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cc942超棒的都市异能 仙王的日常生活 起點-第1608章 王令的猛男兔耳(五合一章節,1/93)閲讀-gmek5

cc942超棒的都市异能 仙王的日常生活 起點-第1608章 王令的猛男兔耳(五合一章節,1/93)閲讀-gmek5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
王爸王妈这主意并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
而是来真的。
当王令意识到明天阿暖会真的和自己一起学校的时候。
心中还是不免有一丝慌张。
当然……
阿暖不是本体跟着王令过去,而是和在至高世界里与王令并肩作战时一样,分化出一道影子趴在王令肩膀上。
影子听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以及各种的感应感知,都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同步反馈到本体身上的。
并且,低境界的修真者。
也就是六十中学校里的那些同学、校友们。
是看不见阿暖的存在的。
“令令你放心,阿暖的本体我和你爸都会看着的。不用担心阿暖把尿滋在你身上的问题。”临睡前,王妈一本正经的与王令介绍着情况。
王令闻言愕然不已。
他担心的……
又不是妹妹拉屎撒尿的事!
他自己身上是有符篆的没错,可问题是阿暖现在身上还没有啊!就算是影子,那也很恐怖啊!
谁特么会背着一颗“核弹”上学校!
王令扶额。
有一种很头疼的感觉。
不过王爸王妈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异常坚定,他自己也是感到异常无奈。
于是他只能再找到王明来帮忙。
王明现在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实验室,王令记得实验室里其实还有备份的封印符篆,强度要比一次性封符高一些。
不过兼容性这点……王令其实无法保证。
虽然他和阿暖是亲兄妹,可到底型号不一样啊。
王令也不知道封印符篆在阿暖身上到底有没有效果。
而对于这一点,王明似乎也格外好奇。
“对了!你这下子倒是提醒我了令子,我先前就觉得应该给暖丫头也做个符篆实验来着。不如就趁着这一回试验一下?而且也有助于我这边推动后续的新符篆研究。算是参考数据了。”
王明兴奋的说道。
他先前回国的时候,就想起来有什么事没做,结果这会儿被王令那么一问,忽然想起来了。
“啊对了。这次的试验有两项。要不一起做了吧?”
这时,王明又说道。
“我回归实验室后,从那块神秘黑石身上提取出了一种物质,然后稀释成了一种黑色灵液。”
“这个灵液有很强的抑制作用,滴在法器上就可以使得法器在短暂的时间内具备封印的效果。”
“可惜的是,我这儿刚刚滴坏了十几件圣器了……”
“……”王令。
王明说:“你要送给阿暖的金奶嘴不是被你点化过的么,我觉得应该不至于被这黑色灵液给滴坏。”
“要不,你让阿暖配合下,顺便把这个黑色灵液的试验给做了?我想看看,到底能抑制到什么地步。”
“……”王令。
“安全……当然安全!你还不信你哥发明的这些东西么!”王明抱着臂,郑重其事的说道:“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地球爆炸了。大不了等爆炸以后,你再给调回来呗……”
“……”王令。
……
王令毕竟不是什么恶魔,不可能真的拿自己亲妹妹去当小白鼠。
这从黑石里头提取出来的黑色灵液目前稳定性尚未可知,这万一要是效果太强,可能会引起一些不适的反应,反而适得其反。
比如王令最开始佩戴封印符篆的时候,原始版本的封印符篆就给王令一种很不适应的感觉,结果导致王令体内灵能积聚,直接将封印撕裂,造成了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停电以及核心区域的电器损坏。
那时候王令还小……好在,也就只是停电以及一部分电器损坏而已。
所以最让人心疼的,还是那些在电脑屏幕前薅着头发的程序猿。
辛辛苦苦发明创造了很久的程序,结果眼前屏幕一黑啥都没了。
所以王令决定,这黑色灵液,自己先试。
如果没有不良反应,再帮阿暖把那只黄金奶嘴给滴上。
这奶嘴是王令在太阳岛上给阿暖选的礼物。
原本并不是黄金色的,而是粉金。
市值98万太阳岛币。
王令想都没想就掏钱买了。
只不过让王令没想到的是,这粉金奶嘴在被自己点化之后会变成了黄金色,看上去一点也不洋气了,甚至还有种土大款的感觉。
他以为阿暖会讨厌。
结果小丫头一点儿也没嫌弃。
12月21日周二一早。
一台无人机停在了王令的窗门口,王明将实验室里的备用符篆以及黑色灵液的原液送到了王令手里。
这一瓶原液只有5毫升。
被一种特殊的瓶子装着,看上去只有一点点。
隔着瓶子去触摸,王令丝毫没有感觉到这黑色灵液有什么别样的地方。
他取出一滴,滴在了自己点化过后的六十中校服外套上。
一瞬间而已,一圈特殊的黑色能量自校服上犹如波纹般扩散出去,这股能量化成了丝线竟然不留缝隙的完全穿透了他所电话的校服外套。
整个过程,王令还有王暖都是静静地观望着。
王暖咬着王令送的金色奶嘴,趴在王令肩膀上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样子似乎对眼前的状况有些困顿。
过了好片刻,王令伸手去触摸自己的校服外套。
感觉有一种被静电电到的感觉,指尖麻麻的,不过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疼痛的地方。
他没犹豫,直接像往常一样取过外套穿在了身上。
大约过了几秒后,王令的身上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就在他的头顶上方,居然长出了一对兔子的耳朵,从脑袋上耷拉下来。
这将原本趴在肩上的王暖也吓了一跳,不过当镇定下来后,小丫头很快就艺高人胆大的去伸手触摸王令长出来的这对兔耳……发现耳朵软软的,居然能摸得到骨头!
这是……黑色灵液的不良反应?
王令心中疑惑。
但很快,他就打消了这念头……
哪有不良反应是长出动物的耳朵的!
100%是王明那家伙搞的鬼!
正当他准备发短信找王明质问的时候,王明像是算到了一样直接先给他发了一条:“啊对了令令,我这儿正在研究一款【动物试剂】可以使得人体长出一部分动物的结构从而达到卖萌的作用。之前一直想找你实验来着。所以我就把试剂和黑色灵液融合了一下。”
“……”
“千万不要把外套脱下来哦!保证实验数据很重要,你要是脱了外套,我只能下次重新实验了。”
“……”王令看到短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是魔鬼……
这才是真正的魔鬼。
借着研发新符篆的事,居然对他为所以为!
王令觉得这件事他必须拿小本本记录下来,有朝一日反击一回。
原本从太阳岛上回来以后,王令就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高了,这会儿又多了个兔耳朵……这要是去学校,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关键是他妹妹就趴在肩膀上看他笑话呢!
带着一点幽怨的心情,王令来到卫生间照了照镜子。
结果意外的发现自己头上的这对耷拉下的兔耳朵,还挺可爱……
而且和他搭配起来居然没什么违和感,更像是戴了一只cos兽耳的发卡。
不过为什么是兔耳朵呢?
难道是因为他经常穿兔子睡衣的关系吗?
此刻王令的心情极为忐忑。
尤其是当他这样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心中就更忐忑了。
今天,负责站在校门口做校检的人正是一丝不苟的潘老师。
经过一个多学期和潘老师的接触,王令深深地知道这一位的性格。
老潘素来是个守旧的保守派,不喜欢学生们搞花里胡哨的东西。
比方说男生的发型,要么平头和陈超一样,就算留那种有刘海的头发也不能太长,突出的就是清爽两个字。
而女生这边,老潘更喜欢的是齐耳的短发,如果硬要留长发也不是不可以,她的要求是至少不要披散下来,扎个马尾最好。
现在自己长了个兔耳来学校
这耳朵一时半会儿是摘不下来,王令觉着自己十有八九会被老潘批评。
默默地在校门口鞠了一躬,王令低着头前进,正准备带着趴在自己肩上的妹妹萌混过关。
结果这时候,老潘严肃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王令,你等等!”
“……”
王令立即顿住了脚步。
如果裹尸图中的万古强者看到这一幕,心中绝对会唏嘘不已。
不久前才把继承了外神索托斯血脉的坟墓神打得满地找牙的仙王大佬,居然会因为班主任的一个声音停了下脚步。
果然……这个宇宙中最强的人类,还是学校里的老师们吗!
“王令,我怎么感觉你有点高低肩?”
王令、王暖:“……”
高低肩是正常的……
因为暖丫头正趴在他右肩上呢!
尽管这只是影子,可影子真是异常的重!
虽然影子分担了阿暖本体一半的重量,但也有四万多斤……
看到潘老师这会儿喊住了自己。
王令和王暖都是一惊。
只见此时,潘老师伸出了手。
阿暖瞬间更加戒备了。
结果潘老师只是走过来,轻轻点了点王令的后背:“不要哈腰驼背,男孩子走路要挺直身体才显得精神。”
“恩……”王令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正准备抬步离开呢,结果这时候潘老师忽然又喝住了他:“慢着!你头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这声音一出口,王令当即知道,一切都完了。
在校门口被这么羞耻的叫住训话,绝对会成为今天六十中的焦点。
结果不成想,一向严肃的老潘居然在下一秒笑出了声来:“王令,可以嘛!兔耳朵!猛男兔耳啊!”
王令:“……”
她伸出手抚摸了下王令的兔耳,发现是真的耳朵后反而也没责怪:“是自己私底下练习什么法术,出现的暂时性的后遗症吗?”
是真结构的动物器官,老潘其实反而不会责怪。
只是王令没想到老潘居然是这么想的。
以为他私底下修行了什么别的法术,从而产生了这种后遗症。
“别紧张。这暂时性的耳朵,过几个小时就能消了。”老潘嘴角忍不住露出微笑。
作为六十中的教学先锋,其实往年学校里头也发生过不少类似的事。
许多以灵兽为灵感研发出的体术、法术,在修行不到位、或者修行过于深入的时候,都会使得修士产生一种间歇性的后遗症。
也就是长出某个动物的器官。
这一点当年在六十中里老潘见过不少事例,学生有、老师也有。
在现代的修真学院里,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
法术的后遗症有很多。
像这种动物化的后遗症其实有的时候反而是修真学习生活的一点点缀。
总比某些修真国度的统治者不戴口罩到处去浪,从而感染了新流行病毒要好很多(滑稽),至于感染了新流行病毒之后有啥别的后遗症就不得而知了。
也许会形成降智打击,从而往自己的手臂里去注射消毒水和漂白剂……
这年头连小学生都知道这是不能做的事情,还偏偏有人真的去尝试。
这才是最离谱的!
言归正传。
动物化的后遗症在老潘看来其实不是事儿。
只要不是故意戴那种cos用的头饰,老潘绝不会多说半个字。
当然……
这会儿让看到王令长出了一对兔耳朵,老潘甚至觉得王令如果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也不错。
这一个多学期,王令不喜言辞、寡言少语的个性她算是摸得透透的。
如此萌的兔耳朵长在王令身上,委实有一种说不出的反差萌。
“挺好的。”
放王令离开前,老潘对王令的兔耳做出了以上两个字的评价,还是面带微笑评价的,看得王令心中一阵发虚。
而望着王令离去的背影,老潘心中也是忍不住感慨。
王令,果然没让他失望。
一般情况下,会私底下抽空研究法术的学生,多半在学习上都是有所追求的。
担任班主任的这些日子,王令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平均线的水平。
老潘现在开始都有点怀疑……
这丫的是不是在存心压分。
那么努力学习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每次都考到平均分这种数据,也太不现实了。
……
整整一星期的时间王令都和孙蓉在太阳岛上作为交换生进行学习,不用写作业、也不用补作业、在那边住着最好的房间、享受最好的美不说还拉拢了一大票灰教教徒。
甚至回来后还有学校发放的额外奖学金……这对一些国庆假期还在补作业的苦逼学生党来说,王令一行人的交换生活动绝对是挺拉仇恨的一件事儿。
长时间没见的结果自然是返校后成为了新的焦点。
而孙蓉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他担心王令一来到学校就会被一群人拥着,可能会有许多的不习惯,于是便提早的来到学校回答了许多人关切的问题。
“孙蓉同学,听说太阳岛上那边的九道和高中,已经有人在高一阶段就修炼到金蛋起了?”
“排外严不严重?他们对咱们友好不?我明年还想去旅游呢!”
“九道和食堂的饭菜好不好吃啊,比起咱们六十中咋样?”
……
每一个问题孙蓉都回答的很详尽。
她这边只要回答清楚了,很多问到了答案的人自然不会再去骚扰王令了。
当然,在上述的问题中也要一些孙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八卦……
“孙蓉同学!太阳岛上的章鱼小丸子里面是真的章鱼吗!”
“孙蓉同学!石原里美真的结婚了吗!我还有机会吗!”
“……”
这些问题,孙蓉只能面带微笑地笑一笑。
她本身就不太关注这些偶像明星的问题。
毕竟以花果水帘集团的财力,就没有请不来的偶像明星,这事儿对孙蓉来说倒也没有半点稀奇的地方……毕竟她一个月的零用钱都有十个亿之多,只要她愿意,每天换明星到学校里来播报午间广播也不是问题。
尽可能保持着一种游刃有余的姿态回答完了所有人的提问以后,孙蓉感觉自己长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骚扰王令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了!
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当她转身看向后桌时,王令身边居然还是簇拥着一大群人!
关键是这群人不是来问问题的,而是来围观王令的兔耳朵的!
“这……”孙蓉远远瞧着这一幕,不知道王令的兔耳朵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她仍然是看得面红耳赤!感觉整个人快要被现在的王令冲昏头脑了!
她心中不由得一阵咆哮。
一瞬间而已,那种蠢蠢欲动的少女心便泛滥了。
这也……太萌了吧!!!
而围着王令的这群人也是时不时的发出惊呼声。
“啊!Awsl!太可爱了!是真的兔耳朵啊!”
“我擦王令,这兔耳朵和你不是一般的搭配!真的是修炼法术的后遗症?确定不是用了什么药?你丫故意的吧!”陈超忍不住伸手拉了拉,那种毛茸茸的触感让他一阵心旷神怡。
“确实可爱。”郭豪也称赞。
他觉得自家的灵宠店应该要多进几只不同种类的兔子灵兽。
原本他对兔子灵兽是没什么兴趣的。
可是瞧见了王令以后,忽然觉得兔子很萌啊!
小兔兔也可以养!
而不是单纯的把它们端上餐桌!
这个时候,所有人心里的想法其实都是一样的。
都说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见兔女郎……
他们忽然觉得王令要是能一直保持兔子耳朵,好像也不错!
……
王令本以为自己返校的第一天会被人流彻底淹没,可事实上这种围观连第一节课都没有持续下去。
因为第一节课是伪装成火丁老师的,金灯和尚的课。
金灯一出来就交给了所有人一套动物化的法术。
在所有人都是动物化的状态下,王令的兔耳朵自然就不是异类了。
这算是金灯给他打了圆场。
不过事实上,这门课也是孙蓉给金灯提议的。
一方面是少女觉得王令被持续围着不太好。
另一方面,是她看到一些女生在触摸王令的兔耳朵的时候,心里面产生了一种十足的抵触情绪!
围观就围观呗!
这咋还上手了呢?
一个个的……动物园里没见过兔子吗!
不就一对兔耳朵吗……
啊!
我也好想摸摸看!
抱着这样的想法,孙蓉心里面彻底抓狂。
为了阻止那些女生们再对王令下手。
她当即心思急转,委托了金灯和尚上了这么一门课。
于是,在“动物化法术”的指导课之后,整个高一三班彻底变成了动物园。
陈超长出了一对牛角,还有一根牛尾巴,特别符合此人的风格。
郭豪像是和自己的鹦鹉二蛋彻底合体了一样,头上的毛发都变成了鹦鹉色。
而孙蓉的变化是最大的。
头顶上长出了一对毛茸茸的雪白狐狸耳朵不说,身后居然还有九条毛茸茸的尾巴。
“天啊!是九尾狐!好可爱!”
“不愧是咱们学生会的会长!就连动物化的动物都和其他人不一样啊!”
不少男生女生瞬间被孙蓉吸引了。
正常来说是不会变成九尾狐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的。
但是孙蓉还是不想王令那边被太多的注意到,便让自己的动物化形象显得更惊奇了一些。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她身上的时候,自然不会再有人注意到王令了。
于是。
当上午的课全部结束以后,孙蓉的笔袋里又收到了一颗王令的感激奶糖。
同样还是大白兔。
不过这颗感激奶糖的包装和先前的有些许差别。
上面的包装上多了一行小字:“双倍糖分!”
想到上次卫志吃完奶糖后胸口瞬间变成了充气气囊的事,孙蓉又不由得一阵脸红。
啊这……
这要吃掉的话,不会更加夸张吧!
上次卫志吃了就已经很夸张了!
好好的将这颗糖收好,孙蓉主动使用了一发“降温术”,破事自己冷静下来。
……
午饭的时间节点,孙蓉端着下巴坐在学生会办公室的办公桌前,
满脑子想得都是王令那对兔耳朵的事情。
她真的很想……去摸摸看来着!
“颖儿?”孙蓉喊了一声,想问问孙颖儿有啥意见,结果孙颖儿并没有回复她。
她发现一向闹腾的孙颖儿今天变得格外的老实。
连半点声音都没有了!
“你怎么了颖儿,怎么不说话?是影总又迫害你了?”孙蓉笑着问道。
孙颖儿乖巧的维持着影子的形象,连人形都不敢展露出来了,她神秘兮兮的告诉孙蓉:“哪里是那个人的事!比他可怕多了!”
身为影道之主的暖丫头就在王令肩膀上头趴着。
孙蓉虽然看不见。
可她确实能看到的……
整整一上午的课,孙颖儿都感觉有一双恐怖的眼睛在背后注视着自己,看得她浑身发毛。
总有种被自己爹娘在背后凝视着写作业的既视感。
她没想到王暖居然分化出影子也来到学校里头了……
而且看样子,这事儿目前为止,这对兄妹还不打算对外说。
那么孙颖儿自然也没这个胆子交代王暖的存在。
“你不正常……今天怪怪的。”孙蓉嘀咕了一声。
当然,她也没闲暇的时间去思考为什么今天孙颖儿乖乖的,脑海里正想着王令的兔耳朵呢。
“都老夫老妻了,你想摸的话就去摸一摸呗。直接动手。”孙颖儿悄声提议。
“什么老夫老妻……你又胡说八道。”孙蓉再度被说得面红耳赤。
她其实不是没有想过要是自己直接上手去摸会怎么样……
可是那样话,她总觉得是对王令的不尊重。
和那些没有教养的女生们就没有区别了!
正当孙蓉纠结万分的时候,学生会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思绪迅速回归,孙蓉十指交叉托着下巴说道。
伴随着眼前穿着六十中校服的人影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孙蓉有点诧异的一个人。
“九宫良子同学……你怎么来了?”
“我才不是想感谢你才来的!”九宫良子抱着臂哼道。
“……”
这话说的,也太明显了点……
孙蓉忍不住失笑:“那请坐吧……”
其实她觉得自己才是要感谢的那个人。
九宫家的事情孙蓉其实没有帮上太多的忙,大多都是李贤去做的,而她只是提供了一些合作的筹码而已。
这一次她和王令一起出国。
这是孙蓉人生中头一回和王令一起出去,旅途中虽然发生了不少的事,可是她也向翟因学习到了不少有关恋爱的经验……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感觉自己和王令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并不是从前那种触不可及的感觉。
至少现在王令已经能体会到她的心意,会感谢她。
没事儿还往她的笔袋里赛一颗奶糖……
每每想到此,孙蓉都会忍不住勾起唇角笑起来。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很容易就满足的人。
眼下九宫良子进来后,孙蓉也很客气的给她亲自倒了杯热茶。
正常人并没有孙蓉亲自泡茶的待遇。
一方面是孙蓉自己内心的感谢。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知道九宫良子和卓异目前的发展进度后,彻底知道了这一位是完全没有任何威胁的。
比方说上午第一节课前,好多女生跑去摸王令的兔耳朵。
只有九宫良子低着头看着书,完全不关心这样的事。
“良子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孙蓉将热茶放下来。
九宫良子接过茶杯,思索了下,随后抬起头看向孙蓉:“你有没有什么,特别不讨厌的东西?”
特别不讨厌的东西……
孙蓉觉得她问的应该是特别喜欢的东西才对……
果然……
傲娇什么的。
又麻烦又可爱。
“卓异学长就没有告诉过你什么?”孙蓉笑起来。
“我就是不确定,才想来当面问问你嘛!”九宫良子哼道,她也是脸颊泛红。
身为九宫家的大小姐,她可从来没有卑躬屈膝到别人的办公室里询问别人的意见从而去买礼物的事情。
结果九宫良子万万没想到。
自己的第一次。
竟然交给了孙蓉。
而且最关键的是,孙蓉还是一直以来被她视作对手的女人!
明明是对手……
结果对着对着,忽然就统一战线了也是很神奇。
九宫良子觉得这可能就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或者说……是独属于六十中的一种力量。
六十中比起九道和目前的规模还不够看,学生的平均水准也不算特别高,可就是有一种大家庭的感觉。
好像能把所有人都紧密团结在一起似得。
这一点,从王令、从孙蓉身上其实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六十中只是派出了一个交换生代表团而已,结果就把一直以来等级制度分明的九道和高中全部给收编了!
于是现在九宫良子已经正式决定,长时间的定居在华修国,以及未来在六十中完成自己的学业。
而听到这事儿后,孙蓉连声道喜:“恭喜你了九宫同学。卓异学长知道一定很开心吧。”
“有什么好恭喜的……”九宫良子嘟噜着嘴,嘴上说着莫名其妙,可事实上却并不能否认孙蓉的话。
因为她留下来的原因确实是不完全看中了六十中的教学风格。
主要还是她和卓异之间确定了关系……
异地恋太辛苦了。
她希望自己和卓异之间可以正常的交往。
“我觉得我不讨厌什么……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呀。良子同学现在都得到幸福了,你看我还是孤零零一个人。”孙蓉叹了口气,在九宫良子身边坐下来。
直到这时候九宫良子才反应过来:“纳尼?你和王令同学还没有在一起吗……”
“谁说我和他在一起了。”孙蓉脸颊瞬间烧的通红:“王令同学,是个木头……”
“啊,抱歉。我还以为你们一起出国后就摊牌了。没想到还没搞定呢。”九宫良子一阵惊奇。
她其实不是没有听过卓异提起王令和孙蓉之间的故事。
而且卓异之前也和她暗示过可以去助攻之类的。
现在把话挑开以后,九宫良子感觉自己瞬间有种恍然大明白的感觉。
“原来如此。”此时,九宫良子端着下巴,露出一副军师的姿态:“只要帮你追到王令同学,我们之间的人情债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是吗?”
“呃……恩……”孙蓉点点头。
她其实没想到九宫良子这个傲娇迂回起来特别迂回,直接起来也特别直接。
“这家伙不好搞。”
很快,凭借着自己多年“阅男无数”的经验,九宫良子对孙蓉与王令之间的这段感情下了定义。
她说道:“虽说是女追男隔层纱,不过王令同学的性格也太禁欲系了。这样的追下去不一定会有啥结果。”
听到此,孙蓉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尽管不是第一回听人分析这事儿,可是她还是觉得有点心累。
“你也不用那么失望吧。”九宫良子连忙安慰起来:“那……你想要我怎么做,我可以给你配合嘛!当然,话先说清楚!我这只是还人情而已!才不是因为对你改观了,想和你统一战线的关系……”
“我知道。”孙蓉笑起来。
此时,她的脑海中又想到了王令那双耷拉下来的兔耳朵,心里一阵发痒。
“那个……良子同学……我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
只见此时,少女伸直了两根食指,缩在一起轻轻触碰,又是害羞又是纠结:“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自然一点的办法……”
“什么办法?”
“就……就是王令的兔子耳朵!我想摸一摸!”
“想要摸耳朵是吗。”九宫良子会意。
毕竟是爱慕着的少年,想要摸一摸兔子耳朵这种行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嗯……”
“吃耳朵可以吗?”
“啊?”
“我听说这些长出来的动物器官,是没有痛觉神经的。实在不行我找人把兔耳朵割下来给你呗。然后做个麻辣兔耳!”
“这怎么行!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
“我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那么认真……”九宫良子失笑。
孙蓉:“……”
她一开始以为孙蓉对王令之间的感情只是玩一玩的心态而已,可现在发现,这是真的喜欢。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哪会想那么多的事情……
和早上那些直接上去摸耳朵没教养的女生们,这才是喜欢一个人以后真正的表现。
所有的一言一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是全心全意的为喜欢的人考量着。
当然……
九宫良子其实也不是很明白。
王令究竟有哪里好,可以把孙蓉迷恋成这样。
临近放学的时间节点,在九宫良子的提议之下,九宫良子骑在了孙蓉的肩膀上,两人身上套着一件巨大的斗篷,样子像是在一个人走路似得。
斗篷之下的手,是孙蓉的手。
而坐在上方的九宫良子戴着一张杰森面具,远远看过去这就像是一个身材异常魁梧高大的男人。
两女全副武装,将自己掩饰的极好,守在路边等待着王令路过。
孙蓉并不觉得这样的掩饰对王令是奏效的。
以少年的瞳力,绝对能看得出……斗篷里面是她们两个人吧!
不过眼下九宫良子并不知道王令的真实实力,因此才觉得这样的方法是奏效的。
“真的可以吗……良子同学……”
“你放心好了。说话的事情交给我,到时候你只要把手从斗篷底下生出来摸就是了。”九宫良子信心满满。
斗篷底下,孙蓉扶额,她忽然心中有一点后悔。
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她不该冒然去找九宫良子参与行动的才对。
“来了来了,你注意!”此时,九宫良子轻轻咳嗽了一声,提示孙蓉王令即将路过。
以这样的姿势骑在孙蓉的肩膀上九宫良子还是头一回。
其实九宫良子也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提出了这样的主意。
主要是实行前没有考虑到,这实行过后九宫真的很想一巴掌抽死自己……
因为她在骑到孙蓉肩膀上的时候,小腿的部位刚好蹭到了少女柔软的那部分。
该死的……
明明比她小四岁!为什么发育的那么好!
九宫良子心中崩溃不已。
虽说孙蓉目前也不算特别离谱,但很明显这发育生长空间巨大啊!才16岁而已就有这个尺度!这要是年龄再上去一点那还了得!
如果成长到了人妻的年纪……恐怕会更可怕吧!
“你好同学!”当看到王令从眼前经过时,九宫良子利用变声法术将王令给叫住。
“……”
王令步伐一顿,连带着王暖一同望着眼前这个戴着杰森面具的九宫良子以及正在九宫良子身下被斗篷盖住的孙蓉……
“同学……我们正在进行赐福活动!只要你给我们摸一摸头顶,就可以获得小零食一包。”戴着杰森面具的九宫良子发出粗犷的声音。
同时,斗篷地下的孙蓉也是非常配合的取出了一包金色限定的干脆面。
这是冬季限定装。
是甜冰口味的干脆面!整包干脆面都是甜甜的!和以往那些撒胡椒面的版本都不同!
望着以前的这一幕,王令愣了愣。
这包干脆面确实是限定的没错。
不过事实上王令早就已经吃过了。
他心中古井无波,甚至没有太大的惊奇之处,倒是肩膀上的阿暖咬着手指头,摆出一副想吃的表情。
“想吃吗。”王令戳了戳阿暖柔嫩的小脸。
暖丫头郑重其事的点点头。
于是,王令二话不说的向着眼前假借着斗篷掩饰自己的九宫良子和孙蓉走过去。
当少年熟悉的气息靠近后,孙蓉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呼之欲出的心跳声。
砰砰砰砰……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那么的紧张。
然后,就在九宫良子和孙蓉面前,王令半弯下腰,将自己的脑袋露出来。
少女满脸通红的慢慢伸手过去,王令一眼便认出了这是孙蓉的手,她正紧张地发抖,手指乱颤着……
此刻,王令默默叹息了一声。
又上前一步主动将自己脑袋走上去。
“啊!”
“我摸到了!”
孙蓉内心激动地惊叫出声。
当指尖与兔耳朵触碰的那一刻,一道巨大的蒸汽从斗篷底下喷射而出……
九宫良子吓了一大跳。
她骑在孙蓉的肩膀上,忽然感觉到身下有一股莫大的推进力。
当她重新反应过来的时候。
身下可怕的蒸汽姬所产生的强大推动力,已经将她们两人带离了地面整整十几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