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愛下-第五百九十三章 危機猶在熱推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小說推薦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谈完了复生之事,江北然看向已经放晴的天空道:“谷梁前辈,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谷梁谦听完先是一愣,然后回答道:“我已经让人去查看另外几国的情况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虽然到目前为止谷梁谦都表现的像个谦谦君子,也是一个很有担当的长者。
但那毕竟都是为了自己所在的国家。
一旦对象换成他国,谷梁谦还能不能做到如此极致江北然也不敢保证。
毕竟国家利益这种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时候这些上位者做出的决定往往会以他们的集体利益为主。
接着不等江北然再问,谷梁谦就直接说道:“若是其他国的瘴气还在,那到时也少不了请江大师出手相助,提前先说一句有劳了。”
听着谷梁谦坦诚的语气,江北然松了口气,看来谷梁谦还是很顾大局的。
“请前辈放心,这事晚辈义不容辞。”
“有江大师这句话本尊就放心了。”
相视一笑后,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问道:“说来我被那蛊修拖入异空间后,外面发生了些什么?”
谷梁谦听完露出回忆的神色道:“在你消失后,我一直忙着寻你,啸博他们则负责在外面抵挡那四个蛊修,只是没过多久,那四个蛊修便自我溶解了,估计是用了什么消耗生命的秘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那几个蛊修在短时间内连续大幅度变强,代价肯定也是惊人的,就和那个实力突然暴增的蛊王一样,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得到极大的力量提升,但最终的反噬也极为可怕。
“再然后就是有大批蛊修来到这里,但在没有了瘴气碍手碍脚后,这些蛊修也就不足为虑了。”
“他们没有在融合到一起吗?”江北然问道。
“没有。”谷梁谦摇摇头,说完仿佛为了确定般又回忆了一遍,“确实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江北然基本就能确定一件事了。
那就是在没有蛊王的情况下,蛊修是没法完成融合的。
这和江北然在瘴气中用精神力感知到的一幕幕相符合。
蛊修每一次融合前,蛊王都会大口的啃食他们,现在看来这种啃食应该就是促成他们融合的关键步骤,如今蛊王不在,这些蛊修等于又被削弱了一番。
“既如此,潼国之危,甚至说玄龙大陆之危应该是初步解决了。”
综合目前所有的已知情报来看,在没有瘴气的情况下,玄圣们不说单方面碾压蛊修,但蛊修也已经完全变的不足为惧了。
“能做到这一点,江大师可谓是首功,不然不仅是潼国,恐怕整个玄龙大陆都要沦陷。”
“各司其职罢了,若是没有各位前辈为我开辟出一条道路,我也不可能成功破局。”
就在谷梁谦打算再吹捧江北然两句时,殷凌炀破空而来,稳稳的落在了祭坛之上。
“仙尊。”朝着谷梁谦拱手后,殷凌炀发现江北然也在,便又朝着江北然拱手道:“江大师也在呢。”
“见过殷前辈。”江北然朝着殷凌炀拱手道。
“我刚去了一趟祁国,发现瘴气仍旧围绕在其上空,丝毫没有要散开的意思。”
殷凌炀话音刚落,嵇雨和霍宏恺也同时飞了回来。
也和殷凌炀一样分别对江北然和谷梁谦拱手后,两人分别表示郯国和曾国也都仍旧在瘴气的笼罩之中。
‘果然没这么简单啊。’
江北然之前就有猜到,这瘴气的范围能大到席卷整个玄龙大陆,就绝不可能只有一个阵法支撑着它,如今结果也和他意料中的一样。
星星索 小說
他只是破开了潼国的瘴气,至于其他五国,乃至更多其他国家的瘴气仍需要各个击破。
不过有了解决潼国瘴气的经验,再加上蛊族之王已经被他彻底封印,解决起其他国家的瘴气来难度应该会低很多。
毕竟这群蛊修现在已经是群龙无首,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自顾不暇了。
听完众人的汇报后,谷梁谦思考片刻道:“不能给这些蛊修喘息的机会,既然现在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那么事不宜迟,各位回去稍作准备,我们明日……不,今晚就出发,争取早日将这些虫子全部赶出玄龙大陆。”
“好,就等您这句话呢。”
其他玄圣也都完全没有意见,纷纷告辞后便回去做准备了。
江北然要做的事情自然更多,但就在他准备告辞时,谷梁谦突然开口道:“不知江大师可否再帮我个忙。”
“谷梁前辈请说。”
“为了阻止那肉铠蛊修,我动用了轮回之力,接下来我随时都有可能需要闭关,到时候我希望你能代替我来主持大局。”
——————————————————————————————————————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未写完的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后半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多谢理解。)
听着谷梁谦坦诚的语气,江北然松了口气,看来谷梁谦还是很顾大局的。
“请前辈放心,这事晚辈义不容辞。”
“有江大师这句话本尊就放心了。”
相视一笑后,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问道:“说来我被那蛊修拖入异空间后,外面发生了些什么?”
谷梁谦听完露出回忆的神色道:“在你消失后,我一直忙着寻你,啸博他们则负责在外面抵挡那四个蛊修,只是没过多久,那四个蛊修便自我溶解了,估计是用了什么消耗生命的秘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那几个蛊修在短时间内连续大幅度变强,代价肯定也是惊人的,就和那个实力突然暴增的蛊王一样,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得到极大的力量提升,但最终的反噬也极为可怕。
“再然后就是有大批蛊修来到这里,但在没有了瘴气碍手碍脚后,这些蛊修也就不足为虑了。”
“他们没有在融合到一起吗?”江北然问道。
“没有。”谷梁谦摇摇头,说完仿佛为了确定般又回忆了一遍,“确实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江北然基本就能确定一件事了。
那就是在没有蛊王的情况下,蛊修是没法完成融合的。
这和江北然在瘴气中用精神力感知到的一幕幕相符合。
蛊修每一次融合前,蛊王都会大口的啃食他们,现在看来这种啃食应该就是促成他们融合的关键步骤,如今蛊王不在,这些蛊修等于又被削弱了一番。
“既如此,潼国之危,甚至说玄龙大陆之危应该是初步解决了。”
综合目前所有的已知情报来看,在没有瘴气的情况下,玄圣们不说单方面碾压蛊修,但蛊修也已经完全变的不足为惧了。
“能做到这一点,江大师可谓是首功,不然不仅是潼国,恐怕整个玄龙大陆都要沦陷。”
“各司其职罢了,若是没有各位前辈为我开辟出一条道路,我也不可能成功破局。”
就在谷梁谦打算再吹捧江北然两句时,殷凌炀破空而来,稳稳的落在了祭坛之上。
“仙尊。”朝着谷梁谦拱手后,殷凌炀发现江北然也在,便又朝着江北然拱手道:“江大师也在呢。”
“见过殷前辈。”江北然朝着殷凌炀拱手道。
“我刚去了一趟祁国,发现瘴气仍旧围绕在其上空,丝毫没有要散开的意思。”
殷凌炀话音刚落,嵇雨和霍宏恺也同时飞了回来。
也和殷凌炀一样分别对江北然和谷梁谦拱手后,两人分别表示郯国和曾国也都仍旧在瘴气的笼罩之中。
‘果然没这么简单啊。’
江北然之前就有猜到,这瘴气的范围能大到席卷整个玄龙大陆,就绝不可能只有一个阵法支撑着它,如今结果也和他意料中的一样。
他只是破开了潼国的瘴气,至于其他五国,乃至更多其他国家的瘴气仍需要各个击破。
不过有了解决潼国瘴气的经验,再加上蛊族之王已经被他彻底封印,解决起其他国家的瘴气来难度应该会低很多。
毕竟这群蛊修现在已经是群龙无首,现在说不定都已经自顾不暇了。
听完众人的汇报后,谷梁谦思考片刻道:“不能给这些蛊修喘息的机会,既然现在已经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那么事不宜迟,各位回去稍作准备,我们明日……不,今晚就出发,争取早日将这些虫子全部赶出玄龙大陆。”
“好,就等您这句话呢。”
其他玄圣也都完全没有意见,纷纷告辞后便回去做准备了。
江北然要做的事情自然更多,但就在他准备告辞时,谷梁谦突然开口道:“不知江大师可否再帮我个忙。”
“谷梁前辈请说。”
“为了阻止那肉铠蛊修,我动用了轮回之力,接下来我随时都有可能需要闭关,到时候我希望你能代替我来主持大局。”
——————————————————————————————————————————
谈完了复生之事,江北然看向已经放晴的天空道:“谷梁前辈,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谷梁谦听完先是一愣,然后回答道:“我已经让人去查看另外几国的情况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虽然到目前为止谷梁谦都表现的像个谦谦君子,也是一个很有担当的长者。
但那毕竟都是为了自己所在的国家。
一旦对象换成他国,谷梁谦还能不能做到如此极致江北然也不敢保证。
毕竟国家利益这种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时候这些上位者做出的决定往往会以他们的集体利益为主。
接着不等江北然再问,谷梁谦就直接说道:“若是其他国的瘴气还在,那到时也少不了请江大师出手相助,提前先说一句有劳了。”
听着谷梁谦坦诚的语气,江北然松了口气,看来谷梁谦还是很顾大局的。
“请前辈放心,这事晚辈义不容辞。”
“有江大师这句话本尊就放心了。”
相视一笑后,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问道:“说来我被那蛊修拖入异空间后,外面发生了些什么?”
谷梁谦听完露出回忆的神色道:“在你消失后,我一直忙着寻你,啸博他们则负责在外面抵挡那四个蛊修,只是没过多久,那四个蛊修便自我溶解了,估计是用了什么消耗生命的秘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那几个蛊修在短时间内连续大幅度变强,代价肯定也是惊人的,就和那个实力突然暴增的蛊王一样,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得到极大的力量提升,但最终的反噬也极为可怕。
“再然后就是有大批蛊修来到这里,但在没有了瘴气碍手碍脚后,这些蛊修也就不足为虑了。”
“他们没有在融合到一起吗?”江北然问道。
“没有。”谷梁谦摇摇头,说完仿佛为了确定般又回忆了一遍,“确实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江北然基本就能确定一件事了。
那就是在没有蛊王的情况下,蛊修是没法完成融合的。
这和江北然在瘴气中用精神力感知到的一幕幕相符合。
蛊修每一次融合前,蛊王都会大口的啃食他们,现在看来这种啃食应该就是促成他们融合的关键步骤,如今蛊王不在,这些蛊修等于又被削弱了一番。
“既如此,潼国之危,甚至说玄龙大陆之危应该是初步解决了。”
综合目前所有的已知情报来看,在没有瘴气的情况下,玄圣们不说单方面碾压蛊修,但蛊修也已经完全变的不足为惧了。“既如此,潼国之危,甚至说玄龙大陆之危应该是初步解决了。”
综合目前所有的已知情报来看,在没有瘴气的情况下,玄圣们不说单方面碾压蛊修,但蛊修也已经完全变的不足为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