更远的贵族去敬酒,贵族回应,回应得多了,那些心怀不安的贵族总督们也终于慢慢的弱化了心中的担心,开始举杯痛饮,大块吃肉。
魔山也好像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场政务大会,他抽出短剑,拿过熊腿,短剑削肉,插在剑刃上大块朵颐。很快,在他的面前,和多斯拉克的卡奥们一样,堆砌起了骨头的小山。
首相琼恩·克林顿天生相貌威严,不怒自威,他如一个女士,只是浅浅的喝了几杯酒,尝了一些东方的菜品,然后就用面包沾了蜂蜜,慢慢的啃咬,静候国王陛下发话。既然是政务大会,肯定是吃在后,政务为重。
琼恩·克林顿站了起来,他是首相,虽然自认是临时的,但在这个位置上,就要有首相的样子。
他决定把不像样的政务大会开起来,开得像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