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wcu9d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第239章 誰是‘十’相伴-ww8t3

wcu9d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第239章 誰是‘十’相伴-ww8t3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灰原哀的目光里充满敌意,贝尔摩德却只觉得她有趣:“小朋友…”
“想从姐姐手里抢走男朋友的话,你还太嫩了一点呢。”
贝尔摩德轻轻摸着灰原哀的脑袋,笑得很是温和。
对于孩子,她表现出了超然的容忍。
但灰原哀倔强地偏过头去,很不领情地挣脱了贝尔摩德的手:
“哼!老女人!”
“你这小鬼…”
灰原小小姐的毒舌成功地命中了贝尔摩德的软肋。
她微笑着加大了抚摸灰原哀脑袋的力气,把灰原哀那头顺滑漂亮的,也是贝尔摩德最讨厌的茶色头发,给撸成了一团鸡窝。
“好了好了…”
眼见着灰原小小姐的眼镜都差点被贝尔摩德撸掉了,林新一慌忙走上前去,把自己这两个闹脾气的“女朋友”给各自拉开。
“我们该走了。”
林新一牵住贝尔摩德的手,想带着她赶快离开。
灰原哀看得小嘴一瘪,神色有些低落。
这低落是真的。
因为她知道,只要贝尔摩德在,她就没办法再和自己的男朋友见面。
林新一这一走,下次联系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而且,有那个危险的女人在,谁也不知道…下次知道对方消息的时候,他们是否还安全。
“别生气啦~”
灰原哀心里的低落才刚刚涌起,就感到头顶伸来一只温暖的大手:
“小哀,别听她的…”
林新一用逗小孩子的口吻,无比认真地对她说道:
“你才是我的女朋友。”
“嗯…”灰原哀轻轻地应了一声,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这笑容也是真的。
………………………….
告别了自己的女朋友,走出阿笠博士家的大门,林新一的心情仍旧有些沉重:
他不知道刚刚灰原哀有没有暴露。
但柯南肯定是被注意到了。
毕竟,贝尔摩德都已经那么直接地向他询问了柯南的情况。
而她如果真的再继续往深处调查…柯南那个伪造出来的假身份,迟早会被曝光的。
“新一。”
贝尔摩德突然打断了林新一的思考:
“刚刚听毛利先生说,你还跟他们一起出去旅行了?”
“嗯…”林新一顿时警觉起来:
为什么贝尔摩德还在关注旅行的事情?
是因为小哀么…是因为小哀引起了她的注意,自己又和小哀一起出去旅行,所以让贝尔摩德产生了怀疑么?
“我只是闲着没事想要度个短假,正好毛利小姐要去栃木县的温泉,我就跟着去了。”
“而灰原那小家伙非要跟过来…我也没办法。”
他板着张冷脸,语气平静地为自己解释着。
而贝尔摩德却是微微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问道:
“是么…你真的是因为闲着没事,才去度假的么?”
“确定不是因为什么人,你才会跟着去温泉旅行吗?”
林新一一阵头皮发麻:
糟了,听这意思,她是真的在怀疑自己和灰原哀的关系?
也就是说,灰原哀即使戴着眼镜,也还是被贝尔摩德认出来了?
林新一正在纠结紧张,而在这关键时刻…
刚刚大嘴巴把他卖了的毛利小五郎,突然凑到他身边,帮他打了个助攻:
“哼…林新一这臭小子!”
“说起来就气人啊…”
“这家伙当时无缘无故地,非要跟我女儿一起去温泉度假。”
“我还以为他是对小兰有什么想法…”
“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有克丽丝小姐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
说着说着,毛利小五郎带着三分惋惜,七分不满,重重地拍了拍林新一的肩膀:
“亏我还对你这小子挺满意的…”
“我说…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话,就该跟小兰保持点距离啊!”
“这样可是会让人误解的!”
“额…”林新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只见贝尔摩德用一种略显无奈的目光静静看着自己:
“新一,这样是不行的哦。”
“以后可千万不要,再这么打扰人家毛利小姐了。”
林新一:“…….”
合着贝尔摩德刚刚根本不是在关心灰原哀的事,而是像之前一样,在担心自己跟毛利小姐走得太近,把毛利小姐给带坏了。
“等等…”林新一突然反应过来。
他发现自己先前的担心可能有些多余了。
贝尔摩德要是对毛利兰如此关心,甚至关心到不舍得让他这个“亲儿子”去接近的话…
那柯南是工藤新一这件事,或许可以不用瞒着她。
不仅不用瞒着她…
某种意义上,在一切秘密都曝光之后,这甚至可以成为自己拿去要挟她的筹码。
比如说,如果贝尔摩德不帮他保守住“宫野志保还活着的”秘密,甚至采取行动,对灰原哀暗下杀手。
那他就威胁贝尔摩德,说自己会把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事告诉琴酒。
这就像是向黑暗森林一般的宇宙发送文明的广播信号…
大家同归于尽,谁都别活了。
林新一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
“不,还不够…”
他又及时地给这个疯狂的念头降了降温:
“光是现在观察到的迹象,还不足以确定,贝尔摩德对毛利小姐的‘爱’有多深。”
“必须得想办法摸清楚毛利小姐在她心中的真正分量,这个‘平衡威慑’才有可能成功。”
“那么,该怎么试出贝尔摩德的真心呢…”
林新一不禁有些头疼:
那个女人就像是审讯室的单向玻璃。
她总能看透别人,别人却根本看不透她。
林新一心里正在思考试探贝尔摩德的方法,而这时候,毛利小五郎再一次凑到了他的身旁:
“小子,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了?”林新一随口问道。
“十!”毛利小五郎的目光显得极为锐利:“我想到,那个名字里带‘十’的朋友是谁了!”
“哦?”林新一微微一愣,注意力也很快回到这个离奇的案件上面:“毛利大叔,那个‘十’会是谁?”
“十和子小姐!”
“我认识一位‘十’和子小姐,她名字里也有个十!”
“那这位十和子小姐是?”林新一有些好奇。
“是银座一家夜总会的妈妈桑!”毛利小五郎神色认真地讲述道:“我以前光顾过几次她家的夜总会,她还亲自招待过我呢!”
“……”林新一一阵无语。
“夜总会…”他对这种败坏社会风气的地方知之甚少:“夜总会认识的妈妈桑,也算是朋友么?”
“毛利大叔,你确定你跟她交情很好,而且经常往来,很多人都知道你和她的关系?”
那凶手接连三次袭击的都是毛利小五郎的熟人。
而根据目前的案情来看,凶手的动机应该是要按顺序伤害毛利小五郎的朋友,对小五郎进行报复。
既然如此,一个在风月场所里逢场作戏认识的女子,如果不是经常往来、交情够深的话…真的会被凶手选作目标吗?
林新一不禁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而毛利小五郎一番思索,最终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好像…也不是很熟。”
他以前的确是去过几次那家夜总会,和那位十和子小姐混了个脸熟。
但银座夜总会的消费可是很贵的。
他的侦探事务所一直又没什么起色,房租收入还常常被他拿去赌马输掉,想去夜总会跟那位十和子小姐增进感情,口袋里都掏不出钞票。
再加上最近小兰变得越来越像她那个强势的老妈…
毛利小五郎一直被看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机会去夜总会潇洒。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十和子小姐了呢…”
“这么说来,凶手盯上她的可能的确比较小。”
仔细一分析,毛利小五郎自己都不觉得,那位十和子小姐会成为凶手的目标。
而林新一继续说道:
“安全起见,我还是会跟目暮警部说明情况,让他派人去保护那位十和子小姐的。”
“不过,毛利大叔,我希望你再想想…”
“在你认识的那些人里,还有没有其他名字里有‘十’的。”
“想象可以不要那么局限。”
林新一不禁想到了那位同样遭遇袭击的妃英里阿姨:
她名字里根本就没有数字,只是“妃”这个字能和“Q”扯上关系,就被凶手强行算上了。
阿笠博士名字里的那个“十一”,也是从“士”里面拆出来的。
按照这个拆法…“士”还能再拆成“十”和“一”,“笠”里面能拆除“二”,“博”里面能拆出‘三’,阿笠博士的屁股再挨个四箭都不是问题。
由此可见,凶手为了能凑出一个顺子来…不可避免地会有些牵强附会。
“所以名字里不一定是有‘十’这个字,‘十’可能只是从某个字里拆出来的偏旁部首。”
“或者,是名字的谐音像‘十’。”
林新一提出了种种猜测的思路。
毛利小五郎顺着这个思路一想,很快便想到了一个答案:
“有,我的确还有一个朋友名字里有十。”
“辻弘树,这是我在高尔夫球场认识的朋友。”
“辻弘树么…”林新一想了一想,尝试着问道:“你和这位辻先生,关系怎么样?”
“很不错。”
毛利小五郎的语气坚定了不少:
“他是职业棒球选手,虽然比我年轻不少,而且比我阔绰许多。”
“但我们两个意外地很谈得来,算是交情不浅的朋友了。”
“这样么…”
林新一在警车前停下脚步: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位辻先生聊聊吧。”
“他可能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