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Andlao-第四十七章 根源熱推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我们走在布满裂隙的冰层之上,迎着狂风与雪尘艰难前进。”
有声音在016的耳边响起,她睁开眼,入目的是熟悉的冰原与璀璨的夜空,她记得这应该是洛伦佐的【间隙】。
禅枪劲雨后 软饭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意识有些恍惚,就像睡醒后的余梦,她隐约地记得自己刚刚应该是在和谁对峙着,可这记忆渐渐变得模糊,直到破碎、消失。
“我们渴望的东西就在这风雪的尽头,但我们自身太过沉重了,带着凡性的卑劣与欲望。
越是前进这冰层越是脆弱,我们的每一处落足都会带来数不清的裂隙,冷彻刺骨的海水从缝隙间溢出,整个冰层摇摇欲坠,再也难以支撑我们的重量,似乎下一秒我们就会坠入冰海之中。”
047坐在长椅的另一边,他正看着冰原的另一端,在他的目光里,042迎着风雪前进,他的步伐踉跄,每走几步就会摔倒一次,然后再度艰难地爬起来。
“我们是如此地沉重,因此我们必须舍弃些什么东西,才能在这脆弱的冰面上前进。”
047说着转过了头,看着016。
“你觉得呢?”
“觉得什么?如果需要舍弃掉的话,就都舍弃吧,只要能抵达那里,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呢?”016想了想回答道。
“可真的是这样吗?”
047显得很困扰,他看着042坠入了海里,他用力地挣扎着,爬上岸,似乎是在休息,然后再度踏上了冰面。
“如果我们什么都舍弃掉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变得‘空白’。”
“所以呢?”
“那么‘空白’的我们,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吗?”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切都陷入了无止境的宁静之中,溅起的水花、飞扬的雪尘、迸发的冰屑,所有的事物都在这一刻凝滞住了。
远处042保持着前进的姿势,如雕塑般僵硬在了原地,他伸出手似乎是想触摸什么,但在他的前方只有一片难以窥视的混沌。
“你……说什么?”
016不解地看着047,内心涌现了一股极为怪异的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我们一定是为了什么理由,从而踏上了这有去无回的路,但我们如果连这最初的理由也舍弃掉的话,当我们抵达这路途的终点时,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为了许下这个愿望,历经千辛走到了路途的终点,就在实现愿望的前一刻,将自己的愿望遗失。
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凝滞的时光破碎了,万物都再度步入正轨,042用力地向前奔跑,冰面的裂痕紧随着他的步伐,他就快抵达终点了,也是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些迷失之人。
他们的身体是如此的轻盈,在舍弃了全部,将自己变得空白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束缚住他们了,身体缓缓地升入天空,目光空洞,如同死去了一样。
成千上百的、空白的尸体悬浮在天空之中。
……
狂涌的恶意在事务所内升起,无形的触肢疯魔般抓挠着四周的事物,露出血盆大口,肆意吞噬着活人的生命。
在这一刻伊芙能深切地体会到“绝望”的形状,能嗅到它的气息,聆听到它的低语,激发着最为原始的情绪。
恐惧。
眼瞳紧缩、心跳加速、体温升高,游骑兵的力量在此刻起效,在这常人失去理智的压抑下,伊芙挣脱了控制,她挥起折刀,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底狂暴的恐惧催促着她进攻。
杀了华生。
距离是如此之近,大概只有不到三四米的距离,但此刻变得是如此的漫长,伊芙艰难地迈出步伐,举起折刀。
他 來 了 請 閉眼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能看到华生已经摘下了大半的冠冕,只有一些边缘还紧贴着额头,在那双疲惫的眼瞳里卷起了炽白的风暴,如此耀眼,美的惊心动魄。
加油,伊芙,只要将手中的钢铁送入这个女人的心窝,只要阻止这种诡异力量的扩散,只要……
伊芙在心底为自己打气着,可她刚迈出一步身体便开始不受控制了,名为侵蚀的力量作用在了她的身上,过于靠近侵蚀源的原因,现在不止是负面情绪的增生,还有五感的影响。
视觉出现了幻觉,眼瞳里的炽白被扭曲成了灼热的烈日,能看到房间内的影子都开始蠕动了起来,就像沸腾的黑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爬出。
怎么……回事?
伊芙疑惑着,她的视野开始摇晃,记得自己的步伐很稳才对,可现在伊芙正摔向地面,侵蚀影响了她的感官,此刻就连行走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狼狈地倒下,她侧着头,正好能看到坐在墙边的华生,眼瞳的炽白越发明亮了,几乎要将伊芙彻底吞食。
要……死了吗?
伊芙的目光呆滞,侵蚀的压抑下,她甚至难以在死前回想自己的过去,只能这样可笑地死去,就这样……
刹那间,所有的异样都消失了。
仿佛有无形的伟力在一瞬间遏制了黑暗的滋生,只见华生面目狰狞,手臂上跳动着青筋,将圣银的冠冕再度戴了回去,将自己黑暗的意志就此隔绝于血肉之躯中。
就这样,一切都迎来了平静。
这样的平静持续了很久,无论是华生还是伊芙此刻都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沉重的呼吸声在其间回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芙终于从侵蚀带来的压抑里舒缓了过来,她试着站起来,可浑身无力,只能和华生一样,她向后挪了几下,靠在了窗户下。
“你……是想杀了我吗?”
伊芙心有余悸地问道,脑海里仍回荡着刚刚的恐惧与绝望,死亡与她如此之近。
华生没有应声,为了遏制住自己疯狂的思绪,她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余力。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对于那些疯狂的呓语,华生早该有所警惕的。
三国演义之我佐刘备
在得知了旧教皇的秘密后,华生与新教皇深入了围栏之外,几乎就要触及深埋起来的邪异。
华生以为自己躲避的很好,可实际上她早就被那不可言说的力量捕获了,缄默者们如此奋战,便是为了将这股力量杜绝在围栏之外,而现在她与新教皇,出于对真相的追逐,再次触及了这份力量。
她不太清楚该如何形容这股邪异的力量,非要有一个称呼的话,它或许可以被称作【根源】,扭曲疯狂的【根源】。
“我的【升华】并非不完整。”
华生轻声道,声音很低,低到伊芙都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一直以来华生都觉得自己和洛伦佐一样,她们进行了【升华】,只是【升华】的不够完整,洛伦佐依旧被肉体所束缚着,而华生则在虚无的意志下无法更进一步。
可突然间,华生觉得不是这样。
华生的【升华】是完整的,只是她身上还有着太多的杂质,令她无法完全升格至更高的存在,心底有着一个模糊的猜测,或许听从【根源】的声音舍弃一切,华生便能将这些杂质剔除,就此升格。
无论是她,还是洛伦佐都是这样,她们已经拥有了打开大门的【凭证】,只是她们无法舍弃所有的东西,难以度过那脆弱的冰面。
那么……舍弃一切会变成什么呢?
缄默者?还是所谓的【根源】?
华生猜不到更深的秘密了,但她对于这一切的尽头感到极度的畏惧。
在摘下冠冕的那一刻,不知为她的眼前突然闪过了诡异的幻觉,已死的047在长椅上和自己讲着一些奇怪的怪话。
是啊,如果真的舍弃一切,自己还是自己了吗?
“你为什么放弃了?你应该可以杀了我的,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呢?”
伊芙再次问道,现在她的感觉好了许多,被剥离的感官都逐渐恢复,她坐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啊?”
华生被伊芙的话语唤回了现实,结束了疯狂的臆想,她显得有些迟钝,愣神了很久后才缓缓说道。
“你是洛伦佐的朋友,你死了他会难过的。”
大概是出于这样的理由,可能没有舍弃一切的勇气,可能是依旧对人性的复杂有所眷恋,可能是为了洛伦佐·霍尔默斯……总之在最后的时刻华生清醒了过来,从失控之中挣脱。
“这样吗?”
伊芙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她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救了自己,真是太荒唐了。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伊芙的身上,暖暖的,为她驱散了不少心底的阴寒,她看了看萎靡的华生,又回想起刚刚那个可笑的理由。
“晨辉挺进号。”
听到伊芙的声音,华生抬起了头。
“洛伦佐就在那艘船上,而这艘船正带着他们前往维京诸国……他已经离开很多天了,说不定已经到维京诸国了,你要找他的话,可能得加快步伐了。”
声音顿了顿,想起刚刚华生的诡异,她补充着。
“不过你是他的朋友,这应该难不倒你吧。”
伊芙冲着华生微笑,把身旁的折刀丢了过去,稳稳地插在华生身前的地板上。
“带着上它吧,你会用到的。”

精华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第四十六章 捨棄熱推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神秘的银白冠冕。
在庆祝的那天,伊芙在见识到这冠冕时,便觉得它有些不对劲,从装饰品的角度来看,它的做工实在是粗糙,简直就是工艺垃圾,而且怎么想洛伦佐也不会是个会收集装饰品的人。
反派女王
用来赠送的礼物?也不太对,洛伦佐虽然穷但不至于送这样的东西,别人送给洛伦佐的?也不像,如果真的了解洛伦佐这个人,那他应该送刀与剑,最次也应该是一瓶啤酒才对。
它的存在过于突兀与诡异,但当时这样的疑惑之情被欢愉冲散,见洛伦佐也不想多说什么,伊芙也就没有多问,直到现在再次看到了它。
“小偷?”
伊芙不善地看着女人,在她看来女人头上的冠冕是洛伦佐的,不知道女人从哪里把它翻了出来,居然还戴在了头上。
不对,伊芙记不住冠冕的细节,可她记得洛伦佐的冠冕没有磨损的那么严重,表面锃亮,如镜一般,而女人头上的冠冕满是划痕,缝隙里还有着污渍,看起来已经戴上了很久,与女人一同经历了不少的磨难。
“两个冠冕……洛伦佐那个是你送给他的?”
伊芙意识到了这一点,洛伦佐的冠冕源自于眼前这个女人,或许她真的小瞧了洛伦佐,在这旧敦灵之外,他还有着些许算得上朋友的人。
“所以洛伦佐收到了冠冕?”
女人也平静了下来,从伊芙的口中知晓了这样的消息后,她显得安心了许多,长叹了一口气。
“是啊,他收到了,那么你到底是谁?”
伊芙对女人的敌意稍微削减了一些,但还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她还记得洛伦佐那复杂的关系网,朋友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变成仇敌,她还记得名为劳伦斯的大敌,怎么都想不到那样的疯子曾经居然是洛伦佐的导师,本以为会有什么尊师重道的剧情,结果两人一见面就互捅刀子以示友好。
华生没有说话,她凝视着伊芙,思考着什么。
在与洛伦佐同行的日子里,华生很清楚伊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凡人的躯体下藏着一颗向往危险的心,就像扑火的飞蛾,但她不是在追逐光明,她在渴望着与焰火擦肩而过的、一瞬间的余温。
关于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华生都不能说出来,一个字都不行,一旦伊芙知晓,她也会上了缄默者的黑名单,想要保护好伊芙,她只能保持绝对的沉默,以免透露任何可能招来杀机的信息。
“你没必要知道,告诉我他在哪?”
华生缓缓说道。
“你什么也不说,我该怎么相信你?”
伊芙握起了折刀,不怀好意地看着华生。
华生一时间觉得有些头疼,她看了看伊芙,又看了看门外的光景,阳光落下,街头人来人往。
脸上有些苦涩,无奈地露出微笑。
“先让我休息一下。”
也不管伊芙什么反应,华生说完这句话后便仰起了头,眼神迷茫地看着天花板。
回忆一下这短时间的经历,简直可以编书出版了,书名华生都想好了,就叫《华生漂流记》。
想到这里华生自己也觉得有些太扯了,可能和洛伦佐混久了,多少真的被影响到了,冷漠的自己,也多少沾点神经质了。
从被守望者、也就是缄默者追杀起,华生真的是一路坎坷,硬生生从神圣福音教皇国抵达了旧敦灵,路上也遭遇了几次突袭,但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精疲力尽地来到事务所时,她却发现洛伦佐不在家,从家里的环境来看,他应该走了好几天。
当时华生一瞬间就有着颇为混沌的感觉,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苦命的邮差历经千难万险终于到了这里,结果发现收信人搬家了。
妖 王
她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意志被束缚于这具躯体之中,这具身体也需要进食与休息,简单地休整后她便在洛伦佐的床上睡下。
接着便是现在这样,伊芙握着折刀和自己对峙。
华生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有些理解旧教皇的痛苦了。
旧教皇知道了被诅咒的知识,为了保护更多的人,他必须保持缄默,面对前来问询的人,他也不能做出任何应答,只能目睹着他们的不解、愤怒,直到目送他们也踏上相同的求知之路、然后死去。
这就是旧教皇一直不肯告诉新教皇秘密的原因了,一旦说出来,一切或许会变得更糟糕,如果不说,痛苦且绝望的只有他一个,这样就足够了。
现在旧教皇的心情,华生多少也了解了,此刻的她与伊芙,和那时的旧教皇与新教皇又是何其地相似。
华生也意识到了新教皇那时内心的迷茫与崩溃,他以为旧教皇是个穷凶极恶之徒,背叛了教会的罪人,可实际上他是个独享恐惧的守秘者,他一直在试着延续福音教会的存在。
旧教皇想杀死新教皇很简单,只要说出一切就好,那些知识就像魔咒一样,念动着它们就会招来灾难,但他没有这样做,直到新教皇触动了禁忌。
她还记得新教皇坐在升华之井的边上,他低垂着头看向漆黑的井中,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的事,他追逐秘密的狂怒,因旧教皇的死而被浇灭,那时他说,和旧教皇相比,自己才是那个最该死的家伙,他越过了围栏,唤来了灾难。
更令人绝望的便是所谓的秘密、世界的真相、注定到来的末日、永无止境的轮回。
看着迷茫恍惚的新教皇,华生也是那时起决定离开,这个铁铸一样的男人已经产生了动摇,旧教皇的秘密颠覆了他的认知与狂怒,他变得可笑至极。
新教皇对于旧教皇的恨意不知道积累了多久,但最后却发现旧教皇才是那个一直试着保护他、保护所有人的家伙,对于新教皇而言,这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就像圣临之夜的真相一样戏剧。
每个人都被所谓的命运玩弄着,以最糟糕的样子,取悦着命运的笑颜。
华生不清楚他能不能挺过来,但她很清楚她不能再将赌注赌在新教皇的身上了。
她之所以离开洛伦佐,便是希望有另一个人能承担起这些,洛伦佐为这一切做的已经够多了,他没必要再付出什么了,可就像诅咒一样,华生最后还是回来了。
“伊芙,告诉我,他在哪?”
华生有气无力地说道,她意识到这似乎是她和伊芙第一次交流,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展开。
“你知道我的名字?”
伊芙觉得这一切显得越发诡异了起来。
“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伯劳、蓝翡翠、乔伊、红隼……”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在脑海里浮现,与洛伦佐共存的时光里,这些记忆仿佛是华生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听着这些名字,伊芙的神情越发复杂了起来。
“我是洛伦佐的朋友,我没有敌意。
知识是被诅咒的。”
冰神 浅默雅
华生说道,她希望伊芙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伊芙表情一怔,她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诅咒限制了人们的沟通,限制了人们的理解。
“也就是说,我想问的事情,会涉及诅咒是吗?”
华生点点头,没有说话。
要相信这个女人吗?她值得相信吗?她会不会在欺骗自己呢?
伊芙的心智略微地动摇着,她瞪大了眼睛,不知不觉中她也落入了困境之中,这只是华生的一面之词,她的出现本身就诡异至极,伊芙没办法去完全相信华生,而华生为了保护伊芙,也无法将所有的信息对她阐明。
就像一只刺猬与一只兔子,刺猬想保护兔子,兔子却因刺猬的尖刺而恐惧,刺猬想给兔子一个拥抱表达自己的善意,但又因自身的尖刺,根本做不到这些。
人类就是被这样的镣铐束缚着,痛苦地挣扎在轮回之中,不断地忘记,然后再次付出鲜血将其记起。
折刀微微颤抖着,面对不知真假的情报,伊芙陷入了犹豫之中。
看着挣扎的伊芙,华生累了。
在旅途中她也思考过,如果自己陷入了旧教皇那样的困境,她无法传递信息,其他人也无法理解自己,真的变成那种局面时,自己该怎么做呢?
华生想不明白,因此现在也落入了和旧教皇相似的情景。
她开始厌烦了,说到底华生已经算不上什么人类了,一直驱使她的,也只是心中仅存的愿望与一丝快要被磨灭的人性而已。
华生没时间去闲扯了,更不要说和伊芙培养感情,讲什么谜语试着让她知晓自己要做的事,华生需要的信息就在伊芙的脑子里,只要入侵了她,华生就能知道一切,只要够快,尽可能降低侵蚀的强度,她还是有机会躲过缄默者们的追击的。
虽然这可能会杀死伊芙。
【是啊,说到底你和伊芙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人,你清楚伊芙的一切,但这只是借着洛伦佐的双眼所看到的,你本身就是一个局外人,无人知晓你的存在。】
有声音在耳边回荡,仿佛有人群在窃窃私语。
自从在旧教皇的【间隙】里得到哪些禁忌的知识后,华生总能幻听到些什么,她觉得这应该不是所谓的侵蚀影响,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侵蚀源,创造妖魔的源头。
想到这里她更加感到了命运的捉弄,追逐了这么久的源头,此刻她惊异地发现似乎自己便是这灾难的源头之一。
命运嘲笑着所有人,无论是华生还是新教皇。
【伊芙并不重要。】
声音又响了起来,折磨着华生的心智。
漫长的旅途中,这虚无的声音愈演愈烈,起初只是无意义的低鸣,渐渐的变成可以理解的模糊字句,到现在变成了可以影响决定的魔咒。
【今天只是你们两个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所有的情谊什么的,也只是路人的一面之缘而已,这一切与你要做的事情相比,伊芙的生命不值一提,可以说你根本没必要去想这些,被升华过的你已经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你升腾至了某个更高的存在,从物种的角度来看待,你与伊芙,就像人类与自己的宠物。】
【人类需要在意宠物的想法吗?】
“不需要,也没必要去考虑这些。”
她喃喃自语着,回应着虚无的声音。
华生早就不是016了,她是华生,一个畸形扭曲的存在。
她早已踏上了升华之路,升格至那非人的存在,凡人的伦理道德再也难以将其束缚,甚至说所谓的人性对于华生而言都是一种累赘。
意志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升腾,它从摇篮的长眠之中苏醒,伸出了爪牙,轻柔地抚摸着华生,带着邪异的微笑,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它是源自灵魂深处的肮脏之物,不可言叙、不可知晓、不可触及的存在,漆黑的液体在翻滚涌动,白骨与血肉在其中增生又死去。
阴影的庇护下,它在华生的耳边轻声呢喃着。
【对,就是这样,加入我们,舍弃无用的人性,升格至更高的存在。】
二爷的崩坏命运夜 夫仁
华生的眼瞳微微扩散。
有太多沉重的东西束缚着华生的灵魂了,让她只能踩在这片污秽的大地之上,但只要……只要将它们全部舍弃就好。
先是懦弱的血肉之躯,接着是自己可笑的名字,然后便是无意义的情感,最后将人性彻底抹除……
【升格至更伟大的存在!】
邪异狰狞的声音宛如鸦群在耳旁哀鸣,催促着华生做出决定。
“抱歉了,伊芙。”
手扶在了冠冕上,华生的目光呆滞,试着摘下它,伊芙也目睹了这一切,一瞬间心底涌起莫名的惊惧感,似乎当华生摘下冠冕时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
伊芙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但她明确地感知到了迸发的恐惧,数不清的声音在脑海里尖叫,催促着伊芙逃离,但她的身体早已被无名的力量捕获,肌肉僵硬成了一团无法动弹。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源自灵魂深处的黑暗,被世间万物所唾弃的肮脏之物,它在神的影子里蠕动滋生,直到变得足够强大,将寂静的黑夜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体之上。
华生的手掀起了头顶的冠冕,被束缚的意志得到了解放。

ftv27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三十一章 美好的一天讀書-qlf2i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旧敦灵,温彻斯特事务所。
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头顶的天花板上贴着花花绿绿的海报,有些是几年前的旧物了,有的又好像是昨天才刚刚贴上。
洛伦佐伸了个懒腰,大概是知道自己的目标了,洛伦佐就连起床都充满了动力,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丢在一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走下了床。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洛伦佐也不清楚该称之为使命感,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觉得自己空虚的身体都充盈了起来,迷茫的黑暗里看到了指明的灯塔。
走到一楼,在自己熟悉的沙发上坐下,目光看向前往,正好能越过窗外,见到生机腾腾的世界。
清晨的微光下,能看到几个孩童在追逐打闹,他们的家长就跟在身后,笑嘻嘻地交谈着,欢声笑语,一片美好,这看得洛伦佐目光有些直了,他不曾拥有过这些,也难以理解,但这都不重要,这倒让他回忆起了昨天会谈的最后。
实际上在离开那黑暗的墓地后,洛伦佐仍有着些许疑问,女王说她并不具备什么所谓的勇气,那么她又是从何来的力量,做出这些微乎其微的反抗呢?这让洛伦佐觉得女王有些矛盾,他本想问问亚瑟的,可在离开前却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在那片空旷的地下草野上,女王站在大门旁目送着两人的离去,但在洛伦佐回头注视她时,他看到了之前问自己话的那个女孩,她欢腾地跑向女王,她们两个说了些什么,洛伦佐没有听到,但那时他倒有些理解女王的想法了。
人或许无法为自己而勇敢,但有时却会为了别人踏入黑暗。
原来大家都是无药可救的凡人。
洛伦佐这么想着,拿起钉剑再度擦拭了起来,接下来的行程已经确定了,洛伦佐将随着船队抵达维京诸国,越过寂海前往世界尽头。
船队早已集结完毕,但似乎还有些问题要处理,洛伦佐倒有了些闲暇的时间,可这种情况下,他很难让自己闲下来,但又不清楚该做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剑刃,将其擦的锃亮,然后放在一边。
洛伦佐想起了什么,然后从脏衣堆里翻出了那个圣银冠冕。
在手中随意地把玩着,洛伦佐的内心也有了些新的想法,实际上他目前要面对的主要威胁倒不是预言里的末日,而是保持整个世界静默机制的缄默者们,那些诡异的家伙没有心智可言,完全是遵从着某种规则行动。
现在它们被某种东西吸引了,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清理像洛伦佐这样的知情者,但谁也不清楚它们什么时候能会缓和过来,因此能阻断【间隙】入侵的圣银反倒是最为珍贵的资源了。
洛伦佐凝视着这冠冕,新的想法在脑海里升起。
经过了这么多,洛伦佐几乎还原了猎魔人与妖魔之间的联系,将那神圣的修饰全部丢掉,只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原理,无论是秘血还是权能,乃至诡异的【升华】,曾经模糊不清的世界在他的发掘下已经不断清晰了起来。
甚至说洛伦佐已经隐隐猜到了【升华】的尽头,以及缄默者与猎魔人之间的联系……
那么圣银呢?
这种诡异且极具针对性的金属,洛伦佐至今也没有查清它存在的缘由,它们就如妖魔一样凭空出现,并且用一点就少一点,在与静滞圣殿隔绝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是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
这是不对的,洛伦佐已经意识到了,这世界的所有不解之谜都是一个完整的圆圈,它们相互咬合着,形成了一个闭环,洛伦佐现在只是还不够了解它们而已。
现在洛伦佐还有着一种奇怪的预感,他觉得自己或许能在世界尽头里找到所有的答案,无论是妖魔还是圣银,还是说这世界的本质……
“洛伦佐!”
清脆的喊声响起,伴随着大门被用力地推开,洛伦佐的思绪被粗暴地打断。
好在洛伦佐也算是足够冷静的人,换做以前的自己,说不定现在钉剑已经架起来了。
“伊……伊芙?”
洛伦佐看清了那个站在大门口的家伙,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家伙怎么又来了。
“哟!早上好!”
另一个声音响起,只见在伊芙身后还跟着一个家伙。
红隼似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从他的样子来看他的伤应该是都好的差不多了,绷带支架什么的都也拆掉了,不过从他时不时龇牙咧嘴的表情来看,应该还处于恢复阶段。
“哇,你是在房间里养猪了吗?”
红隼毫不掩饰对于房间的嫌恶,一边走一边对着事务所内部的装饰评头论足,然后停在墙壁旁,看了看上面的牛头装饰。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个牛头倒没有什么异样,主要奇怪的地方在于挂在牛角上的东西。
“你一般用这东西挂袜子?”
红隼指了指牛角上挂着的袜子,他很难想象洛伦佐脱袜子时到底该是何等的豪爽,才能把这玩意挂在这上,洛伦佐则面无表情地保持着沉默。
好消息是他终于找到了丢失的袜子,坏消息是这种情况真的不是很好,有种被人公开处刑的感觉。
“我说,你们是来干嘛……”
洛伦佐发问道,但没有人在意他在说什么,红隼继续对事务所的内部环境评头论足着,整个人贱的不行。
“你这生活环境……你是要烂在这里吗?”
红隼拿起一个酒瓶,里面还有着浅浅的一层酒液,上面悬浮着数不清的烟头和沉积的烟灰,而这样的瓶子还有很多,罗列在了角落里。
“你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收拾屋子啊。”
伊芙也说道,她本想找些没有杂物的地方落脚,但在走了几步后她就放弃折磨自己了,随意地踩在乱七八糟的东西上。
“你们不上班的吗!”
洛伦佐忍不住地尖叫道。
“啊?今天休假,我们是来给你送行的,嗯,也不对,应该说离别晚会!”
伊芙想了想说道。
“啊?”
洛伦佐搞不懂她在说什么,什么送行?什么离别晚会?这些人在搞什么?
不等洛伦佐继续问什么,一辆马车停在了事务所的门口,车厢微微摇晃,好像里面在发生什么,下一刻车门被打开,赫尔克里被丢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只肥硕的毛丝鼠,看起来被关的这些天里,它的伙食还不错。
一人一鼠倒在地上,似乎是嗅到了新鲜的空气,短暂的沉默后,他们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自由!”
赫尔克里高呼着,然后喘着粗气爬进了事务所,也不知道他遭受了什么,整个人一副逃难回来的样子,见到红隼拿着的酒瓶,他也不看里头有什么一把抢过来就闷了一口。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赫尔克里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呕”!
“要吐滚外头啊!”
洛伦佐翻过沙发,一把扼住了赫尔克里的喉咙,另一只手则牢牢地抓住酒瓶,不让他吐出来,这个猎魔人力量大的非凡,只见他这么拖着赫尔克里,又把他丢出了事务所,大门敞开,门外干呕声不断。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洛伦佐看了看这几个不速之客,以往事务所的平静生活碎成了一地的玻璃渣,这糟糕混乱的开局让洛伦佐十分不适。
自凡露徳夫人离开后,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通常一整天都没有人来打扰他,而洛伦佐就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浪费着人生。
可今天就像一枚炸弹被投了进来,把洛伦佐整个人都掀翻在地。
“赫尔克里没有什么太大的研究价值了,黑山医院便决定让他出院,但总不能随便把他丢在道边吧,就只好送你这来了。”
蓝翡翠走下了马车,面无表情地对洛伦佐说道。
“哈?”
洛伦佐一脸的莫名其妙。
“然后便是任务的详细情况,这个会由伯劳向你阐述。”蓝翡翠看了一眼事务所内部,没有找到伯劳的影子,“看起来他还没有到。”
蓝翡翠说完便走了进来,她是个很少有表情的家伙,但面对这杂乱的室内,她还是忍不住和红隼露出了同样的表情,然后费尽心力地找到了一个还算可以坐下的地方。
“霍尔默斯先生,我建议你需要注意一下个人生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洛伦佐粗暴地打断了蓝翡翠的话语,他现在感觉就像是一只被人掀了窝的老鼠。
“我感觉我的胃在哭泣,我到底喝了什么?”
赫尔克里吐完了,有气无力地走了进来,他感觉自己的喉咙火辣辣的疼,还想说什么胃部一阵翻滚,他又跑到外面扶着墙吐了起来。
这就像一场见鬼的交响曲,赫尔克里的呕吐声、波洛叽叽喳喳的乱叫、红隼的评头论足,还有蓝翡翠那带着些许鄙夷的眼神……
“伊芙!”
洛伦佐突然想起了这个该死的罪魁祸首,转过身吼道。
“怎么了?”
伊芙被洛伦佐这吼声震的一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见她踩着椅子,试图把挂在墙上的温彻斯特取下来。
“你最好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洛伦佐一脸死意地看着她,这眼神弄得伊芙一慌,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下,讲起这些奇怪的事。
“你还不知道吗?你被编入了接下来前往维京诸国的船队,这可是个大远征,要比高卢纳洛还要久,你说不定会在海上漂几个月。”
伊芙说道,她也是昨天晚上才得到的消息,净除机关很重视这次行动,有很多人都被编入了船队之中。
“听说你们是要代表英尔维格去和维京诸国进行军事交流,你们还会带上原罪甲胄一起。”
听着伊芙的话,洛伦佐沉默了下来,很显然伊芙知晓的这些都是假的,或者说烟雾弹,这次行程的真正目的是世界尽头,但这个信息应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比如……
洛伦佐看向一旁的蓝翡翠,这个漠然的女人很少出现在洛伦佐身边,一旦出现想必就是接受了什么命令,而蓝翡翠就像知道洛伦佐在想什么一样,她说道。
“这次行动我和伯劳会与你同行协助……主要还是你和伯劳,我只是一个随行的而已。”
两人聊着只有他们懂的事。
“所以你们过来做什么?”
洛伦佐又看向了伊芙,他很好奇为什么这几个家伙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我们打了个赌。”
伊芙突然说道,有声音接着她的话说道。
“我们赌你会不会收拾房间,它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塞琉推开了门,她扫了一眼室内,脸上露出了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你这次至少得离开几个月,我们怕等再到这里时,你这个可怜的事务所真的会变成老鼠窝。”
在洛伦佐震惊的目光里,塞琉就这么走了进来,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
洛伦佐脑子有些乱,感觉变成了一团浆糊。
“所以你怎么又过来了?”
洛伦佐头一次觉得事务所变得拥挤了起来,它好像从来都没有迎接过这么多的客人。
“和我的护卫们商讨一下接下来的行程,有什么问题吗?”
塞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啊?”
洛伦佐一愣,今天事态的展开有些太快了,洛伦佐有些接受不能。
“此次前往维京诸国,不止有我们净除机关的人员,还有斯图亚特家,”蓝翡翠适时地补充道,“斯图亚特家将于维京诸国展开贸易合作。”
洛伦佐记得这件事,塞琉和他提过的,他此刻有种被阴谋诡计缠身的感觉,糟糕极了,他就应该在伊芙推门的那一刻一脚把这些家伙都踹出去。
“所以?”
洛伦佐发出疑问。
“嗯,所以。”
清穿之四爷的萌妻驾到
塞琉回答,两人用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交流着。
腐烂潮湿且脏乱的事务所难得地有了活人的生气,只是这次生气有点太多了,让这里的主人充满了不适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