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討論-738. 暗中謀劃鑒賞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中森明菜跟岩桥慎一开始交往以来,还没有真的吵过架。
平时各忙各的,聚少离多,心里想他想的不得了,见面时好话都说不完。偶尔闹点小别扭,岩桥慎一也总是能在当时想点办法化解掉。
在稳重不动声色的岩桥慎一身边,中森明菜像个脱了鞋的小孩,自由无防备地伸展着脚丫。
像是现在这样吵起来,还骂他“吵死了!”这种事,还是头一回。
就这个第一次,还是在一起共事的时候发生的。既是她期待已久的合作,也是和他第一次共事,结果,刚开始就遇难关。
现在,既要化解吵架的矛盾,又要化解工作的矛盾。中森明菜迷迷糊糊的,但总觉得,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可又不能单纯归作一件事。
真的开始和他共事,中森明菜才发觉,自己对“和岩桥慎一合作”这件事的想象似乎过于美好。岩桥慎一在工作中的强势,出乎她的意料。而她一贯以来对于岩桥慎一的想象,似乎也有所失误。
又或者,是平时温和细腻的交往,没有发现这件事的机会。
为了录音的事吵起来,中森明菜当时生气、委屈,过后又懊恼、沮丧。可就这样,分别的时候,岩桥慎一走上前来,和她说“下次再见”。
听到他说出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暗号,中森明菜其实也悄悄松了口气。
其实想一想,是为了工作的事意见不一致才吵架,除此之外没什么。可是,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看待这张单曲的心情不一样。
对岩桥慎一来说,送去企划书,就达成了“合作”这件事。接下来,是要考虑如何把企划给做好。
但在中森明菜心里,和他一起制作歌曲的过程最重要。
可是,岩桥慎一说“要是这张单曲成了中森明菜的个人秀,那就失去了意义”,一想到这句话,中森明菜心里就难受。
两个人心中,对这张单曲的“意义”不一样。想到他的那句话,中森明菜不仅觉得被他给否定,还觉得他在这件事上不体谅自己。
中森明菜并没有因为看到了岩桥慎一的另一面而失望,可是,在沮丧和懊恼之余,却忍不住想东想西。从接下来的合作要怎么进行,一路想到要是在工作之外,其他的事情上出现这样的分歧,又要怎么办?
开始交往以来,在中森明菜脑海当中出现的、关于和他未来的想象当中,还没有想过这一项。
中森明菜这个小脑袋瓜,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倒还好。一开始琢磨起来,不知不觉就钻起牛角尖。
离开了录音室,去往下一个工作地点的路上,她闷闷不乐,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
刚才,她才在录音室里骂了制作人,现在看她板着脸,大本和小助理谁也不敢跟她搭话触霉头。
大本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岩桥慎一脾气不错,忍得了这个任性的桃浦斯达,没有在录音室里发生什么冲突。一边庆幸,一边也烦恼,不知道下次录音要怎么进行。
只要没有人妥协,就还得吵下去。到时,少不了还得替中森明菜鞠躬道歉。
小助理心情就更复杂,瞧着中森明菜阴沉的脸,还对明菜桑和岩桥制作人吵起来这件事讶异。一时想着不知道这两个人要怎么解决,一时又怀疑莫非其实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可是,如果不是那种关系,怎么会把裙子腰带系在手上去看演唱会?
一想起那条裙子腰带,小助理赶紧打住,不再往下想。
要是再想下去,连演唱会当天,明菜桑腰上那条领带的来源也要不小心猜中了。
小助理赶紧默念助理手册,收起多余的好奇心。
“明菜酱,马上就到了。”这时,大本开口提醒。
他语气委婉,“请加油吧。”
当然,在专业程度上,无需担心中森明菜。换了个工作场合,刚才和制作人吵架的事被抛到一边,她精神十足,全力以赴。
结束了工作,去看传呼机,有岩桥慎一给她打的一条。
离开录音室的时候,他是说“下次再见”,中森明菜自己也回了“下次再见”。
……
“岩桥桑看着心情好像不太好。”
南野阳子打量他的脸,小声说了句。
叫她这么说,岩桥慎一若无其事,回了句:“有吗?”
“是不是我太多嘴了?”
南野阳子有点越了界的不好意思。托冈田有希子的福,单方面挺熟的两个人,在把话说开,又一起合作了这段时间以后,相互之间也熟悉起来。
平时,工作的间隙,多少也聊几句天。
这一天,岩桥慎一白天跟中森明菜见面录音,被她噎了一通,到傍晚,又来见南野阳子。
南野阳子的部分几乎已经完成,只剩一点需要补录的地方。今天再来补录这一次,录音室的环节就告一段落,过后,岩桥慎一就几乎没什么再跟她接触的机会。
至于编排舞蹈、宣传打歌之类的,都同他没有关系。
和跟中森明菜针锋相对的争吵不一样,这边的气氛平静自然。曲子制作期间,岩桥慎一大权独揽,三个女孩都听他差遣,唯一的短板坂本冬美找到状态以后,进度飞快,顺利无比。
不像今天跟中森明菜的录音,只差被她扑上来。
但是,在录音室里,必须要克制着沟通,克制着争执。吵架也吵不痛快,心里话也说不出来。
离开了华纳的录音室,岩桥慎一过后再想起来,觉得刚才对她的态度过于强硬。
他看看因为多嘴而不好意思的南野阳子,岔开话题,“到今天,阳子你录音的部分就全部结束了。”
南野阳子轻轻点头,冲他笑了笑,“承蒙您这段时间的关照,谢谢您。”
她真心实意。
即使因为松田圣子突然出击,把她的独立计划搅得一团糟,但这段时间里,能够在岩桥慎一这边的录音室里喘口气,也让南野阳子对他的邀请心存感激。
可听到她道谢,岩桥慎一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心情,变得更不痛快。
上次听南野阳子说“谢谢”,是他的邀请无心插柳,促成了索尼接手她的独立。而现在,松田圣子抓住时机冲出来,把南野阳子的独立计划冲得一塌糊涂。
再听她说“谢谢”,就想起她上次对他说“谢谢”时那精神十足的模样。
“阳子。”
岩桥慎一问她,“合约的事,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合作这段时间以来,这么直白的提起她合约纠纷的事,还是第一次。尽管其实双方心照不宣,但突然被问到,南野阳子还是愣了一下。
反应了一会儿,露出个微笑,“打算再另外想想办法。”
她的笑容看着一点也不勉强。从这笑容当中,仿佛一并看到她坚韧的品格。
索尼如果放弃接收南野阳子,那她过后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己独立,成立个人事务所,要么就回去跟都仓俊一低头,继续留下。
可是,如果没有靠山,被音协封杀,那成立个人事务所跟等死没有两样。
而事到如今,松田圣子这一手,也断绝了南野阳子跟都仓俊一和解的可能。现在,就算是都仓俊一本人愿意跟她和解,等着杀鸡儆猴的音协,也不会放过南野阳子。
音协成立之初,声称是为了防止不正当竞争的同盟。加入进来的各个事务所之间,约定禁止相互挖角、禁止接收不是从原来的事务所圆满解约出来的艺人。
后来,果真不出所料,成为事务所联合起来剥削艺人的组织。
“要是,”南野阳子看着岩桥慎一,小声说,“如果真的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我就放弃解约。”
索尼那边,决定了要保松田圣子,就会收回对南野阳子的庇护。不仅如此,为了卖音协面子,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劝她去跟都仓俊一谢罪……
在不能帮她独立的情况下,要是南野阳子回了都仓俊一身边,索尼还能保住这棵摇钱树。
岩桥慎一听她说放弃解约,就能猜到过后又发生了什么。
但无从去谈对还是不对,只能说这样的发展实属意料之中。小偶像牺牲起来最没压力。
而且。
索尼劝说南野阳子回去跟都仓俊一谢罪,其中一个理由是,为了不影响这张企划专辑。为了不因为她的合约纠纷把整个企划给破坏掉,得罪整个业界。
不久之前,还因为被邀请了参加这张企划专辑,得到了一个独立的机会。才过去没多久,这张企划专辑摇身一变,又成了胁迫南野阳子低头的理由。
南野阳子看着岩桥慎一,不能告诉他发生过这样的事。
重生 支配 者
从冈田有希子那里听了那么多关于岩桥慎一的事,南野阳子知道这个人温柔而又有同理心。几乎已成死局的情形,要是让岩桥慎一知道,只会徒增他的烦恼、甚至自责。
“我想再听一遍录音。可以吗?岩桥桑。”南野阳子说。
岩桥慎一也觉得话题沉重,站起来,走到控制台前,替她准备好。用的是功放设备,录音室里,响起节奏轻快的曲子。
南野阳子站在岩桥慎一身后,瞧着隔音玻璃上倒映出的他和自己的影子。岩桥慎一低着头,忙着操纵控制台。她默默听着自己的歌声。
“阳子你的表现无可挑剔。”岩桥慎一称赞她。
南野阳子听了,心里高兴,笑着和他说:“谢谢。”
傍晚的录音也就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全部结束的时候,时间也还不算晚。岩桥慎一向南野阳子道谢、道别。
“这段时间以来,承蒙您的关照。”南野阳子也向他欠身致意。
岩桥慎一送她到录音室门口。四下看了看,“你的经纪人呢?”
“录音结束,今晚只有九点钟要录东京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时间宽裕,又都是在东京。所以就一个人来了。不过,晚上工作结束,经纪人桑会去接我。”南野阳子告诉他。
岩桥慎一点点头。
“那么,我就告辞了。”南野阳子说。
岩桥慎一看了看手表,忽然邀请她,“不介意的话,一起吃顿便饭,行吗?刚好我肚子也饿了。”
“哎?”南野阳子反应了一下,点点头。
两个人离开录音室,就近找了家餐厅吃饭。
这个时间,岩桥慎一饿,南野阳子也觉得肚子里空空的。不过,碍着是第一次单独吃饭,还是有点放不开,吃得颇为含蓄。
“我听有希子提到过,都仓桑用你的名义去做了投资。有这回事吗?”
岩桥慎一突然开口,吓了南野阳子一跳。没想到他突然提到这件事,一时睁大眼睛。
合作的这段时间,还是头一回见她这么惊慌失措。
“虽然对有希子有点不好意思。”岩桥慎一瞧着她的反应,笑了笑,“把她告诉我的关于你的事,当着你的面说了出来。”
南野阳子低下头,轻轻笑了。
反正冈田有希子也整天藏不住话。
“所以,”岩桥慎一说,“为了不让有希子过后知道了来责怪我嘴巴不严,现在说的这些可务必不要叫她知道。”
南野阳子听出他的话外之意,看着他,缓缓点头。
岩桥慎一只要猜出来中间发生过什么,这次的企划专辑又改为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就没办法再对这件事袖手旁观。
也许做不到让她顺顺利利解约、继续在业界如鱼得水的发展,但至少,在她这个二选一的局面里,帮她找到一条相对舒适、相对轻松的路。
……
“我接下来还有事,请恕我不能送你去电视台。”岩桥慎一说。
而且,送她去电视台太扎眼,万一被蹲守在周围的记者拍到,到时麻烦一筐。
吃完了饭,两个人道别。
饭桌上,岩桥慎一问了不少关于都仓俊一利用南野阳子去投资的事,南野阳子如实作答,但也猜不着他打听这些有什么用。
岩桥慎一打听了这些事以后,什么也没再提。南野阳子就更猜不着。
“承蒙您的招待,已经很感谢了。”她又欠身致意。
今天晚上的晚饭,是岩桥慎一请客。
南野阳子离开以后,岩桥慎一也离开餐厅。回到车里,给中森明菜打传呼。今天晚上,怎么也得把别的事推开,去见她一面。
免得过个夜,她的别扭越闹越大,如同发面团、越发越大。
……
收到了回电,岩桥慎一到中森明菜那儿去。
中森明菜在玄关等着给他开门。岩桥慎一迈进去,熟门熟路,换了鞋,走上玄关,看看她的脸。
神色平静,倒不像是个生气的样子……
但也跟高兴不沾边儿。

kk3tz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笔趣-719. 某種責任-y5lxr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悄悄去看还行。
已知中森明菜一定会去看朵力木兹康姆秃噜的演唱会,但不知道她会在哪一场出现。要想知道她到底去看哪一场,必须在她说出来以后才知道……
越说越奇怪了。
两个人,一个刚开完演唱会累得不行,另一个正要去跟好朋友蹦迪,又说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
……
隔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当天的报纸娱乐版头条,刊登了美空云雀过世的新闻。
六月二十四日凌晨,一代演歌女王美空云雀因间质性肺炎导致的急性呼吸功能不全,在东京的顺天堂医院去世,享年五十二岁。
昨晚早就在渡边万由美那里得了信儿,岩桥慎一淡定得很。倒是同行的人,对于艺能界这条特大新闻,显得震惊又意外。
毕竟是现在演歌界最顶点的人,王冠上的那颗宝石。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新闻一出,岩桥慎一立刻去跟演唱会的舞台导演沟通,又和索尼那边、渡边万由美那边联络通气,在今天的演唱会上,由美和酱做代表,加一个临时纪念环节。
只说两句话,表达对美空云雀的哀思。
大阪这地方,岩桥慎一上次来出差,是昭和天蝗翘辫子。这次过来开演唱会,又遇到演歌女王美空云雀过世。
跟舞台导演和两个队友沟通完,舞台导演不免也以一种颇为怀念的语气感慨道,“没想到,美空桑也紧跟着过世了。”
言语之间,满是对时代更替的感慨。
但也仅此而已,不会再有多余的反应。
一代演歌女王不假,据说还是全曰本销量最高的歌手——不过,美空云雀的巅峰期尚且还没有销量统计榜单,到底卖出去过多少,只有个大概推算的数据而已。
而等到有了销量统计榜单,美空云雀的职业生涯也已经开始大幅下滑,唱片基本卖不动,演唱会票房倒是好得很,拥有无数中老年忠实支持者。即使这些支持者们,未必支持她近些年来的新作,倒像是聚集到美空云雀这个时代象征的身边。
去世之前的美空云雀,属于那种江湖地位已经刷到了顶点,人人尊敬,却未必肯为她的唱片买单的老艺术家。
在上了年纪的人心中,这位还有着相当的分量。
对于年轻人来说,她就是个很厉害、如果出现在大型晚会上就会压轴登场的大人物——但并不是很想看她演出。
毕竟,连演歌这种形式本身,都已经开始大幅衰落。
甚至连上了年纪的人,此刻对她的过世感慨惋惜、其中也未必不是对自己经历过的时光的怀念。那份惋惜,惋惜的也未必是美空云雀过世这件事本身。
传达实时消息的报纸和早间新闻,把美空云雀过世的事送给全曰本人知道。过后,带有总结意味的杂志,以及电视台的特别节目,会回顾关于这位演歌女王的生平。
演歌界的歌手和词曲作家们,这阵子大概只要公开场合露面,就必定要表达哀思。
除此之外,最能体现出普通人对美空云雀关注的地方,大概是唱片店。
新闻登出来的同时,大大小小的唱片店就自发准备纪念美空云雀的大海报,把她的唱片放到店里最显眼的地方,与此同时,再向唱片公司送去进货的请求。
从上午开店起,得了消息的大众就走进唱片店,想买张美空云雀的精选集,或是看一看她有没有新发行的单曲。
不论是喜欢过她的、还是单纯为了凑热闹的。
毕竟,人类的本质是跟风,曰本人的本质是双倍跟风。
美空云雀近年来销量不佳,唱片出货数量本来就偏少,唱片店进货时也非常保守,小一点的店,不多时就宣告库存已经掉干净。
对歌手来说,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大宣传,就是过世。
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如常进行。
……
“总之,会先往美空云雀桑的事务所送去致哀的明信片。”
移动中的车子里,大本随口跟中森明菜说着接下来要如何应对美空云雀过世的事。虽然她跟美空云雀,双方之间没什么交集,但毕竟在业内有头有脸,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有。
也正因为没什么交集,所以现阶段,也只要完成基本的礼节就不失礼。
“嗯。”中森明菜心不在焉,听着大本的话。
这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大本见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不过,看似漠不关心,倒不如说是仍在消化当中。
今天早上,经纪人过来就接她,向她传达了这个新闻,以及相应的应对方式。
母亲看了新闻,大概会觉得很寂寞……
当大本语气平缓,说着接下来的应对方式时,中森明菜心里想的是最喜欢美空云雀的母亲千惠子的感受。
千惠子从年轻时就喜欢美空云雀,听着唱着她的歌走过几十年。小时候,像小尾巴一样黏在千惠子身后的中森明菜,音乐启蒙时,也跟着母亲学唱美空云雀的歌。
对中森明菜来说,美空云雀也仿佛是某个符号。
而对曾将美空云雀视作生活榜样的千惠子来说,美空云雀过世,宛如陪伴多年的老友离去,她的心情大概要来得更为复杂。
想问候一下母亲。
中森明菜坐在去工作路上的车里,心却飞到清濑的老家。
中午休息的时候,她去找录音室的公用电话,往清濑的老家打,不过没有接通。星期天,千惠子说不定会去车站前的大楼那边看看,也或许和平太去玩了。
中森明菜心里跑过这样的念头。当想象着母亲也许带着平太出去玩的时候,微妙地回忆起小时候缠着母亲,请她带自己去浅草的自己。
这么想着,连同自己,仿佛也体会到了某种寂寞。
……
大阪场第二天的自由活动,美和酱甩开岩桥慎一,去跟和声的两个女孩一起行动——大概是觉得昨天一起行动太没意思。
被嫌弃了的岩桥慎一心态稳定,吃完早饭回房间往东京打了几个电话,过后又一个人逛起了大阪。
正好星期天,还能去大阪城公园看一看。
还是老样子,见着还过得去的乐队,就往琴盒里放个硬币。要是有过眼的乐队,就递名片,邀请乐队去他和美和酱中村兄在大阪合伙的LIVEHOUSE演出。
关西的艺能体系同样发达成熟,有自己的一套培养人的方式。在大街上捡到一个培训三个月就能出道的歌手,这种概率跟中彩票头奖差不多。
所以,就要适当广撒网,只要看到一点闪光之处,就先给个机会出去。
逛了一圈,发了两张名片,倒让岩桥慎一又撞上他上次来大阪时,在大阪城公园捡到的射乱Q,几个青年照样奇装异服、精心化妆,在此演出。
岩桥慎一把他们签到制作公司以后,除了要求他们不准再像搞笑艺人一样跟观众耍宝互动,对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加以限制。
平时,几个青年去大阪的LIVEHOUSE演出,每个月到东京去报道个两三次,跟制作公司那边的音乐人们交流学习,定期交作业,写新歌。
要是写出好歌,他们愿意出售,公司也愿意出钱买下来。
这会儿,他们几个卖力演出,在他们附近驻足的观众,要比第一次在大阪城公园见他们时多了不少。
最重要的,这几个青年总算不再那么频繁的展示自己关西人的无厘头,克制了许多。看着虽然离专业还有段距离,但至少像是支乐队、而不会让人联想搞笑艺人了。
岩桥慎一为他们驻足的功夫,几个演出的青年也发现了观众当中有个大熟人。寺田光男的表情有一瞬要失控,但又忍住了,继续把演出进行了下去。
唱完这一首,岩桥慎一过去,往他们的琴盒里放了个百元硬币。
琴盒里,零零散散放着些硬币,竟然还有张千元钞票。岩桥慎一看着这张“夏目漱石”,心想原来大阪人也会做出给街头艺人一千日元这种事?
但也说不定是猜不着大阪人心里想什么的东京人干的。
待在大阪,岩桥慎一也跟着对着东京人开起了炮。
几个青年谁也想不到能在这儿见到岩桥慎一,这首歌一结束,就停下演出,向他打招呼。
“打扰你们了。”岩桥慎一说。
寺田光男腼腆一笑,主动问,“刚才的演出,岩桥桑都看了。”
“听上去像是新曲。”
“是的。”寺田光男回答,熟悉起来以后,不知不觉由他担任起了在岩桥慎一这里的发言人,“因为想当面收集观众的听后感,所以特意来大阪城公园路演。”
“反响如何?”
“总之、没有被嘲笑。”他倒是有点幽默感。
岩桥慎一听他这么说,为之一笑,“我听着倒也觉得挺像样的。下次去东京的时候,把歌曲的小样制作出来,再听听看吧。”
被他夸奖一句,几个青年就仿佛得到了承认一般,肉眼可见的更振作了。
正好碰上,中午,岩桥慎一干脆就请他们吃饭。
几个青年收拾自己的乐器,准备跟岩桥慎一去打牙祭。身后跟着几个穿着花里胡哨衬衫、怎么看也不是正经小伙的青年,岩桥慎一再度享受到一次被路人避而远之的待遇。
“母亲让我向岩桥桑道谢。”
寺田光男跟在岩桥慎一身后,轻声细语,“谢谢您送的ZARD的专辑。……本来打算下次上京见到您时,再和您当面道谢的。”
跟岩桥慎一说他送的专辑,就让寺田光男想起母亲在商店街对ZARD不遗余力的宣传。
如果说,最开始寺田光男的母亲还只是喜欢ZARD这支乐队,但是,在儿子加入了岩桥慎一的公司,岩桥慎一还特意记住她喜欢ZARD的事,专程送乐队的新唱片给她,在这之后,她对于ZARD这支乐队,就有了一种更不同寻常的热情。
仿佛自己也对ZARD走红、岩桥慎一的公司壮大有了某种责任似的。
收到了新专辑以后,寺田光男的母亲就开始发挥起她大阪商店街欧巴桑那巧妙但又不惹人嫌的推销技巧,和周围的人宣传起了这张专辑。
前些天,ZARD来大阪开演唱会,寺田光男的母亲没有抢到票,颇为懊恼,不过,负面情绪来得快去得快,看不成演唱会,就留在店里看家。
不过,这显然不是适合说给岩桥慎一听的话,寺田光男自己在心里想一想,就又咽回去了。
“母亲还说,”他想起来,“岩桥桑要是觉得店里的干货不错,下次就再带一些给您。”
寺田光男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感到不好意思,觉得提出送干货给岩桥慎一当回礼,这回事太让人害羞。
“贵店的干货质量可好了。”岩桥慎一是挺高兴。
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要是真的收到了干货,就把它们再送去中森明菜家。她要是吃不完,还能分一半儿给她母亲。
反正寺田家的干货,在中森明菜和她母亲那里,都是五星好评。
他欣然收下寺田家要送他干货的心意,这种态度,也让寺田光男轻松了许多,刚才的不好意思也跟着淡了许多。
不过,想到上次自己带了岩桥慎一要的那一大包干货去东京,寺田光男不禁在心里想,岩桥桑家里竟然消化得了那么多的干货吗?
岩桥桑还真是神秘。
……
正跟射乱Q的几个青年吃着饭的时候,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看,暂时离席,去找店里的公用电话。
回拨过去,电话那头,是中森明菜。
“是公用电话哦。”她说。
岩桥慎一配合她,回了句,“我这边也是公用电话。”
两个常玩电话亭游戏的人,各握着公用电话的听筒,不约而同笑起来。
“想和你说话。”中森明菜在电话里像个正撒娇的孩子。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我听着。”
她倒是不干了,“你也说点什么嘛。”
“说点什么?”
行走世间的神 明允爱吃肉
岩桥慎一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说什么,想起寺田光男提到的那一包还未送到的干货,故意逗她,“你还要干货吗?”
“……”
听筒里大概沉默了三秒钟。中森明菜又好气又好笑的回了句,“不要了!”
这……
中森明菜要是不买账,过后寺田光男去东京带的干货要怎么办?
岩桥慎一认真烦恼。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