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o5dv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126章推薦-yqnk0

o5dv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126章推薦-yqnk0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喂,你在嘀咕什么呢”
从右耳的手机听筒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声音,连杂音都没有,完全无声。
夏季猛烈的阳光,洒落在自已的身上。
啪嗒一声,从这样ID下巴低落的汉族落到了路面鉴出水渍。
真是一个大热天。
“林潇,我在叫你啊。”
真由理正在呼喊自已。
现在米宁是正要潜入敌阵的时刻,但从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中学生有练无邪的俩点难上却感觉不到丝毫紧张感。
林潇一边用手捂住手机的话筒,一边面向少女将食指立起。
做出稍微静一静的手势。
“在和谁打电话?”
林潇一边点头一边将手机考到右耳朵。
依然没有任何声音。
毕竟对话的内容,不能让别人听到,所以对方也顾虑到这单选择沉默。
“不,这边的琐事而已,没问题,现在开始潜入会长。”
对方依然沉默。
似乎决定之听取报告不说话,这是合理的判断。
在这种地方交谈实在太危险了。
“对,中波博士想要争取头香,关于这一点我准备让他俯首称臣。
什么,机关已经开始干涉了。”
林潇睁大眼睛,像是很惊讶似的提高了音量。
“少女看到这一幕仿佛配合自已一般蜷缩了一下身体。”
我的说,别一直盯着我看啊。
林潇长叹一口气,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是这样吗?”
‘世界的危险到来了,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说完告别的暗号,林潇保持着深刻表情,将手机放回口袋。
命运石之门,和所谓的神的意志的意义不同,知道其从子啊的人在世界上屈指可数。
那么就赶紧开始潜入调查吧。
现在是要潜入敌整,我可不会做出正面突击这种老老实实的蠢事。
自已并没有使用电梯,而是从楼梯走向顶楼,可是安排到第七层就精疲力尽了。
“刚才在用手机和谁打电话呢?”真由理看起来毫无疲累的问到。
林潇上完楼梯后将手撑在膝盖上,缓了口气。
或许不应该走楼梯,太勉强了。
林潇用手擦了擦汗,转身看向振宇欧力。
“别问,这是为了真由理你好。”
“原来是这样啊,林潇,谢谢你了。”
真由理笑的很开心,这家伙还真是懂事。
能够理解自已的厉害仓不会过度干涉进去。
她是自已的青梅竹马,年龄鼻子一小俩岁,因为是石榴水女高中,更接近妹妹。
由于家里比较近,从以前开始就照顾他。
对于真由理,虽然我以前认为她拥有背负担任命运石之门的钥匙这种过于苛刻的命运,但是现在却改观了。
希望她能够永远平凡的国信爱情。
这是自已现在的微小愿望。
登上8楼以后苏杭进入会场,似乎可以看到脸颊的场地布置。
标榜着时间机器发明成功今年。
“林潇,比起这个。”
虽然刚才开始就一直喊着自已,但是既不是自已的本命也不是带好。
“真由理,不是一直和你说不要叫我林潇。”
“应该叫凶真。”
“唉,不过以前就这么叫了。”
“那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我是凤凰院凶者,是被世界上秘密组织盯上的狂气的科学家。”
“因为太复杂了,记住不啊。”
总而言之兄真是自已的代号。
“而且也米有一个字和你的名字对上,太奇怪了哎嘿嘿。”真由理看起来笑的很幸福。
顺带一提,但是感觉自已的名字不太好听,所以就取了带好。
算什么玩意儿呢,这个名字。
意义不明。
“对了,林潇我想问一下。”
“看起来还早呢有力优化说。”
这样说来都没用,真由理是不会改变称呼的。
“这里接下来要开始做什么呢?”
“你连这都不知道就跟我来这里了吗?”林潇说。
“嗯。”真由理微笑点头。。
“多谢你的相信。”
这是位于秋叶原的会馆。
“接下来这里开始的是博士的记者见面会。
所谓的博士是个电视上经常出啦ID鸣人,还掌握着不少专利,不过在一般人眼里,他只是个哗众取宠的感觉。
记者会面,可是感觉没有见到什么记者。
就和真由理说的一样。,
毕竟这个发明太荒唐了,这已经变成坡塘的发表会。”
在会场上包括自已,还有10个人在乌萨斯的等待。
对,不过10个。
博士的知名度,要说成功了,会吸引耕读偶然。
但是时间机器太荒唐了。
或许遇到了机关的妨碍。
林潇自嘲一般的低语。
欧式虽然不认识,他本来是一个阵营,可是他放弃了身份自甘堕落。
机关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机会。
话是这么说,但是真的对对方有兴趣。
正如此,需要挤出自已暑假的是假拿过来。
听到这话,真由理思考很多,抬起头说;“那个应该叫牵牛花吧?”
林潇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个人发傻的槽点,让自已吐槽,真是悠闲。
算了真由理以前开始就这样。
“真由理,注意点,恐怕这次的记者会面会有什么事件发生。”
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到。
则是什么声音,电磁波攻击吗?
地面稍微晃动一下。
很实在的冲击感。
到底是是怎么回事,是从顶楼传来的。
这里的上面,也就只有屋顶了。
“是地震么?”真由理说:“地震是2,说起来,这个地震不算什么吧。”
“先不管这个烦恼的少女了。”
不妙的预感让林潇跑出会长。
无视禁止进入,林潇进入了楼顶。
不知道为何楼顶开了,或者说门设。
一打开门,是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红色理光在。
“难道是爆炸?”
虽然惊讶,但是也很害怕,心脏激烈跳动起来。
逃跑比较好吧?
说起来为什么还是爆破?
是什么东西在吗?
感觉不应该这样。
要说为什么,炸鳄梨停放着一个奇怪的物体。
“这是什么?”林潇说。
在哪里出现的是一台奇怪大家起,体积很庞大,应该超过三米。
这是人工微信。
还与欧刚辞啊的东西,酒精是什么东西来的。
难道说博士走吧的东西莫非和今天会面有关系。
可是即便如此,那么酒精是怎么来的。
这可是8楼。
大脑都被一伙所占据。
而对于这些,自已当然得不出答案。
正在哟哟与的时候,工作人员充拉过来,手游人都十分困惑。
“麻烦请不要靠近。”
“现实工作人员的男人走到众人面前。
因为急着见面会会按照计划开始。应该是应对迅速,看着那个可疑的东西。
“可疑啊,一股阴谋的味道,到底想要隐藏什么,刚才的爆破是什么。”
林潇嘀咕着思考起来。
真让人在意。
虽然在意,但是未了避免危险还是不要卡紧。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回到8楼。
真由理不在活动会长,稍微找了下是在七楼看到她。
真由理站在一个扭蛋机面前,垂涎欲滴的盯着前面。
林潇这才放心下来。
“是我,总觉得又不好的预感,似乎是在我们不知道地方发生了什么。”
“嗯,我找到,我不会乱来,毕竟欧文也不想死,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再次用暗号结束绘画,林潇用守备擦了擦汗。
真要是出事情俩个爱怎么办。
所谓一般的期待另外一般是不安。
林潇收起手机,再次看向真由理,这家伙都在做什么呢?
莫非his对扭蛋机出生了。
明明是爆破却无动于衷,这种人要么是大人物,要么是极度笨蛋。
“真由理,你在做什么呢?”林潇说。
“啊?”
“金属乌帕,超级想要。”真由理说。
“不出所料。”
林潇说。
真由理的扭蛋机,上面显示着出了人偶乌帕,是西安阿紫人气动画的吉祥物。
由他衍生的动画,都已经是世界级的容器。
它的外观,可是椭圆形。
是那种春梦的。
受到欢迎很厉害,还有拍卖出高钙
“想要就去抽啊,但是不保证可以抽到乌帕。”
但是真由理依旧带着为难的微笑。
“可是,真由理现在没有100人元的硬币了。”
这简直是异常灾难。
“所以,你可以借给我一百日元吗?”
像是样要求一样索要。
“看来他实在期待。”
“真由理,你不要啥叫,钱我不借给你,我要让你知道人生的残酷。”
林潇说。
这么说着,林潇将硬币放入投币口,用力转动。
“啊,出现了。”
打开扭蛋,真由理似乎在意抽到了什么。
“啊,是金属乌帕!”
“这很稀有?”林潇说。
“相当稀有。”
林潇带着乌帕走了。
站在身后还有不少人在想挑战。
“啊普通的乌帕。”
说完带着怨念看着林潇手中的乌帕。
好了,不要和高中生较真。
“那么就给真由理你了。”
“老实说自已一点兴趣都没有。”
林潇将合金乌帕送给了真由理。
“可以吗?”
“拿过去别客气了。”林潇说。
“今天由衷感谢各位来参加博士的时间机器发明成功纪念见面会”
从楼上传来了麦克风的说话声。
看起来像是要开始了。
要去8楼了,可是真由理没有跟上来。
“走了,真由理,别发呆了。”林潇说。
“嗯,等等,等我写上名字。”真由理还在对乌帕着迷。
“那么,我们这就友情发明家中波博士登场,大家热烈故障欢迎。”
零星的掌声中,博士出现了。
接着走到了讲坛上面。
才刚刚开始就死板着脸,全身上下爱都散发着不爽的表情
“我是博士,请多指教。”博士说。
“那么我就向聚集到这里的各位,来讲解一下,这个载入人类历史的伟大发明,时间机器的相关理论。”
“时间机器是那个人坐的?”
在合金乌帕写好名字以后,真由理奇怪到。
博士用单手拿着麦克风,听众有20个人。
但是没有急着,看来这个世界对博士的关注程度不过如此。
这种不入流的搞笑发明,说自已发明了时间机器。
我想没人有兴趣。
而这仅仅存在的兴趣和期待也在中波开始讲解时间机器的理论便的失望,到了最后是愤怒。
林潇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愚弄人也要有个限度。”林潇说。
“你是什么人?”博士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刚说明的时间机器理论算是什么?”林潇说。
“那不就是抄袭约翰提托的吗,你这也算是发明家?”
“来人啊,将那个男人给我撵出去。”
“要出去的是你猜对博士,恬不知耻,从现在开始你没有资格自称发明家。”
“吵什么闭嘴,这狂王的臭小子。”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从背后抓住自已。
还以为是谁,林潇想要瞪过去。
是一位跟自已同年的少女。
她的眼神像是在挑选十分尖锐。
在这种无所畏惧的视线面前,林潇被压到;、
这个脸蛋见过,是牧濑红莉栖。
虽然没有见面却知道长相,几天前桶子让自已看杂志,这是一名天才少女于秋叶原演讲。
好像是17虽,就是在大学调剂了,是名副其实的天才科学家。
刊登在照片上的,就是这个弱
那种照片中他也是这样。
为什么天才会搭上自。
“你能够跟我过来一下。”
她板着脸说道。
助手不太肯是工作人员。
不过也不肯和波有关系。
这么说莫非。
“你是机关的人吗?”林潇说。
“哈?”助手说。
“没有想到网撒的这么大,我真是事情失策了。”
“赶紧过来。”
算临海市跟着她,毕竟得罪博士不是好事情。
被自已这样小贝一针见血的指责,肯定很拿手。
不能将真由理卷进来。
助手我这自已反抗的手,一起来到了七楼。
“在对我出手的话UI引人注意,要是那样的话,你也不好办吧。”
“出手,别将人说的这么恶劣。”助手说。
被她瞪了一眼门诊有够破例。
明明无官场的端庄但是不可爱,冷酷无情的美少女特工。
这种事态还真是麻烦,果然自已喜欢置身于混蛋。
“我只是有话要问你而已。”
“我没有回答你的理由,机关的行事手段我找到。”
“所以说机关是啥?”助手说。
无视了这个问题,林潇拿出手机。
“是我,我被记挂你的特攻,抓住了是助手,要下心昂男人。
不没有问题,我会想办法的。”
助手突然强过了自已的手机。
这是何等迅猛,这样华丽的气息,让自已毫无反应过来。
“你在干什么?”林潇说。
“这手机没有开机啊。”助手说。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面对像是试探的目光,林潇避开目光。
自已要振作,这种程度可不能动摇。
‘’虽然我没有回答你的理由,但是姑且告诉你,这是除了我之外触碰到就会自动关机的特别手机。
用这种特别手机的已UAN饮食为了保密。“
像是抢夺一样那会手机,林潇擦了擦额头的汉族。
“哦,你是自言自语。”助手说。
阿糟糕了这个天才少女不好对付,不仅如此她还动摇自已的精神。
现在还是选择性撤退,得想办法抓住空隙。
绷紧着练的助手突然近距离大量自已。
这双瞳之中散发出坚定意志。
能够有如此纯粹意志的人。
“刚才你要准备和我说什么。”
“你说刚才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见面会之前。”
‘怎么会,我根本没有见过你。’
十五分钟前在扭蛋呢。
这是陷阱吗,还真是像机关的手段。
可是这名少女会使用吗?
“就像是快要哭一样,而且很痛苦。助手说。
“为什么,我在之前有见过你么?”
助手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
正因为如此,才无法看透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
对了不要被外表蒙蔽。
这个家伙可是冷酷无情的特工。
要是放松警惕可不行。
“说起来,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自然。”
“天才少女啊,下次再见我的时候,就是敌人了。”
“哈?”助手说。
“再见了。”林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