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w4ad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天天恰面-第439章 老婆不聽話相伴-kfho3

w4ad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天天恰面-第439章 老婆不聽話相伴-kfho3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怎么精灵都喜欢谈条件,明明现在我才是大腿。
罗文不苟言笑,微微颔首说道:“不妨直说,泰兰德大祭司。”
泰兰德侧脸,避过伊瑟拉和罗文的视线,狠狠地瞪了玛法里奥一眼说道:“根据罗文勋爵提供的消息,东部王国的上层精灵后裔和艾丽桑德的夜之子,也在抗魔联军可以团结的力量之中。这其中有一点罗文勋爵可能不知道。我们暗夜精灵有着严厉的禁忌,卡多雷将奥术能量和法术视为毁灭种族延续的恶疾。我们如果要联合,但不能与这两个上层精灵的遗族联合在一起。请理解罗文阁下,我必须要对我们的族群考虑。”
有理有据,让人信服,罗文没有反驳,反而是认同了泰兰德的条件。
“可以理解,大祭司。这个我会进行安排,毕竟到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战场肯定不会只有一处。”
罗文答应了第一个条件,泰兰德陈静的面容,露出一抹礼节性的笑容。
“感谢罗文勋爵的理解。不过还请听一下我的第二个条件。”
“你说。”
泰兰德抬眼望向月影神殿上空的参天大树,目光微做停留,她抬手指向北方的参天巨冠,瓦尔莎拉的世界之树莎拉达希尔。
“上古之战时期,我们卡多雷曾经围绕永恒之井生存。这座神圣的湖泊曾经赋予了我们精灵无上的力量和崇高的文明。我相信各位对这段古老的历史并不陌生,但也恰恰如此,我希望罗文勋爵能够明白,海加尔山废墟之下的永恒之井废墟,对于整个艾泽拉斯世界而言,有多么重要。虽然暗夜精灵时代研究着永恒之井的奥秘,但我们至今都没有结果。可所有从上古之战存续下来的精灵都明白,永恒之井是燃烧军团朝思暮想的存在。它不仅是是一个巨大的能量之源,还关系着艾泽拉斯最深处的秘密。”泰兰德耐心的陈述着曾经的那段古老历史,将海加尔山描绘成兵家必争之地。
罗文对于海加尔山的战略意义,其实不太在意。
海加尔山即使在上古之战时期,是永恒之井的核心部位。
但天崩地裂之后,混乱的爆炸早已将艾泽拉斯纵深的裂隙修复了。永恒之井作为星魂的伤口,也已不复存在。
关于泰兰德所说的海加尔山依然是必须守卫的地方,这一点不可否认,但要充分考虑。
海加尔山拥有最大,也是最古老的世界之树。这颗古老的苍穹之冠,对整个卡利姆多的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意义。
按照同等级进行类比,大体就是亚马逊森林和南美洲的关系。
世界之树一旦被毁,整个费伍德和灰谷周边的森林将会失去自然的护佑,变成一片荒芜。
游戏剧情中,世界之树爆炸干死了阿克蒙德,大德鲁伊们种下了新的世界之树,才阻止了自然之力的消退。
但如若是现在这种情况,燃烧军团远征军踏平了海加尔山,根本不会给他们种植崭新生命之树的机会。
所以,罗文担心的是这一点。而不是泰兰德所说的,海加尔山依然是艾泽拉斯泄露星魂之力的论调。
“我建议,当前人类联盟和荒野众神,抽调绝大多数力量,保护海加尔山的安全。避免军团攻占这片神圣的地方。”泰兰德说出了最终目的。
罗文撇了撇嘴,望向伊瑟拉。
伊瑟拉躲闪着罗文的目光,心说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这个女精灵的对手。
人家说的有理有据,你要反驳就靠自己。
“海加尔山固然重要,泰兰德阁下。但人类联盟抽调半数力量,支援你们暗夜精灵,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该怎么办?”罗文反问。
泰兰德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占据了道德值高点。
“罗文勋爵,请理清思路,如果艾泽拉斯所有智慧种族,都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我们又何谈对抗强大的燃烧军团呢?舍弃自己的家园,就是为了保护整个艾泽拉斯,这道理,实在太简单不过了。”
泰兰德说完之后,用着狐疑的眼神望着罗文,那意思仿佛在说,这点道理都不懂,也配做抗魔联军的领袖?
罗文自然不会理会泰兰德的怀疑,他向来不在乎这些假大空的论调。
战争的第一要义,是为了自己种族的存续和利益而战。
泰兰德固然说的有道理,但自己家的民众和工业建设都打没了,何谈后续的对抗。
再者,泰兰德为海加尔山赋予的战略意义,根本就站不住脚。
泰兰德这一番复杂的言论,总结起来很简单,她就是借着守卫艾泽拉斯的大义,透支各个种族的力量,保护暗夜精灵的领地。
罗文没有继续由着泰兰德给海加尔山下定义,他接过话茬说道:“我们当然需要协防,但也要顾及各个种族的家园和土地。艾泽拉斯世界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民众。很显然,泰兰德大祭司没有忘记这一点,你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的人民。”
泰兰德表情僵硬,收起了礼节性的微笑。她咬了咬牙,对罗文的看法微微改观。
这年纪轻轻的人类,确实不好对付。
“既然无法取舍,那抗魔联军的计划,还是暂时延缓吧。我们暗夜精灵,也有自己的立场,罗文勋爵。”泰兰德婉言拒绝了罗文的联合建议。
玛法里奥看着泰兰德一脸莫名奇妙,心说这都是哪来的乱七八糟的论调。
我怎么不知道海加尔山之下,还有艾泽拉斯世界的伤口。
罗文不强求,耸耸肩膀:“当然可以,我这里能给你们足够的考虑时间。但军团的远征军可不会。”
“谢谢您的提议。”泰兰德潇洒转身,自然握住了玛法里奥的手腕,拉着他强行离开。
玛法里奥陪同泰兰德来到林间小径,挥手立起层层林障。
“对抗燃烧军团,各大种族联合是大势所趋,你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玩心机?”玛法里奥冷着脸,责怪泰兰德说道。
泰兰德目光清冷,别的精灵说她玩心机也就算了,现在连她的挚爱都说自己在玩心机。
“够了,玛法里奥,你没资格说我。一万年了,整整一万年了,你到底为我们的国家做过什么?上古之战卡多雷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难道我现在的请求真的很过分么?你真的还想看着我们历尽千辛万苦建立的家园,再次毁于一旦?”
泰兰德真的很想扯着玛法里奥的臂膀,好好用自己的小性子发泄一番,但她心中的理智,盖过了内心的冲动。
正如泰兰德所说,她是暗夜精灵当前的领袖,不是玛法里奥一万年前,会撒娇,会粘人的妻子。
玛法里奥欲言又止,摆摆手,无奈的转身离开。
……
阿苏纳,纳萨拉斯学院。
高大的纳萨拉斯学宫顶层,破旧的宫殿苍穹邪能闪烁。
墨绿色的光影之下,纳斯雷兹姆恶魔,提克迪奥斯召唤传送门,将燃烧军团最优秀的猎魂者伊墨纳尔召唤至法罗迪斯宫廷。
“兄弟,好久不见了。”提克迪奥斯伸出尖爪,将伊墨纳尔从传送门内拉了出来。
伊墨纳尔不同于军团的多种族恶魔,他来自遥远的虚空之外,是阿克蒙德亲自招揽的优秀大江。
不同于一般的恶魔,伊墨纳尔生性冷酷,不被邪能驱使。他的大部分战斗技巧,都是来自于他对武器的控制。
正如他的称号,猎魂者,他更像是一名猎人,被阿克蒙德用来斩杀所有违背军团势力的强大生物。
伊墨纳尔打量着提克迪奥斯,微微颔首:“我见过古尔丹了,他的确掌握了军团之主的部分力量。你我毫无胜算。”
提克迪奥斯暗暗握拳,没有回应。
“你的交易最好还是等等再做,现在没人给你兜底,一旦失败,你将万劫不复。”伊墨纳尔向提克迪奥斯伸手说道。
提克迪奥斯活动肩膀,将关于阿苏纳的具体情报,递给伊墨纳尔。
“我明白,兄弟。”
伊墨纳尔宽大如头颅的拳头,仔细翻看着消息汇报,他果断锁定了纳萨拉斯学院曾经的领袖,以及法罗迪斯宫廷的统治核心。
“这是多久之前的消息汇报?”伊墨纳尔问道。
提克迪奥斯看了一眼闪烁着紫色光芒的丘陵,接话说道:“我的线人在阿苏纳的蓝龙营地收集了一部分信息,其他的,都是上古之战时,我搜集的情报。”
伊墨纳尔从身后的武器背包中,取出一柄修长的邪能长剑。
“去瓦尔莎拉等我,关于另一件神器,我希望你能收集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伊墨纳尔闪身遁入阴影,消失不见。
提克迪奥斯收拢恶魔双翼,关闭了学宫顶部的邪能传送门。
伴随着嘈杂的邪蝠嘶鸣,七道黑影从纳萨拉斯学院的各个方向飞出,奔向北方的茂密林地。
伊墨纳尔隐藏了自己所有能量反应,他在纳萨拉斯学院,察觉到了充裕的奥术能量。
这些漂浮着身躯的灵魂生物,体内依然蕴含着充盈的魔力,作为一名出色的猎魂者,伊墨纳尔深知不能打草惊蛇的道理。
这次军团给他的任务,酬劳丰厚,他自然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你听说了么?”
“什么事这么神秘。”
两名年轻的学生,站在墙角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着什么不得了的八卦新闻。
稍微年长些的高年级学生,贴在稍矮一点的学妹耳边,沉声道:“法罗迪斯王子离开了纳萨拉斯学院,而且还带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是吗?那这事守夜人知道么?法罗迪斯王子可是我们法罗迪斯宫廷的最大罪人。”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守夜人可能会监视法罗迪斯王子吧。”
“哎呀,学长你挨的我太近了…”
伊墨纳尔收回目光,没有继续留意两名精灵之魂后续的事情。
守夜人?
伊墨纳尔在心中低念几声。
埃迪回来之后,艾德丽一直缠着她询问法罗迪斯殿下的事。
“王子殿下到底带走了什么东西,我那天亲眼看着他从学院出来的。”
埃迪被问的有点不耐烦了,学院里面的风言风语,让她非常头痛。
她担心王子殿下真的抛弃了他们,带走了纳萨拉斯学院的神器,再也不回来了。
“你关心这些干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让他离开么?”埃迪没好气的说道。
艾德丽环顾四周,见没有其他守夜人。
“我怎么可能想让殿下离开,不要以为只有你爱戴他,我们也一样。只是,有些事过去了这么久,真的不好再开口。我现在表态支持王子,大家一定会孤立我。”
埃迪轻蔑一笑:“所以,你还是担心你自己?”
艾德丽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没有任何一名法罗迪斯宫廷的精灵,愿意公开支持法罗迪斯王子。
“那你呢,你为什么不跟着王子殿下一起走?”
“你别把问题丢给我,殿下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总之,他一定不会放弃我们。”埃迪表情建议,十分肯定的说道。
咻咻…
阿苏纳的夜晚,安宁静谧,在纳萨拉斯学院废墟,没有任何虫鸣鸟兽再次休息生存。
但埃迪清楚听到墙角有着细微的响动,这显然很不正常。
“嘘,好像有东西在哪里…”埃迪提醒艾德丽说道。
守夜人原本就是法罗迪斯王子的亲卫,他们在上古之战时,都是出色的精灵守卫,感知能力非常强大。
艾德丽抽出明亮的弯刀,推到一旁,跟埃迪背对背做战备状态。
“不错的感知能力,竟然被你们发现了!”
伊墨纳尔从阴影中浮现,手里攥着一颗充斥着奥术涌动的能量手雷。
埃迪反应很快,她第一时间抽出匕首,刺向伊墨纳尔手腕。
可惜,伊墨纳尔已经扭转了手雷,脉冲能量爆开,炸出了一团炽热的能量洪流。
“一些被诅咒夺取了身躯的残魂?真有意思。”
伊墨纳尔一手一个,把埃迪和艾德丽丢进麻布质地的大口袋,闪身离开了宫廷的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