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2n9nl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44.瀆神?那就讓神上火刑架吧(6397字)相伴-4nv4x

2n9nl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44.瀆神?那就讓神上火刑架吧(6397字)相伴-4nv4x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东昌城街头。
夏极裹着玄色斗篷走在最前,为了防止回头率过高,他把帽兜给拉上了。
田柔换了身干净衣裳,又取了死去的哥哥的佩剑,走在男人身后,她有些胆怯地看着身前那背影,心底有些害怕。
这一路走来…
田柔对这“齐愚前辈”已经从最初的心动仰慕,变成了虽感谢但却畏惧。
这前辈似乎对于“杀人”的理解和“呼吸”一样。
他呼吸不畅了就杀人。
呼吸畅快了就救人。
他杀人救人完全不看对方是什么人。
他在路上看到了一个贵族小姐在对街边的流浪汉施暴,他直接割了那贵族小姐的头。
可没多久,他看到一群土匪般暴民在劫掠某个世家公子的车队,抢夺女人与财物,于是他又杀了那些暴民。
一路走来,他但凡看到不顺眼的事,就定要管一管,就定要杀一杀。
田柔生于丰国的将军世家,对于许多世间的规矩还是明白的。
而这些规矩的第一条,就是千万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便是节外生枝,结了本不该结的因果,从而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该闭眼时就闭眼,千万别睁着。
但这齐愚前辈呢?
何止是多管闲事,简直每一次都管到死。
他可以为了一个人去屠杀数千人。
可以为了一个得了不治之症、还有两天寿命可活的可怜人去虐杀半个门派。
总之,
他不开心了,就杀。
开始,田柔以为这是个“嫉恶如仇”的男人。
但很快,她发现自己错了,这男人完全是凭着喜好杀人与救人,而绝不会被善恶所束缚着。
幸好,他的喜好是赏善罚恶。
真的是幸好…
但若有一天这前辈的喜好变了呢?
田柔不敢想象。
两人在城道里行走,而一个拐角便是走入了东昌城的闹市。
街头的喧闹将她拉回了现实。
小贩叫卖声在四边响起。
“大肉包子咯,刚蒸好的大肉包子咯,客官要不要来一个?”
“胭脂水粉,胭脂水粉卖咯。”
“新来的蚕丝,上好的衣裳,春日促销,折扣可谈。”
忽地,前面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远远跑了过来,看到两人,便是低着头匆匆走过,然后若是不经意间撞了夏极一下…
撞完,那孩子就跑入了人群。
田柔心底生出警觉,猛然侧头,喊道:“小偷!!”
她刚要追过去,肩膀上却搭了一只手,夏极拍拍她的肩,“前面怎么走啊?”
田柔:???
而远处跑过的男孩利用着对地形的熟悉,而迅速地拐入了一个幽暗巷道里,背靠着墙大口大口喘着气,刚刚那个人气息太可怕了,但没办法,他还有妹妹和弟弟要养,如果不做小偷在这个世道根本就活不下去,顶多某一天被抓到了打断腿或是杀了吧…
然后,他这才摊开掌心的一个小钱袋,扯开一看,袋子里居然放的都是黄金。
他眼睛放光,心底却惶恐了起来。
若是只有一些铜板或是几个碎银子,那别人大抵也就算了。
可这么多金子,别人肯定要找的。
男孩很慌,
但未几,他又在黄金里寻到了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钱够用了吧?别做小偷了。
男孩全身一颤。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
然后再冲出巷道时,那男人已经不见了。
田柔抬头道:“前辈,那个…那个孩子可能偷了你的东西。”
夏极勾着她的肩膀,眉头一挑道:“是么?”
田柔忽然觉得有些触电…
前辈的魄力太强了,她无法承受。
明明都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居然还会被前辈的一举一动惹得心动。
在前辈面前,她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个小兔子样的宠物,而前辈是那种又高又大的巨人。
她急忙低下头道:“前前前…辈,你的手。”
夏极发现自己的手搭在这少女的肩上,他入魔之后,做事变成了随着喜好来,而处世态度也变得轻佻了,难不成自己心底的欲望也爆发了?
“唔…”
他陷入了沉思,目光拐了拐,他撇到远处有一个刚开门的小楼,胭脂水粉的女人香味儿从楼里随风扑来,凑着这春日的柳烟水雾,更显出几分撩人的味道。
夏极拍了拍田柔的肩膀道:“走!”
“啊?”
田柔木然地跟着夏极走到了那小楼前,这楼很是奢华,中央的牌匾上写着“梦香楼”三个字,其中莺莺燕燕、似是春睡刚醒的美人们,正舞纱带,用撩拨的眼神看着来人。
田柔低下头:“前前前…辈,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不会吧,前辈大战前是要来这边放松?
不会把不会吧…
但她一撇眼,看到身侧男人这妖邪却迷人的气息,还有这些天那随心所欲的感觉,猛地一愣,还真可能不会。
那么,前辈带着自己干什么?
夏极走入梦香楼,便立刻有姑娘上前了,夏极摘开帽兜,露出面容…
顿时间,以他为中心,一圈“消音光环”扩散开去。
未几,整个楼里所有的姑娘都安静了,都纷纷双眼放光,眸子如蕴着旖旎不堪的春水,而含情脉脉地望向他。
有些姑娘忽然觉得能和这样的男子共度春宵,似乎免费…不,哪怕换成她们付钱也可以。
老鸨还没说话,夏极直接丢出一大袋黄金,扔到了桌上。
轰!!
沉重的响声,让整个场子都被震慑住了。
这…
这袋子里若是白银,那该是多少两啊。
老鸨笑的合不拢嘴,她打开那袋子,一看。
金灿灿的光芒照耀着她的面容。
“黄金…居然是黄金…”
她想运力去掂量黄金,但竟是捧不动,而她很快叫了个似是练家子的护院,那护院估量了下,凑到老鸨耳边道:“大概三千五百两。”
老鸨双眼放光,扭得跟蛇精一样,向着夏极走去。
夏极问:“今晚包场,够么?”
老鸨道:“够了,当然够了…公子,你看上了我们哪位姑娘,是旖梦,还是金瓶,还是…”
夏极道:“一共多少姑娘?”
老鸨道:“五十八个。”
夏极道:“全都来,今晚陪我,共度良宵。”
老鸨面容失色:!!!
“公子豪气!我可以附赠一些妙丹助兴。”
“不必了。”
老鸨心底暗叹一声“牛逼”,又冷嘲了一声“小伙子,等你晚上就知道厉害了”。
一旁的田柔陷入了谜之沉默,她已经想到今晚的情景了,那定是春色无边,巫山云雨,被浪翻红了。
然而…
她猜错了。
次日…
两人从梦香楼走出,田柔古怪地看着这前辈。
什么嘛…
前辈就叫了那五十八人穿着暴露衣裙的跳舞,跳了一晚,结果啥也没做?
前辈是个神经病吗?
夏极哈哈大笑,他心底通明了。
果然,他没有被这些欲望束缚住,而只是一种随心所欲的洒然罢了。
他一掷千金就是为了去看看自己这心底到底有没有出现变化。
美人跳舞,她跳她的,我喝我的。
我也没必要觉得她是红粉骷髅。
但就是觉得心如止水…
因为,我要的不是这些。
我求的不是这些。
我也没被这些所束缚。
他左手抓着一坛美酒,好似这天地不在,这闹市不在,这无穷旷古的宇宙里,只有他存在着,他饮着酒,湿了长发,路人有低声嘲讽走过的,他却浑然不问不顾。
未几…
田柔带着这前辈已经到了东昌城的一座神殿前。
神殿巍峨,长柱耸立十余米之高,有五人合抱之粗,托着那神殿穹顶,而高有百阶的地基使得整个神殿远离俗尘,不可被人玷污沾染。
其中倒是往来着许多权贵,以及一些求神之人。
夏极从这些人身边走过,走向大殿时却被拦下了。
门前守卫双戟交叉,冷然道:“不得入内。”
夏极道:“那叫沈天飞出来。”
田柔看的心惊肉跳,前辈,哪有这么直接的?
你好歹晚上来吧?
夜探不是常规操作吗?
还有,沈天飞是谁?
一名侍卫疑惑道:“沈天飞?我们这里没有…”
另一名侍卫似乎有点意识了,他打断了一旁同僚的说话,看向夏极道:“走开,别在这边挡道了。”
夏极问:“看来你还知道沈天飞就是你们神主,去通报吧,我不为难你们。”
“神主?”
另一名侍卫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大胆”两字直接从嗓子里喊了出来。
他才喊完,头就没了。
另一人根本没看到发生了什么。
风吹来,他面前酒鬼的帽兜被吹开了,露出一张完美无瑕,邪异且迷人的脸庞,夏极道:“去报吧。”
“你…你…”
那侍卫吓的瘫倒下来,然后转身急忙往着神殿深处跑去。
这…这百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神殿门前杀人。
血液四散,人头滚落,引起了四周经过之人的尖叫。
尖叫声向远处传去,很快神殿里传来了匆匆脚步声…
那是一队白甲侍从,手握长剑,凌空虚渡,飞射而出。
田柔小声道:“前辈,我们还是先让一让吧?避其锋芒…然后调查清楚真相,直斩敌首才是。”
但…
她说完这句话,就看到身侧的男人盘膝坐在了神殿门前,从怀里一坛酒接着一坛酒的往外掏。
田柔白衣飘飘,嘴角抽动:“前辈?”
夏极道:“我不开心。”
田柔虽然被灭了满门,又被杀了兄长,但也觉得这从正面碾过去,好像有些过了,虽然之前前辈展露的都是无敌之姿,但那些毕竟都是乌合之众,绝不是众神庭这样的神殿。
她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那些酒坛,再想想昨晚前辈在那红粉胭脂堆里,醉酒狂歌,听琴声奏响…
这一晚,怕不是情绪波动地太大,所以有些失去理智了吧?
她咬咬牙道:“前辈,虽然我被灭了门,虽然您可能与众神庭有仇,但是我们这么直接,会引来很多很多势力…众神庭在这里,无所不能,上到宗门,下到王朝,千军万马,剑修铺天。我们…”
她的话被打断了。
夏极扬声问:“丰朝田家,何罪?为何灭了满门?”
声音传出…
覆笼八方。
田柔一时间愣住了。
夏极仰头,饮酒,又问:“陈国司徒之家,何罪?为何又灭满门?”
他饮了口酒,继续问:“陶家商人重仁义,惠泽一方,每逢天灾人祸,便是开粮仓救济百姓,设置粥铺,他们又哪里渎神了?”
“华先生行万里路,治病救人,门徒无数,成立了药王门,这药王门我查过,没和人争利,又怎么惹了你们神殿,而非要把华先生捆到耻辱架上,活活烧死?”
“云家,史家,范家,彭家……”
“八方宗,金刀门,星山派……”
“三里村的村长,舟城的酒鬼阿大,丰国的赵大将军,抚虎山的戏子仙,飞豹城城北的祁雪姑娘……”
夏极一声声质问着。
然而,根本无法穷尽。
这只是他一路走来,看到的,听到的,去查了的冰山一角罢了。
他的质问声淹没了整座东昌城,所有人都能清晰的听到。
他说着话的时候,一对对白甲侍从已经冲了出来,包围了他,也不多说,直接动手。
剑光刺寒,一道道杀人的气息向他扑去,要让这胆敢渎神的少年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什么是应有?
蕴藏煞气的剑光掠过,
这些杀招好像刺到那醉酒狂歌的少年,又好像没刺到。
那少年好像在,又好像不在。
他手上除了酒坛,还多了把漆黑的长刀。
没有人知道他的刀什么时候拔出来的,又是从哪儿拔出来的。
他的刀上怎么有血?
自己的头怎么好像掉了?
天上怎么有血,那又是谁的头?
一瞬间。
以夏极为中心,好似天地时空都被扭曲了。
那极快的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速度,以出刀方式,让这些白甲侍从便是要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都不可能。
夏极继续质问着,把这些原本覆盖在伪善下的所有恶,全部都挑明了。
这许多话根本是普通人,甚至权贵们不敢问的。
但他,此时却在大声的问。
没有人能阻止他。
但凡对他动手的,会立刻死去。
夏极问:“谁给你们的权力?!”
“渎神!”
“渎神!!”
“你哪儿来的胆子!”
“火刑!”
“绑他上火刑架!!”
声嘶力竭的大吼声从神殿里传来。
“火刑?”夏极摇摇头,
沉声道:“我不开心。”
说着,他站起了身,身子还有些颤巍巍的,一头漆黑的长发随风而动,如渊在焚,而整个东昌城忽地都陷入了某种沉默。
“我不开心了,那就让神上火刑架吧。”
夏极手抓冥地刀,刀身骤然变长…
十丈,百丈,千丈…
冥地刀乃是定一界之刀,如今虽然还无法发挥力量,但如意随心却是没问题的。
刀身瞬间便是三千丈。
刀身一旋,这坐落于东昌城最高处的神殿就被砍了上半层。
他右手抓刀,左手一勾搭住田柔的肩膀,扬声道:“她让我偷偷来,我不乐意。
我就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所有人面前,杀了你们。”
他话音刚落,神殿深处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在咆哮什么,夏极也没听。
远处的空间里飞射出来几道与白甲侍从完全不同的身影,可能是神将,也能是其他什么更高层次的畜生。
那些身影气势很足。
夏极看着距离。
虽然失去了掌控天地之力的力量,
但七里之内…
此身的速度,绝不是他人可以想象的。
那几道身影才飞腾而起,还没来记得做任何事,就已经身形从中分成了两半,不敢置信地落地了。
“沈天飞在哪?”
夏极扬声问。
说“沈”字的时候,他身形已经飘入了宫殿,将对面冲来的两队护卫斩杀。
说“天”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可能是主教以及几个高级干部,那几人也看到了他,心念一动,便是急忙浮出了黑膜。
黑膜护体,乃是天地授箓,不可被十四境之下的力量攻破。
神殿主教和高级干部只来得及做这个动作,其他任何动作都未曾来得及进行…
他们看到那红瞳少年手中之刀轻松地割开了黑膜。
他们就死了。
说“飞”字的时候,夏极骤然左手一压大地。
时间对他来说好似极其缓慢,
但其实时间没变,变得是他的速度以及反应,
五指于一毫秒的时间里,极慢地张开,与神殿地面贴平。
独属于他的十二境神通之力,火劫劫源之力,在神殿地面上爆开了。
石头,宫殿,废墟,如蜗牛般地开始瓦解。
夏极脚下的大地也呈现出了一种缓慢的皲裂。
而他已经冲入了这皲裂。
地下是空的。
他出现在了地下,看到了十六个身穿黑色长服的神殿之人。
神殿通常着白色以示圣洁,而这黑色自然不同寻常。
夏极之前虽在门前饮酒,质问,但从他拔出冥地刀,一刀万丈斩飞整个神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把极大的神识锁定在了这个神殿上。
他永远不会大意,也不会去遗忘“任何主场,都必定存在着主场所能动用的玄阵,或是其他东西”。
然后,他感受到了这地下的异动,便出动了,来到了这十六个黑衣神使面前。
黑衣神使们正低头,似乎在往一处中心的黑水晶跑去,要去启动什么。
而他们已经知道了有人来了,他们看到了,可是又如没看到,他们的反应只能感觉到有人来了,他们的神经系统才刚刚开始传递信息。
说“在”字的时候,夏极已经飘到了那十六人面前,手中冥地刀一旋。
死亡割裂了十六人。
夏极左手一拉,直接把黑水晶摘下,收入储物空间,然后飞射而回。
当他回到原地。
刚好把最后一个“哪”字问出了口。
以至于,田柔都不知道他刚刚干了什么。
就如同身边的空间忽然“信号不好”而一片雪花,然后雪花恢复了,夏极又站在了身边,而夏极面前的一切则是刚刚开始崩塌。
然而,小冥已经爽飞了。
谁?
谁能体会在说五个字的时间,连续砍了不知多少刀。
那猛烈的冲击速度,那恰到好处忽慢忽快地节奏,那在极短时间里带来的极强刺激感,让小冥飞了,它忍不住忘情地尖叫起来。
“好快好快好快好快!!啊~~~”
“主人,你太强了,你比祂强太多了。”
“祂速度太慢了,力量太弱了,祂就会悄悄钻来钻去,砍人都不从正面,让人家好不爽。”
“主人,我爱你!!”
小冥兴奋地嘶鸣着。
夏极已经彻底地无视它的存在了,不能去回应它。
而另一边,田柔眼里又出现了更加古怪的事。
那就是崩塌的建筑在逆向恢复。
然后完好如初。
巍峨延绵的神殿,依然占地数里,长柱高耸,穹顶已久,高阶往上,百阶而通达雄伟的殿堂。
田柔目瞪口呆:“怎么了?刚刚的一切难道是我的幻觉?前辈…前辈…”
她一侧头,忽然看到前辈仰着头,不知在看什么。
忽然,她感到自己被人抓住了,她心底一惊,明明没人抓她。
但下一刹那,她就被丢了出去,耳中传来声音:“站远些。”
田柔身形蜷缩成球,被这一丢,竟然是飞到了城里的湖边,春风一吹,她忽然觉得自己身上有些滚烫,是很烫很烫,而衣衫也呈现出某种不整的迹象。
她急忙趴到湖边,湖水平静,落叶点开了重重涟漪。
涟漪安静的扩散。
衬托的这里更加幽静。
湖面就如一张深深的镜子,在暖色的阳光里闪着微光.
她看到湖面里的自己,不禁愕然。
“我什么时候衣服被烧毁到这个程度了?怎么回事?”
田柔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衣服竟然是被烧了一个又一个洞,而此时风一吹,她整个的衣裙就成了灰烬,随风飘远,露出白花花的皮肤。
她尖叫起来,但很快又发现自己手上居然抓了一个斗篷,显然是刚刚自己被丢出来时,那位前辈顺手塞的。
她急忙把斗篷裹在身上,疑惑道:“难道是那位前辈做的?不对呀,哪儿来的火?那前辈又做什么?
他明明从头到尾,就是在喝酒,就是在质问,就是喊了一嗓子…他究竟做了什么?”
田柔仰头看去,只见这东昌城的众神庭非常古怪,且诡异。
但若要她说哪儿怪,她又说不上来。
就是觉得很扭曲。
那扭曲的世界里,夏极这才抬步往前走去。
这是蜃君的火焰的罢了。
所有的噩兆之炎因为劫源之力的缘故,都已经提升到了神通的层次。
而神通与业力,在某种程度上,是两种维度的力量。
业力给的是生命层次。
受箓给的是一重“充满了区分度”的膜,这膜把上下境界分开了而已,你要说本身的力量,十四境是几乎没有添加的。
换句话说,没了这层膜,十四境和十三境没区别。
而十三境更多的是辅助作用,和诡谲的攻击手段,如果不辅助,以及不通过另一维度攻击,十三境和十二境也没区别。
神通,法身才是根本。
此时…
夏极走在看似依然是完整神殿的废墟里,满地的死尸都沐浴在虚幻的黄焰里,而显出依然活着的幻境。
夏极自然不会觉得这就结束了,相反,他觉得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