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南宋風煙路 愛下-第1827章 殺傷力不大,侮辱性極強(1)看書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盟王失踪这几日,和曹王府相处可融洽?”薛清越在暗处与李全是同一阵线,深知李全即将煽动杨鞍等人针对林阡以“金宋不分”问罪,果断配合。
“怎不问问范殿臣和战狼相濡以沫得如何?”林阡脑子虽不灵光,口才却被练得极好。你诬陷我和曹王府暗通?我就直接拿你老大开涮。
反正他心里范殿臣和战狼也是配一脸的,食物中毒一天一夜可以脑补出很多故事。
“你,你血口……”在薛清越的心里,范殿臣掌控生杀、天威浩荡、不可逼视!可以说,薛清越到现在还心甘情愿为虎作伥,就是为了管辖内的天火岛人能够不被迁怒……可林阡的话里居然把范殿臣当成小蚂蚁!?
“薛清越,放弃夔王府,我教飘云带兵一起杀回去。”林阡趁病要命,二话不说补刀,“你当岛主。”
“不错!我西辽一族,凭何要为他完颜家肝脑涂地!天火岛和夔王府,又到底有哪门子关系!”灵犀紧承主公开口。
陈反复求药的双手还在半空,“啊”一声又在心里盘算起来到底挑哪边站——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居然预判到了薛清越的思路!也许是站得太近、能听清薛清越的心念一动?

然而,作为天火岛的最高层,薛清越要辗转的心理活动太多,哪怕真的有动心,亦不可能当场拿主意。
陈反复这种小人投奔倒是轻易,可惜他们倒戈来倒戈去,就算再回头指认李全,也不过就是削弱了夔王府而已;对杨鞍为首的红袄寨而言,口供的效应已大幅削减。
全職 法師 小說
但林阡却毫不介怀,他的目标就是先削弱金人,再解决内讧,最后才是给自己澄清。眼下他第一个目的也达到了。
然后?要怎样才能快速解决内乱、把李全蓄的杀伤力直接闷成哑炮?当是时夔王府灰飞烟灭、太值得盟军以战养战了,林阡一瞧见石硅满脸都是“怎么回事,百里灵犀姓耶律?”目光便立即定在石硅的身上。
金宋不分、三害、三被害。妙真曾说,石硅有这些心结。那林阡便对症下药、各个击破——收了他才能说服鞍哥,那个看似被李全紧抱大腿、其实已被李全攥紧命脉的鞍哥!
其实从站位就可以看出,石硅应该不知道背后推手是李全,还以为怂恿他起义的是一群盟军内部仇恨金国、鄙视杨鞍的有志之士;而杨鞍却和李全是公开的主副手关系,因为先前的“冤狱”和目前的“限制军权”,杨鞍多多少少对李全还有些歉疚成分、相当好说话……
换言之,李全这害群之马和杨鞍的关系更近,因此,先石硅、后杨鞍的顺序,对林阡而言是免不了的。

“不错,耶律灵犀是西辽人,就像段亦心是大理人,莫非和楚风月都是江南人,至于凤箫吟……”林阡起先都已经准备好了回击“金宋不分”的措辞,这当儿却差点掉进自己挖的坑里——说着说着他忽然发现,所有人的身世都能解决,唯独吟儿的回避不开。
“是山东人,泰安人。”随刻就有人对林阡的停顿无缝衔接。人群让开一条道的同时,杨鞍循声大喜、情不自禁就偏离了李全的控制范围,李全自己也心中一颤:“妙真……”不惜利用她、能够舍弃她,是一回事,迫切想要她、与自己成双,又是另一回事。
“妙真。你没事!没事就好!”杨鞍抱住妹妹四下查看,看她毫发无伤,自是老泪纵横。
“两年前的山东之战,是凤箫吟为我们守住泰安。那段时间她就知道自己亲生父母,却率领我们不止一次地与金军死战。”杨妙真反而没那么大的情绪波动,聪明的女子,完全知道自己是红袄寨下一个精神象征。
见她这般神色自若,浑然不像失踪遇险的样子……李全恰好瞥到角落里的邵鸿渊,灵光一现,蓦地就意识到为什么天火岛会被胡弄玉截胡——廿六,邵鸿渊的生死符第一个对象是杨妙真,杨妙真却那么巧一中毒就失踪了!?杨妙真根本就是自行失踪、将计就计、以牙还牙的吧!
所以这一局,她杨妙真,竟是林阡用来对付我的先锋?!一瞬间浑身燥热,体表温度直接攀升到顶,耻辱感从李全的每个毛孔里拼命往外冒往外钻,不仅甩不掉、还只能和着汗一起慢慢流……寒冬季节,汗和冰和污垢和血肉之躯沾成一块分不开,在这种严重的不自在里,纵使李全也脑中一片空白。
阴阳师第三部 蓝莓殿下

“妙真,你倒是能感恩戴德,可十三翼未必都这么想啊。”眼见杨鞍李全都对妙真言听计从,展徽的底气弱了不少,缓得一缓,却还是死鸭子嘴硬,又老生常谈,“若是十三翼有人想不开,因为不服这金国公主而变节?”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曾几何时,十三翼竟成贬义词,沦为交流情报必须回避的对象,被杨鞍和石硅视为金宋共融的副产物?是可忍孰不可忍!那内鬼,委实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林阡难掩愠怒之情,转身便示意石中庸:“廿七石硅还在抗金,廿八突然攻击鞍哥,刚巧便宜金军,情节过于蹊跷。石硅不会听金军支配,只可能是盟军内鬼传谣。那晚谁的行踪可疑?”
传信之人是细节,石硅不一定记得住。但石中庸就不一样了,他是专门负责查内鬼那条线的。
见林阡雷厉风行先抓内鬼,十三翼有人欢喜有人愁。大部分人心理却是繁复的,谁都想揪出那害群之马,可谁都怕被栽赃嫁祸所以人人自危。
然则片刻后,却见石中庸面露难色、三缄其口:“是,是……”
“早年的错误,石前辈应当不想再犯?”林阡希望石中庸克服心魔,“我在这里。但说无妨。”
“当日行踪可疑的,有……XX、XX,还有路成……”石中庸虽然刻意把路成放最后说,但前面几个姓名都是路成的小跟班。所以路政听着听着,不祥预感越来越重,即使被女儿预警过,哪怕自己也早有预见,都还是胆战心惊、手足发凉。
“冤枉!主公!我没有做!父亲!”路成大惊失色,当先跪倒在地,谁教他最树大招风?他也是其间最没防备的一个,一来他自认为有父荫,二来他看到杨妙真没事也很欢喜……“我,我之所以那晚去找石硅,是因为要找寻妙真……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石硅,我去之前,曾给他去信,问过妙真情况!”
石硅见众人齐齐望来,虽然知道众人的最终目标就是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感到尴尬:“是。他确实是为了找寻杨妙真。信中所写,情深义重。”
“所以,若熙她原是为情所困,才自尽的么。”杨致诚从来恪尽职守,只有到这一刻,才总算挣得一丝空隙来为女儿痛心。

u2uk2優秀都市异能 南宋風煙路 林阡-第1817章 撞招不可怕,誰弱誰尷尬看書-oako9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不得不说第一回合是林阡最危险的时刻——才刚自残就被战狼的悍然剑气笼盖,他差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命的代价。
后悔不迭:怎就被激怒甩出双刀?“层阶越高反而越不适合左右并用,意境越强的招就越容易打不准”,这现实,不该逃避更不该忘!
好在知错就改、打错重来、有的是机会……第二回合,林阡果断平心静气,忽略飙血,调整刀法、调匀内息,
虽然暂时还没抢回主导权,但要想对战狼的剑法水来土掩,对饮恨长刀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况且端正了心态之后,见招拆招也算得上一件赏心悦目事。
这一探寻,愈发爽快,只因林阡探寻到了战狼更为准确的真谛!哈哈,林阡笑起来,他先前以为:“如果没猜错的话,战狼最厉害的《悲回风》剑谱是被渊声打下悬崖后呕心沥血所创,因是以命铸就、所以极难破解……”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猜错了。悲回风是推动入魔之用的,而战狼落难自创后来被轩辕九烨捡到的宝,却是他苦思冥想着如何更高效地制约渊声入魔的……一“推动”一“制约”,完全相反,林阡当然猜错了。
如今刚好纠正得出:悲回风之所以坚硬难破,是因其归属于天衍门“悲咒诸剑”,乃北冥老祖传授,是战狼的剑法根基!可能有人要疑惑问:降魔者为何要以这套坑害对手入魔的剑法为根基?天衍门给出的道理是这样的:当正气无法直接点化魔头时,只能靠正中掺邪,先同化和毒化魔头……
而在天衍门剑法中,紧承着“悲咒诸剑”的则是制约入魔的“梵音诸剑”,实战中两大剑法往往螺旋并进,一边毒化一边点化,双管齐下。这门道,就属轩辕九烨继承得最佳,无怪乎他做了新掌门人。
昔年战狼被打下悬崖九死一生,自创出的“水月通禅寂”“万里空中明”之类大多就是脱自于“梵音诸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初他人之将死,走了这个“还是制约入魔好”的极端,不料若干年后他大放异彩时又矫枉过正,去了“还是推动入魔好”的另一极端……在那个极端,“不得已在正中掺点邪”,就被误读成了“足以用善来掩蔽恶”!
战狼应是去年冬天在文县为了嫁祸林阡而屠城时就走偏了路,只不过当时他还有良知,知道他自己丧心病狂;但短刀谷之战杀害全部师兄弟后,战狼便完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逻辑,丢弃了正常人类对善恶的全部认知:“我是帮他们解脱。”“他们有他们的道,便是殉我的道。”后来,兴许薛焕的楚狂刀还能偶尔扳回战狼的心境,令战狼夜深人静能猛然醒悟、手足无措?但薛焕现在被挪开了,战狼不再无措、满脸都是“无错”,错的不是我,是你们,竟去认林阡为唯一天命,可是他明明暴戾无道!天道早已残破,誓以林匪血补,哪怕由我奉陪,必当在所不惜!
公主殿下休想跑
林阡在入侵了战狼的思绪之后,意识到自己在他的世界观里早该被挫骨扬灰,难免倒吸了一口凉气:战狼,教我怎么救你?
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战狼,教我怎么救你。”为什么林阡想要救战狼?
“湛卢剑的各大剑境都快被林阡探寻完了……”为什么要探寻战狼?
“林阡从未真正了解过战狼。”为什么要了解战狼?为什么要去猜测和纠正他的战史?
因为林阡在兵法群败给林陌之前,就听说过战狼为了移除薛焕、竟连金军危在旦夕也不顾、情绪完全失控的真实事件……那场“段薛不和”是林陌也没料到的插曲,不仅在当时对林阡起到了引君入瓮的妙用,也给了林阡有关未来无关战场的示警:如果薛大人不在,防战狼走火入魔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修罗物语
于理,能者多劳,当仁不让,林阡武功是全天下唯一能碾压战狼的,如果连他都放任战狼入魔而不管,那谁还管?
于情,薛焕、轩辕九烨都是他知交好友。
然而,管不代表杀,林阡并不想剑冢里添一把血狼影的死灵,相反,他希望战狼活着,作为一个侠者。
为公,如果能把战狼从半魔渡成个佛,那也是造福天下苍生的,毕竟战狼是曹王的死忠,万一哪天蒙古或哪里冒出个新魔来,或者万一哪天林阡自己产生抗性成了魔,需要有武功绝顶的侠者留存,多多益善。
美人出棺
为私,段亦心默默付出了那么久,对他也就只有过一句留父亲一命的恳求。
吃心不悔 墨妍湮
但此刻,随着“涕泣交而凄凄”“思不眠以至曙”源源不断压迫而来,林阡觉得心里抑郁难受的同时,明确了战狼是一门心思推动自己想不开从而患得患失持续犯错……这么一来,要救战狼实在太一厢情愿,太难了!
不过,再难也不放弃,是他林阡贯彻始终的风格。
重生成豌豆射手 龙柒
第三回合终至,林阡克服万难开始转守为攻,只要过了这一回合他就能将战狼强行镇压,但他还是想试试这一回合能不能随风潜入夜,
遂努力思索,到底要怎样才能消除战狼剑端不断往外冒的戾气。
“怎么消除戾气来着……‘上善若水’‘天地人’‘我佛慈悲’,还是……”林阡的脑速永远不及手速,脑子里还在想,刀已经打出来——也有可能是气氛恰到好处的缘故,饮恨刀鬼使神差地拈来了北冥老祖在大圣山教导轩辕九烨时林阡偷师的那一招——
理论上北冥老祖是战狼的师父,他的招法显然最适合消除战狼剑法的戾气!那招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林阡不太记得名字了,但对招式怎么耍实在是印象深刻。

林阡坚定不移的相同三个回合里,战狼摇摆了感觉有大半辈子那么久。
从“林阡是不是魔?”“我能杀得了他?”“我若活下来却步他后尘?”的纠结之心,
到“不管林阡消极紊乱或是消极入魔都有利于我”的坚定之意,
到“怎么办,差口气,难道真要我先入魔?那我如何对得起师门,对得起前半生”的再度纠结……
三招末,截止时间到,才终于坚定决心:“反正我要自绝,横竖林阡必死,顺序先后而已”……
不再犹豫,祭出悲咒,剑端却本能螺旋着一圈梵音,非他所愿。前者推动入魔,后者制约入魔,两者的结合完全烙印到了战狼的血液里,以至于战狼虽然想走前者的极端,却还是在纠结凌乱的过程中,不经意间就把后者拖带着打了出来,那一剑的名字正是叫作……
罗睺!
“这一刀,好像叫……罗睺……”三招末,林阡正巧也终于想起来自己即将发出的妙招叫什么,
一怔色变,轰然巨响,他竟和对面战狼照镜一般,打出来别无两样的招式动作……
始料未及的撞招!
后面愣怔怔杵在那里的却是战狼,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双刃相交,刀强剑弱,意境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战狼虽具毫不妥协之意,怎及林阡那永恒不灭之光!
撞招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
岂止尴尬,奇耻大辱!天衍门罗睺剑法原是战狼的看家本领啊!
荒芜的年代
想找林阡破绽,结果自己的剑法被林阡一层层剥开、现学现卖,怕是连旁边残喘的范殿臣也看了个精光。
想除林阡魔性,结果林阡反朝自己打出这种除魔之招,明摆着是把自己当成个魔在处置。
想把林阡压迫成魔然后铲除,“吾发之,吾能收之”,可笑自己做不到,竟被林阡列入计划。可是林阡他凭什么来越俎代庖当除魔者,他也配与我并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倏然战狼厌恶起这样一个反常的居然犹豫不决这么久的自己,平素那个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段炼上哪去了!
不愿再被善恶拉扯,索性就把自己定性:我就做魔,你奈我何!
他这两剑相互螺旋,说到底,还是师门的框架束缚,师门是什么,迂腐就可抛!
悲咒梵音虽都是根,可梵音林阡也会,还比他打得更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战狼:悲咒才是彻彻底底的林阡克星。
当机立断,二剑弃一:“林匪,我先去!等你来!”
断舍离,这也是林阡提醒他的,“不需要”——不需要梵音拖后腿,只需悲咒即可使自己入魔,变强,随心所欲!
利己,也害林阡;此消彼长,必胜!

1qirj优美都市小說 南宋風煙路 起點-第1813章 溝通南北,貫穿幾代展示-puzmi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
其余人事暂且平缓,凶险都被稳稳地束缚在林阡身畔。
重生修三代
左前方的战狼,大概是太接近梦想的实现了,又或者他是真心排斥林阡那种金宋主公的口吻,总之湛卢剑屡屡全力倾轧、专挑林阡受过伤的右胸打:“林匪,施恩图报太过!贪心不足,你小心受不起!”
“报过了啊……”林阡在这场以一敌二的开端,委实更在意范殿臣的十八般武艺,因此对战狼回答得漫不经心,没过脑子、发自肺腑,“入阵前他们就已经喊我主公,夫复何求?此生足矣……”
霸爱44号伪公主
“厚颜至此……”战狼顿有搬石砸脚之感,因怕范殿臣代夔王府捉住曹王把柄,故而愈发气愤想对林阡追魂夺命,奈何自己却先胸口添堵,原是功力还未完全修复。
由于此刻的实力远不及范殿臣,战狼不得不委屈自己做了个助阵者;又因“终长夜之曼曼”“心冤结而内伤”难以推动林阡入魔、尝试十余招都宣告失败,战狼就只能转变思路打“超然离世群”“水月通禅寂”等相反风格剑法来压制林阡内力。如此,与初衷南辕北辙,当然就更加委屈,却也只好能屈能伸——
战狼心忖,既然攻势暴躁不能起效,那就唯能暂取迂回之道,同样地,语气也缓一缓为好,比如先晓之以理让林阡自责,那本来也能触发林阡的消极魔态:“林匪,扪心自问,这次的错是否在你?本来众人都已经凯旋而归,你那一刀,前功尽弃……”这是客观事实,明明你林阡的错,非要我们给你买单,还好意思以我们老大的语气?
“是我的错,只怪我忘记上旬的教训,那次就曾一刀砍出三个剑冢……”林阡说的时候,本意是忏悔的,他是真心意识到了剑冢刚出场的那天就警告过他林阡,别随便往虚空里乱砍乱杀、曹王阵法会鉴别魔性并随时竖起个隐藏机关……“可是,我也做对过啊……”林阡忽然有点难过,世人怎就光记得我的罪?虽然一个雪崩掉到底,但是至少也曾因我而登顶……
前半句战狼已听得不是滋味,呵,林阡,我退一步,你倒还蹬鼻子上脸,宣扬你武功最高能一刀砍出三个?后半句,如果别人听到或许还会对这个貌似无辜的小和尚起恻隐之心,但战狼越看他就越觉得可恶,做对了?你做对过什么了!此番若不是我们退让和引路,你能打得赢剑灵?
“林匪,今次来攻我军先辈,你自然能发挥出色,若换它一换,宗泽、韩世忠、岳飞、吴玠吴璘甚至你祖宗十八代的戾气也在其中,你也毫不犹豫、照打不误?”
“这到没想过……”林阡面露讶异,略一分心,长刀险些被范殿臣趁虚而入,所幸林阡力量远胜于敌人,眼疾手快反扣一式“明月光寒万象空”,刷一声就将那柄五湖四海九州八荒唯我独尊剑拦劈了回去,干脆痛快,豪壮爽利,怎一个磊落荡山河了得,才刚格挡,追击之招接踵而发,饮恨刀将范殿臣连带战狼层叠割扫,放时海啸,收时霜露,调控自如,风姿卓然。
范殿臣却不愧全职高手,剑法才穷,又祭出个天地无情大罗刹拳再袭,所用武功全都是江湖上失传已久反而被天火岛给传承过去的……当这波更强的攻势伴随着雷鸣电闪铺天盖地,林阡边举刀施展“众星罗列夜深沉”化解,边认真思考和回答战狼适才的问话:“如果真有神人能构建这样的阵法,最好将白起、韩信、吕布……这些历朝历代所有战神的戾气全囊括其中,那我打着就更有意思了……”
王老五的單身生活
战狼本来想看林阡摇头然后紧接着就对林阡进行灵魂拷问“你不是要金宋互融的吗”的……腹稿都打好了,结果听他说起上下五千年、差点愣得没接得上话,冷不防衣袖就被林阡斩断一截,那一刀磅礴大气还正好起名叫做“沟通南北,贯穿几代”……
没有观众,没有解说,此地仍然还是饮恨刀的独自表演,范殿臣的攻法再强劲多变,也无一例外被林阡的海啸压垮而骤消、再随着林阡的霜露幻灭而轻散……
壮阔雄奇,正是“翻龙凤而散星宿”;霸道酣畅,原称“我代瞿塘收万壑”;精妙绝伦,还有“湛然数镜平如砥”。战局里身影冲突、锋芒交汇,无一是林阡,无一不是他。
向往之人生如夢 山林閑人

范殿臣被形势逼得几乎每一回合换一个绝招,给林阡以轮播形式展现出了天火岛所有高手的看家本领,袖间刀枪剑戟暗器和毒术像走马灯一样从余相濡变到薛清越再换到张书圣逡巡往复,却是这样也够不着林阡甚至吸引不了林阡的注意,难免嫌这个罕见聒噪的战狼碍眼,正巧战狼受伤帮倒忙,情之所至,怒喝:“段大人,赶紧凝神吧!”
“哼,还须你这杂碎提醒。”战狼恢复冷厉,决意还是撇开范殿臣算了,靠自己边说边打双管齐下,继续以“愁悄悄之常悲”推动林阡入魔!
心态反映剑法,夔王府曹王府势不两立,两府首席高手当然是水火不容,不经意间,战狼和范殿臣连表面合力都做不成,反而在打林阡之前抢起了主攻之位,如何打得过?愈发占下风。
“你俩倒是合力啊……”林阡一直期待着一番巅峰较量,想不到他俩这么辜负自己的期望。
“林匪,莫小人得志,自以为天下无敌,你不过就是入魔上瘾。”战狼冷笑一声,嗤之以鼻。
林阡和范殿臣的好心劝说都被战狼排斥,心有微忿,不约而同:“老贼冥顽不灵……”
正好局势演变得像极了两两互殴,不知道的还以为林阡和范殿臣要结盟!
范殿臣一惊,赶紧避嫌,手中刃愈发变幻,为了对林阡出其不意竟连灵犀的落花印都用上了:“段大人说得对!林匪他确实灭世之魔!原先剑灵阵虽然天翻地覆、可迷宫边缘还能涉足;而现在因他造孽,连迷宫边缘都不跟外界相通了,我们的千军万马全都要因他困死……”
从“老贼”到“段大人说得对”毫无过渡、范殿臣立场跳得这么突然?林阡愕然,真是夔王府风格……
仔细一想,范殿臣说得倒也没错。眼下的场面简单来说,就是阵法的覆盖范围膨胀了,就连原来模糊不清的地带也算进来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原来连夔王府也被困里面了……哈哈,外界小人更少,金宋共融更和谐……”林阡恍然,合乎心意,大笑起来。
重生美洲虎
范殿臣和战狼齐声打断:“闭嘴!”
日升君王
恼羞成怒,发挥超常,越打越顺,居然就此打出了一场齐心协力。
“好!赶上来了!这才对!”林阡没看错,他俩真的配一脸,范殿臣高亢激烈的攻杀节奏,本就可以给战局奠定一个叫板饮恨刀的基础,而其切换自如的战技,则能带给战局不计其数的变数……再交织起战狼湛卢剑里天生干扰林阡的钟声与梵音,相辅相成,互为支撑,如此以二敌一,自然能与饮恨刀相峙……

相峙一段时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