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rdv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笔趣-第1140章 幽幽嘆息相伴-oyzb8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从峰顶朝着四周看去,这里的一切仿佛和天地完全隔绝了一样,陷入到了无尽之夜之中,不只是这座摩云山,就连山下的城池,以及周围大片的区域都不见了一丝光芒。”
“在我看来,这才是此地正常的展开,如果真的只是三个下流的家伙,纠集了更多不入流的人占山为王,我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绕那么远的路跑这一趟?”
顾判低声叹息着,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过去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直到外面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声,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那团忽然变得更加黯淡的黑炎一眼。
“你说是不是啊,墨怂?”
“回老爷的话,奴婢不知。”
“问什么都不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混吃混喝不做实事,难道就不会感到羞愧吗?”
“算了,现在随我下山一趟,看看被黑暗笼罩的摩云城变成了什么情况,总感觉这里的仿佛是被从外面的天地之间分割隔绝了起来,一切都不再是原本的模样。”
………………………………………………
唰!
一道寒光划破虚空。
将歪歪斜斜靠近过来的扭曲身体斩成灰烬散去。
顾判握住自虚空显现的双刃战斧,目光微微有些阴沉,借助炽白火焰映照出来的光芒,看向了远处越来越多正在聚集起来的扭曲身影。
“这些居民,都变成了非人的怪物,而且是被我这柄斧头认可的野怪。”
他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转头看向了身侧游走的墨色火线,“最开始我们进入这座山城的时候,似乎一切都还如常,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你也帮我一起想一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故才突然到来呢?”
火线悄然化作人形,赤脚踩踏在被黑暗笼罩的地面,思索良久后道,“回老爷的话,奴婢从头到尾都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如果真要说变化起始,或许只能和白月消隐、黑月显现有关。”
嘭!
顾判一脚将扑到自己近前的女子踢倒在地,低头仔细观察着那具不停挣扎扭动的身体,过了很久才祭出斧头了结了她的性命。
然后踏前一步,整个人化作一道熊熊燃烧的白色火焰,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却并未触碰到任何一个人分毫。
唰……
沿着长街转了一圈返回之后,他却是缓缓摇了摇头,似是在说给墨焰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原本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但看这些人身体的腐败程度,分明是已经死了很久才会出现的情况,和黑月显现的时间无法对上。”
“不过在这个不能再用常理推断的世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算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就算是再不想接受,也只能咬牙接受下来。”
“但是话说回来,能够做出这样大手笔的场面,还能完美迷惑我的感知,在我的记忆之中,还从未有谁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一边说着,一边反手拔出了寒光闪闪的双刃大斧,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道,“清场吧,我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或许一切的疑点在摩云山顶都能够得到最终的解答。”
修士记 田十
摩云峰顶,金刚宗山门之所在。
顾判端坐在作为议事厅的大殿之内,一杯接一杯地喝茶,梳理着自从来到摩云城后所发生的一切。
时间一点点流逝,黑暗一直都未散去,反而变得越来越厚重浓郁起来。
墨焰对于婢女的角色相当适应,一直在忙碌着端茶倒水,并且看上去乐在其中,将这件无聊至极的事情真做得堪称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
但是,在给顾老爷去斟第十四杯茶的时候,她任由壶中滚烫的热水漫出了茶盏,整个人却恍若未觉般转头朝着议事厅的门外看去。
“他们回来了。”
墨焰死死攥住茶壶,盯着不远处虚掩着的木门,又重复了一遍,“他们,又回来了。”
“谁回来了?”
顾判微微皱眉,面无表情看着被缓缓推开的厅门,借助指尖三昧真火的亮光,见到了从门外刚刚进来的金银铜三兄弟,心中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在看到生龙活虎的三兄弟的这一刻,他的心情忽然间变得有些烦躁。
说实话,就算是推门进来的是太阴元君真身,或许只能让他感到紧张,却绝对不会如此的烦闷暴躁。
又到了他最不喜欢,最为痛恨的这种诡异发展环节。
明明那些女人已经将这三个蠢货剥皮抽筋,剁成了肉酱,结果他们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不是逼着他去做极其不擅长的推理破解工作么?
明知道他最烦这些东西,还非要让他去面对,简直要比打他的脸都更加令人难以忍受。
所以说……
不,什么都不需要说了。
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君子动手不动口,才是此时此刻最为正确的选择。
金银铜三兄弟推开议事厅的大门,甚至才刚刚迈了一只脚进来,眼前便骤然亮起一道森寒的银色光芒。
轰!
太阳与北风 单炜晴
一柄双刃大斧划破虚空,驱散了议事厅门前的大片黑暗,也将三人狰狞扭曲的面孔映照得纤毫毕现,宛若刚刚从无尽黄泉深处爬出的恐怖厉鬼。
轰!
双刃大斧在最后一刻毫无征兆改变了方向,擦着金砂的身体没入虚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了?”
顾判高踞主位,静静看着刚刚进门的三个壮汉,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又仿佛刚才突如其来的那一斧头根本就并不存在。
“来了。”
面对着这没头没尾的询问,金砂竟然缓缓点了点头,很认真地做出了回答。
“坐。”
顾判一抬手,随便指向了下方空着的几张板凳。
“墨焰,上茶。”
三人真的就在那里坐了下来,还是由金砂开口说道,“阁下刚才本来有机会杀掉吾等,不知为何在最后一刻却又改变了主意?”
顾判沉默片刻,表情肃然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诚字,以诚待人,以诚做事,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断然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
“所以你们要知道,我之前在后山的时候,并未违背自己许下的承诺。”
“人不是阁下杀的,也不是阁下的这个属下杀的,认真算起来,阁下确实不算是违背承诺,没有落入到他们借助吾主的力量所编织的咒言之中。”
金砂咧开嘴笑了起来,“真正可怜的是他们那三个蠢货,竟然把生死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死也就死了,不值得有任何的同情。”
“咒言?”
“若是我违背了诺言,又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还有你们所说的吾主,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金砂道,“咒言便是在吾主力量所笼罩的秘境之中,可以称之为天宪的不可违逆之箴言,若是违背诺言的后果,自然是会被整个秘境所压迫,直到神魂俱灭,肉身不存,死得不能再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过他们三个蠢货却是不知,阁下既然是吾主看中的人选,自然会受到特别的对待,又怎么可能会受制于区区咒言的限制?”
“至于吾主的身份来历,吾却是不便多言,更不能随便透露。”
“不说就不说吧,谁都有保留自己秘密的权力。”顾判摩挲着掌中温润如玉的斧柄,接着问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很是好奇的问题,“所以说,你们三个,和昨天晚上那三个,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但却拥有和他们一模一样的身体,乃至于记忆?”
“记忆还是有断层的。”
银砂和铜砂就像是雕塑般一动不动,还是由金砂开口说道,“吾等的记忆只到他们那三个蠢货死掉的那一刻为止,后面就已经成为了吾等自身的记忆,所以说在此期间阁下又做了什么,吾等是不知道的。”
顾判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你们,到底从哪里来?”
“为什么在我的感知里面,你们三个,还有外面那些昨夜就被我杀干净的金刚宗弟子,就仿佛是凭空出现在了这里?”
“吾等其实是被派来……”
金砂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结果才刚刚开口说话,便猛地眯起眼睛,整个视线完全被一道突兀出现的森寒光芒所占据。
咔嚓!
双刃大斧划破黑暗,一扫而过。
端坐在板凳上的三人就像是被收割的麦子,上半身同时向着后面倒去,鲜血混合着内脏哗啦啦流淌一地,只剩了腰部以下仍然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倏然间又是一道森寒斧影闪过。
将从三具尸体内飞出的一道流光斩断,没有让它靠近到他的身边分毫。
而就在流光被一斧而灭的同时,他仿佛听到了一声虚幻缥缈的叹息声,在空空荡荡的黑暗大厅内悄然响起,又在自己的心底莫名消失。
墨焰端着茶具,怔怔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数个呼吸之后,才被一声悠悠叹息将她从出神状态之中惊醒。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想和他们说话了。”
顾判将双刃大斧隐入虚空,一直都在思考着那道突然出现的流光和幽幽叹息,随手敲了敲桌上冰凉的茶盏,“傻愣着在那里做什么,不会给死人倒茶,难道你已经愚蠢到给活人倒茶都不会了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