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hsw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20章 就見不得忠義之士離我遠去展示-0nvmv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杨柏跟关平说了今日在南郑县府衙的事情。
他大哥是如何的据理力争,与阎圃险些发生争斗,当场上演拳脚,血溅议事厅。
加钱的事情,关平说一定会尽力筹措,尽量让他大哥满意。
不为别的,能轻易知道张鲁高层的事情,那就是赚到了。
杨柏心心念念关平果然是个忠义的小兄弟,自家大哥如此过分的要求,这都没有发怒,一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杨柏对此觉得心中有愧,待到将来拿到礼品后,自己就少拿十金吧!
对此关平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为难的,一般能用金银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尤其是有杨家兄弟,这种收了钱,还肯尽心尽力为你办事的人,那可真不多见了。
现在有多少都是吃干抹净,然后让你回去等消息的事情,然后不了了之的。
既是要钱,那关平就建议慢慢喂杨松。
一次比一次多,就是拿钱砸的他舍不得拒绝,给的太多了,让他觉得背叛张鲁是值得的。
有杨松这个内应,拿下汉中,对于三兄弟社团而言,这点送出去的金银,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杨将军,没别的,我这个人就爱交朋友。”关平顿了顿道:
“我这就给我大伯父修书一封。”
杨柏点点头,这种一点都不含蓄,上赶讨要钱财的事情。
他实在是没有他哥杨松那般收放自如,面色如常。
“只是我没想到阎圃那心思竟然如此歹毒。”关平一边写信一边挑起话头。
双方想要快速拉近距离,那首先便是要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而阎圃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找不痛快的人。
“关贤弟,实不相瞒,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杨兄,要不说咱们两个是兄弟呢。”关平随口应了一句。
杨柏跪坐在一旁气哄哄的吐槽道:
“可是我大哥不让我动他,说什么当主公的不希望底下人和和气气的。”
“你大哥怎么会这么想?”关平继续写着信说道:
“实不相瞒,我大伯父真的是希望麾下能够一条心,就算是有矛盾,他也会及时调节。”
“是吧,怎么会有当主公的愿意自己麾下总是有人掐架。”
杨柏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他大哥就是个憨人,只认钱,不认别的。
还特爱说一些狗屁道理。
“杨将军,你想想,当初四世三公袁绍是怎么输的?”
“怎么输的?”
“还不是手底下的人不是一条心,各自纷争,结果袁本初大好的局面,被曹操给击败了。”
杨柏连忙拍手,知己啊!
要是袁绍手底下的人能够一条心,焉能会有曹操的事情?
不对,可我等于曹操啊!
杨柏想了想,开口道:“我不知道要如何劝我大哥。”
“杨将军自己心里清楚便好,汝大哥掌舵杨家多年,一言堂习惯了。
就算想劝也改不过来,徒徒让兄弟情分变坏。”
“别看关贤弟年岁不大,懂得的道理倒是不少。”
杨柏对于关平越发的有好感了。
真乃知己啊!
哪像他大哥,讲道理连个例子都不会讲,寻常人能明白多少?
杨柏心中暗暗猜测他大哥就是这样,显得周遭兄弟没有他聪明罢了。
“自小耳濡目染,只想匡扶汉室。”关平写好信,在一旁晾干。
“我方才见关贤弟总是翻书,莫不是有些字不认得?”
“确实,经常领军打仗,读书时间不多,有些字确实不认得,而且字还有些难看,就不给杨兄看了。”
关平自然不能说这是在写密信。
“我懂!”
杨柏点头,要钱的事情,总得隐晦一些。
“对了,师君给了我一块玉牌,可以自由进出阳平关,且先给贤弟送信用。”
“啊,用不着吧?”关平推脱了一句。
杨柏确实颇为郑重把玉牌递给关平:“以后兴许就不是一回两回能解决的了。”
他很清楚自己大哥的脾气,把关平这只羊薅干净了,那刘备就得多薅几次。
提前给了关平玉牌,免得到时候他的人被拦在阳平关外,运送钱财倒是麻烦,而且容易走漏风声。
“哦。”
关平脸上露出不解的样子,可心里却是想要大笑。
正发愁如何多用钱砸杨松呢,没想到连进入阳平关的玉牌都弄到手了。
看来杨松只要钱到位,管自己的主公是不是张鲁!
很好。
很有底线的一个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而且有了自由进出阳平关的玉牌,用处可大了。
“报,少将军。”留赞进门拱手道:“门外有一个自称是杨昂的人,说是有事,前来拜见。”
“杨昂?”
关平把书信和玉牌递给周鲂,让他差人给送到葭萌关去。
“是我堂弟。”杨柏急忙开口,他怎么来了?
“既然是杨兄堂弟,那便快快请进来。”
杨昂风风火火的走进来,给人第一印象就是鼻子很大。
“堂兄?”
杨昂没想到杨柏竟然这么快就赶到汉城来了。
“可是有事?”
“师君决意亲自来汉城见关小将军一面,特地让我来打个前哨,准备一二。”
“啊?”杨柏没想到会是这般情况。
就算是见关平,那不也得让关平前往南郑县,怎么还反过来了?
关平也是有些不解,张鲁此行的目的何在?
“杨将军可是有什么安排?”关平颇为客气的拱手问了一句。
杨昂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总归就是一个安全问题。
“还望关小将军能够管好麾下的士卒,莫要出了什么差错为好。”
“这我自是晓得,会传令下去,约束士卒,不可妄动。”
“如此便好。”
杨昂觉得关平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他可不是自己来的。
接到命令后,便直接领着早就预备好的万余人马来到汉城。
无论如何,都得保证张鲁的人身安全。
杨昂觉得,就关平手中的三千人马,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关平则是在想,张鲁如此平易近人,主动来汉城拜访自己的目的到底何在?
思来想去,关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还是见招拆招。
当天夜里,张鲁就乘着马车进入了汉城,但是没有前去拜访关平。
高级的宴会一般都是在白天举行,而且双方也是初次见面,没道理要秉烛夜谈。
第二日,作为东道主的张鲁摆开了宴席,邀请关平入席,带了一帮祭酒和大祭酒前来作陪。
当关平看见半仙赵达,坐在张鲁旁边面带笑容的时候,他的心突然就安心下来了。
这便是钉子的好处。
遇事不慌。
看来没出什么问题,是张鲁单纯的脑子发懵,想要搞些事情罢了。
估摸着也应该是临时起意。
关平端着酒樽笑了笑,他知道张鲁对于益州一直都是心心念念的。
现在难不成是想要谈进一步合作,谋划刘璋益州的事情?
张鲁上下打量了一下关平,见此子剑眉星目,长相英气,倒是入了自己的眼。
很好,不是个丑八怪的模样。
也不是寻常武人那般憨憨模样,或者是凶恶的长相,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人。
看看关平,张鲁再看看自己麾下这帮武将,长相哪一个能比的上吾婿关平的!
果然是忠义之士的儿子,相貌上佳。
不仅不出格,还大大的超出了张鲁的想象。
第一印象不错,故而宴会上大家很快就熟络起来了。
可是让关平没等多久。
张鲁的话题就开始询问关平,他平日里的私生活如何!
比如具体一点,夫妻之间的夜生活怎么样?
双方之间是否契合之类的。
这一连问,问的关平心里发懵,难不成张鲁还想带着自己去大保健不成?
凤舞的银河系 花媚
就算汉人颇为豪放,但关平也没听说过有人公然在宴会上问这些的。
毕竟他听说过,五斗米教高级身份的祭酒会利用手中的权利,帮助教中女子“治病”,运输阳气之类的。
张鲁也好这口?
还是五斗米教还有合欢房中术?
这番问题问的不止关平一个人纳闷,连带陪坐的人,也全都纳闷起来了。
主(师)公(君)他为何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难不成他听说,关平那方面有些厉害,所以想要讨教讨教?
还是想要传授关平两手,毕竟张鲁育有十子十女,寻常人都没这么工整。
十个好,简直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上的。
全场只有一个明白人,那就是半仙赵达。
他一直都不曾主动言语。
待到酒喝的差不多了,他才起身,端着自己的酒杯往关平那里走去。
赵达坐在关平的席子上,他轻声道:
“关小将军不必谢我,张鲁他惦记上你自带的福气,想要把女儿嫁给你,招你为女婿。”
关平:???
“赵半仙,你怎么编排我的?”
关平给赵达倒酒小声嘀咕道:“张鲁怎么就想把女儿嫁给我,也忒奇怪了些?”
赵达则是很奇怪关平的反应,联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有什么可奇怪的!
自然有利则联。
你要是个种地上税的寻常百姓,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哪会拿正眼看你!
你爹是名满天下的名将关云长,跟着大汉皇叔刘玄德,经过一代的努力,家世已经起来了。
再也不属于平民阶层,刘玄德的庶长子年岁颇小,想要联姻,那也得往后十几年呢。
就那么一眼望去,就知道三兄弟社团唯有关平的年龄适合联姻。
至于刘封,那根本就不在大家的考虑范围。
“你难不成还想让我编排你不好的?”
赵达不等关平回答便说道:
“我只是说了你能让士燮死而复生之事,又暗示了主公有天子气的事情。”
听到这里,关平便心下了然,看来张鲁他不仅仅是想要沾自己的“福泽”,更多是天子气的投机。
“大祭酒。”关平放下手中的酒壶,笑道:“我军开拔的黄道吉日就摆脱给你了。”
赵达挑挑眉,见关平又补充了一句,拖着婚事。
他明白过了。
拖。
就像他拖着张琪英拜他为师一样。
“还需一两年。”
“足够了。”
关平举杯跟赵达碰了一下。
双方不言而喻的笑了笑,无论是拖着婚事,还是拿下汉中,就一两年的时间差不多了。
待到放下酒樽,赵达笑呵呵的道:“你就不想见见张琪英?小姑娘有美色。”
“张琪英?”
关平挠了挠头,这姑娘不是被张鲁有心许配给马超。
因为杨氏与马超互有嫌隙,遭到了杨氏兄弟的反对。
后来又嫁给了曹老板的儿子,还有传言她根本就没有嫁。
也在汉中等地修道成仙,追随她曾祖父而去了。
“这个姑娘仙缘颇高。”关平笑了笑,眨了眨眼睛:“怕真不是我的良配。”
“当真?”
赵达十分惊喜关平的言语,他早就知道张琪英的仙缘比任何人都要厚。
“我胡说的。”关平不想在探讨这种事。
赵达却是暗自点头,看来收张琪英为徒,应该问题不大。
作为使者,马岱在一旁陪坐,其实他心中是有些着急的。
只是看在张鲁派出万人兵马相助的份上,才没有急忙催促。
冀城城坚,光靠大哥手底下的那些羌人士卒攻城,怕是徒劳无功。
若是让他们纵马追敌,那才是擅长做的事情。
关平见张鲁喝的微醺,站起身来拱手道:
“今日多谢张师君的款待,但是凉州战局危急,不敢在汉中久留,待到我们功成归来,再好好畅饮三天三夜。”
张鲁打了酒嗝,今日见了关平,也算是了却心头的疑问。
至于商议婚事,那与关平是商量不着的。
他张鲁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会找刘备或者关羽去商量这种事。
张鲁站起身来,走上前拍着关平的手,苦口婆心的道:
“定国啊,遇到危险,不要带头冲锋,安全第一!”
张鲁生怕这些个忠义之士,脑子就是一根筋。
福泽如此深厚的人,可万万不能折损在战场上。
“多谢张师君的关心,我一定谨记。”关平对于张鲁突然的关心,倒是有了一丝明悟。
看样子自己对他而言是有价值的人。
反倒是一旁陪坐的杨松,见师君如此青睐关平,心想自己要不要降价?
不行,杨松当即想要给自己一个巴掌,就算师君青睐他,该加钱还得加钱。
挚爱亲朋都不行!
“一定要记住,安全第一呐!”张鲁万般不舍拍着关平的手道。
张鲁叹了口气,我就是舍不得,如此忠义之人离我远去,我心痛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c33ej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13章 正義的天使關平看書-vdo8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一方的夷王上场,另一方不上场,双方士卒的气势却是有些不一样。
尤其是嗜杀的朴胡,名声在外,又杀死了几个围攻他的人。
如今看来,朴胡所到之处,士卒皆是避让躲避,不敢与之对战。
自古以来,避让强者是战场上士卒共同的心里。
谁都不想上前送死。
袁约瞥了一眼山谷上面的汉军,一咬牙一跺脚,抽出环首刀来。
他大吼着带头冲锋,闯进战局当中,妄图挽救颓势。
什么他娘的五百对五百公平对决,先赢了再说其他。
袁约可不愿意再听见朴胡那个得意的笑声。
夷王朴胡见到袁约领军冲杀进来,哈哈大笑,遂大喝着带头围攻袁约。
“关小将军,他们打起来了,王对王!”
举着千里眼的句枝兴奋的大叫。
别说哎,这东西看的可真是清楚。
“哦,这倒是我未曾想到的。”
关平一直觉得袁约是个颇显理智的人,看来朴胡十分不会做人。
人一旦进入发怒的状态,什么理智都得往后靠。
“不过,机会倒是来了。”
句扶颇为疑惑,他知道少将军身边都是年轻小将。
可除了邢道荣的武力,让他大长见识了之外。
探 靈
那个沉默寡言的“瘸子”,还真没有引起句扶的注意。
我们曾是战士 再见蒲公英
却没想到少将军竟然把如此重任,放在了他的身上。
“留正明的箭术很好吗?”句扶小声嘀咕了一句。
关平瞥了一眼句扶,笑道:“我自是相信他的箭术。”
句扶心下诧异,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相信他麾下几名心腹。
袁约对上朴胡,别说年龄上的差距,但是历经战事的经验,他还真没没有朴胡丰富。
别看那发怒了,如今依旧是被压着打。
朴胡一边打,一边说着垃圾话嘲讽袁约。
这让袁约气的不行,可又无可奈何,只能咬紧牙关,妄图利用自己年轻的优势,耗死他。
“哈哈,大侄儿,你总咬牙做什么了?”
朴胡大笑着道:“你咬牙又杀不掉我,莫不如就此投降,我饶你一命。”
“话可别说太满了。”
袁约大怒,一时间刀法更加凌厉,恨不得一刀砍掉他的头颅。
就在此时,一支箭精准的从侧面微微倾斜向下,钻进了夷王朴胡的脖子里。
朴胡动作为之一顿,来不及招架,直接被愤怒的袁约一刀砍掉首级,滚落在地。
刀落之后,血涌喷薄。
袁约傻了。
他看着滚落了几番的头颅,再看看骑在战马上喷血的尸体。
暗黑之邪怨帝魔 坤宜
朴胡就这么被自己给杀了?
一刀削首!
刚刚是谁放的冷箭,助了自己一臂之力?
袁约再想抬头看去,就瞧见朴胡的嫡系士卒拼了命的向自己杀来。
“死了!”
“朴胡被袁约一刀砍掉了脑袋。”县长句枝站在山坡上大叫两声。
“朴胡死的透透的!”
听到这话,关平长舒一口气,今天只要死了一个王,那就事情可就好办了。
留赞同样一瘸一拐的背着弓箭回来,向关平复命。
句扶瞪着眼睛,未曾想乱军之中,他都能准确射杀敌将。
这种箭术,怨不得少将军会如此信任于他。
“关小将军,夷王朴胡被斩首。”
县长句枝把千里眼还给关平,虽然不舍,但今日之局面,他心下有些佩服。
以后谁要说关平只会在阵上砍人,全都靠着他父亲的羽翼,才得以成名。
句枝一定要笑着赞同,心里骂他是个憨批。
瞧瞧他的心有多脏啊!
二桃杀三士,就硬生生的弄死了夷王朴胡,并且这口锅袁约他不想背都得背上。
最重要的是他哄骗了自己的儿子上了他这条贼船也就罢了,偏偏还带上了句家。
如今处理袁约的手段,与处理句家如出一辙。
只不过一个是送功劳名声,一个是送来战事的威胁。
想到这里,县长句扶的心里就欢快多了。
少将军关平果然还是看重我句家的!
关平透过单筒望远镜瞧去,发现山谷当中的蛮夷相互厮杀的更加起劲了。
“哈哈,这下子双方不死不休了,什么七夷王之间的关系坚不可摧,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总归是利益闹的!
因利而聚,必将因利而散。
关平把单筒望远镜递给一旁的周鲂。
过了许久,朴胡部落的人终究是有人逃走了,袁约即使派人追击想要灭口,都没得机会。
山谷中的混战一片哀嚎以及死尸。
他提着朴胡的人头走上山坡,扔在关平的脚底下,浑身散发着血气:
“关小将军,当真是好算计!”
“不会吧,不会吧。”关平看着袁约道:
“袁约大王难道是想要把杀了朴胡大王的事,安在我头上?”
袁约一下子就变得气短了:“难道不是关小将军助我,让我杀了我姑父。”
“杀了朴胡,完全是袁约大王自己方才在战场上大杀四方,一下子就砍掉了朴胡的脑袋,我等皆是见到了。”
县长句枝伸手手赞扬道:“袁约大王威武!”
“那你把你姑姑接回来,不就行了。”
关平认真的建议道:“朴胡王荒淫无道,三巴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袁约瞪着眼睛道:“胡说,我就是被你算计了。”
关平则是继续摇头道:
“我只是想要买天下最坚硬的盾,可谁想到朴胡他想要厮杀。
袁约大王,我关平才是受害者!”
“你是受害者?”袁约一脸震惊的反问,语调都变了。
“对啊,袁约大王,你想想,我就是想要买盾,对不对?”
“对。”
“结果呢,盾没买着,反被你们给卷入这内部斗争了。
这要是传出去,三巴之人还以为我杀了朴胡呢,我上哪说理去,你说,这么个过程,对不对?。”
关平同样瞪着眼睛怒不可遏。
袁约被关平一顿吼给吼懵了,连连点头。
这么一分析,主要责任在朴胡!
袁约整个人都通透起来了,若不是朴胡想要抢这盾牌的生意。
若不是朴胡提出五百人进行厮杀对决,焉能有这种事情会发生?
自己与关平好好做生意,大家都是美滋滋的。
只是出现了袁约这么一个搅局者,故而才会出现如此大的变故!
关平提了提朴胡的脑袋,开口道:
“袁约大王,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尸体与人头就劳烦句县长帮忙送回去吧。”
句枝连忙摆手摇头道:“关小将军勿要说这些话,我去了怕也会是这般下场。
我觉得还是谁杀的,谁送去。”
袁约也没有打算杀了人家大王,再把人头给送去的想法。
这不是激化矛盾找死又是什么?
他袁约可不是目中无人的朴胡,这种事朴胡做的出来,可袁约做不出来。
关平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袁约见关平不言语遂拱手道:“还望关小将军能够待我去一趟,从中讲和。”
“我从中讲和?”关平指了指自己开口道:“我凭什么去?”
“五百面盾牌,我免费送于关小将军。”袁约先是说了这话之后又道:
“我早就听闻关云长将军义薄云天,也相信关小将军同样是这般的人,我且回去想法子解释一番。”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走一遭。”
县长句枝连忙上前拉住关平想要说话,却听到袁约道:
“多谢关小将军,在下受了伤,且先回寨子去了。”
言罢,头也不回的就往山坡下面跑,连战场都不打扫一二,命令士卒留下五百面崭新的盾。
关平望着袁约领人走了,当即下令打扫战场,一定要救治这些伤兵。
收买人心的时候来了!
逃回朴胡部落的人,传达了王被袁约杀死的消息,当即变得混乱起来了。
其中朴胡的嫡系与早就想要换王的人纷纷刀兵相见,至于原主朴胡的尸体无人在乎。
而袁约也回去联系其他五名夷王,诉说这件事情,妄图掌握先机。
毕竟朴胡的人脉势力,不是他一个新继承王的人所能够比较的。
所以平狼谷是伤兵也全都没空搭理。
这些人死的死,伤的伤,全都是被关平命人救治伤者。
甚至把两方人马的尸体进行了辨认后,挖了大坑埋了起来。
句枝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不断的派出哨骑前去打探。
看看七夷王部落之间,什么时候能够真正的打起来。
各种小规模的冲突已经开始了。
甚至有人开始抢夺朴胡夷王的地盘。
三巴之地因为夷王朴胡的突然身死,形势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了。
有人选择与袁约为敌,有些则是保持中立,有人则是想要联合袁约侵吞朴胡的地盘。
而这些情况,也没有第一时间传消息给汉中的张鲁。
消息不断的传来之后,关平迎着风,笑了笑,决定是时候填上一把火了。
“传令,随本将军把朴胡的尸首已经这些伤兵送还给朴胡寨子。”
“喏。”
行走诸天万界的中间商
县长句枝派人领路前往夷王朴胡的寨子,到了寨子前面,早就有士卒把守。
甚至在高山的平地上存了许多大石头,稍有杀意,便从上扔石头把人砸死。
距离朴胡王寨子三四里,关平便停止了进军。
命令伤势不重的板楯蛮回去送信,说把朴胡王的尸体以及一些伤兵送还归来。
没让关平等待的时候太久,就有人骑马领兵过来。
来的是朴胡的长子朴言,他如今已经自立为王,可惜二弟朴语带兵反对他。
全職 武神
还有一群早就反对他爹的人作乱。
还有其余夷王,也想着趁机分一口肉来。
祖宗模拟器
这些事让他焦头烂额。
如今面对汉军送还尸体和伤兵的到来,他心中有所期待。
若是能够拉拢汉军,不让自己孤立无援,说不定他这个王位就能够坐稳了。
所以他看见他爹的遗体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眼泪,人死了就死了,到时候放在山涧上就行。
但关平就不一样了。
调教渣夫:嫡女长媳—瑾瑜
朴言组织了下语言:“关小将军,可否要进入寨中一叙?”
“不必了。”关平直接拒绝道:
“这几日三巴之地不安定,盾牌也没买到,莫不如暂且回去,待到三巴之地平定了,我再来购买。”
“想要盾的话,我寨子当中多的是。”
朴言急忙挽留道:“还是进入寨中喝酒一叙。”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说,你我之间没有太多的信任。”
朴言脸色一阵尴尬。
关平拽着缰绳道:“其实我对于你爹的言行也没有太多的好感,我们不是一路人。
况且袁约大王已经同意了,要把天下最坚硬的盾牌送与我。”
袁约!
听到杀父仇人的名字,朴言的脸色明显一变,当即反驳道:
“我寨子当中的盾牌才是三巴之地最好的,关小将军,莫要被人给诓骗了。”
“当真?”关平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可是我想要做的是长期的买卖。
你们寨子都不一定能够存活到明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朴言被这话给镇住了,急忙追问道:“关小将军,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关平摇摇头,开口道:
“你们寨子的死者我都埋在一起了,至于牛车上的伤者,我连牛车都送给你们了。
等新王你度过难关后,我们再商量买卖的事情吧。
否则还得从头开始,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你们。”
“关小将到底什么意思?”
关平策马上前低声说道:
“我大伯父进入益州,打张鲁是假,干掉刘璋才是真,所以我才要购买最好的盾牌,你懂吗?”
新王朴言听到关平这般低语,心下大惊,原来大祭司所卜算的是真的。
自家会因为汉人而死,也会因为汉人而兴!
自己的父王因为要与汉人做买卖,被想要抢买卖的袁约杀死。
刘关张三兄弟的事迹,他早就听过了。
加之大祭司的缘由,如今又见到关平的所作所为所言,心下已然相信关平的话。
“走了。”关平准备调转马头。
“关小将军稍带。”新王朴言拽住关平的缰绳道:“我有一事相求。”
关平瞥了他一眼,朴言松开缰绳,认真的说道:“我愿意向刘皇叔投降。”
“投降我大伯父?”关平扯开嘴角笑了笑:
“你就是想要用我大伯父为你撑腰,暂且挡过这一次的灾祸,那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投降!”

uhkuq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12章 爲了夜裏猛看書-hse13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夜里猛这玩意,只要是有心气的男人,都想要尝试一二。
不为别的,就想试试自己的能力极限在哪里!
所以夷王袁约对于关平所提出来的价码,很是满意,欣然同意,前去赴约。
刘备的名头基于说书人的口中,早就在益州传播开了。
故而袁约对于关平持有谨慎态度,带着不少的人马前来赴约。
关平则是带着五百人,剩下人的守家,连带着汉昌县县长句枝一起,作为中间商。
汉军走到谷口,没进去,关平派人往两侧山上探查一二,顺便占据高位。
西游记
以防被埋伏,此次前来,也是颇为冒险。
谁能清楚那个喜怒无常的夷王朴胡,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远处一队人马走过来,夷王袁约从二人轿子上下来。
这种东西,刹那间让关平想起了滑竿。
袁约此人倒是生的一副混血的模样,高面阔鼻,前额发际线靠后。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来者可是关小将军?”袁约走上前抱拳道。
“来者可是袁约大王?”关平同样还礼问道。
“关小将军能够选择与我部落合作,那简直是眼光独特。”
袁约见关平模样端正,礼数周到,顿时就心生好感。
再加上其父的威名,此子的行为举止,竟然没有太过猖狂。
袁约知道,这些汉人大多是打心里,看不上自己这些人。
尤其是刘焉父子,自认为是汉室血脉,更加高贵。
不像张鲁,说不管汉人夷人,皆可入教,受到师君的庇护。
老兵传 月半貔
现在没想到关平竟然也如此知礼,想来关云长对待士卒极好的传言是真的。
“哎,我听闻袁约大王部落的盾牌最好,故而厚着脸皮想要前来购买一批,顺便验验货。”
“哈哈。”夷王袁约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与我部落做买卖,保准你亏不了。”
关平还待在言语,就听见有脚步声传来。
“少将军,另有人马前来。”关平挑挑眉,看着袁约笑了笑,没言语。
夷王袁约也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说是朴胡王领着人招摇前来。
他怎么来了?
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袁约听完之后,看着握着剑柄的关平,脸色一变,当即笑道:
“别误会,关小将军,来的人不是旁人,是我姑姑的夫婿,朴胡王。”
“朴胡王?”
关平把手中持剑的姿势换了下,减少了些许戒备心。
“难不成他也是来卖盾的?”
袁约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别看他是自己的姑父,可性格喜怒无常,不用说,他就是来抢生意的。
否则他怎么就如此凑巧,前来平狼谷呢!
关平见袁约陷入了深思,随即面露疑惑:
“难不成朴胡王部落的盾,比袁约大王部落的盾,好上许多?”
“关小将军尽管放心,绝无这种可能。
我部落产出的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坚硬,其余六家皆是不能相比。”
袁约当即反驳,他本想着这门生意可以长久的做下去。
这笔买卖万不可被朴胡王给抢去,就算他是自己的姑父那也不行!
没等关平与袁约摆开阵势,瞧见朴胡王过来,两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对劲。
藥師成長記
朴胡王竟然在马上与一女子公然举行运动。
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表示长见识了。
朴胡王可真会玩!
“你们都玩的这么开,不避讳人的?”
关平瞥了一眼,同样瞪着眼睛的袁约。
袁约连忙表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甚至很想收回自己方才说他是自己姑父的话。
不在乎人家看不起自家族人,实在是人家有“礼”的约束,不会做出这般事情来。
“朴胡王他这个人,有特别的嗜好。”
夷王袁约给自己找补了一句。
“哦?”
关平认真的打量了袁约几眼,不在言语。
可就是关平这意味深长的哦,让袁约气的攥拳头。
方才自己营造出懂礼的形象,一下子就被朴胡冲击没了。
县长句枝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嘴里说着没眼看。
可指缝间露出大大的黑瞳,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等到现场直播结束,朴胡王在马上待了一会,这才围上一块蜀锦,向着关平走过来。
“哈哈哈,这夜里猛的功效果然不一般。”
朴胡伸手想要拍拍关平的肩膀,直接被护卫给横刀拦住了。
“朴胡大王还是等汗落了,再靠近一些。”关平面带微笑。
朴胡一听这话当即冷笑几声。
“哎,关小将军,朴胡大王不同礼仪,不必以我汉家规矩对待。”
县长句枝急忙打了个圆场。
“呵呵,我方才问了袁约大王,他们断不会以如此形象,对待客人。”关平瞥了一眼袁约。
袁约不接关平的话茬:“姑父,你来此地是路过?”
“什么路过!”
英雄无敌之地狱暴君 亡灵暴君
朴胡听到关平的话,自然看向了自己的“侄儿”,想必方才他已经与关平说过自己的恶行了。
“我是诚心诚意来与关小将军做买卖的,整个三巴最坚硬的盾牌,自然是出现在我的手中。”
关平眨了眨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握着剑柄道:
“二位大王,皆是如此说自家是天下第一的好东西,莫不是全赖消遣我的?”
朴胡瞥了袁约一眼,果然如此!
大侄儿,是半路出来抢生意的!
袁约自然也是回看了一眼朴胡,姑父这买卖,抢的有些明目张胆。
明明是我先来的!
袁约自然不甘示弱,冷静的道:
“关小将军自然可以一试。”
“呵呵。”朴胡拍了拍袁约的肩膀道:
“大侄儿,我亲自造盾牌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胎肚子里转呢。”
“你。”
袁约瞥了朴胡一眼,脸色一变。
“句县长,你找的人靠不靠谱,我只要全天下最坚固的。
好在攻城的时候用,减少士卒的伤亡!
可如今两家全都跳出来说自己的东西是天下第一,可谁都知道天下第一,只有一个。”
关平大声呵斥着,脸上微微发怒,要转身就走。
句枝看着两个夷王,脸上也是有些不好看。
“关小将军,莫不如两家都买下。”
关平刷的抽出半截倚天剑,瞪着句枝道:
杜鵑傳奇
“真以为我手上的夜里猛是大风刮来的,还是你们合起伙来,想要骗我不成?”
句枝与关平的这番话,直接把袁约想要说的给堵死了。
他就是想要折中一下,人家(买)甲(家)方不同意。
朴胡掏掏耳朵,摆正了下自己身上的蜀锦:“关小将军,只要最好的?”
猎爱重生:错惹冷魅撒旦 莫幽
“自然,我麾下士卒精锐只有天下最好的武器才能配的上。
若不是有人说三巴之地的盾牌是全天下最好的。
我才不会用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用百斤夜里猛,换取一面盾牌。”
关平把倚天剑重新插回剑鞘:“现在出现两个天下第一,我觉得都是假的,噱头罢了,有人想要骗我!”
非攻略乙女
听到这话,袁约还想着如何能把这百斤夜里猛一面的生意攥在自己的手里,就听到朴胡道:
“既然我说我的盾是天下第一,他说他的盾是天下第一,莫不是就比试比试。”
“如何比试?”
袁约看向自己的姑父,心想他该使出什么脏心烂肺的招数来。
仙界走私大鱷
“二位怎么比试?”
关平止住脚步,一时间有些好奇。
“我派五百人,大侄儿派出五百人,就在这鼓中持刀盾厮杀,谁赢了,谁就是天下第一。”
朴胡笑嘻嘻的话一说出来,袁约脸上的神色都变了。
大家都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关平与句枝都懵逼了,对视一眼,事情进展的出奇顺利!
不就是二桃杀三士的戏码吗?
没想到朴胡竟然如此上道。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这不妥吧?”县长句枝摸着胡须道。
“确实有些不妥。”关平也颇为凝重的点点头。
“哈哈哈。”朴胡见两个汉人退却了,颇为得意的道:“如何啊,大侄儿?”
袁约捏了捏拳头,随即点头。
“二位大王还是要好好想一想,人命关天啊!”
县长句枝急忙开始拉偏架,走到袁约面前:
嫡女長謀
“大王勿要轻易答应,朴胡大王他麾下士卒颇为精锐。”
袁约气的脑门青筋暴涨,朴胡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偏偏汉人也看不起自己。
这怎么能行?
今日若是认怂,那日后我还如何抬头做人?
“你不会是怕了吧,大侄儿?”
朴胡见汉人去劝侄儿低头趴地,心中更是畅快。
关平眨了眨眼睛:“倒是有些意思。”
“有意思吧,关小将军。”夷王朴胡笑嘻嘻的应了一声。
县长句枝见关平要言语,急忙走过来拉着他,小声说了几句。
关平只是闭口,带人向着山坡进发,准备瞧一瞧一会厮杀的战场。
两个夷王转身回去吩咐了。
一时间,山谷当中战鼓声以及歌声四起。
关平坐在石头上,用单筒望远镜瞧了瞧:“句县长,你说他们真会打起来吗?”
句枝连忙点头:“肯定会,朴胡王此人嗜杀成性,既然提出来了,那肯定是杀到底。
而袁约虽然理智,但是也不愿意放弃这一机会,更不会坐视朴胡屠杀他的人。”
“那就好。”
关平瞧着这帮板楯蛮在山谷当中跳舞。
“敢问少将军,手中所持何物啊?”
句枝十分好奇,这个玩意到底是什么。
“此乃千里眼。”他儿子句扶给她解释了一遭:
“站在这里,可望见一两里外的景象,犹如在眼前一般。”
“哦!”
句枝瞪大了眼睛,没成想,竟然会有这般神兵利器。
“敢问关小将军,此物可是稀有?”
“你想要啊?”关平半睁着眼睛问道。
“如此宝物,谁不愿意拥有!”
句枝摩拳擦掌,未曾想关平竟然如此大气。
一个儿子换的不亏。
“那你还是想着吧。”关平重新看下面的板楯蛮跳舞。
夷王朴胡身着藤甲,策马在阵前喊道:“大侄儿,若是你投降,我便饶你一命,哈哈哈!”
他身后的士卒又开始大声吼叫,耀武扬威!
“儿郎们,赢了,我一人赏赐三斤夜里猛!”朴胡大声呼喊着。
听到这话的士卒,纷纷用刀拍着自己的盾牌,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意。
夷王袁约则是叮嘱自己身后的精锐,找机会干掉朴胡,被人欺负狠了!
那就送他去见先祖,早日解脱!
两方人马嘶吼着,身着铠甲盾牌冲击在一起。
“真打起来了。”
句枝指着人群当中的朴胡,激动的道:“他竟然亲自带人厮杀!”
关平也看见朴胡那个欠死的身影,竟然真的领兵厮杀。
“留正明。”关平喊了一句。
“末将在。”
关平站起身来,把望远镜递给他:“有没有把握,冷箭干掉他?”
留赞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少将军,此人已然被围攻了。”
“没事,万一他大发神威,杀了所有围攻他的敌人。
今日,我就是要保证他死在这里,否则这个局白做了。”
句枝点点头,别看关平面上总是一副笑意,可心是真他娘的脏啊!
不仅要两家火拼,还要弄死夷王朴胡,把这口黑锅让另一个夷王袁约给仔细背好了!
就算想要洗脱嫌疑,都没得机会狡辩。
“少将军且放心,我已经练了五日夷人制造的弓箭,三箭之内必会要了他的性命。”
留赞开口做出了保证。
“如此,便去准备吧!”
关平拍拍留赞的肩膀:“今日之事,能成否,全都依赖正明的箭术了。”
“喏。”
留赞带着几个人一瘸一拐的寻找最佳射击位置去了。
“少将军,要我说,一把火下去,这些夷人全都得死在这。”
邢道荣拄着斧子,看着下面厮杀的场面。
“老邢,借刀杀人,方能从中取事。”
关平瞧着下面纷飞的战场,一时间有些感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果然是亘古就存在的社会法则。
如今他们就为此在厮杀。
别看夷王朴胡贪财好色,可身手当真不是谁都能比得过的。
先前围攻他的数人,已经悉数被他杀了。
至于他的藤甲,也因为被围攻,而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在远处观战的夷王袁约,心下急的都要跳起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