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0peo1优美言情小說 進化與傳承 gttnow-1114章發現寶了熱推-1y35r

0peo1优美言情小說 進化與傳承 gttnow-1114章發現寶了熱推-1y35r

進化與傳承
小說推薦進化與傳承
来到这个玉佩的所在摊位旁后,赵星先是装模作样的四下打量一番,然后是先挑选了了一副玉手镯察看了一会,问询了一下价格,对方报价1万6千元;赵星没有还价,随即将其归位。
接下来是又挑选了一个非目标玉佩,这个玉佩是一个长方形的玉佩,比他之前获得的那种功法玉佩要大些,玉佩的两个侧面都被雕刻有图案,做工也挺精细。
赵星在仔细的察看一番后,又专门的将其握在手中,打开感知空间感受了一下,没有任何回应。
他向老板询价,对方报价1万五千元,赵星稍作犹豫后就将其放在了原位。
再然后,赵星就拿起了被他探知的那个玉佩。
这个玉佩的形状和大小,与其之前所获得的那种术法玉佩极为相似,呈一个圆形玉佩,中间有个小孔。
这块玉佩的本色,应该是白色,其一侧的面上被雕刻有简单的环状花纹,另一侧的面上则什么也没有被雕刻。
不知其是不是常年埋在地下,或者是售卖者为了做旧、而对其做过处理的缘故,其色泽并不光亮。
在有了上次的那些异时空玉佩之后,赵星也从网上查阅过玉石的相关知识;至少从这个玉佩的的质地来看,他能够判断出‘其不如刚才所拿的那个长方形玉佩的质地好’。
至于其本身的文物价值该如何比价,他就完全看不懂了,故而对于‘老板对这个玉佩所可能开出的报价’,他这时还是完全心里没数的。
对这个玉佩的审核过程,赵星还是效法‘对之前那个玉佩的审核方法’;先察看,然后是握在手中用感知空间进行探查。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感知空间居然无法攻破‘那光团对玉佩的保护’。
这个‘无法攻破’可以这样理解:那个包裹着玉佩的光团,当赵星的感知空间想要向其中探知的时候,会硬生生的形成一个光团、包裹住了玉佩,使得他的感知空间就无法深入光团内部去接触到玉佩本身。
也就是说,由于那个光团的作用,在赵星的感知空间内,在没有实物存在的地方,他的感知空间范内居然是出现了一个‘感知空间无法进入’的真空区域。
而他的手掌,在这同时却是可以进入到这片空间内、并触摸到那个玉佩。
只是在一瞬间,赵星就意识到‘自己是遇见宝’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宝到底有什么作用,但这种能够影响和对抗感知空间的物件,绝对会与修真有关。
并且他还觉得,这玩意是肯定的牵涉到了高等级的修真,这从‘以他炼气士大圆满的感知空间的水准’,都无法攻破光团的保护,就应该可以推想而知了。
为了不让老板发现自己的购买意图,他不但很快就终止了对该玉佩的继续‘感知探索’,以便让掌握该玉佩的时间与‘掌握上一个长方形玉佩’的时间相仿;就连他这次向老板询价的声调和语气,都与上一次相仿,并且是同样的不动声色。
老板报价:“9千元。”
赵星心道:“还好,如果这玩意是某个知名墓葬里出来的东西,那其考古价值可就不止这些了。”
他漫不经心的还价道:“2千元如何?”
老板不满意道:“先生,您可是懂行之人,我这个玉佩,可是唐代古物,不说其考古价值,就说现在市面上光这块玉的本身价值,也不止您这个价钱啊。”
赵星道:“你这块玉本身的品相已经受损了,而且现在就算谁要佩戴个玉佩,也是去买新的,谁会选择去佩戴一个墓中的随葬品呢,那可是很晦气的事。”
他接着说道:“我一个朋友喜欢古物,我想送他一个价格适中的物件,感觉你这个玉佩看着古旧,还算入眼,但这价格你可不能蒙我。”
老板道:“我这真的是唐代的东西,有历史价值,这年代是可以检测出来的;我们这市场内就有专业的珠宝鉴定中心,可以给您出鉴定证书;这样送人更专业,对您真的很合适;但您得多出些钱,您不能让我亏本做买卖呀。”
赵星不为所动的说道:“玉石都是原生态物质,如何能够检测出玉佩的制造年代,如果只凭借这上边的雕刻图案来鉴定,我是不会相信专家忽悠的;你也不要想着一次就赚得盆满钵满,按我说的这良心价,你肯定不会亏。”
老板显得很肉痛的说道:“先生,看您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和您说虚的了,一口价,您掏四千五,这玉佩您拿走。”
赵星道:“你这价钱还是虚头大,这么着,我也退一步,两千八,你如果同意,我立刻把钱扫码给你。”
“看您挺实在的,我也不多耽误您的时间,我实实在在的给您报个底价,三千六百元,这我真没咋赚,您不能让我白辛苦啊,报这个数字,也是为了让咱们双打都讨个吉利。”
赵星再道:“三千,我不会再加钱了,老板,咱们都实在点。”
“先生,求您就让我赚点辛苦钱吧,三千二百元,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赵星故作犹豫的看了一眼‘之前那个长方形的玉佩,然后说道:“中,就按你说的三千二百元。”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他拿着那个被老板用包装盒包装过的玉佩,离开了这个摊位。
接下来,赵星继续沿着他自己被分片的区域进行探查;接下来的行程中,有了这一次经验的他,就又改变了探查风格;这时候的他,在探查时就只使用感知空间去进行范围性的搜索,而不再去进行‘抽检式的用手把握’了。
这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是非常开心了,就算他接下来的探查过程再也不会有发现,他这时也已经很满意了。
虽然他还没有仔细的搞明白‘这个玉佩的状况’,但他这时已经意识到:“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玉佩一定是出自筑基期以上的修者之手。”
因为改变了搜索方式的缘故,他接下来的行程是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然后他前往与其它两人约好的汇合地点,在他以为会需要在这里等他俩一会时,没想到那两人已经先在这里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