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mrxna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蜀山之玄門正宗》-514懲奸除惡展示-glg8e

mrxna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蜀山之玄門正宗》-514懲奸除惡展示-glg8e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李家大宅中的那种冲天而起的气血狼烟,徐完并不陌生,只有军中悍将,才会在身上凝聚如此厚重的杀气,也才会让气血形成狼烟精气,而徐完当年也是出身殷商大将,如今又是鬼身修炼到今天的地步,不仅了解这等阳刚的气血正是一般冤魂的克星,而且同样知道这等气血的弱点。
要想整治李家,让李家心甘情愿为过往的龌龊勾当认罪,徐完能用的手段不要太多,何况徐完并不是那种纯粹的的正道修士,用起邪魔手段,根本没有一点心里负担。即使对付那些军中好手,也不过就是一个鬼打墙的法术就够用了。
鬼打墙这东西,虽说更多时候是出现在荒郊野外,但在李家这种秽气充满了宅院的家族中,应用起来不要太简单,徐完都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就布置完成了,然后,徐完就闪在一旁,静看李家上上下下一通乱折腾,也眼看着精美的房舍和庭院被这几个军中好手拆得一个乱糟糟。
李家老爷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急忙制止了几位请来助拳的军中好手的动作,跪倒在地,对着眼前的空中求饶:“不知我李家何处冒犯了上仙,还请上仙明示,我李家一定照办,还请上仙放过啊。”
“咦,你这员外竟然还知道这是有人作怪,难道我们兄弟就收拾不了什么鬼怪吗?还什么上仙,你见过有仙人吗?”一个大汉不干了。虽说大汉否认仙人的存在,可是眼前的情况,在军中虽说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军中精锐布下的军阵有时候也有同样的作用,所以大汉觉得这也不过就是有人趁几人不备,将阵法激活了,而这阵法说不定就是李家因为得罪了人,而被人家提前布置下来的。
大汉的话,令徐完心中一动,既如此,何不利用这几个大汉,给李家造成更大的损失呢?这人嘛,有时候就是贱骨头,你对他越客气,他就越会蹬鼻子上脸,不知死活,可要是你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狠狠教训一番,那么到时候你就什么都是对的了。李家这种情况,这个跪倒在地的家伙,肯定是见多识广,至少知道有仙人的存在,说不定还真的见过,要是不显出仙家手段,指不定还会抵死不认,到时候要想给那什么“青娃儿”平反冤屈,还要另生波折。
想到这里,徐完伸手一指,青天白日的,一朵乌云凭空生成,不大也不小,就笼罩在李家大宅的上空。乌云翻滚中,一条条银蛇乱窜,隐隐的雷声直叫人惊惧不已。不多时,一道刺目的银光闪过,一声霹雳,李家富丽堂皇的大宅正堂就被雷霆劈落了一角,砖头瓦块横飞当中,站在庭院中不信邪的几名大汉,被碎砖烂瓦砸的抱头鼠窜,就连跪倒在地的李家主也被一块碎砖磕在了额角,顿时血流如注,大声的惨嚎起来。
这一道雷光只是开始,李家主所在的正堂也不是雷光最密集的地方。徐完此前如梦十里八乡的村民时,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最主要的关系人,就是李家主的小儿子,而此时李家小儿子正在李家大宅的一处跨院中高卧未起,因而这间卧房也是雷光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乌云和雷光来得突然,去得也快速,不过李家大宅,尤其是正堂和李家小公子卧居的跨院却是损失惨重,不仅房倒屋塌,一副末日景象,空气中还弥漫着股股难闻的焦糊味道;而李家主和李家主的小儿子更是面目黎黑,衣不蔽体,原本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仿佛被鞭挞过的痕迹触目惊心。
这一回,李家主瘫倒在正堂前的地上,身边就是一处依旧还有电光窜动的三尺深坑,一双无神的双眼望着天空,哀叹着:“作孽啊,作孽啊。”除此之外,就没有了第二句话。让一旁同样衣衫褴褛的几个大汉,满是同情,却又一脸的鄙夷。
“李家主,既然是你李家作恶在先,也休怪兄弟几个不愿再出手相助,不过,这盘缠还得你李家主准备,咱们兄弟不能空手而归。兄弟几个不落井下石,就是你祖上有德了。”
李家主听了这话,似乎有点回神,有了天降雷霆惩恶,被几个大汉听出了虚实,又怎么敢再摆出来乡绅的谱,甚至也不敢讨价还价,急忙大声吆喝起来:“管家,管家!”“你死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为几位军爷准备程仪,快快快!”
然后一扭头,看到了从侧门爬过来的管家,这才发现,管家身上一点儿也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一条一条的不说,从破烂的衣服中间露出的身体上,哪里是一条条的鞭痕,那简直就是皮开肉绽,如同婴儿嘴巴一样翻卷着的皮肉,具都是一片焦糊,还带着一股令人熟悉的烤肉的香气。可是李家主闻到了这个味道,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苍白中带着铁青——李家主要是这时还不明白这一场凭空而来的天打雷劈是怎么回事,那李家主就白做了几年的官吏了!
“都是那个孽子啊!还请几位军爷扶老朽一把,让老朽去看看那个孽子的情况。”李家主心中有了决断,立刻请几个大汉带自己去看个究竟,事情还要眼见为实,要是自己的小儿子也遭了雷劈,那么事情就明了了,接下来,说不得就会做个幡然醒悟、大义灭亲的举动,以挽回上天的雷霆之怒。
这场突如其来的雷霆,的确是徐完的手笔,阴魂鬼体最善于的就是用鬼气来吸引雷霆的聚集和光临,要不是徐完刚渡过三次四九重劫不久,没有积蓄引发下一次的雷劫的阴气,仅仅在李家上空渡劫,都能把李家所在的村落化为齑粉,只是到时候就连徐完中意的“青娃儿”也难逃厄运罢了。
李家主的行动很是果决,看到了不出意外的小儿子所在的跨院也被雷霆肆虐之后,根本不管小儿子的哭嚎,直接命人将儿子和操办具体事宜的管家一同绑了,用牛车拉着,就直奔了县衙——投案去了。毕竟即使是李家主曾为官吏,现如今出了这等草菅人命的案子,也一样兜不住,何况李家庄六月飞雪一事早就传遍了全县,甚至开始向州府扩散,事情是遮掩都遮掩不住了,何不干脆点,自己翻案,还那女娃儿一个清白。
徐完身形隐在半空,跟着李家主一起到了县衙,县令也是痛快,立刻把李家公子和管家打入了大牢,以待秋后处斩,然后亲自跟着李家主带着全本的衙役和佐官到了李家庄,亲眼看着李家庄为“青娃儿”立了灵位,供上香火,并且很干脆地请那几位还没有离开的军汉从干涸的水潭中将禁锢了女鬼尸身的竹笼打捞上来,换了一口李家主为自己预备的寿材收敛了起来。
到了这时,徐完再看呗自己禁锢住的女鬼,原本充满血丝的双眼,已经恢复了一丝灵动,血丝也隐隐开始褪去——心中的怨气,已经开始消散了。
徐完一笑,知道要想让女鬼的灵智完全恢复,还要让此女心中元凶伏法才能彻底解决,不过,这对徐完来说不算什么,此前就已经在李公子和管家身上埋了一点真气记号,能很轻松地将两个罪魁祸首定位。于是徐完带着女鬼,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寿材上方现身了。
徐完是一身黑色的古朴道袍,头上挽着道髻,只插了一根非金非玉的簪子,显得一身仙风道骨,让人一见就知道是仙人驾临,可是女鬼就不一样了,双目圆睁,一脸的青黑色斑纹,让一张绝美的俏脸变得狰狞异常。
县令和身边的佐官、衙役还好,毕竟有官身,朝廷气运庇护,可是李家主就不行了,已经没有了官身护佑,当时就是一声惊叫,身体也摇摇晃晃,几乎摔倒,只有两根手指指着女鬼,哆里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县令,对着徐完深躬一礼,“仙长在上,可有见教之处?本官一体担当。”
徐完对着县令竖起大拇指,“你这县令虽然为人也是龌龊,但总算还有些担当。贫道也不废话,要想今日能有结果,那害人的主谋必然要受到惩罚,否则贵县日后可就不止这李家庄受寒冰之灾,贵县也逃不脱干系,若是迁延日久,贵县三年颗粒无收,可不要怪贫道言之不预。”
县令见徐完说话和蔼,也大着胆子继续问道:“不知仙长与这……”说话间,用手指了一下立在徐完身边的动也动不了一下的女鬼,“有何干系?为何能站在仙长身边?”
“哦,你说的是她啊。这就是被李家所害的女子,此前以化作厉鬼,天降七日大雪就是因此女冤屈而来,只是现如今已经被贫道制住,只有待冤屈彻底得雪,贫道方能将其渡化。故而,贫道想问县令一句,贫道可代天而罚否?”
县令听了徐完的话,看女鬼的眼神都不对了,充满了恐惧——大白天的能让女鬼现身,这道长绝对是仙人没错了,既如此,仙人的所有要求自当满足,没准儿……县令不敢多想,急忙一合双手,“仙长高义,下官佩服。县长只管施法,所有一切下官全担了!”
“好胆识!”徐完夸赞了县令一句,“若是你今后依旧能如今日一般有担当,能为民请命,贫道虽然不敢夸口,但保你一生富贵还是能做到的。”说罢,抬手对着县衙监牢的方向一挥,瞬间风起云涌,一团数十丈方圆的乌云迅速在监牢上空形成,随即金蛇电舞,一道分成双叉的刺目闪电就劈了下去。
就在雷霆闪耀之后,女鬼脸上青黑色斑纹肉眼可见的淡化了下去,随着徐完对着寿材前供奉的香烛一指,一道青烟随即冲进了女鬼的身体,原本黑气翻滚的身体也逐渐淡化了下来,转眼间,就剩了透明的轮廓。
徐完哈哈大笑着,对女鬼再一指,一道银白色的玉液注入了透明的轮廓,转眼间女鬼的身体就再度凝聚,双眼也变得不在惨白,漆黑的瞳仁再现,整个人也变得灵动起来。
徐完一手拉着变得凝实起来犹如生人的女鬼,单掌在胸前打了一个问询:“诸位,多行善事,必有后报;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贫道告辞了。”说罢,身形一闪,带着女鬼从李家庄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脸惊喜的县令,口涎三尺。
这一趟能收获一个合适的弟子,徐完可是高兴极了,原本打算的到江南巡游一圈寻找徒弟的念头也消失了,此刻一脑门心思的就是赶回北邙山调教弟子。可惜的是,天从来不随人愿,只不过架遁光没有走地下,却一飞又惹出了新的麻烦。
要说此前徐完露头的地方,就在洞庭湖北岸,地遁虽然隐秘,可是遇到水的话,只会更慢,所以徐完很随意地就从土里钻了出来,只不过徐完没有注意的是,就在这个小小的李家庄附近,同样有知道李家庄异状,然后前来打算行侠仗义的道门弟子。
当然了,一般的道门弟子虽然本事不高,可是行事比较谨慎,尤其是见到了有人随手就能伪作天罚来惩治恶人,只会敬服,而不会近前探看。可这一回,徐完偏偏就遇到了一个愣头青,也就因此被人家找了上来。
要说来人是谁,就是头一次自己独自前往峨眉山旧居的妙一真人齐漱溟那个前世的爱子,今生名唤金蝉的那个。虽说今世当年的齐承基投生李家,可这个李家与徐完惩治的李家庄的李家,可是系出同族,只不过是远支的关系,可是有一条,大明帝国氏族大家最重视的就是亲族,不管李家到底对不对,今生投生李家的这时又改姓齐的齐金蝉都是要管上一管的,而不是看李家到底是善是恶,是对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