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ejqp火熱連載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讀書-ewfhv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只限定于皇族,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
可偏偏李氏皇族……虽然人不少,可绝大多数,却都已调离了长安城。
这当然也是为了防范再出现玄武门的可能。
因而陈正泰思来想去,便只好去寻众后妃们了。
只是即便是后妃们……也是不能随意测的,这至少也需是皇贵妃的级别才可能,毕竟……寻常家世的人,如何配得上李世民高贵的血液呢?
古人们很讲究这个,即便是死,也绝不容许自己的血液被玷污。
陈正泰大致的测了一下,李世民的血液乃是A型血液,陈正泰几次测试其他人,结果都不甚理想。
尤其是其他的皇妃,听闻要取血,一个个脸拉下来,好不容易采血之后,竟都难寻李世民的血型。
这令陈正泰有几分懊恼,话说……这A型血也算是铺垫了,找这玩意,咋就好像平日丢三落四的自己一样,但凡要找某样东西的时候,平日里很常见,可偏要寻的时候却总是找不到。
于是,没办法之下,也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却这本身就是大麻烦,思量再三,陈正泰便不由得愁眉苦脸起来。
另一边,按着陈正泰的吩咐,李承乾带着两个妹子和自己的母亲,将一处小殿,在收拾了之后,便开始练习。
神座
练习的过程是极痛苦的。
譬如一头猪,直接被人射箭,制造一个和李世民差不多的伤口,而后抬到了偏殿上,将这猪绑缚住之后,便开始拿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器皿开始动手。
一旁倒是有一个医馆的人,这医馆的人已经得到了警告,倘若事情泄露,少不得要让他缺胳膊短腿,家里少几口人的。
手术其实在二皮沟已经变得普遍起来,当然,大多都只是一些简单的外伤手术。
而似这样的手术,这大夫却是闻所未闻的,在他看来……陛下是一丁点存活的几率都没有的。
正因为手术在二皮沟流行,所以大量的大夫也渐渐开始去了解人体的结构,甚至有不少人……充当仵作,每日和尸首打交道,这在不少二皮沟大夫看来,乃是学习手术的第一步。
来到大唐的村官
这大夫不敢亲自操刀,毕竟……对于他而言,此等手术……一个不好,便是要治死人的,治死的还是皇帝,自己便有一百个胆也不敢冒险吧。
李承乾已是忙碌开了,在大夫的教授之下,他手忙脚乱和家里的三个女子尝试着剖开猪的伤口,稍有任何的差池,都可能让这猪丧命。
首先要克服的,其实还是心理上的问题,这么血淋淋的场面,还需做到不出任何差错,最重要的是……一切都必须做到快速,时间耽搁的越久,死亡率便越高。
长孙皇后起初见到这血淋淋的一幕,几乎要昏厥过去,只是想到了身负重伤的李二郎,却还是强打精神。
“这样也能治病?”
“不知道,陈正泰是这样说的。”李承乾安慰母亲道:“母后放心,陈正泰说话还是挺有谱的,他还说了,倘若治不好,他愿以命相抵。”
遂安公主在一旁,立即道:“夫君没有这样说过,他说只有一成把握。”
豪门盛宠:萌妻甜如蜜 栀子蓝
李承乾便回头瞪了遂安公主一眼,这眼神,大抵要表达的意思是遂安公主情商比较低,没看到孤在安慰母后吗?这个时候说这些,岂不是让母后不开心?
遂安公主没理他,故作视而不见的低头整理着酒精泡着器皿。
连续杀了几头猪,不,更准确的来说,是治死了好几头猪,李承乾已是疲惫不堪。
因为他发现,每一头猪,无一例外,都死了。
根本就不可能让这猪存活。
这令李承乾沮丧到了极点,可他想找陈正泰商量,陈正泰却似乎对此漠不关心,只关注着血源的问题。
到了次日,又有几头猪运来,手术还要继续,拖着身心疲惫的身子,李承乾依旧带着家里的三个女人,继续在大夫的指导下进行手术。
有了许多次手术的经验,他和长孙皇后等人,总算见了这鲜血淋漓的场面,不再无法接受了。持刀和镊子的手,也比从前稳当了许多,这手术室乃是一个密室改造,虽然做不到完全的无菌,且也经过一道道酒精的消杀,密室里还点了许多的灯,这灯点的多了,便产生了无影的效果。
可即便如此,无论李承乾再如何的稳当,几乎没有猪能坚持到手术结束。
“两炷香时间……”一头死猪被送走,李承乾擦了擦额上的汗,长乐公主李丽质已觉得自己浑身被汗水湿透了,她在旁低声抽泣。
手术的时间,比此前好了许多。
而那大夫则带着死猪去解剖一番,最终得到了手术的结果……这一次手术比此前经验更足,几乎没有触碰到不远处的心脏,箭杆也非常完美的取了出来,除此之外……此后的止血以及缝合、包扎,也开始像模像样了。
“一切都完美,那又如何?”李承乾看着这大夫,苦大仇深地道:“这猪还是死了,父皇若是猪,就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大夫:“……”
长孙皇后侧过身,不禁啪嗒的落泪。
李承乾看着伤心的母后,面露不忍,随即便道:“继续吧,今日还有几头。”
这大夫却道:“时间只怕来不及了,韩国公……不,陈公子说过,陛下的伤口有化脓的危险,再拖延下去,只怕神仙也难救了。”
说到这里,无论是李承乾,还是长孙皇后,又或是两位公主殿下都,不禁担心又伤心起来。
实际上,他们没有看出这样的手术能救人。
这些猪不是无一例外都死了吗?
李承乾显得有些六神无主,长孙皇后倒是淡定下来,咬牙道:“将下一头猪绑来。”
长孙皇后毕竟是有阅历的妇人,起初的时候,见不得这场景,可现在要救自己的丈夫,倒是什么都能坚持了,但凡有万一的希望,她也愿继续去尝试。
梦之彼端i北夷之旅
长孙皇后都如此说了,众人再不敢怠慢,继续一遍又一遍的手术。
任何事,都有一个从生疏到熟稔的过程。
手术的原理其实并不复杂,所以问题的根本,终究还是一次次的去尝试而已。
长孙皇后负责缝合和包扎伤口,李承乾负责主刀,而长乐公主与遂安公主则打下手,预备手术的器皿和器械。
而另一边,陈正泰终于寻到了一个符合李世民的血型了。
这真是灯下瞎了,好像……自己竟就是A型血啊。
当他得到了验证的结果之后,整个人有点懵。
而后脸上露出了悲惨之状,这是……悲剧啊。
张千一直跟在陈正泰的左右,负责跑前跑后。
听闻陈正泰要手术,陛下有活下来的希望,张千整个人已是打起了精神。
我在红楼修文物 安静的九乔
或许对于陈正泰而已,陛下没了,他还有太子殿下。
可对于张千而言,李世民就是他的一切,作为内常侍,没有人比张千更加懂得,自己的一切都来源于陛下,一旦陛下驾崩,自己的命运十之八九就只能被打发去皇陵守陵了。太子殿下即便对自己再如何敬重,届时用的也是那些从前平日里伺候他的宦官。
因此,张千现在几乎将陈正泰当做是自己的亲爹一般,陈正泰要在宫中进行验血,他连忙召集人,说动一个又一个后妃去进行查验。
此时,看着陈正泰一脸悲苦的样子,便忍不住道:“陈公子,不是说………这血找着了吗?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样子?”
他不理解陈正泰此时是什么心态。
陈正泰叹息道:“找是找着了,就是偏巧,好像在我身上。”
张千顿时贪婪的看着陈正泰,忍不住翘起大拇指:“陈公子真是浑身都是宝啊。”
陈正泰觉得这话刺耳,又不好发作。
下一刻,张千却对陈正泰显得很同情:“就是不知……要抽取多少血液……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血还可过别人身子的。”
陈正泰叹了口气:“很多,很多。人们都说……一滴精,十滴血,今日为了救陛下,我不知要浪费多少精华。”
张千点头表示赞同。
精血,精血,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血液是极为宝贵的,因而人们深信,血本源于先天之精,而生成于后天饮食水谷;精的形成,亦靠后天饮食所化生,故有“精血同源”之说,精血的盈亏决定人体的健康与否。
倘若抽取了太多的血,只怕陈公子的身体,一定受不了吧,最少得耗去二十年的寿命,甚至……不知道,未来还能不能生孩子,若是生不出了,倒是可惜了,那就和咱一样了。
张千说出了一个重点::“那这陛下,还救不救?”
陈正泰想也不想的,就咬牙切齿地道:“救,为何不救?”
张千顿时眼睛红了,眼泪要夺眶而出。
从前他是觉得陈正泰这个人挺阴险的,可现在看来,陈公子原来也是一个不失忠义的人哪。
在他的价值观里,这几乎等同于,拿陈正泰的命去换陛下活下来的可能了。
異世風流天才
张千顿时对陈正泰的印象改观,随即极敬重的样子地道:“公子……你……哎……奴不知该说什么了,公子保重吧。”
听闻陈正泰要献血,而且此次所抽取的血量,可能格外的多,长孙皇后和李承乾俱都震惊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长孙皇后看着前来汇报的张千,也颇为震惊。
张千洒着泪,幽幽地道:“陈公子说,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再耽搁不得,他说既然他的血可以救陛下,那么就绝不能……唉……如今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现在已经在准备一些新的手术用具了,说是手术越快越好,只要陛下能活下来,纵是抽干了他身上的血,他也甘之如饴的。”
长孙皇后听到这个结果,第一个念头,便是想要拒绝。
开玩笑,这也是自己半个女婿,还曾就过自己的,而且陈正泰还年轻,这是血啊,若是人没了气血,那不就是和死人差不多了吗?
长孙皇后虽也不懂医术,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血液的宝贵。只怕这抽了血,就变成废人了。
张千哪里看不出长孙皇后的犹豫,立马道:“娘娘,陈公子说他主意已定,还请娘娘与殿下,也定要捉紧时间尽力多练习,万万不可出任何的差错,大家一起尽人事,无论如何也要救活陛下。”
“知道了。”长孙皇后无声地叹了口气,已是泪水滂沱:“从前总有人说……皇帝乃是天子,掌握着天下的权柄和钱财,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臣们讨好他,世族们也从他身上得到好处,因而个个在皇帝面前,都是赤胆忠心的样子。可是人心隔肚皮,忠奸如何能分辨呢?莫说是别人,就算是本宫自己的至亲,太子的亲舅舅长孙无忌,本宫也未必确保他有绝对的忠诚。陛下从前曾写过一首诗,叫:‘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意思是只有在疾风中才能看得出是不是强健挺拔的野草,也只有在激烈动荡的年代里才能识别出是不是忠贞不二的臣子。正泰对陛下的忠孝,实在是令人感慨啊。”
李承乾也是露出于心不忍的样子。
长乐公主和遂安公主各自蹙眉,都为陈正泰而担心不已。
长孙皇后终于定了定神道:“我们继续练手吧,既要救陛下,也不可让陈正泰白白流血了。”
这面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四人再无犹豫,已到了不知疲倦的地步。
北月王爵前傳雲端 BOOK沃爾穆
想比于陈正泰精血的付出,这一点疲劳又算得了什么呢?
到了傍晚时分,一个手术室已经布置妥当。
而陈正泰也已带着许多的稀奇古怪的器皿和药品来到了这里。
陈正泰等人先行去见了李世民。
卧榻上的李世民,已经极度虚弱,虚弱到似乎已到了弥留之际,他的伤实在太重了,也亏得他从前身体强壮,这才支撑到了现在。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