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ul6sc優秀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俠客-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王秉的慶幸!閲讀-i2otc

ul6sc優秀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皮俠客-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王秉的慶幸!閲讀-i2otc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最可爱的人》,国有难,一声召唤……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无数世人眼中重利忘义的商贾……募集军资四十二万八千五百贯……关键时候他们一个个的却舍利取义,为国分忧,他们,也是最可爱的人……”
王家大房后院。
午饭过后,王裕令人取来了今日最新的《大唐日报》,靠在坐榻上,开始看起了报纸,顿时就被今日《大唐日报》上的那个头条新闻给吸引住了。
《大唐日报》编辑部是在蓝田县,每天早上长安以及长安周边的百姓们固然能够在第一时间“享受”到最新一起的报纸,但受到地理空间以及信息传输方式的限制,像太原城这种距离长安城有一定距离的城市,当地的百姓们想要看到最新一期的报纸,往往都要晚上好几个时辰,至于具体晚多久,那就要看距离蓝田县的有多远了!
太原城这边,一般是中午左右才能收到蓝田县《大唐日报》编辑部那边运送过来的报纸。
今日由于太原城封城,报纸入城的过程中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王裕直到吃过午饭之后,才拿到今日最新一期的《大唐日报》!
“小小的一个募捐大会,竟然募集到了将近四十三万贯!”
看完这篇新闻后,王裕忍不住轻声感慨道。
屋内,除了他之外,还有王秉和同安公主,闻言,王秉挑了挑眉,惊讶道:“裕儿你是说昨日蓝田县炎黄商会举办的那个募捐大会,募集到了将近四十三万贯的军资?”
前几日,有关炎黄商会欲举办募捐大会、为国募集军资的消息可谓是满天飞,太原这边自然也传扬着相关消息,王秉作为王家的前代家主,不可能不知道募捐大会。
“正是!”
王裕点了点头,然后又指着头条新闻下方另一条新闻道:“爹,您看,这下面还有一份捐款人名单,上面记载了昨日募捐大会上捐了钱的商人名字以及他们各自捐了多少!”
王秉心中一动,顿时来了兴致,他身子前倾,道:“哦~?拿来让老夫看看!”
屋内并没有其他丫鬟、仆役,王裕只能亲自起身上前,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了王秉。
王秉伸手接过,细看了起来。
“永安侯李泽轩,捐款三万贯!
暖唐基金会,捐款两万贯!
炎黄商会林文元,捐款两万贯!
炎黄商会曹文东,捐款两万贯!
炎黄商会冯志华,捐款两万贯……”
名单最前面的,自然是以李泽轩、林文元等人为代表的炎黄商会成员,这些人出面捐款,自然是在王秉的意料之中,毕竟昨日的募捐大会就是由炎黄商会号召举办的,只是这巨大的捐款数额,却是令王秉略感意外。
这个炎黄商会可真是有钱呐!
这是王秉此时心里最直观的感受!
“嗯?聚宝斋王鹏,捐款三万贯?”
忽然,看到名单上某一行字时,王秉的目光忽然停顿了下来,他忍不住抬起头看向王裕,问道:“老夫若是没记错的话,这聚宝斋应该是表儿在长安城开的铺子吧~?”
王裕笑了笑,点头回道:“父亲好记性!这个聚宝斋,正是去年表儿初到长安时所开的铺子,后来表儿与永安侯相交莫逆、志同道合,也加入了那炎黄商会!”
“嗯!”
王秉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往下看,只是越看,他脸上的神情就越凝重!
“程记酒坊程瑞松,捐钱五千贯!程记酒坊?这不是程知节家的酒坊吗?”
“秦记成衣铺游广贤,捐钱五千贯!这是翼国公秦琼的!”
“义丰铁器铺长孙焯,捐钱四千贯!这是赵国公家的!”
“这……莫非满朝文武都暗中参加了这次募捐大会~?”
作为王家前代家主,王秉的消息渠道远比普通人更多,名单上的这些店铺,或许百姓们不知道它们的幕后东家是谁,但王秉如何不知?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此刻他的脸上才满是凝重!
起初,他只以为这个募捐大会是专门为商人们举办的,但如今看来,有程咬金、秦琼、长孙无忌这些德高望重的官员和将领们带头,只怕满朝文武都参加了这次募捐大会吧?
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料,名单的中后部分,几乎满朝文武所开的铺子全都出现在了上面,如此一来,这场募捐大会的规格以及所代表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秉心中一凛的同时,也不由有一丝庆幸,他庆幸自己的孙子也在昨日的募捐大会上捐钱了,这让王家的处境不会那么的尴尬!
坐在旁边的王裕和同安公主闻言,脸上也不由闪过一丝惊讶,大概他俩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朝臣,暗中参与昨日的募捐大会!
“范阳卢氏,捐钱三万贯……赵郡李氏,捐钱三万贯!”
王秉本以为名单后面没什么能够让他惊异的内容了,但看到最后面这两行字后,他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范阳卢家?赵郡李家?他们竟然真的参加了募捐大会?”
王裕跟同安公主对视一眼后,说道:“爹,前天我们从岐州动身回太原时,卢家和李家的两位公子便动身去了长安,当时孩儿便猜测他们是参加募捐大会的,这说明在如今皇权鼎盛的情况下,咱们世家只能向朝廷效忠,不能再有二心!否则不待朝廷找我们麻烦,咱们会先被其他世家所孤立!”
王秉脸色沉重,闻言深以为然道:“裕儿你说得不错!虽然都说五姓七望,同气连枝,但利益当头、生死存亡关头,所有人都会各家自扫门前雪,这次募捐大会表儿若是不派人参与,卢、李两家却是参与了,那咱们王家在朝廷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尴尬,恐怕还会因此而得罪圣上!这回表儿做的很对,你做的也很对!待会儿记得让人多买几份报纸,分别送到二房、三房、四房去,让他们都好好看看!好好看看如今的形势!”
王裕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拱手道:“是!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