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贅婿 憤怒的香蕉-第一〇四八章 是爲亂世!(三)熱推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赘婿
惨烈的嘶吼掠过夜间的树林。
宿鸟惊飞。
昏暗的道路上,战马在不安地骚动、奔走。徐东的右手断了,握刀的手掌在刹那的疼痛后断做两截,鲜血喷涌出来,他踉跄奔走,随后被一刀斩在大腿上,翻滚出去,撞上树木。
持刀的修罗正朝他走过来。
这是他一生之中第一次遭遇如此惨烈的厮杀,整个大脑都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甚至有些不知道随行的同伴是怎么死的,然而那不过是区区的一两次的呼吸,杀出的那人犹如地狱里的修罗,步伐中溅起的,像是焚尽一切的业火。
当年的师父没有教过他这样的东西,他甚至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谁,他不可能得罪这样的人。手掌的消失让他觉得犹如幻觉,他背后还有一把大刀,胸前的飞刀也丝毫未动,但他根本不敢去碰,原本高大的身形在地上挪动,脚下蹬土,口中的话语都有些不清晰,修罗握刀的身影稳定无比,已经走到近处。
“英英英英、英雄……搞错了、搞错了——”
他挥舞完好的左手:“我我我、我们无冤无仇!英雄,搞错了……”
这道身影高大,带着巨大的、毁灭般的压迫感,徐东认不出来,然而对方停了停,缓缓抬起左手,用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转过来慢慢指了指徐东。
徐东错愕一下,他能够认出那是自己常用的威胁人的手势,代表的是“我记住你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对这等人乱来了的?
“英英英……英雄,我没有……我错了……那不是我……”
他口中唾沫横飞,眼泪也掉了出来,有些模糊他的视野。然而那道身影终于走得更近,些微的星光透过树隙,隐隐约约的照亮一张少年的脸庞:“你欺负那姑娘以后,是我抱她出来的,你说记住我们了,我本来还觉得很有意思呢。”
少年的目光冷漠:“你确实该多挨几刀。”
徐东的嘴巴多张了几次,这一刻他确实无法将那群书生中不起眼的少年与这道恐怖的身影联系起来。
“我……我……我不知道……我……啊……”
刀的影子扬了起来。
“……我有人质!”
某段思维回到了他的脑海,徐东扬起手,大声吼了出来。
少年提着刀愣了愣,过得良久,他微微的偏了偏头:“……啊?”
徐东的声音嘶哑地、急促地说话、解释,向对方陈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出了陆文柯的名字,少年的脸上神色变化不定。徐东口中哭求着:“英雄……留留留……留我一条命,我可以换他,我可以换他啊……”
少年仰起头,想了一会儿。
……
“……有什么好换的?”
……
杀意在林间绽放,随后,血腥与黑暗笼罩了这一切。
**************
即便在最为焦灼的夜里,公正的时间依旧不紧不慢的走。
李家邬堡中的人们一面策划着接下来的应对,一面度过了这漫长的一晚。第二天的早晨,严铁和、严云芝等人也醒过来了,在李若尧的招待下于正厅开始用膳,庄子外头,有报讯的人仓惶地冲进来了。
昨天一个夜晚,李家邬堡内的庄户严阵以待,但击杀了石水方的凶徒并未过来闹事,但在李家邬堡外的地方,恶劣的事情未有停歇。
在庄内管事的指挥下,人们敲起了紧急的锣,随后是庄户们的迅速集结和列队。再过一阵,马队、车辆连同大量的庄户浩浩荡荡的出了李家大门,他们过了下方的市集,随后转往通山县的方向。严铁和、严云芝等人也在车队中跟随,他们在不远处一条穿过林子的道路边停了下来。
庄户们成群结队朝周围散开,封锁了这一片区域,而李若尧等人朝里头走了进去。
那是一片惨烈杀戮的现场。
死了五名衙役,其中一人身材尤其魁梧高大,看起来颇有勇力,他的脖子被砍开了,死状也显得狰狞,目光中犹然带着深深的恐惧。李若尧向严铁和介绍:“这是家中的侄女婿徐东,现为通山县总捕……上过战场……”
五名衙役俱都全副武装,穿着厚实的革甲,众人查看着现场,严铁和心中惊骇,严云芝也是看的心惊,道:“这与昨日傍晚的打斗又不一样……”
“五人俱都着甲,地上有渔网、石灰。”严铁和道,“令侄女婿想的乃是一拥而上,瞬间制敌,然而……昨日那人的本领,远超他们的想象,这一个照面,彼此使出的,恐怕都是此生最强的功夫……三名衙役,皆是一击倒地,喉咙、小腹、面门,即便身着革甲,对方也只出了一招……这说明,昨天他在山下与石水方……石大侠的打斗,根本未出全力,对上吴铖吴管事时……他甚至没有牵扯旁人……”
“这等武艺,不会是闭上门在家中练出来的。”严铁和顿了顿,“昨夜听说是,此人来自西南,可西南……也不至于让孩子上战场吧……”
昨夜对陆文柯的讯问,严铁和严云芝虽然不在场,但也大致知道了事态的轮廓,他此时有些犹豫之间说起的话,也正是众人心中在疑虑、甚至不敢多说的地方。
李若尧拄着拐杖,在原地占了片刻,随后,才睁着带血丝的眼睛,对严铁和说出更多的事情:“昨夜发生的惨剧,还不止是此地的厮杀……”
“啊……”
“昨晚,侄女婿与几名衙役的遇害,还在前半夜,到得后半夜,那凶徒潜入了通山县城……”
“通山县不是已宵禁了……”严云芝道。
“江北开战,可用之兵大多数已被刘将军调配过去,要守整座城,哪还有那么多人……那凶徒乃是在这边杀人之后,又一路去了通山县,找到了我那侄女的家里。我那侄女……凌晨便遇害了……”
他的话说到这里,众人俱都呐呐无言,只慈信和尚双手合十,说了句“阿弥陀佛”,随后口中念经,似在超度亡者。
老人的目光扫视着这一切。
“……这还有王法吗!?”他的拐杖颤抖着顿在地上,“以武乱禁!无法无天!仗着自己有几分本领,便胡乱杀人!天下容不得这种人!我李家容不得这种人!召集庄中儿郎,附近乡勇,都把人给我放出去,我要将他揪出来,还大伙儿一个公道!”
他的放声嘶吼,话语振聋发聩,周围众人聚集过来,齐声应诺,严铁和便也走过来,安慰了几句。
去往江宁的一趟旅程,料不到会在这边经历这样的惨案,但即便见到了事情,预定的行程当然也不至于被打乱。李家庄开始发动周围力量的同时,李若尧也向严铁和等人连连告罪这次招待不周的问题,而严家人过来这边,最重要的联合开商路的问题一时间自然是谈不妥的,但其余的目的皆已达到,这日吃过午饭,他们便也集合人手,准备告辞。
眼下发生的事情对于李家而言,状况复杂,最为复杂的一点还是对方牵扯了“西南”的问题。李若尧对严家众人自然也不好挽留,当下只是准备好了礼品,欢送出门,又叮嘱了几句要注意那凶徒的问题,严家人自然也表示不会懈怠。
“李家人瞒了我们许多事情。”
有些话,在李家的宅子里是无法细说的,随着车马队伍一路离开了那边,严云芝才与二叔说起这些想法来。
“自然不可能一一坦诚。”严铁和骑着马,走在侄女的马车边,“例如这次的事情之所以发生,便是那名叫徐东的总捕鬼迷心窍,想要糟蹋人家卖艺的姑娘,那姑娘反抗,他兽性未遂,还要打人杀人。谁知道对方队伍里,会有一个西南来的小大夫呢……”
“二叔你怎么知道……”
“昨夜他们询问人质的时候,我躲在屋顶上,听了一阵。”
严家行刺之术出神入化,偷偷地藏匿、打探消息的本领也不少,严云芝听得此事,眉花眼笑:“二叔真是老江湖。”
“也确实是老了。”严铁和感慨道,“今早林间的那五具尸体,惊了我啊,对方区区年纪,岂能有如此高强的身手?”
“会不会是……这次过来的西南人,不止一个?依我看来,昨日那少年打杀姓吴的管事,手上的功夫还有保留,慈信和尚几度打他不中,他也未曾趁机还手。倒是到了苗刀石水方,杀意忽现……这人看来是西南霸刀一支无疑,但夜里的两次行凶,毕竟无人看到,未见得便是他做的。”
“有这个可能,但更有可能的是,西南修罗之地,养出了一批怎样的怪物,又有谁知道呢。”
严铁和感叹一番,事实上,此时天下的人皆知西南厉害,他的厉害在于凭借那一隅之地,以弱势的兵力,竟正面击垮了天下无敌的女真西路军,可是若真要细想,女真西路军的厉害,又是怎样的程度呢?那么,西南部队厉害的细节是怎样的?未曾亲历过的人们,总是会有着各种各样自己的想法,尤其在绿林间,又有各种诡异的说法,真真假假,难以定论。
到得此时,叔侄两人不免要想起这些诡异的说法来了。
严铁和道:“李若尧今日真怕的,实际上也是这少年与西南的干系。绿林高手,若是擅长野外奔袭的,以一人之力让数十人上百人畏惧,并不奇怪,可就算武艺再厉害,一个人终究只是一个人,纵然到得宗师境界,初时神完气足,当然能够令人生畏,但是以一人对多人,时间一长,只须一个破绽,宗师也要殒命乱刀之下。李家要在通山站稳脚跟,若真是要找茬的绿林强人,李家纵然死伤惨重,也总能将对方杀掉的,不至于真的畏惧。”
“可若是这少年真是出身西南华夏军,又或是带着什么任务出来的呢?你看他故作天真藏匿于一群书生当中,看似手无缚鸡之力,躲藏了至少两月有余,他为什么?”严铁和道,“说不定去到江宁,便是要做什么大事的,可这一次,李家那侄女侄女婿做的缺德事,他忍不住了,李家豁出去杀了这个人,万一接下来杀到的是一队华夏军……”
他压低了声音:“这一两年,华夏军与天下做生意,为了保障商路,人是派出来了的,刘将军地盘上,原本就有这些人。他们在西南作战,与女真最精锐的斥候厮杀都不落下风,各个心狠手辣武艺高强,若是这样的一队人杀到李家,便是李彦锋亲自坐镇,恐怕都要被斩杀在这,李家如今最怕的,便是这事。”
严云芝也点头:“但李家如今骑虎难下,如今侄女婿被杀在路上,侄女被杀在家里,事情沸沸扬扬,他若连人都不敢抓,李家在这附近,也就面子扫地了。”
“人肯定是要抓的。”
“那少年能躲过去吗?”
“这事已说了,以一对多,武艺高强者,初时能让人胆寒,可谁也不可能随时随地都神完气足。昨晚他在林间厮杀那一场,对方用了渔网、石灰,而他的出手招招致命,就连徐东身上,也不过三五刀的痕迹,这一战的时间,绝对不如他杀石水方那边久,但要说费的精气神,却绝对是杀石水方的好几倍了。如今李家庄户连同周围乡勇都放出来,他最终是讨不了好去的。”
严云芝沉默片刻:“二叔,我方才想了想,若是这少年真是与其他西南黑旗一道出来,姑且不论,可若他真是一个人离开西南,会不会也有些其他的可能呢?”
“……你且说。”
“西南行事凶狠,战场厮杀令人心畏,可过往世界,从未听说过他们会拿孩子上战场,这少年十五六岁,女真人打到西南时不过十三四,能练出这等武艺,必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家学渊源。”
严铁和点了点头。
“他出身西南,又因为苗疆的事情,杀了那苗刀石水方,这些事情便能看出,至少是他家中长辈,必然与苗疆霸刀有旧,甚至有可能便是霸刀中的重要人物。因为这等关系,他武艺练得好,说不定还在战场上帮过忙,可若他父母仍在,不见得会将这等少年扔出西南,让他孤身游历吧?”
“你的想法是……”
“他父母双亡,可能便是在那场西南大战里死了的英雄。”严云芝道,“也是因此,他才离开华夏军,孤身上路、游历天下。侄女觉得,这个可能,也是大的。”
严铁和想了想,目光看着严云芝,严云芝也认真地回望。过得片刻,严铁和笑了笑:“你是说……”
“若他带着任务也就罢了……”严云芝压低了声音,“其实即便带着任务,与华夏军有过节的乃是通山李家,并非咱们严家,咱们可以帮他一帮,也算结个善缘。可若是真如侄女所料,他在西南已无牵挂,是出来天下游历的,这等高手,可以为我等所用啊……二叔你也说了,他与李家真要打起来,只能前头占便宜,咱们若是能将人顺路救走,未来天下再乱,这便是一员虎将……”
至尊少爷 诸熏
马车前行,严云芝的语调虽然不高,但话语依旧一字不漏地落入了骑马在侧的严铁和耳中,他略微想了想,便也点头:“虎将且不说,咱们严家与华夏军确无过节,不论那少年是怎样的来路,能结个缘分,总是好的……此事并不简单,我与你师兄几人商议一番,若那少年真还在附近盘桓,咱们分出人手给他留一句话,也是举手之劳。”
他平素看惯绿林小说,对于合纵连横、各种心机,自然也有一番心得,此时觉得事情大有可操作的地方,当下骑马向前,召集队伍中其余的核心人物说话。
骏马奔出数丈,才与严云芝的一位师兄开了口,后方陡然有变乱响起。
那是走在道路便的一道行人身影,在刹那间冲上了严云芝所在的马车,只是一脚,那位给严云芝驾车的、武艺还算高强的车夫便被踢飞了出去,摔下官道边的草坡,咕噜噜的往下滚。
这一刻,那身影撕开车帘,严云芝猛一拔剑便冲了出来,一剑刺出,对方单手一挥,拍掉了严云芝的短剑。另一只手顺势挥出,抓住严云芝的面门,犹如抓小鸡仔一般一把将她按回了车里,那大车的木板都是嘭的一声震响——
整个队伍都被惊动,众人试图杀将上来。
秋日下午的阳光,一片惨白。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贅婿-第一〇四四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五)看書

贅婿
小說推薦贅婿赘婿
趴在李家邬堡的屋顶上,宁忌已经看了半天猴戏了。
时间回到这天早上,处理掉过来作恶的六名李家家奴后,宁忌的心中半是蕴含怒火、半是慷慨激昂。
心中怒火的由来,自然是因为在通山县遭遇的这一系列恶事:未曾惹事的王江、王秀娘父女无缘无故的遭到那样的对待,秀娘姐被殴打,险被强暴,王江大叔至今昏迷未醒,而在这些事情暴露之后,那对作恶的李家夫妇没有丝毫的悔改,不仅连夜将人赶出通山县,甚至到得凌晨还要派出杀手将所有人灭口。这种视人命如草芥、毫不在乎是非善恶的做法,已经结结实实踩过宁忌的底线了。
而在另一方面,原本预定行侠仗义的江湖之旅,变成了与一帮笨书生、蠢女人的无聊游历,宁忌也早觉得不太对头。若非父亲等人在他小时候便给他塑造了“多看、多想、少动手”的人生观念,再加上几个笨书生分享食物又实在挺大方,恐怕他早就脱离队伍,自己玩去了。
突然发生的这件事情,简直像是冥冥中的预兆——原本不熟悉外界的情况,这两个多月以来,也已经初步看懂——老天爷发出了信号,而他也确实受够了扮猪骗零食的生活,接下来,海阔天空、龙归大海、海……反正不管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成语吧,龙傲天要杀人了!
在李家邬堡下方的小集子上狠狠吃了一顿早餐,心中来回构思着报仇的细节。
决心很好下,到得这样的细节上,情况就变得比较复杂。
找谁报仇,具体的步骤该怎么来,人是不是都得杀掉,先杀谁,后杀谁,桩桩件件都不得不考虑清楚……例如凌晨的时候那六个李家恶奴曾经说过,到客栈赶人的吴管事一般呆在李家邬堡,而李小箐、徐东这对夫妇,则因为徐东乃是通山县总捕的关系,居住在县城里,这两拨人先去找谁,会不会打草惊蛇,是个问题。
而在另一方面,自己武艺不错,打不过也可以跑,但几个笨书生以及王江、秀娘父女才离开不久,自己这边若是一下子闹大,他们会不会被抓回来,受到更多的连累,这件事情也不得不多做考虑。
与此同时,更加需要考虑的,甚至还有李家全部都是坏蛋的可能,自己的这番正义,要主持到什么程度,难道就呆在通山县,把所有人都杀个干净?到时候江宁大会都开过两百多年,自己还回不回老家,杀不杀何文了。
往日里宁忌都跟随着最精锐的军队行动,也早早的在战场上经受了磨炼,杀过许多敌人。但之于行动策划这一点上,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委实没什么心得,就好像小贱狗的那一次,早早的就发现了坏人,暗中等待、守株待兔了一个月,最后之所以能凑到热闹,靠的居然是运气。眼下这一刻,将一大堆包子、煎饼送进肚子的同时,他也托着下巴有些无奈地发现:自己或许跟瓜姨一样,身边需要有个狗头军师。
小贱狗读过很多书,说不定能胜任……
不知道为什么,脑中升起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宁忌随后摇摇头,又将这个不靠谱的念头挥去。
小贱狗手无缚鸡之力,可能已经笨死在外头啦……真要处理这样的事情,当然还是华夏军的队伍最靠谱,如果是郑七叔带队……那倒也不用这么正规,哪怕随便来点其他人呢,譬如姚舒斌那个大嘴巴,他恐怕也能想出合适的做法来……
要不然,留在张村的那些小伙伴也行……又或者是提子姨、瓜姨她们的那些弟子,如果是黑妞姐……算了,黑妞那个贱人,会把自己狠狠打一顿,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拖回西南,就再也出不来了,活该她嫁不出去……
最理想的同伴应该是大哥和初一姐他们两个,大哥的心里黑坏黑坏的,看起来一本正经,实际上最爱凑热闹,再加上初一姐的剑法,若是能三个人一块行走江湖,那该有多好啊,初一姐还能帮忙做吃的、补衣服……
他吃过早餐,在脑海中百无聊赖地一个个过滤这些“军师”的候选人物,而后感叹龙傲天要出手的时候这些人一个都不在身边。心中倒是初步冷静下来,就算为了还未走远的几个笨书生和秀娘姐她们,自己也只得晚点动手——当然也不能太晚,一旦那六个残废被人发现,自己多少就有点打草惊蛇了。
一路走去李家邬堡,才又发现了些许新情况。李家人正在往邬堡外的旗杆上挂彩绸,极其铺张浪费,看起来是有什么重要人物过来拜访。
他心中好奇,走到附近集市打探、偷听一番,才发现即将发生的倒也不是什么秘密——李家一方面张灯结彩,一方面觉得这是涨面子的事情,并不避讳旁人——只是外头聊天、传话的都是市井、百姓之流,话语说得支离破碎、语焉不详,宁忌听了许久,方才拼凑出一个大概来:
据说以谭公剑闻名天下的严家堡群豪,这次要过来拜会李家众英雄,而严家堡的一位女公子,外号云水剑侠的女英雄,这次很可能会去到江宁,与公平党的一位盖世英雄时宝宝成亲,到时候,严家堡就会扶摇直上,成为整个天下有数的大家族了……
弹弓剑是什么东西?用弹弓把剑射出去吗?这么了不起?
还有屎宝宝是谁?公平党的什么人叫这么个名字?他的父母是怎么想的?他是有什么勇气活到现在的?
如果我叫屎宝宝,我……我就把我爹杀了,然后自杀。
葉 落 無心
宁忌坐在路边,托着下巴,纠结地思考了许久。
中午又狠狠地吃了一顿。
下午时分,严家的车队抵达这边,宁忌才将事情想得更清楚一些,他一路跟随过去,看着两边的人颇有规矩的碰面、寒暄,郑重的场面确实有了武侠小说中的气势了,心中微感满意,这才是一群大坏人的感觉嘛。
至于那个要嫁给屎宝宝的水女侠,他也看到了,年纪倒是不大的,在众人当中面无表情,看起来傻不拉几,论样貌比不上小贱狗,行走之间手的感觉不离背后的两把短剑,警惕心倒是不错。只是没看到弹弓。
他兴致勃勃地翻墙跟进李家邬堡,躲在大礼堂的屋顶上偷窥着整个事态的发展,看见下头开始演示拳法,倒还觉得有点意思,然而到得众人开始切磋的那一刻,宁忌便觉得整个人都软了。
这是一群猴子在玩耍吗?你们为什么要一本正经的行礼?为什么要哈哈大笑啊?
他甚至看到一个和尚哈哈大笑地下场,举着手一本正经地在场地上打木头、打石头,石头确实是裂开了没错,但为什么你出手之前都要把右手举在肩膀上头,你是在吓唬石头说你要出掌了吗?你不要这样啊!
李家邬堡的防卫并不森严,但屋顶上能够躲避的地方也不多。宁忌缩在那处角落里看比武,整张脸都尴尬得要扭曲了。尤其是这些人在场上哈哈哈哈大笑的时候,他就目瞪口呆地倒吸一口凉气,想到自己在成都的时候也这样练习过哈哈大笑,恨不得跳下去把每个人都殴打一顿。
对他来说,此刻所见的“江湖”,简直是一场折磨。
尴尬之中,脑子里又想了不少的计划。
既然公平党的屎宝宝势力很大,而且跟何文同流合污多半是个坏人,但李家比较怕他。自己今天干脆就来个辣手摧花、栽赃嫁祸。把这边这个弹弓女侠给XX掉,XX掉以后扔在李家庄的床上,给屎宝宝戴个一辈子摘不掉的绿帽子,让他们狗咬狗……
这个计划很好,唯一的问题是,自己是好人,有点下不了手去XX她这么丑的女人,而且小贱狗……不对,这也不关小贱狗的事情。反正自己是做不了这种事,要不然给她和李家庄的吴管事下点春药?这也太便宜姓吴的了吧……
干脆杀了吧。这什么严家庄跟李家庄同流合污,还要嫁给公平党的屎宝宝,说明她多半也是个坏人,干脆就杀掉,一了百了……不过杀掉以后,屎宝宝过来寻仇,又要很久,而且没有证据是李家人干的,这个祸事未必能落到李家头上。到头来还是得考虑栽赃嫁祸……
他绞尽脑汁,努力地思考了半个下午,最终也没能想出个好办法来。
待到夕阳西下,这群猴子在演武场上笑也笑够了,玩也尽兴了,去到邬堡外的山腰上看风景,一群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那姓吴的管事趾高气扬在周围游荡,偶尔制止点点:“那个谁……不要挡了路……”宁忌叹了口气,拖着凳子走了过去。
算了,不多想了,烦。
“唯,姓吴的管事!”
他叫道。
“什么人?”
爱踢凳子的吴姓管事回答了一句。
宁忌走过去,挥起手中的长凳,照着对方的左腿膝盖砸了下去!
**************
夕阳西下。
李家邬堡外的山坡上,严铁和、严云芝等今天才抵达这边的宾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远处发生的那场变故。
只是一个照面,以腿功享誉一时的“闪电鞭”吴铖被那突然走来的少年人硬生生的砸断了左腿膝盖,他倒在地上,在巨大的痛苦中发出野兽一般渗人的嚎叫。少年手中长凳的第二下便砸了下去,很显然砸断了他的右手手掌,傍晚的空气中都能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接着第三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惨叫声被砸了回去,血飚出来……
“叫你踢凳子!你踢凳子……”
砰!砰!砰!砰!砰……
少年一边打,一边在口中骂骂咧咧些什么。这边的众人听不清楚,距离吴铖与那少年最近的那名李家弟子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少年出手的凶戾,一时间竟不敢上前,就看着吴铖一面挨打,一面在地上滚动,他撅着白骨森森的断腿想要爬起来,但接着就又被打倒在地,遍地都是灰尘、碎草与鲜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慈信和尚大吼一声,将右掌举在肩头,状如罗汉托钵,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这单手上举的姿态乃是他这一掌的诀窍,观想佛门托钵罗汉法体,一经蓄力击出,内力聚集一掌,破坏力极大,普通的血肉之躯,根本难以抵挡。只见他迅速地冲到了两人身旁,一掌推出,少年挥起长凳,砸在吴铖的头上,又跳起来踹了一脚,慈信和尚的一掌,却挥在了空处。
“我叫你踢凳子……”他骂骂咧咧。
慈信和尚“啊——”的一声大吼,又是一掌,接着又是两掌呼啸而出,少年一边跳,一边踢,一边砸,将吴铖打得在地上翻滚、抽动,慈信和尚掌风鼓舞,双方身形交错,却是一掌都没有打中他。
“我叫你踢凳子……”
“我叫你踢凳子……”
……
慈信和尚如此追打了片刻,周围的李家弟子也在李若尧的示意下包抄了过来,某一刻,慈信和尚又是一掌打出,那少年双手一架,整个人的身形径直飚向数丈以外。此时吴铖倒在地上已经只剩抽动了,满地都是他身上流出来的鲜血,少年的这一下突围,众人都叫:“不好。”
有人道:“不可让他逃了。”
那少年飚飞的方向,正是一旁并无道路的崎岖山坡,“苗刀”石水方眼见对方要走,此时也终于出手,从侧面追赶上去,只见那少年转身一跃,已经跳下怪石嶙峋、杂草繁密的山坡,这边的山势虽然不像广西、云南一带石山那般陡峭,但无路的山坡上,普通人也是极难行走的。少年一跃下去,石水方也跟着跃下,他原本就在地势崎岖的苗疆一地生活多年,寄居李家之后,对于这边的荒山也极为熟悉了,这边除暂时不在的李彦锋等人外,也只有他能够跟得上去。
少年的身影在碎石与杂草间奔跑、腾跃,石水方飞快地扑上。
这边的山坡上,众多的庄户也已经鼓噪着呼啸而来,有些人拖来了骏马,然而跑到山腰边上看见那地形,终究知道无法追上,只能在上头大声呼喊,有的人则试图朝大路包抄下去。吴铖在地上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慈信和尚跟到山腰边时,众人忍不住询问:“那是何人?”
“他方才在说些什么……”
慈信和尚有些呐呐无言,自己也不可置信:“他方才是说……他好像在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将听到的话说出口来。
“好在石大侠能够追上他……”
“他跑不了。”
人群中声音嘈杂,人们纷纷说着。
这处山腰上的空地视野极广,众人能够看到那两道身影一追一逃,奔跑出了颇远的距离,但少年人始终都没有真正摆脱他。在这等崎岖山坡上跑跳委实惊险,众人看得心惊肉跳,又有人称赞:“石大侠轻功果然精妙。”
此时两道身影已经奔得极远,只听得风中传来一声喊:“大丈夫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我乃‘苗刀’石水方,行凶者何人?有种留下姓名来!”这话语豪迈英雄,令人心折。
那跑在前方的少年也开了口:“好说了,我是……你叫石水方?”
话语的前五个字语调很高,内力激荡,就连这边山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然而还没报出名字,少年也不知为什么反问了一句,就变得有些隐隐约约了。
……
“……当年在苗疆蓝寰侗杀人后跑掉的是你?”
……
“没错,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呃……操……”
一片荒草乱石当中,已经不打算继续追赶下去的石水方说着英雄的场面话,忽然愣了愣。
奔跑的少年在前方停下来了。
他转过了身,看着石水方,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右手捏了捏左手的手掌。
“是你啊……”
石水方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停下来,他用余光看了看周围,后方山腰已经很远了,无数人在呐喊,为他打气,但在周围一个追下来的同伴都没有。
少年双手一张。这一刻,空气中都是凶戾的气息。他从殴打吴铖开始,躲开了慈信和尚那么多的攻击,还接了慈信和尚一掌,又奔跑了这么远的距离,这一刻,石水方才发现,对方口鼻间的气息,都没有丝毫的紊乱,就像是刚刚只散过一场步的年轻人一般。
山腰上的呐喊与打气还在继续,他们看见那少年突然停下了,石水方也停下了。半个呼吸之后,少年犹如凶兽般,扑向石水方,石水方拔出苗刀。
荒草与乱石之中,两道身影拉近了距离——
冲撞。
嘭——
漫天的蒿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