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故事

49cnz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章 師父鑒賞-n3yfa

49cnz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章 師父鑒賞-n3yfa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她知道厨房什么时候会忙空,等厨房差不多忙空的时候,她就会给我打电话……不过,大多时候,还没等她打过来,我一忙完,手一洗,就会给她打电话。”
餐馆里,白炽灯亮着,餐馆外,天色似乎又暗了许多,
望着餐馆外,餐馆老板脸上笑着,说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好像也是那么干净……”
“……她给我讲,今天她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就那么听着,听着她说话,听着她那头的声音……明明隔着不远,却好像是两个世界……”
“……有时候,我想跟她讲些什么,但好像又没什么好讲,厨房里,每天好像都只有那些事情,那些声音。”
“……慢慢的,我和她关系好像越来越近……那天,她说完一件事情,突然约我,说要不要一起出去……我听着她的话,好像愣住了……在那之前,我好像觉得,就是那样,时不时打个电话,就够了……她那么干净,我就像是摊臭水沟里的烂泥,靠她近了,我都觉得,好像她也会被我弄脏……”
“……我答应了她……但是出去,总是要花钱……挂了电话,我把兜里所有钱都摸了出来,坐在床上,一张张理着,数着,算着……但怎么算,都不够。”
餐馆老板缓缓转回了头,沉默了下,继续说着,
“……我去找了我师父,想问他借些钱。我本来以为他会骂我……”
“……他知道,我和她还在常联系……或许是她没再那儿坚持下来,就离开了,我师父有些不喜欢她。”
“……不过,那天,我找到我师父借钱的时候,他听了我的话,看了看我,却什么都没说,就直接给我拿钱了……到了我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又叫住了我,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讲……我知道,我师父觉得我和她不太合适,想要劝我……”
再沉默了下,餐馆老板再抬起了头,望着门外,脸上又渐渐露出些笑容,
“……那天,她带着我,我们去了个餐厅,吃了饭,然后去电影院看了场电影……我知道有电影院,也常听人提起,但那次,是我第一次去到电影院里……我们两的位置紧靠着,她就坐在我身边,我好像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她看着电影,我忍不住,不时看着她,她笑的时候,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我不知道那天晚上电影放了什么,只记得我好像很高兴……电影散场过后,我送着她坐车回了家,看着她上了楼……”
“……身上的钱加上我师父给的钱,那天正好够,我一路从她家走了回去,一路上,忍不住的想,想她的笑容,想她的一举一动,想下一次再和她这么出来是什么时候……”
“……那次回去过后,我心思好像全挂在了她身上,在后厨的时候,还出了些错,挨了几顿骂……从那过后,我也一点点攒着钱,想着下次再和她出去,要去哪,要做些什么,就那么反复盘算着,想着,念着……我师父虽然有些不赞同我和她来往,但还是每月多给了我些钱。”
“……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再把她约了出来,我们一起去了,早就商量好的地方,就像是计划的那样,玩了一天,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餐馆老板脸上笑着,说着,
“……就那么,慢慢地,我们确定了关系……我也慢慢地,在那后厨里,学会了些手艺。”
“……在我师父那儿做了段时间掌勺后,我准备回去了。那会儿,我想着,我已经那么大了,那老畜生总不敢打我了吧。我盘算着,从老畜生那儿,把这餐馆接过来,然后挣些钱……然后有些钱了,我就能和她约会,和她在一起,和她结婚。”
脸上浮现着笑容,餐馆老板望着那餐馆门外,说着,
紧接着,笑容渐渐褪去,餐馆老板沉默了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就和我想得一样,我带着她回到这餐馆里过后,那老畜生的确是不敢打我了。不过我爹多心疼我,对我多好啊……”
脸上再露出笑容,餐馆老板缓缓转回了头,看着那餐馆里,那几只啃食着骨头的野猫,笑着,说着,
“……他哪舍得让我再起早贪黑,累死累活,受开店这份罪啊……那天,餐馆关了门,我收拾着餐桌上的桌子,他提着瓶酒,端着盘骨头,从厨房走了出来,坐到了那儿……他一边啃着骨头,一边喝着酒,一边冲着我笑……跟我说,别以为他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想让他把这店给我,他就是把这店给关了,给拆了,卖了,也不会给我这个狗东西。一边笑着,我爹啊,还朝着我扔他吃剩下的骨头,跟我说……”
“……吃啊!狗东西,你不是喜欢吃别人剩下的吗,还不捡起来吃……吃啊,狗东西,趴在地上吃啊……”
餐馆老板瞪着眼睛,突然吼道,紧接着,又一顿,脸上再浮现出来笑容,
“……你看我爹多心疼我啊,还记得我这狗东西喜欢吃骨头呢……”
说着,脸上笑容又渐渐褪去,语气没什么起伏着,餐馆老板继续说了下去,
“……等他把骨头扔完了,颠三倒四的走了,我拿着那扫帚,一点点扫着地上那些骨头……就在那时候,她过来了。她看到我,就笑着问我,说最近有新电影上映,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到她,我好像也忘了之前那老畜生的话,也跟着笑了。”
再浮现出不一样的笑容,餐馆老板停顿了下,继续说了下去,
“……慢慢地,我和她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但我却没结婚的钱。那老畜生也从未给我开过工资。”
顿了顿,餐馆老板脸上笑着,说着,
“……那天晚上,她来了趟店里,又走了过后。餐馆里,就剩下我和那老畜生两个人,他炒了两个菜,坐在那儿喝酒,我走了过去,坐到那老畜生旁边的凳子上,他喝了杯酒,然后一脚就踹到了我坐得那凳子脚上,让我这个狗东西滚到一边去。
我坐在那凳子上,没动,我看着他,跟他说,我要结婚,需要钱,让他给钱。
他听到我的话,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起来,我看着他,我也笑。
他笑着跟我说,他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一分,给我这个狗东西,然后夹了筷子菜,扔到旁边地上,笑着,让我吃。
我看着他,也笑着,我笑着跟他讲,对,我是野种狗东西,但他还记不记得,我这个野种,狗东西的妈,那个婊子,是跟哪个野男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