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144章 禮物推薦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奶爸的娱乐人生 风云渡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
……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神雕之中神通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宅女的洞天福地 白萌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海淀区一家医院,这里是《爱情呼叫转移》的一处片场。
镜头中。
男主角徐朗在故事中的第三次进入医院,这次是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陪同,可惜伤势更重,一条胳膊都被打了石膏。
再次遭遇某位女医生。
见对方眼神玩味地眼神撇过来,徐朗几乎下意识开口:“你听我……”话到一半,大概是想起得到某个爱情电话后一连串不顺心的倒霉遭遇,不等对方那句口头禅出口,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瞪着眼睛道:“我不跟你解释,我干嘛要跟你解释,我凭什么要跟你解释。”
女医生很是淡定地收回目光。
然而,徐朗身边的金发女郎不干了,一副好奇又较真的语气,在徐朗和女医生之间巡睃一遍,用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追问道:“徐朗,你要和她解释什么,你为什么要和她解释,喂,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几乎要被逼疯的中年油腻男举起打了石膏的手臂挡在金发女郎面前,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却很是迅速地掏出一只手机,利索按键。

k8hgo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狩獵好萊塢 線上看-第1138章 便宜不好佔看書-63e47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
……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琉璃宫
天道
冒牌狂少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笛 聲 悠揚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深宫囚怨人 渃茗
天空第一战神 白雨涵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重生都市王者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未来手机 伏i醉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免費 小說 全文 閱讀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厭 筆 蕭 生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维斯特洛体系去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3mjx3火熱都市言情 狩獵好萊塢討論-第1123章 祕密會面相伴-cp87t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望着丫头睡着的模样,西蒙放下手中的童书,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这间卧室,一直守在旁边的舒尔希金娜和安托年科也一起跟上。
出了门,西蒙才笑着问伊凡娜·安托年科道:“尤利娅她们最近怎么样?”
这次的尤利娅当然不是旁边的舒尔希金娜,而是伊凡娜的妹妹尤利娅·安托年科,见男人和自己说话,伊凡娜连忙快步靠近一些,说道:“很好啊,先生,尤利娅一直很想念你呢。”
西蒙对于伊凡娜模仿舒尔希金娜对自己的称呼不置可否,笑着道:“你不想我吗?”
伊凡娜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却是很快微微点头:“想的。”
舒尔希金娜等男人和伊凡娜招呼过,又轻声道:“先生,你要休息吗,或者,吃些东西?”
“准备些吃的,还有,地下泳池那边,热水准备一下,我泡个澡。”
三人来到楼梯口,转向楼下,舒尔希金娜点着头,又问道:“先生要吃什么?”
“你看着办。”
“那,先生你先休息一下,”来到楼下,舒尔希金娜引着西蒙走到大厅旁一间起居室,转身对还跟在身边的伊凡娜道:“伊娃,你去准备洗澡水,我到厨房那边。”
伊凡娜听到舒尔希金娜的吩咐,看着男人在沙发上坐下,动作有些迟疑,到底还是转身出门。
舒尔希金娜落在后面,却是不急,帮着男人打开电视,按照记忆中的某些信息从一角冰箱取了一瓶苏打水送到西蒙面前,最后还召来了另外一位女侍守在这边,这才转去厨房。
如此过了十多分钟,舒尔希金娜再次出现,身后还带着伊凡娜,示意男人夜宵和泳池都准备好。
西蒙起身离开这间起居室,偶然打量一眼两女,笑着说道:“让娜塔也过来陪我,再故意躲着,我就带她回乌克兰。”
“好的。”
舒尔希金娜轻声答应,却是看向伊凡娜,伊凡娜这次终于有些小小的不情愿,两人跟在男人身后,稍稍僵持,到底还是伊凡娜败退,又主动走开。
凭借舒适的私人飞机与合理的时间安排,时差对于西蒙而言从来不是大问题。
吃过宵夜,泡了个舒适的热水澡,还有三个女人陪着再添了一次‘宵夜’,然后一觉到天明。
清晨时分。
肯辛顿花园大街豪宅二楼的一处卧室内,五点钟就已经起床的舒尔希金娜忙碌完家务,终于空闲来到女儿的卧室,昨晚熬到太晚,小家伙睡得真香,如果是其他时候,舒尔希金娜会让女儿再多睡一会儿,今天可不行。
感受到母亲轻唤自己,五岁多的小女孩睁开眼,眸子眨了眨,终于想起什么,丝毫没有赖床的意思就坐起身,小脑袋左看右看的找寻:“妈妈,爸爸呢?”
“爸爸在楼下。”
遲早遇見妳 文越
舒尔希金娜说着,拿来丫头的衣服帮女儿穿上,一边又柔声道:“宝贝,等下见到爸爸,首先要说什么?”
“早安,”丫头一边张开手臂穿上衣服,一边又撇撇小嘴:“妈妈,你都说过很多次啦,妮娜不会忘记的。”
“那,还有呢?”
小姑娘道:“可以在爸爸面前撒娇,但更要懂事,如果爸爸有事情要做,不能缠人。要不然爸爸就不要妮娜了。”
舒尔希金娜点着头,却是接着道:“还有呢?”
“妮娜是一个秘密,在外人面前,绝对不能提爸爸的名字,要不然爸爸也会不要妮娜。”
“真棒。”
这样已经不知多少次悄悄地循循善诱着,帮女儿穿好衣服,亲自带着她去洗漱一番,这才来到楼下。
时间是早上七点多钟。
丫头在母亲示意下,蹦蹦跳跳地来到餐厅,却是发现伊凡娜阿姨已经带着薇拉出现在这里,正坐自己爸爸面前说着什么。
小姑娘倒是没有什么心机,礼貌地道过早安,又扑向西蒙,很快被抱在腿上,看向伊凡娜阿姨怀里三岁多的薇拉,童言无忌道:“伊娃阿姨,薇拉看起来好困哦。”
伊凡娜·安托年科明显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下,道:“是啊,不过薇拉也已经长大了,要和妮娜一样,不能睡懒觉。”
小姑娘闻言,很是认可地点头,还扬起脸蛋看向西蒙:“爸爸肯定不喜欢睡懒觉的孩子,妮娜从不睡懒觉。”
撞个帅哥做老公
亂神說之茉莉 盲訴
西蒙低头下巴在丫头脑袋上抵了抵:“妮娜真棒。”
伊凡娜见两人亲昵地互动,恨不得掐一把怀里恹恹的小丫头,刚刚好不容易哄起来,抱到男人面前,没想到,因为见到生人的缘故,竟然哭了起来。好不容易哄好,还是不敢和旁边男人搭话,像个小哑巴一样。
更不要说喊男人……那个。
说起来,没有某人的允许,她也不敢教。
拽丫頭的校園行 夏茶微涼
于是就是这样。
绝世狂龙
舒尔希金娜目光柔和地望着女儿和男人说小话,片刻后道:“好了,宝贝,要吃早餐了,不能赖在爸爸怀里。”
小姑娘听话地点点头,想起母亲平日里的各种教导,可不像父亲不要她和妈妈,乖乖地离开西蒙怀抱,坐在旁边椅子上。
舒尔希金娜很满意女儿的反应,又看向餐桌另一边的伊凡娜:“伊娃,还是让薇拉再去睡一会儿吧。”
伊凡娜很想说不用,但被舒尔希金娜看似平淡的目光紧紧盯着,只是坚持片刻,还是再次妥协,抱着孩子起身,最后还想让女儿和男人说句再见,可以教了两句,丫头都没有开口,还一副再次要哭出来的模样,只得放弃。
西蒙对于女人之间的小小暗流仿若未觉,等伊凡娜抱着小丫头离开,随口对伊凡娜道:“以后可以经常带妮娜去北美。”
母亲还没有回答,反应过来的小姑娘已经兴奋地想要再次扑到西蒙怀里。
毕竟逐渐长大,丫头其实也是知道西蒙长期住在北美的,只是因为母亲的灌输,她也知晓父亲工作很忙,而且,为了不打扰父亲的工作,她们也不能经常过去探望,只能等待父亲过来。
现在,爸爸的这么说了,以后应该能经常去那个,美国了吧?
稍稍反应过来,丫头还是再次看向自己母亲。
舒尔希金娜微微点了点头,又做了个提醒眼神:“快谢谢爸爸。”
“谢谢爸爸。”
舒尔希金娜看着丫头再次扑到西蒙怀里,男人也没有拒绝,同样不再做什么,再次起身走向隔壁厨房,很快和卡门·凯丝、A女郎几人一起端上早餐。
今天是4月11日,周五。
随后连续两天,西蒙都在满满当当的工作日程中度过。
主要是维斯特洛体系在这边的各种产业。
丹妮莉丝娱乐英国分公司、伊格瑞特英国分公司、维斯特洛公司的英国分部,乃至英国这边不断增加的各种私人物业。甚至还抽空去了一趟剑桥城的ARM总部,这家公司已经被汀科拜尔完全收入囊中,即将在今年秋天发布的iPad-10,就是使用ARM的最新处理器架构。
如此到了周六晚间,终于是这次英国之行最重要的一次会面。
地点就在肯辛顿公园以西的英国皇家歌剧院。
国风艺术团在纽约之后的巡演第一站就选在这里,3月份开始,相比纽约的一共9场演出,伦敦这边一共签了12场,同样是每周三和每周六各一场。
绵绣春心 蜡笔小新没有眼泪
因为纽约演出期间引起的轰动,伦敦这边同样一票难求。
当然,这些所谓的一票难求,肯定和某些阶层的人无关。
会面由默多克牵线,老头近期也因此来到了伦敦,晚间的这场演出,特意要了一个包厢,只有三人,西蒙,默多克和工党领袖兼首相候选人布莱尔。
曾经的历史上,公开层面,布莱尔是在英国保守党执政18年之后的第一位工党首相,但私下里,这位英国首相,很大程度上其实是默多克一手推动上台,因此双方牵连非常深。不过,这种关系也有波折,主要是直到某个奇女子与布莱尔的私情曝光。
西蒙在包厢内和两人一边观看表演一边攀谈时,还想起这件事。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默多克或许应该已经遇到了某位奇女子,只是,这一次,可能又要遗憾了。大海捞针,西蒙就算想要帮助默多克,嗯,再加上布莱尔,重新续上一段奇缘,也不太可能找到某人。
西蒙和默多克很熟,对于布莱尔却是第一次见面,因此也当然不可能说起太正式的话题。
不过,西蒙也明白一点,相比保守党,哪怕工党的政治立场有些类似于美国的民主党,倾向于工薪阶层,但实际上,布莱尔还是标准的建制派,这就很好操作。
要知道,虽说英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弱,但这一次,既然维斯特洛体系扎根在了美国,英国就是维斯特洛体系在欧洲的天然盟友。
甚至起到某种桥头堡的作用。
舌頭之下
维斯特洛体系最近几年在英国的经营看似不声不响,但也是四面开花,娱乐、科技、时尚等方面,都有着非常广泛的布局。
因此也就必须和当局打好关系。
将近两个小时的沟通,布莱尔明显也希望和西蒙打好关系,这也是最好的一个结果,甚至到了最后,还主动提起了一件正事,暗示会帮助西蒙搞定铂金斯发动机公司的事情。
凯雷集团对铂金斯发动机的收购已经完成。
不过,当近期凯雷集团透露要关闭英国的一些工厂,将生产线转向亚洲,立刻又引发了各方的关注。毕竟工厂关闭就意味着大批工人的失业,工人又意味着选票,甚至背后还牵连到工会。
总而言之,也是一团麻缠。
现在的问题就是英国当局会不会较真插手进来,如果较真,肯定会非常麻烦,毕竟涉及到技术转移,唐宁街一道禁令就能让你寸步难行,如果不较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也就能推行下去,工人们最多也只是闹腾一阵,到底翻不了天。
布莱尔如此许诺,显然是暗示自己上台后,对于这件事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西蒙对此也颇为承情。
人脉关系就是在这种你来我往中一步步深厚起来的。
因此这次会面可算皆大欢喜。
演出到了最后,布莱尔还非常识趣地主动告辞,留给西蒙和默多克一些私下交流空间。
毕竟这次会面,同样也是默多克给出的一份人情。
前世今生愛的傳說
默多克也不客气,等布莱尔离开,又念念叨叨提起了《木乃伊2》的事情,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尽快开发,而不是向派拉蒙那边的《碟中谍2》一样拖拉。
西蒙当然也没有刻意为难,随口答应下来。
再次送走默多克,西蒙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等演出结束,悄悄接了某个刘姓女人一起,转向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另外一处私宅。
时间并不算晚,带着女人回到住处,某个名叫Miumiu的小姑娘也没有休息,看到西蒙出现,颇为高兴的模样。
因为巡演的缘故,刘女士要一路跟团,本来Miumiu留在长岛继续上学也没问题,肯定不缺少人照顾,不过,丫头当初向西蒙说起,想要和母亲待在一起,西蒙答应下来,刘女士也就没有反对。
招呼一番,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西蒙朝小姑娘招了招手,Miumiu很自然地坐过来,被西蒙捧到怀里。
刘女士见男人抱着自己女儿的模样,总能感觉到一种……把玩的感觉,只是逐渐习惯后,也就故作不知。
醫女帝妃 月呀
“所以,最近有没有听话?”
“爸爸,你这个问题好幼稚啊。”
傲世仙王 青远
“呵,那就说点不幼稚的,辍学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Miumiu听到西蒙这么说,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毕竟不上学这种事情,肯定是谁都喜欢的,只是,逐渐长大后,孩子肯定也就知晓,这肯定是不对的。
刘女士亲自准备了咖啡过来,听西蒙和女儿这番话,插嘴道:“我现在都想送Miumiu回美国了,给她安排了家庭教师,结果一点都不好好学,整天就知道玩。”
丫头立刻做不情愿状,搂住西蒙的脖子撒娇:“爸爸,我不要啊。”
西蒙摩挲着怀里的纤细小身子,笑道:“不要就不要,中国不是有一句古话吗,叫‘女子无才便是德’,Miumiu以后学一些弹琴唱歌跳舞就行。”
丫头连忙点头。
刘女士见男人这么说完,就低头和女儿低语起来,顿了顿,还是没有说出反驳的话语,算是默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