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二十九章 隴右戰火讀書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张天师目光一闪,却仍旧不骄不躁,手中剑绵绵密密地朝着九山王攻去。五剑之后,九山王的第二道护身灵篆也被击破。
九山王的护身灵篆终究是有限的,而张天师挥剑却并不耗费太大法力,这么对耗下去,九山王便是有再多的护身灵篆那也顶不住啊!当下九山王也急了,急忙抽身而退,化一道流光逃回了自己的鬼窟,瞬间消失不见。
见张天师逼退了九山王,王丰顿时大喜,意气风发地调兵缓缓移动上山,抢占有利地形,开始切割陈八斤的兵马与芒砀山之间的联系。
陈八斤见状,顿时也急了。如今九山王被张天师打的躲入了鬼窟之中,不敢现身,自己这边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形势已经十分不妙,倘若不立刻改变局势,那等待自己的唯有战败。
那该如何改变局势呢?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增援九山王。九山王不是手持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张天师对手,但张天师身为修士,又是天界在人间的代言人之一,其实也是深受天条约束的,绝不敢对凡人出手。只要陈八斤能率领大军上山,护在九山王的鬼窟之外,那么张天师绝不敢强行攻击。
于是陈八斤权衡之后,只得含恨领兵出营,往山上攻击前进。
王丰见状大喜,当即挥军杀了过来。双方便调兵遣将,在芒砀山脚下混战一场。终究是王丰早料到形势会如此发展,出兵之时,占了先机,再加上大军千里进击,从淮南至芒砀山,如入无人之境,将士们士气高昂,气势如虹,故此交战不过半个时辰,便渐渐占了上风,将陈八斤的兵马给压住了。
陈八斤自然不甘心失败,不断增添兵马,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却始终无法突破王丰的拦截。
在王丰和陈八斤挥军对战的同时,张天师也对九山王的鬼窟发动了攻击。三五斩邪雌雄剑威力无穷,很快将鬼窟的大门给打破,张天师艺高人胆大,当即杀了进去。
然而片刻之后,那鬼窟之中突然散发出一股绝强的气息,慑人心魄。就见一道剑光从鬼窟之中倒射而出,落在地上,显出了张天师的身影,却已经是脸色苍白,神情委顿了。
见张天师逼退了九山王,王丰顿时大喜,意气风发地调兵缓缓移动上山,抢占有利地形,开始切割陈八斤的兵马与芒砀山之间的联系。
陈八斤见状,顿时也急了。如今九山王被张天师打的躲入了鬼窟之中,不敢现身,自己这边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形势已经十分不妙,倘若不立刻改变局势,那等待自己的唯有战败。
那该如何改变局势呢?最有效的办法便是增援九山王。九山王不是手持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张天师对手,但张天师身为修士,又是天界在人间的代言人之一,其实也是深受天条约束的,绝不敢对凡人出手。只要陈八斤能率领大军上山,护在九山王的鬼窟之外,那么张天师绝不敢强行攻击。
于是陈八斤权衡之后,只得含恨领兵出营,往山上攻击前进。
王丰见状大喜,当即挥军杀了过来。双方便调兵遣将,在芒砀山脚下混战一场。终究是王丰早料到形势会如此发展,出兵之时,占了先机,再加上大军千里进击,从淮南至芒砀山,如入无人之境,将士们士气高昂,气势如虹,故此交战不过半个时辰,便渐渐占了上风,将陈八斤的兵马给压住了。
陈八斤自然不甘心失败,不断增添兵马,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却始终无法突破王丰的拦截。
在王丰和陈八斤挥军对战的同时,张天师也对九山王的鬼窟发动了攻击。三五斩邪雌雄剑威力无穷,很快将鬼窟的大门给打破,张天师艺高人胆大,当即杀了进去。
然而片刻之后,那鬼窟之中突然散发出一股绝强的气息,慑人心魄。就见一道剑光从鬼窟之中倒射而出,落在地上,显出了张天师的身影,却已经是脸色苍白,神情委顿了。
张天师身边的两位门人以及天机子、天星子等人急忙上前护住他,问道:“鬼窟之中发生了什么事?”
张天师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神色再次萎靡了一分,这才咬牙道:“洞中有一位老魔头,法力高深至极,绝非地仙境界。贫道在他面前仅只坚持了一个照面,便即败退。若非有三五斩邪雌雄剑护身,差点无法生还。”
众人闻言,尽皆变色。就听天机子凝重地道:“看来是黑山老妖终于现身了。此魔法力高深,被天庭追缉了不知多少年,却仍旧逍遥自在地活到了今天,可见其本领着实不凡,绝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好在我们已经请来了神兵天将前来巡视战场,此时正该请他们出手了。”
此时王丰也将战事交给于乘龙指挥,自己则赶到了这边,道:“不错!九山王我们还能对付,但黑山老妖却太过强大。待我请神兵天将们动手。”当下王丰默运法力,沟通虚空中的天将。
各路神兵也察觉到了黑山老妖出手的气息,此时见王丰已经挥军将九山王、黑山老妖等人与陈八斤的兵马分开,当即再无顾虑,纷纷现身,化一阵金光,围在了九山王的鬼窟之前。
众神兵正要进攻,就见鬼窟之中忽然冒出一阵黑烟,将洞门遮蔽。那黑烟的范围更是不断扩大,渐渐朝着整个芒砀山蔓延。
众神兵当即施法,欲要驱散黑烟。
就见整个芒砀山上忽然升起了十八根铜柱,每根铜柱之上又挂着一具滴血的魔怪,或是僵尸,或是骷髅,或是旱魃,或是山魈,或是凶兽,不一而足。
十八根铜柱按四象排列,升起之后,顿时血光冲天,无边煞气显现,将一众神兵都笼罩在了阵中。
这一下来的突然,众神兵本来以为黑山老妖十分谨慎,绝不会真身至此,以其分身的法力,自己这边足以拿下,因此心态都比较放松。此时突然被困阵中,顿时都有些慌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从天界下来的天兵至少都有人仙修为,但中岳和东岳的神兵之中,除了将校之外,其他普通神兵却大多都只是筑基期的实力,虽然有神兵宝甲护身,能发挥出远超一般筑基期的实力,但终究境界不高。突然被阵法中的煞气侵袭,顿时便有近百名神兵承受不住,皮消骨烂而亡。
好在领兵的真仙、天仙级天将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边传令众军结阵自保,一边放出法力,将众军护住。
中岳的金虎神、鹰愁神,东岳的刑刀神、律简神都急忙取出了临行之前帝君赐下的符诏,祭起之后,化一团金光将一众神兵护在里面。
随后众神兵天将开始结阵冲击笼罩着芒砀山的阵法。双方激烈对战了半个时辰,神兵天将们居然无法破阵而出。众神兵顿时都急了,被困阵中,若是长久不能出去,迟早都是败亡一途。
天庭固然强势,威压三界,但其兵马在对阵许多大妖老魔的时候,也多有败绩,历年以来死伤不少。众神兵天将自然不想自己步了后尘。
当下带队的天将见势不妙,急忙施法向外求援。
可惜如此厉害的阵法都能隔绝内外,自成天地。一众天兵天将被困阵中,传音求救之术根本传不出去。
好在阵外的王丰等人见芒砀山中突然发生了变故,一座凶阵瞬间出现,将所有神兵天降都困在了里面。原本王丰等人都以为人间的阵法困不住天庭的兵将,因此还并不十分着急。谁想过了这许久,神兵天将们却还是不能破阵而出。
她帅的人神共愤
王丰顿时觉得不妙,与张天师、清微真人、天机子、神光子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将情况上报天庭,以待天庭定夺。
众人正准备行动,就听半空中传来一声轻笑,一个声音传来道:“诸位后生晚辈,你们还想将此间之事上报天庭?真是异想天开啊!黑山大人既然设下陷阱,要捕猎这一支天兵天将,又岂能让你们把局势给扰乱了。”
王丰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望着半空中的那人道:“虚行子,想不到你居然还在黑山老妖手底下混。似这等老魔,你真的觉得跟着他会有前途?”
虚行子冷笑道:“至少跟着黑山大人,我的那些仇家不敢轻易前来找我报仇。我也不必再躲着不敢飞升天界了。要知道天界的灵气丰厚,飞升天界之后,我的修为才能快速增长。”
王丰哼了一声,道:“黑山老妖整日里也只会东躲西藏,他凭什么能护住你?虚行子,听我一句劝,此间之事绝非你能够掺和的,还是及早回头,与黑山老妖划清界限才是。若我没有看错,那十八根铜柱应该是你的护身至宝吧!你这阵法的威力又大有提升啊,居然连真仙级别的天将都能困住,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可是你现在越得意,将来恐怕就要越后悔。你的阵法,困杀了如此之多的天兵天将,天庭能放过你?”
虚行子闻言,面色也微微变了一下,随后满不在乎地道:“我自从踏入修行之路以来,艰难困苦和危险也经历过不少。每一次都是自己费尽心思了渡过,何曾受过天庭半点帮助?我并不欠天庭的,但黑山大人却对我有收容之恩,我要报答他。况且如今这铜柱阵法是黑山大人在操控,又不是我。天庭兵马的伤亡跟我有什么太大关系?”
王丰叹了一下,道:“你真是冥顽不灵啊!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拖延时间,战吧。”
当下王丰抬手一招,铁人傀儡当即飞出,化作一名三丈高的神将,手持大刀往虚行子砍了过去。
虚行子见状,顿时也吃了一惊。要知道虚行子最厉害的防身法宝就是那十八根铜柱,如今铜柱被黑山老妖借去,重新炼制了一番之后,居然形成阵法,困杀神兵天将们去了。虚行子手中并无厉害的法宝,虽然其本人早已明悟天仙大道,这些年来施展秘法,不断接引天界仙气修炼,修为比之真正的天仙高手也不差多少,但王丰的傀儡却是天仙七品的战力,这根本不是虚行子能够抵挡的。
虚行子只勉强抵挡了一刀,便即知道自己绝不是对手,急忙大喝道:“诸位道友,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就见虚空中有三道黑光闪耀,一名骑着冥马的骑士,一名手提鬼刀的战士,一名骷髅显出身影来,个个身上气势强大,比之虚行子更要强悍几分。
狩獵 空間
王丰顿时心下一沉,喝问道:“不知三位从何而来?”
就听那骑着冥马的骷髅骑士道:“我等乃黑山大人麾下大将,奉命前来,诛杀你等。你就是王丰吧?识相的就纳命来吧。”
黑山老妖的属下?王丰顿时愣住了。这黑山老妖分身无数,每一个分身都独立发展,在三界之中建立了不知多少势力,留下了多少传说。很显然,此次出现的这具分身应该是混的很不错的,居然还有三名如此厉害的属下。
这可比上次被王丰斩杀的那具分身要强大多了。
王丰当即操纵铁人傀儡朝那骷髅骑士杀去。那骷髅骑士不慌不忙,挥动手中长枪迎战,三五回合之后,便即将王丰给压在了下风。
眼见铁人傀儡被压制住了,王丰顿时面色一变。就听那虚行子道:“王丰,你还有什么手段?与黑山大人作对,唯有失败一图。绞杀了这一支天庭兵马,黑山大王的名望必定大涨,到时候三界之中妖魔鬼怪更不知会有多少慕名前来投奔。你还认为我跟着黑山大人没有前途?”
王丰轻轻摇了摇头,道:“他再怎么名望暴涨,也只敢偷偷摸摸地潜藏,绝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
就听那骑着冥马的骷髅骑士道:“我等乃黑山大人麾下大将,奉命前来,诛杀你等。你就是王丰吧?识相的就纳命来吧。”
黑山老妖的属下?王丰顿时愣住了。这黑山老妖分身无数,每一个分身都独立发展,在三界之中建立了不知多少势力,留下了多少传说。很显然,此次出现的这具分身应该是混的很不错的,居然还有三名如此厉害的属下。
这可比上次被王丰斩杀的那具分身要强大多了。
王丰当即操纵铁人傀儡朝那骷髅骑士杀去。那骷髅骑士不慌不忙,挥动手中长枪迎战,三五回合之后,便即将王丰给压在了下风。
眼见铁人傀儡被压制住了,王丰顿时面色一变。就听那虚行子道:“王丰,你还有什么手段?与黑山大人作对,唯有失败一图。绞杀了这一支天庭兵马,黑山大王的名望必定大涨,到时候三界之中妖魔鬼怪更不知会有多少慕名前来投奔。你还认为我跟着黑山大人没有前途?”
王丰轻轻摇了摇头,道:“他再怎么名望暴涨,也只敢偷偷摸摸地潜藏,绝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现。”

3s4y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討論-第六百一十九章 芒碭山下-s2o18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当下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一起与王丰驾遁术离了神仙岛,往罗浮山而来。一路上,二人都神色轻松,根本全不担心留在神仙岛的一众佛门僧人有可能会被心神老祖杀个回马枪。
今夜谁挨刀 坚决不挡刀
王丰见状,心下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来佛门的准备比预想中的还要充足啊!
三人来到罗浮山,王丰站在山外,高声道:“诸位罗浮山的道友,贫道崂山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前来拜山。”
其实以王丰的辈分、修为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这么郑重其事地前来拜山的,但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却地位极高,法力深厚,足以代表人间的天台宗和禅宗这两大宗派,二人联袂来到罗浮山,再怎么大张旗鼓都不算过分。
因此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虽觉得王丰此举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只静静地站在山外,等着山中的修士出迎。
然而等了片刻,就听山中传来一阵笑声,一人朗声道:“王道友和两位大师驾临,贫道等人原该迎迓。奈何山中如今诸事繁杂,不便待客。三位还是请回吧。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日后贫道等人必定登门向三位赔罪。”
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闻言,顿时一愣,沉默了片刻,就见觉妙大师转头看向了王丰,道:“王道友,你是否早就知道罗浮山有问题?”
王丰知道此时已经隐瞒不过,当下点头道:“不错,上次我路过罗浮山,便察觉不对。只是当时势单力孤,不敢轻动。事后暗中多番查探,却都没有发现端倪。这才只能请了二位高僧一起前来。大师、神尼,还请二位不要拘泥于门派之别,今日随我一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觉妙大师沉吟道:“眼前情形虽有不对,但真实情形却是难说的很。万一是人家山门之中果然有私密之事,需要处理,又不方便被外人知道呢?我们贸然进山,恐有不便。”
王丰点头道:“大师顾虑的是!不过我与罗浮山斗玄子真人交情深厚,又曾受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大恩,罗浮山的事于我而言并非外人之事。还请大师和神尼稍待片刻,容我施法探查。”
当下王丰施展了符傀之术,召唤出木偶武士,吩咐道:“速速进山,查看虚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两名木偶武士当即持戈进山。等了片刻,却不见武士回来,王丰突然面色一变,对觉妙大师道:“两名木偶武士与我的联系被斩断了。山中果有异常。”
觉妙大师闻言,尚未回答,就听山中传来一个声音,道:“王道友,贫道已经说过,山中有事,不便待客,你却还来探查,也太过无礼了。两名木偶符傀贫道收了,小示惩戒。速速离去,罗浮山不欢迎你。”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顾盼生憾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西游记补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野心首席,太过份 悠小蓝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婚 途 陌路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