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決勝的因素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靈魂的識海中。
巨龍和天使對立。
徐直對著羅尼斯剛欲一爪抓出,隨即便見對方形象起了變化。
那是他熟悉的身影,也是曾經交戰過一次的身影。
他曾經在海克西斯的腦海中與對方交戰。
這是時空之龍的神降念頭。
或許羅尼斯面臨徹底死亡的恐懼,這道神降的念頭最終開始了顯化,從潛移默化的影響轉入到直接控制。
“你玩的小號還真是多!”
雖然熟知對方的強大,但徐直並無多少畏懼。
只有贏,他才能安然退走。
這是極為凶險的抹除方式,便是他來之前都不曾考慮使用這種手段。
人在靈魂中交戰,遠不能清楚外面的情景。
若是剛剛動手引發了注意,被人打殺到本體,對他而言是很糟糕的事情。
只是對方突入識海的瞬間,徐直便已經暴起,進入到硬殺的階段。
仗著自己靈魂打通了天地二橋,具備防護層的力量,徐直並不懼最初的損耗。
只是碰撞的瞬間,尖銳的龍吼之聲便貫穿了識海之中。
兩尊龐然大物開始了肉搏。
對方的靈魂依舊在不斷成長,也越來越強,如同一口池塘,在瘋狂的灌水進入。
徐直此時做的是儘量讓對方身軀受損,也將這口池塘破壞,只要他破壞得足夠快,對方就難以形成打壓之勢。
“逆神者!”
已經化成銀色巨龍的羅尼斯大聲咆哮,眼神中冷漠,又充斥著憤怒。
“你身上為何充斥著塔南和格溫-馬格奴斯的力量?你如何能奪取到他們擁有的力量?”
相較於海克西斯腦海中的神降念頭,神降於羅尼斯的念頭見識無疑要多一些,力量也更為強大。
但相比真正的神子,羅尼斯無疑有著不足。
即便羅尼斯屬於後續欽定的第三神子,也會較之格溫-馬格奴斯和塔努差距甚多。
這不僅僅是修煉的歲月造成,更有著培養的優先順序。
即便是塔努,也承認自己難以奈何得了格溫-馬格奴斯,難以吞噬到對方。
羅尼斯則更無須說。
“你猜!”
徐直狠狠一爪朝著對方眼睛抓下,開腔之時,亦是一記咆哮迎了過去。
這是他的身體,也是他作戰的本場,他有著足夠的優勢。
“莽夫!”
被連連捶打,眼睛更是陷入到黑暗之中,銀色巨龍猛然咆哮了起來。
只是瞬間,徐直便覺察到爪牙難以夠著對方。
銀色巨龍明明就在眼前,但他就是難以觸及對方。
而對方亦是如此,不管如何動,雙方的距離似乎始終一個限度以內。
“這是空間阻隔?”徐直開口道。
他靈魂更擅長肉搏戰和追逐戰,有控場的‘咆哮’,也有專業的‘搏殺術’,還有天地二橋打通的製造的防護力量。
與現實世界的煉體者並無多少區別,上來就是肉搏,直接打死對方。
但徐直確實不擅長特殊能力對戰,他唯一的神術‘分裂’剛剛用完沒幾天,還處於恢復的冷卻期。
“不僅僅是空間”銀色巨龍高聲道:“還有時間,或許你沒覺察到時間的流逝。”
“那確實是一個難以覺察的概念!”
徐直皺著眉頭,凝視著對方,仔細感知著識海中的一切。
對方現在的靈魂力量不如他,但擁有的能力確實非常獨特,難於破解,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若你臣服於我,我可能會寬恕於你”銀色巨龍仰頭道:“否則你就會在不斷流逝的時間中等待靈魂枯萎死亡。”
空間擁有著特殊的力量,而時間也擁有特殊的力量。
這是一個特殊的對手,也是一個棘手的對手。
徐直的目光從對方身上收了回來,轉而開始感知自身。
覺察到身體的異狀並不明顯,時間流逝能夠承受,他才放心下來。
再如何說,他也是剝奪了格溫-馬格奴斯力量的人,擁有時間方面的特性,具備抵抗時間衰老方面的能力。
識海中的時間在流逝,但沒有想象中的快速。
兩人識海在交戰,但在外界,此時更是在發生戰鬥。
相較於識海爭鋒,此時起著決定性作用的反而可能是外界因素。
思索清楚,徐直亦是定下心來。
羅尼斯有援軍,他也並非單獨一人前來。
如今就看誰能穩住,誰能迎來真正可用的援助力量。
“您的世界都碎成無數塊了,還是先擔心自己吧!”
徐直冷笑上一聲。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時空之龍神念降臨確實非常強,但他也不是一般的馬,具備著足夠對抗的力量。
“我的世界遲早會歸來,凡人,莫非你不懼我擁有世界之後將你清除。”
“你奈何不得我!”
沉默了數秒,徐直才回答這個問題。
如同他們將伽裡巴定義成世界破壞者,進行全世界的通緝一樣,一旦世界主導者發生改變,各種神諭降臨之下,他所面對的情況並無多少區別。
源源不斷的追殺者,甚至於不斷面臨這種神降之子。
只需有效針對一次,他確實難以逃脫。
但徐直想了想,覺得自己好歹還有個逃命之處。
萬一這方世界沒法生存了,或許元素界還有他容身之地。
說話之時,他亦具備著應有的底氣。
“我從你另一道神念那兒奪來了一件名叫邪惡之息的神器,不知道你是否有聽聞?”
“邪惡之息?”
“或許你該回歸到自己本體詢問一番,看看這是什麼寶物。”
見不遠處的銀色巨龍有些疑色,徐直頓時輕鬆了不少。
總歸都是相互拋籌碼,製造一些壓力。
而這些籌碼,都是雙方能達成的手段。
撒謊、恐嚇等低階方式在靈魂狀態下極容易識別,也便只有看誰擁有真正底牌更強,讓對方引發足夠的戒心。
一番話之下,徐直已經明顯覺察到對面的銀色巨龍有了疑惑。
在漫長的歲月中,世界不併乏逆神者,他亦見過這類存在。
足夠的底牌讓逆神者生出妄念之心,而在某些世界,確實有逆神者以下克上,最終進行了成功的取代。
但這種打明牌的方式頗為少見。
這是百分百穩勝才可能提及,他很可能奈何不得這件邪惡之息的神器。
“莫非我還會給自己製造什麼大麻煩不成?”他疑惑了一句。
“自己傷害自己,自己殺死自己又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徐直笑道:“在人類的社會中,有人抽菸、飲酒、熬夜、暴飲暴食、負重前行時拼命工作、拼命修煉……”
“我豈是低下的人類。”
“但您的行為模式並無任何區別!”
任何可能產生的意外都需要防微杜漸,銀色巨龍明顯已經產生了疑惑,想著回到高天之上,但它又欲等待一個結果。
至少要訣出此番的勝負,他才可能返回到高天之上進行解惑。
如今便是等待雙方命運之時。
究竟是羅尼斯存活,還是對面的人存活。
決定雙方命運的是彼此的援助。
徐直慢慢的捏著龍爪,不斷默唸數數。
數字數到一千零二十四之時,他只見對面銀色巨龍身軀越拉越長,越拉越細,彷佛一根麵條一般。
這是他在塞爾倫識海中的慘痛記憶,如今被對方在承受。
時空類的神術似乎被破除了,徐直龍爪一伸,抓了對方一爪,這才迅速回神過來。
在祈禱大廳的中央,此時大群遺民守衛匯聚,不斷朝前拼殺。
在徐直的身邊,是李多凰和烏雅葉芙琳揮動兵器的身影。
而在大廳外窗上,一個窟窿透出。
遠處的高空中有著一道光芒。
那是顧雨兮,她已經攜著羅尼斯身體飛縱跑遠,強行終止了這場靈魂交戰。
修行過精神力戰法,更是有徐直的諸多輔助和提及,顧雨兮很清楚如何以更有效更合適的方式來做出應對。
“徐大爺,你究竟要跪在地上到什麼時候,快點清醒過來呀!”
李多凰一刀將突襲而來的四翼天使斬殺。
她並不畏懼這種長翅膀會復活的古怪生靈,但她難以承受那個遺民箭術高手。
此行進入到遺蹟之中,她的身體差點被射穿,渾身巨疼無比,李多凰感覺自己虧得有點大。
眼中一道利芒飛射而來,李多凰心中大駭之時,只覺眼前的天色一暗,隨即被氣息碾得難以動彈。
她看著眼前那支箭,箭已經慢悠悠飛射到只要彈指便能擊飛的地步,她甚至能看清楚箭頭的白色花紋,箭尾的羽毛。
但李多凰發覺自己揮手的速度更慢,遠遠趕不上打飛這支箭。
箭尖刺穿到眼前之時,她只見一隻如同白玉的手掌緊緊捏住了這支箭。
隨即,這支箭的方向稍做偏移,以更快的速度反射了回去。
這是領域,諸多負面作用影響著她,也會給予釋放者極為強大的力量。
在她眼前慢了的世界,但在領域之外,一切看起來會很正常。
“果然沒法和徐大腿做配合!”
在徐直領域中,李多凰有著難以喘息之感,更別提有多少借力和發揮的威能。
她悶悶的揮動著自己手臂,只見前方的人已經紛紛倒了下去。
領域沉重的氣息頓時一空。
在她身前,徐直提棍矗立,昂頭看著前方。
“還要我追殺你一次嗎?”
遠處的陰影中傳來一陣咳嗽,隨即滿滿顯出歐靈佝僂的身軀。
他的身體中同樣插著一支箭。
那也是屬於他自己的箭。
若是反應慢一點點,又或徐直使用的是長弓,他可能已經斃命在場。
歐靈看著祈禱大廳中,那是他熟悉的身影,也是他無可奈何的人。
在徐直的身上,插著六支利箭。
但對方只是站起身來,晃動一下軀體,天羽箭便已經被取了下來,足以斃命的傷勢仿若看不出任何傷害。
歐靈一顆心涼了下去,不知自己要如何擊殺到對方。
再來一次追殺,便是重複兩人此前在戰場中的交戰。
“徐師兄,你清醒過來了!”
高空中,顧雨兮的身體迅速下落,如同乳燕投林,迅速鑽入到這處大廳之中。
被她攜帶著的還有羅尼斯。
此時的羅尼斯四肢癱下,面容陷入痛苦的緊皺,如同爛泥一樣被顧雨兮提著。
同樣熟練掌控牽凰引、殺伐引、屠戮引,顧雨兮控制人與徐直並無多少區別。
見得徐直清醒,並無多少毛病,顧雨兮頓時放心了一大截。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話多有理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那個遺民真有這麼厲害?”
“只能一擊必殺。”
烏雅葉芙琳的離別槍機關凶悍,擁有遠距離強勁的殺傷力,這是徐直需要的幫手。
顧雨兮判斷凶吉與時辰的能力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帶在身邊多少會放心一些,甚至於兩人還能再度進行配合打擊。
至於李多凰,徐直現在得跟這婆娘講清楚了。
大主教羅尼斯擁有的雷鳴爆彈魔法威能極強,即便徐直也不想去嘗試這種魔法的威能。
而他也難知道對方還擁有其他什麼底牌。
對徐直而言,若是能一擊打死羅尼斯,他不希望用上第二招。
喜歡跳的李多凰被他再三告誡。
他是進入遺蹟擊殺羅尼斯,不是去找什麼機緣。
甚至於他還需要進入到虛空酒館與羅尼斯對賭,將對方擁有的不朽復活資本消除,又不能給予到對方累積的機會。
這一趟行動的時間不會短,而且具備一定的風險性。
“行吧,你需要我就吭吭聲!”
李多凰毫不在意這種事情。
她更在意的是戰爭中的大風險。
此番需要面對三個遺民軍團,徐直又沒在戰線上,她本能的覺察到風險過高,難於控制可能產生的意外。
若非此時難以回東嶽,她甚至想駕駛著新入手的飛艇回京都。
西流國大宗師有了死志,那當然是跟在徐大腿身邊安全。
甭管說什麼,只要徐直帶上她就行。
“你擅長搞事,到時候幫我去搞搞事,吸走一些注意力就成。”
“我不擅長搞事”李多凰使勁搖頭。
“別謙虛!”
有凱瑟琳不朽之魂的情況,針對羅尼斯之時,十小時的賭局免不了。
而徐直也必須極為接近到羅尼斯所在之處,避免對方使用擊殺奴隸,獻祭財富和寶物等手段恢復不朽復活的力量。
只有如此,他們才可能真正擊殺到羅尼斯。
“我總感覺這傳送門中似乎有凶險。”
重回當初進入遺蹟之地,人潮依舊。
傳送門前依舊有騎士巡邏,兩個天使不斷在低空中扇動著翅膀。
一切都沒有變,但顧雨兮莫名其妙覺察到了凶險。
她對危險的敏銳覺察極強,徐直稍微思索之時,一道‘真視’魔法已經附在了一個狂熱青年身上。
這道魔法並沒有引起騎士和天使們的注意,藉助‘真視’帶來的特殊視野,徐直也檢視著附近每一寸土地。
陡然間,他視野一黑,‘真視’魔法的標記已經完全消失。
“居然沒有一點餘波,莫非你們動了傳送的位置,這兒過去是死地!”
大修煉者連續通過這道傳送門穿梭,進入遺蹟擊殺羅蘭德。
有阿蜜莉雅和王動等人,也有元宗博空等人,或許還存在其他隊伍。
若是在此前,這道傳送門大概率依舊,利用羅蘭德不懼死亡的能力,不斷吸引現實中大修煉者前去。
但在徐直等人進入之後,羅蘭德消亡,這道傳送門便只承擔了輸入奴隸的作用,一些調整不可避免。
“殺了他們!”
徐直眉頭一挑,四人隨即紛紛爆射而出。
只是數秒,天使和騎士們已經紛紛倒下。
看著依舊狂熱的普通人不斷跨過傳送門,徐直的目光掃向了傳送門基座。
他沒能力製造傳送門,但多少懂一些傳送門的知識。
從地面到高空,進入到行星環的遺蹟中,這種距離雖然遙遠,但相較於惡魔一族的大型傳送門穿梭星際,距離又顯得極近。
這種單向傳送門穿梭的距離大致等同於元素界穿梭到下界中。
調整定位的操作難度並不算太高。
何況此時還有諸多趕鴨子一樣往裡送的試驗品。
一道‘真視’魔法標記,也伴隨著徐直輕微的調整。
感知中的魔法標記瞬間被抹除了。
這讓徐直繼續重複著此前的實驗。
直到數十次之後,印記只是無限弱化,並沒有到消失的地步。
來回撥整數次,徐直最終才確定了下來。
“感知如何?”徐直問向顧雨兮。
“極度危險的感覺平息下去了。”
顧雨兮眼中星芒流轉,她看著眼前的傳送門,此前那種驚心動魄的感覺降了下去,一切似乎恢復到了正常。
待得顧雨兮確認,徐直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如此便沒問題了。
這是專門通向遺民皇城遺蹟的傳送陣,只要校正歸位,也大概率重新通向原有目的地。
“一會兒將這處地方炸了,免得繼續禍害人。”
數枚電磁爆破器被取了出來,稍做定時,徐直已經放置在兩側的傳送門基座上。
他身影隨即沒入到傳送門中,眾人頓時紛紛隨之而上。
空間稍有動盪感之時,徐直已經穩穩的踏在了遺蹟的地面上。
在他們的身前,沒有任何的進入者的身影。
在他們的身後,也沒有了任何的進入者。
“也不知有多少人進入了這處遺蹟,難道他們這輩子就再也回不去了?”烏雅葉芙琳低聲道。
“他們此時已經被迷惑,能不能清醒還是另外一回事呢。”
李多凰囔囔一句,不斷檢視著四周。
徐直和顧雨兮此前進入過,她還是第一次前來。
若非傳送門的原因,如他們這種修為很難進入到一片遺蹟中。
當規則被破壞,他們無疑有了與遺民同等的戰力,甚至超越頂尖遺民的力量。
但這也是一處極為危險的遺蹟,需要打起精神,謹防著任何可能產生的意外。
“皇城的方向在這邊!”
李多凰查探之時,顧雨兮已經給出了方向。
“這種方向也能占卜?”李多凰奇道。
“以前來過,記得地形呀。”
“我似乎被他覺察到了!”
顧雨兮確定方向之時,徐直的眉頭亦是微皺。
在感知中,他似乎被查知到了。
這並非依靠魔法的查探,而是類似於心靈上的感應。
這聽上去很玄學,但徐直很清楚,大主教羅尼斯肯定知道他進入到了這片天地,對方很可能現在就在採取某種應對或針對的手段。
這與他最初想在暗中偷視羅尼斯,再斬殺羅尼斯的計劃有了差異。
徐直賭空羅尼斯虛空金幣的時間在兩分鐘到十小時之間。
不朽者獻祭金幣等財富的方式獲取兩千五百枚虛空金幣大致需要五到十分鐘。
不朽者屠戮對立普通人獲取足夠的虛空金幣或許需要三十分鐘。
“羅尼斯的手段不會少,恐怕難有多少留手抓活口的機會。”
找到羅尼斯,盯著羅尼斯,賭空羅尼斯,擊殺羅尼斯。
這是徐直行動基本步驟。
也另外一種高風險模式。
找到羅尼斯,綁架羅尼斯,賭空羅尼斯,擊殺羅尼斯。
前者的風險性在於等待徐直的時間,需要避免被對方察覺發現針對。
一旦進入到元素界,徐直便難以顧及本體,也難以做高速的轉移。
而後者的風險性在於綁架羅尼斯時會縮手縮腳,若非一擊打殺,對方很可能有反殺的能力,這種方式的風險難於控制。
“綁架呀,肯定是去綁架,咱們能四個打一個,這還能搞不定。”
聽完徐直的分析,李多凰頓時就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你還是他們鼓吹的第一階梯高手呢!綁上他肯定沒問題。”
“等你破了他們那個什麼復活手段,咱們就一刀咔嚓掉他,讓他無法做控制。”
一旁的顧雨兮和烏雅葉芙琳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雖然徐直傾向於前者的行動順序,但後者也不是完全沒法執行。
何況羅尼斯大概率覺察到他,給予對方的準備時間越久,便越有可能出現意外。
“你話多,你有理。”
他拍了拍李多凰腦袋,最終同意了下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處處皆需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又見面了!”
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遠要強大,甚至於摻雜了更強的蠱惑之音。
徐直探入之時,這件寶物上濛濛白光頓時拋灑了整個酒吧。
一道參天的高大威嚴人影映入腦海之中。
“你當誅!”
相較於分支點那些普通的精神烙印的微弱,此時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無疑能進入到穩定交流,甚至於雙方能進行相互的精神衝撞。
進入精神烙印被發覺的瞬間,對方便一腳踩踏了下來。
徐直亦是毫不猶豫開始反擊,一爪反抓了回去。
遠距離的操控必然影響精神的強度,而徐直幾乎相當於本土作戰。
況且,徐直覺得即便彼此相見,這個操控者的靈魂能力也大概率不如他。
只是隨手兩次搏殺術打擊,這道人影便倉惶而退。
“吼!來都來了,便不要回去了!”
龍吼咆哮聲響起之時,對方身影明顯陷入了僵持。
龍爪,龍牙,龍尾隨之齊齊打殺而上,這道人影發出一聲慘叫,如同沙漏中的時光,頓時化成了光影消逝。
白色獅鷲上的精神烙印頓時顯得色澤暗淡起來。
“果然是你!”
感受著這道溢散的靈魂能量中的資訊,徐直隱隱獲得了一些資訊。
除了鎮壓羅蘭德的命器暴動,大主教羅尼斯顯然還在操縱著其他的方面。
無怪對方一整天都在神像面前唸叨叨,這大概是在專心操縱什麼。
徐直覺得當時的神像可能砸少了,若是四處亂打,多砸上一會兒,對方控制這些樞紐的能力或許會被直接摧毀。
知曉了老巢和一些基本原因,諸多事情便顯得簡單了許多。
只要摧毀到那座寺廟,或許這種操控會威能大幅度縮減。
如同摧毀半神羅蘭德一樣,甚至於徹底擊殺大主教羅尼斯可以讓諸多影響消弭。
神目鳥上的白色光芒爆漲,隨即又陷入到黯淡無光,如同朽木一般。
徐直身體晃動之時,頓時有數人急切開口。
“其他城市的的兄弟會沒查到,也不知還有多少個神目鳥。”
層層逼進之時,徐直擅長給予人太多刺激,能打能審,還能勉強搞清楚遺民的鬼魅手段,這讓眾人寄託了極多的希望。
陡然聽到難以或者其他方位的資訊,一些人不免也有點小失望。
“但是找到了控制這神目鳥的幕後位置。”
先抑後揚的說話方式讓諸多人一顆心落到谷底,瞬間又提到了天上。
眾人臉色一喜之時,又聽徐直說道,臉色一時不免也沉重起來。
“我和對方見過一面,他的手段很強,隨手就能釋放一種極強的單體術法,威能可能相當於司徒師爺戳一劍。”
“至於其他本領,我當時著急搗鼓另一樁事,沒試探出來。”
“復活,那肯定是有復活能力的,這能耐有點難以剋制。”
“對方在遺民皇城的寺廟中,那兒還有一個遺民的王后,也頗有手段,還有一個女劍手,手段也不弱。”
“元宗博空和蘭特斯兩位是見過王后和劍手的。”
徐直隨手找了一張紙,進行素描畫了一番,大主教羅尼斯的形象頓時躍然於紙面上。
“能接司徒一劍的人真不多。”
大宗師平常牛逼哄哄,但徐直這個對比拿得有點嚇人。
能正面接司徒玄空一劍的人確實不算多,而且大主教羅尼斯似乎還很隨手隨意釋放,也不知是否還有其他手段。
眾大宗師各種對視一眼,一些人的目光已經低了下去。
能做的事不推脫,難以完成的事情卻不想拿命去堆。
相比衝入遺蹟轟殺這等存在,有人覺得還是去各處城市找找控制點比較實在,不提將被控制者恢復到正常,只要普通人不冒死出來當炮灰就沒問題。
“若是我們不擊殺掉他,或者破壞對方憑藉的寶物,會引發到什麼後果嗎?”阿蜜莉雅問道。
她的臉色有些發白。
衝入遺蹟之時,她是順著人流的方向行進,直到那一片完全黑暗的地帶。
在那兒,她擊殺了那不死亡靈數十次,被對方死亡時的哀嚎不斷衝擊,弄到頭疼欲裂,只能無奈後撤。
大宗師可進入的遺蹟極為稀少,衝入遺蹟是一場大賭。
他們順著傳送門進入,最終也從傳送們中鑽了出來。
時間緊急,阿蜜莉雅等人並沒有查探到皇城之處。
如今聽得那遺蹟中還另有蹊蹺,不免也有了幾分苦意。
“不清楚”徐直搖頭道。
他看著給牧師們陪酒的三個女子,此時,這些女子依舊是渾渾噩噩,並沒有完全清醒過來,渾然沒有覺察諸多大宗師在場。
而在此前破壞小紅鳥廣場的分支時,諸多普通人只是沒有了狂熱,但依舊有些混沌。
“沒了那種蠱惑的力量驅使,她們似乎喪失了生活的能力”燕行俠皺眉道。
“若他們都是這般模樣,與活死人又有何區別”賈斯丁肖恩頭疼道。
“若是破壞總控之處,他們能恢復到正常嗎?”大宗師亞希伯恩開腔問道。
“不管怎麼說,總控需要破壞,總控制人也需要擊殺,各處城市的兄弟會,牧師,僧侶,還有這些物件都需要破壞。”
只有將一切導致的因素全盤破壞,才有可能擺脫這種麻煩。
阿蜜莉雅臉色凝重。
很顯然,這並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任務。
他們此時需要殺入遺蹟破壞,也需要審問挖掘各種分支樞紐。
但他們更需要面對的,是遺民剩下的三大軍團。
當諸州和行省的抵抗力不斷被分散,被消滅,遺民們的軍團便大概率收攏匯聚。
如何能完成如此多的事情。
一時間,阿蜜莉雅覺得自己需要三個徐直。
一些事情只有這位大宗師能幹。
當戰力超出諸多之時,對方似乎成了頂樑柱,哪兒都需要用,哪兒也缺不了。
遺民戰爭中需要徐直,對方和顧雨兮配合擁有大範圍打擊能力,甚至可以直接擊殺遺民頂級高手。
尋找到遺民皇城,擊殺大主教羅尼斯大概率也離不開徐直,符合要求的大宗師會很少。
徐直審訊的方式有些特別,抓著被蠱惑者就能開口詢問,此時還沒什麼其他合適的人替代徐直來審訊。
但徐直明顯沒可能為了西流國事業去奮不顧身,當勞模一般的使用。
不僅是代價不夠,徐直人力亦是貧乏,需要休息也需要調整,沒有人可以如機器一樣去持續運轉。
諸多事情總歸需要一個先後的順序。
“他們來了!”
阿蜜莉雅思索之時,通訊上一陣傳呼,文字、圖片、聲音附加的訊息頓時傳輸了過來。
與此同時,幾位西流國的大宗師亦是看著資訊面面相覷。
“他們有傳送裝置,那三大遺民軍團在迅速匯聚。”
“他們開始驅趕附近幾個城市的平民,大概是想著用來充當炮灰!”
“定是他們強攻太過於消耗那種幽靈,如今只能選擇活人。”
“若是活人當炮灰,那是何等慘景!”
與諸多人此前猜想並無不同,遺民軍團果然開始利用被蠱惑的普通人。
只是原本想著強攻遺民佔領區域時才可能面對的情況,但在此時,遺民軍團顯然已經開始在策劃打擊行動。
對方的行動遠較之他們所想象的進度要更為快速。
當其他三處潰敗,薩斯州便是西流國最後一處抵抗之地。
只要掃平這一處,西流國便會進入到無軍團狀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邪惡之息會還給你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小紅鳥廣場中。
此時人來人往。
所有人都如常一樣從事著自己的工作。
諸多人臉上浮現著喜悅和狂熱,彷佛自己所從事的是最偉大快樂的工作。
一切顯得有些詭異。
此時廣場中少有人交流,顯得有些寂靜。
“擁有生產力者,或負責流通者都還在從事原來的工作!”
“幾乎沒什麼閒逛的人。”
“似乎每個人都化成了工蜂,在有序進行著自己的事情。”
“若恢復正常也能有這種幹勁就好了。”
……
低語之時,諸多人也在檢視著四周可能存在的異常,尋找著可能發光的物品。
“唉~,原來這就是我理想中的天堂!”
諸人四下查探之時,皇普圖怔怔了站了數秒。
“皇普圖?小圖子?”
待得燕玄空發現有些異常,皇普圖才晃了晃腦袋,嘆了一聲氣,重新清醒了過來。
在他所凝望之處,那是一坐古樸的鐘。
這是現實中的產物,但在鐘擺上,也多了一個小小的銀色針形掛飾。
當鐘擺晃動,迎接到陽光之時,這個銀色掛飾便會閃爍淡淡的微光。
注視到皇普圖檢視的目標之時,一些大宗師也不免有了幾分愣神。
有人在瞬間便清醒過來,也有人與皇普圖一樣,沉醉於其中,想著看看其中究竟有何種魔力。
徐直也不例外。
大宗師向來是膽大之輩,此時又有著猜測。
他緩緩將心神投入了其中。
在他的面前,是天堂的洪鐘敲響,有著數個帶光翼的天使飛舞。
“信奉吾神,可盡享極樂。”
“信奉吾神,可盡享永生。”
……
天使們吟唱之時,徐直只覺自己陷入到左擁右抱之中。
他看了看左邊的如花美眷,又看看右邊的盛世美顏,即便是徐直心態極好,不免也有幾分小滿意。
這情形說是邁入了天堂也不為過。
除了有點假,一切都沒毛病。
一切如同白日做夢一樣。
這能享受到精神上虛假的快樂。
有人不願意清醒,也有人能短暫抵抗誘惑,但最終又陷入到其中無法自拔。
這與個人精神意志相關,也與修為有關。
如同幻境一樣迷人心智。
若精神強一些,至少能自行退出來。
他目光微凝,看透到那洪鐘之中,也看透了天使的虛影。
在那虛浮的背後,一道精神烙印閃爍著微微的光芒。
這是分控器,也是其中的節點。
徐直凝望著精神烙印,數秒準備之後,他才探入到其中。
感知中,無數長劍在這道精神烙印中衝撞縱橫,徐直剛剛微微一感觸,那道精神烙印已經破碎開來。
恍如潮水般的感覺褪去,他亦迴歸到了身體之中。
“除了小紅鳥廣場,別的地方肯定還有,咱們要多找找,也要多逮一些不同區域的人。”
“沒錯沒錯。”
“徐總府負責審訊,咱們負責跑腿。”
“找這個分控器真是需要眼力啊。”
“也不知道他們那些負責蠱惑的牧師和僧侶藏在哪裡,真想找出來砍死。”
“你們瞅瞅這些人,他們看上去似乎有些迷茫了,沒了以前那種狂熱。”
……
數位大宗師紛紛發言。
這讓徐直一口氣悶在了胸中。
這些人下手掃滅得真是快速,他還想逆流溯源追查一番,看看薩瓦城的分支總點在哪兒。
鬼才知道一座城市中有多少個這樣的小紅鳥廣場。
如同佈置通訊路由端一樣,這種地點可能極多。
他個人是很想通過分支的精神烙印直搗老巢。
再怎麼說,一道精神烙印的能量有限,即便被查探到,導致發生精神衝撞,他也能應對下來。
“諸位下手時慢一點,我對天堂也很感興趣,還想著多體驗一番。”
徐直半開著玩笑。
待到換了區域,另外稽核了人,他才靜下心來探查進入其中。
這是一個鸚鵡雕塑。
當精神烙印在其中之時,雕像顯得活靈活現,猶如真鳥一般。
徐直勘察了進去,只是精神不斷延伸之時,就看到了無數密密麻麻的分支點。
這是一道主幹的延伸,猶如樹葉一樣分佈在城市之中。
“原來你們在這兒。”
在薩瓦城中,有支點,也有支點匯聚之處。
徐直猜測那便是遺民修建特殊建築之處,甚至於一些牧師和僧侶在其中。
依託於小紅鳥廣場,又有此時的座標,徐直亦大致估算到了這幢特殊的建築位置。
他緩緩退出之時,只覺自己被承受到了某種凝視。
那是遠方未知之處。
看不清楚的迷霧,也難以斷定的位置。
但徐直很清楚,對方就是控制這些樞紐的關鍵人或物。
“膽敢窺視,當誅!”
遙遠之處,徐直還能感受到對方的精神念頭。
對方顯然難於發動精神衝擊,又或知曉難以奈何窺視者,只是遠遠進行著警告。
“莫非你是大主教羅尼斯?”
對方雖然陌生,但又隱約有著一點熟悉。
“還是說你是時空之龍下界的神念?”
“你很狂妄!”
“如果你真是時空之龍的神念附體,可以聯絡到那條老龍,代我向他致謝,我很喜歡他製造的邪惡之息,相信他一定會很高興看到這件神器的威能在自己神國中綻放。”
時空之龍下界的神念固定再一處世界中,所知顯然有限,難以知曉另外的世界。
但徐直給予的資訊量有點大。
對面的凝視似乎多了一絲凝重。
“怎麼樣?”
“真感受天堂去了?”
“我剛跑去連抓了四個不同區域的精神狂熱小夥,要不要再審訊試試?”
……
徐直剛磨滅這道精神烙印,幾位大宗師的囔囔聲頓時映入了耳簾中。
見得徐直眼神中清澈,幾個關心者頓時放心了下來。
“這側向西三十五里處附近搜尋一番,那兒似乎是一處控制中心。”
根據定位的方式,徐直也只能大致估算遺民的特殊建築之處。
但人多好辦事。
即便再隱祕的建築,只要有了基本的定位,十餘位大宗師都會將對方挖掘出來。
只是數分鐘,眾人便發覺了異狀。
一處街邊的酒吧中,三個穿著棕色布袍的遺民一臉笑意,各自抱著一個眼神狂熱又漂亮的女子,舉著西流國特產的紅提酒痛飲。
對遺民而言,外界的物質條件要豐富太多了。
當普通人沉醉於夢境一樣的天堂中,他們也有些沉醉於現實中的紙醉金迷,顯得放縱。
徐直的目光越過三人,看向了供奉在不遠處的神龕。
在神龕中,一座白色獅鷲形狀的雕像擺放。
相較於此前發現的針飾和鸚鵡雕塑,這件獅鷲雕像蘊含的精神烙印無疑要更為強大。
這是薩瓦城蠱惑普通人的控制中心,總控樞紐的某個分支代理商。
見得眾人推門而進,三個牧師眼睛瞪大,剛欲釋放自身的能力,隨即骨頭一軟,再也難於動彈。
“徐總府,你能對這些遺民進行審訊嗎?”
“那不廢話,誰能聽得懂他們的鳥語。”
……
‘咔嚓’
一聲脆響,一個棕袍牧師已經脖子一歪,直接斃命。
“哇啦啦哇啦啦呱啦……”
“他說這地方叫兄弟會,每個控制地點都放置了這種叫神目鳥的獅鷲雕像。”
徐直慶幸自己下手頗快,直接審訊了一個牧師,瞅這幫人下手的速度,稍晚一點都沒可能留活口。
“哈哈……哈哈哈。”
諸人臉上一陣尷尬,乾笑了好一陣,頓時放下蠢蠢欲動的手。
隨著步步搜尋,他們也迅速走向了破解困局之處。
但這一次,沒有人再提前將那獅鷲雕像摧毀。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若是遺民軍團將他們作為戰爭炮灰,那會更較之無邊際的幽靈要更麻煩。”
“你當他們不想,只怕是操作不過來。”
“普通人難以適應軍團推進的速度,也需要每日消耗口糧,難以用到主動進攻的行動中,只能作為守備時的炮灰。”
……
諸位大宗師低聲探討之時,莊白秋已經在安撫這個被蠱惑的普通人。
隨著她雙眼閉上,對方的低噥聲消失,眉頭之間出現了神色的掙扎。
對被蠱惑者而言,他們狂熱得猶如中了五百萬的彩票,處於迷之信念之中。
而莊白秋便是要告訴對方,這張彩票是假的,將對方從這種狂熱中清醒過來,面對真正的現實。
沒有天堂,他們也不會永生。
一切都只是虛妄,只是憑空想象而來,永遠沒可能實現。
若是被蠱惑,沉淪於這種狂熱中,便是皇帝都不願清醒過來。
求丹的秦皇,吞丹的漢武。
在懷著希望之時,他們滿心都是期待和喜悅,當這種幻覺被打破,或許直到死之前才能幡然醒悟。
這清醒的過程有點痛苦,便是莊白秋都凝眉了下來。
片刻之後。
“永生,天堂。”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從此沒有壓迫,從此也沒有戰亂和紛爭,我還能去找個男人。”
“啪!”
莊白秋嘴中喃喃低語時,一記拍掌已經落在她身上。
冰冷的感覺籠罩在身上,甚至於腦海中都一片清冷,莊白秋頓時一個激靈。
她抬頭望去時,只見徐直皺眉望來。
“你也被蠱惑了?”徐直奇道。
“蠱惑……”
腦海中一陣陣迷惑之音的記憶尚未消散。
相較於虛幻的誘惑,眼前的真實顯然是更為現實。
治病不成反而將自己差點搭進去,莊白秋也開始思索這其中的因素。
“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基礎修煉者的修為,腦域極位脆弱,精神強度有限。”
如同呵護幼苗一樣,莊白秋不斷反洗腦,讓對方迴歸真實。
但莊白秋沒想到,她自己居然悄無聲息中受到了同化。
這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力量。
對方似乎屬於某個容器,又或節點,她在治癒對方時也緩慢陷入到了被影響的狀態。
影響她的人或物並非強壓著讓人屈服,而是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也是莊白秋治療生涯中並未見過的情況。
“用個不恰當的比喻,我正和您小師妹打呢,您在旁邊砸了我一棍子,我肯定是被人偷襲了,才會陷入到蠱惑中”莊白秋道。
“我小師妹打你很輕鬆,不需要我幫忙”徐直稍微糾正了一下道。
“不恰當呀,我這是不恰當的比喻。”
莊白秋晃了晃腦袋,只覺自己有些頭疼。
她此時也有著慶幸。
靈魂的治療和安撫風險極大,稍有不慎便容易導致自身承受不可逆的影響。
她調息自身之時,只見徐直雙眼閃爍微光,雙手一扶剛剛被她探尋的人。
“你們是在哪兒接受祈禱?”徐直隨口發聲問道。
“神愛世人,我們在那邊的小紅鳥廣場祈禱呀!”
“你們祈禱時會盯著什麼,或者仔細聽什麼?”
“我們會看到神蹟,那是無上的光,也是天堂的世界,神在世界中微鳴,那世界中一切應有盡有,有著無上的繁華,一切我想要的都有……”
……
伴隨著徐直髮問,這個普通人不再沉浸於不斷的祈禱。
雖然雙眼迷茫,但他還是極為認真的回覆著徐直的問話。
“這就是東嶽刑審的手段?果然很可怕。”
“怪不得莊宗師嗷嗷大哭,直接將自己目的全盤說了出來。”
“這不說不行啊,瞞又瞞不住,坦白還能從寬一些。”
……
抬手之時便發問,直接觸及心底的祕密,將一切都吐露了出來。
也不知徐直這種手段針對的物件有多高,諸人看得不由有些心慌慌。
沒兩把刷子,當不了東嶽巡查司的總府。
作為這個部門的頭頭,徐直審訊手段似乎較之慕容秋更為厲害。
這是極遭人忌憚的手段。
但不管徐直用不用這種手段,那都是遭人忌憚的大人物,便是大宗師也不例外。
當然,若是盟友,那也免了擔心。
總歸這種手段不會釋放到自己身上,甚至還能借助這種力量成為助力。
“徐總府真是有妙招!我等不如呀。”
“還好徐總府也過來了!”
“這審訊的好,我知道那個小紅鳥廣場的位置呀,我去年還在那兒買了個表。”
……
審訊完畢,徐直只覺周圍的大宗師似乎更熱情了一些,各種馬屁聲聽得讓人春風得意。
“各位應該知曉通訊的原理,有總控器,也有分控器,各種裝置更是將通訊傳遞到每個人的手中。”
當聲音稍微安靜一些,徐直也迅速說著正事。
“您是說?”賈斯丁肖恩問道。
“小紅鳥廣場或許有著一個裝置,又或許是分控器,特徵可能是會發光。”
“對方通過使用這種裝置進行蠱惑,而所有被蠱惑的人構成了一個個基本的節點。”
“只要在他們節點控制的範圍內,他們就能蠱惑到人,一時之間難以扯斷這種聯絡。”
雖然沒有見識過神國,但徐直很清楚那種區域掌控由心的能力。
這是在構建類似於神國的控制網路。
不朽者們難有這種力量,但一些特殊的生靈又或器物便難言了。
或許是類似和平之鐘類的神器,或許是如半神羅蘭德那樣的傀儡。
能將神念降臨到四元素主神世界,時空之龍沒可能不在自己神國中準備後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若是遺民軍團將他們作為戰爭炮灰,那會更較之無邊際的幽靈要更麻煩。”
“你當他們不想,只怕是操作不過來。”
“普通人難以適應軍團推進的速度,也需要每日消耗口糧,難以用到主動進攻的行動中,只能作為守備時的炮灰。”
……
諸位大宗師低聲探討之時,莊白秋已經在安撫這個被蠱惑的普通人。
隨著她雙眼閉上,對方的低噥聲消失,眉頭之間出現了神色的掙扎。
對被蠱惑者而言,他們狂熱得猶如中了五百萬的彩票,處於迷之信念之中。
而莊白秋便是要告訴對方,這張彩票是假的,將對方從這種狂熱中清醒過來,面對真正的現實。
沒有天堂,他們也不會永生。
一切都只是虛妄,只是憑空想象而來,永遠沒可能實現。
若是被蠱惑,沉淪於這種狂熱中,便是皇帝都不願清醒過來。
求丹的秦皇,吞丹的漢武。
在懷著希望之時,他們滿心都是期待和喜悅,當這種幻覺被打破,或許直到死之前才能幡然醒悟。
這清醒的過程有點痛苦,便是莊白秋都凝眉了下來。
片刻之後。
“永生,天堂。”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從此沒有壓迫,從此也沒有戰亂和紛爭,我還能去找個男人。”
“啪!”
莊白秋嘴中喃喃低語時,一記拍掌已經落在她身上。
冰冷的感覺籠罩在身上,甚至於腦海中都一片清冷,莊白秋頓時一個激靈。
她抬頭望去時,只見徐直皺眉望來。
“你也被蠱惑了?”徐直奇道。
“蠱惑……”
腦海中一陣陣迷惑之音的記憶尚未消散。
相較於虛幻的誘惑,眼前的真實顯然是更為現實。
治病不成反而將自己差點搭進去,莊白秋也開始思索這其中的因素。
“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基礎修煉者的修為,腦域極位脆弱,精神強度有限。”
如同呵護幼苗一樣,莊白秋不斷反洗腦,讓對方迴歸真實。
但莊白秋沒想到,她自己居然悄無聲息中受到了同化。
這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力量。
對方似乎屬於某個容器,又或節點,她在治癒對方時也緩慢陷入到了被影響的狀態。
影響她的人或物並非強壓著讓人屈服,而是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也是莊白秋治療生涯中並未見過的情況。
“用個不恰當的比喻,我正和您小師妹打呢,您在旁邊砸了我一棍子,我肯定是被人偷襲了,才會陷入到蠱惑中”莊白秋道。
“我小師妹打你很輕鬆,不需要我幫忙”徐直稍微糾正了一下道。
“不恰當呀,我這是不恰當的比喻。”
莊白秋晃了晃腦袋,只覺自己有些頭疼。
她此時也有著慶幸。
靈魂的治療和安撫風險極大,稍有不慎便容易導致自身承受不可逆的影響。
她調息自身之時,只見徐直雙眼閃爍微光,雙手一扶剛剛被她探尋的人。
“你們是在哪兒接受祈禱?”徐直隨口發聲問道。
“神愛世人,我們在那邊的小紅鳥廣場祈禱呀!”
“你們祈禱時會盯著什麼,或者仔細聽什麼?”
“我們會看到神蹟,那是無上的光,也是天堂的世界,神在世界中微鳴,那世界中一切應有盡有,有著無上的繁華,一切我想要的都有……”
……
伴隨著徐直髮問,這個普通人不再沉浸於不斷的祈禱。
雖然雙眼迷茫,但他還是極為認真的回覆著徐直的問話。
“這就是東嶽刑審的手段?果然很可怕。”
“怪不得莊宗師嗷嗷大哭,直接將自己目的全盤說了出來。”
“這不說不行啊,瞞又瞞不住,坦白還能從寬一些。”
……
抬手之時便發問,直接觸及心底的祕密,將一切都吐露了出來。
也不知徐直這種手段針對的物件有多高,諸人看得不由有些心慌慌。
沒兩把刷子,當不了東嶽巡查司的總府。
作為這個部門的頭頭,徐直審訊手段似乎較之慕容秋更為厲害。
這是極遭人忌憚的手段。
但不管徐直用不用這種手段,那都是遭人忌憚的大人物,便是大宗師也不例外。
當然,若是盟友,那也免了擔心。
總歸這種手段不會釋放到自己身上,甚至還能借助這種力量成為助力。
“徐總府真是有妙招!我等不如呀。”
“還好徐總府也過來了!”
“這審訊的好,我知道那個小紅鳥廣場的位置呀,我去年還在那兒買了個表。”
……
審訊完畢,徐直只覺周圍的大宗師似乎更熱情了一些,各種馬屁聲聽得讓人春風得意。
“各位應該知曉通訊的原理,有總控器,也有分控器,各種裝置更是將通訊傳遞到每個人的手中。”
當聲音稍微安靜一些,徐直也迅速說著正事。
“您是說?”賈斯丁肖恩問道。
“小紅鳥廣場或許有著一個裝置,又或許是分控器,特徵可能是會發光。”
“對方通過使用這種裝置進行蠱惑,而所有被蠱惑的人構成了一個個基本的節點。”
“只要在他們節點控制的範圍內,他們就能蠱惑到人,一時之間難以扯斷這種聯絡。”
雖然沒有見識過神國,但徐直很清楚那種區域掌控由心的能力。
這是在構建類似於神國的控制網路。
不朽者們難有這種力量,但一些特殊的生靈又或器物便難言了。
或許是類似和平之鐘類的神器,或許是如半神羅蘭德那樣的傀儡。
能將神念降臨到四元素主神世界,時空之龍沒可能不在自己神國中準備後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神國的節點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大宗師飛縱的速度極快。
遺民軍團行進再迅速,也難追趕他們探查的速度。
只需要數小時,諸多大宗師都能在西流國全境內飛縱一遍。
諸多行動起來便很便利了。
查探的城市選在了薩瓦城,這是離薩斯州最近淪陷的城市,僅僅兩百餘里之遙。
若遺民軍團戰敗,便有概率朝著這座城市退縮。
而在某些區域發生戰爭,遺民也很可能在這座城市中徵調被蠱惑者充當肉盾。
這是必須要提前解決問題。
此時的薩瓦城中有人流,也有生機,並非顯得死氣沉沉。
但相較於屠戮、死亡等場景,薩瓦城中的氣息極為怪異。
諸多人彷佛成了虔誠的信徒,恪守著遺民的規矩,也不斷奉獻著自身。
在這此前,最為簡單的用處便是這些人成為遺蹟中的奴隸。
有大批遺民進入到現實之中,也有大批現實中的人類進入到遺蹟中。
雖然不斷有人死亡,甚至化成幽靈。
但在徐直看來,這似乎更像是一種置換的行為。
或許保持著遺蹟和現實中的生物平衡。
又或許這算是某種融合。
更或者,這便是取代現實世界。
當征戰的遺民軍團和遺民全部進入到現實世界,而現實世界的人被驅趕到遺蹟中,一些變化便會慢慢的形成,主與客的身份便會轉換。
戰爭顯然是過渡最快的一種手段,遠較之慢慢滲透來的要快。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啊,我怎麼動不了,你別擋我的路!”
……
抓獲被蠱惑者的難度是零,只是飛縱之間,一個運輸貨物的路人已經如老鷹抓小雞一般被掠走。
當著諸多大修煉的面,這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畏懼。
他低噥了數句,才一邊祈聲,一邊做出了掙扎的行為。
“若是遺民軍團將他們作為戰爭炮灰,那會更較之無邊際的幽靈要更麻煩。”
“你當他們不想,只怕是操作不過來。”
“普通人難以適應軍團推進的速度,也需要每日消耗口糧,難以用到主動進攻的行動中,只能作為守備時的炮灰。”
……
諸位大宗師低聲探討之時,莊白秋已經在安撫這個被蠱惑的普通人。
隨著她雙眼閉上,對方的低噥聲消失,眉頭之間出現了神色的掙扎。
對被蠱惑者而言,他們狂熱得猶如中了五百萬的彩票,處於迷之信念之中。
而莊白秋便是要告訴對方,這張彩票是假的,將對方從這種狂熱中清醒過來,面對真正的現實。
沒有天堂,他們也不會永生。
一切都只是虛妄,只是憑空想象而來,永遠沒可能實現。
若是被蠱惑,沉淪於這種狂熱中,便是皇帝都不願清醒過來。
求丹的秦皇,吞丹的漢武。
在懷著希望之時,他們滿心都是期待和喜悅,當這種幻覺被打破,或許直到死之前才能幡然醒悟。
這清醒的過程有點痛苦,便是莊白秋都凝眉了下來。
片刻之後。
“永生,天堂。”
“神憐愛世人,守護世人,只要信奉神,我們將得到永生,也能上天堂享福,從此沒有壓迫,從此也沒有戰亂和紛爭,我還能去找個男人。”
“啪!”
莊白秋嘴中喃喃低語時,一記拍掌已經落在她身上。
冰冷的感覺籠罩在身上,甚至於腦海中都一片清冷,莊白秋頓時一個激靈。
她抬頭望去時,只見徐直皺眉望來。
“你也被蠱惑了?”徐直奇道。
“蠱惑……”
腦海中一陣陣迷惑之音的記憶尚未消散。
相較於虛幻的誘惑,眼前的真實顯然是更為現實。
治病不成反而將自己差點搭進去,莊白秋也開始思索這其中的因素。
“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只是基礎修煉者的修為,腦域極位脆弱,精神強度有限。”
如同呵護幼苗一樣,莊白秋不斷反洗腦,讓對方迴歸真實。
但莊白秋沒想到,她自己居然悄無聲息中受到了同化。
這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力量。
對方似乎屬於某個容器,又或節點,她在治癒對方時也緩慢陷入到了被影響的狀態。
影響她的人或物並非強壓著讓人屈服,而是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也是莊白秋治療生涯中並未見過的情況。
“用個不恰當的比喻,我正和您小師妹打呢,您在旁邊砸了我一棍子,我肯定是被人偷襲了,才會陷入到蠱惑中”莊白秋道。
“我小師妹打你很輕鬆,不需要我幫忙”徐直稍微糾正了一下道。
“不恰當呀,我這是不恰當的比喻。”
莊白秋晃了晃腦袋,只覺自己有些頭疼。
她此時也有著慶幸。
靈魂的治療和安撫風險極大,稍有不慎便容易導致自身承受不可逆的影響。
她調息自身之時,只見徐直雙眼閃爍微光,雙手一扶剛剛被她探尋的人。
“你們是在哪兒接受祈禱?”徐直隨口發聲問道。
“神愛世人,我們在那邊的小紅鳥廣場祈禱呀!”
“你們祈禱時會盯著什麼,或者仔細聽什麼?”
“我們會看到神蹟,那是無上的光,也是天堂的世界,神在世界中微鳴,那世界中一切應有盡有,有著無上的繁華,一切我想要的都有……”
……
伴隨著徐直髮問,這個普通人不再沉浸於不斷的祈禱。
雖然雙眼迷茫,但他還是極為認真的回覆著徐直的問話。
“這就是東嶽刑審的手段?果然很可怕。”
“怪不得莊宗師嗷嗷大哭,直接將自己目的全盤說了出來。”
“這不說不行啊,瞞又瞞不住,坦白還能從寬一些。”
……
抬手之時便發問,直接觸及心底的祕密,將一切都吐露了出來。
也不知徐直這種手段針對的物件有多高,諸人看得不由有些心慌慌。
沒兩把刷子,當不了東嶽巡查司的總府。
作為這個部門的頭頭,徐直審訊手段似乎較之慕容秋更為厲害。
這是極遭人忌憚的手段。
但不管徐直用不用這種手段,那都是遭人忌憚的大人物,便是大宗師也不例外。
當然,若是盟友,那也免了擔心。
總歸這種手段不會釋放到自己身上,甚至還能借助這種力量成為助力。
“徐總府真是有妙招!我等不如呀。”
“還好徐總府也過來了!”
“這審訊的好,我知道那個小紅鳥廣場的位置呀,我去年還在那兒買了個表。”
……
審訊完畢,徐直只覺周圍的大宗師似乎更熱情了一些,各種馬屁聲聽得讓人春風得意。
“各位應該知曉通訊的原理,有總控器,也有分控器,各種裝置更是將通訊傳遞到每個人的手中。”
當聲音稍微安靜一些,徐直也迅速說著正事。
“您是說?”賈斯丁肖恩問道。
“小紅鳥廣場或許有著一個裝置,又或許是分控器,特徵可能是會發光。”
“對方通過使用這種裝置進行蠱惑,而所有被蠱惑的人構成了一個個基本的節點。”
“只要在他們節點控制的範圍內,他們就能蠱惑到人,一時之間難以扯斷這種聯絡。”
雖然沒有見識過神國,但徐直很清楚那種區域掌控由心的能力。
這是在構建類似於神國的控制網路。
不朽者們難有這種力量,但一些特殊的生靈又或器物便難言了。
或許是類似和平之鐘類的神器,或許是如半神羅蘭德那樣的傀儡。
能將神念降臨到四元素主神世界,時空之龍沒可能不在自己神國中準備後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此時初勝已經顯出,這亦是奠定了對徐直的某種特殊信任。
“那咱們先去將這些建築搗毀掉?再將那些牧師和僧侶幹掉?”賈斯丁肖恩興沖沖道。
“問題是怎麼找到這些隱祕的建築?”亞希伯恩回道。
“那還不簡單,隨便抓上一個被蠱惑的,刑訊審查上一番,就有大概率找到位置。”
“被蠱惑的狂熱者都願意去死,腦子已經被漂白了,並不畏懼刑訊手段。”
“不多試試怎麼會知道他們不懼刑訊手段。”
“我們以前又不是沒嘗試過,若是大批量的人被弄成白痴,這和直接殺了他們有什麼區別,這是對生命的漠視。”
“都如此戰時狀態了,你還在這兒婦人之仁,跟我講人權。”
“又不是一個兩個,萬一要審上幾百上千人,不僅死的人多,咱們強審的人員也受不了。”
“你們沒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國家並不擅長強審問話的手段啊。”
……
一番討論之下,頓時又有開啟扯皮的跡象。
隨著王動請出一個相貌三十餘許的女子,一些爭議才停了下來。
“這是莊白秋宗師。”
“嗨~”
莊白秋忐忑的瞄了一眼四周,周圍盡皆是諸國盛名的大宗師,數量還不是一個兩個。
她揮手打了個招呼,只覺自己像是狼群中的小鹿,腦袋頓時就低垂了下來。
若非王動當年對她有著或多或少的照顧,莊白秋覺得自己沒可能跑到西流國來給阿蜜莉雅治療腦袋,她在東嶽的事兒多著呢。
因為是宗師修煉者的原因,她還被巡查司徵調,委派了監察亡靈遺蹟附近的區域。
此時被諸多大宗師審視,她額頭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溢位,一時間腦袋有點空白。
“莊宗師擅長治療腦域的損傷,若是能將被蠱惑者恢復到正常清醒的神智,我們直接詢問就能得到答案。”
王動對著諸人介紹,頓時讓一些人心中瞭然。
相較於諸國的修煉術,東嶽無疑更為擅長這種門門道道。
東嶽的前朝大衍王朝混亂,江湖人士更是紛雜,這導致朝廷尤為喜好研發各類刑審類手段,一些手段也被東嶽繼承了下來,甚至於發揚光大。
莊白秋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便是諸多異國的大宗師也熟悉她的名聲。
“那就拜託莊宗師。”
“這事情十萬火急,不提將諸多失去控制的城市齊齊解決掉問題,我們至少要杜絕戰場中遭遇被蠱惑的平民。”
“不知道您想要什麼報酬?”
“莊宗師?”
“莊白秋宗師?”
……
“啊哈~”
被眾大宗師一陣呼喊,莊白秋腦袋才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
隱約之中,她還看到了燕行俠,燕玄空等人圍觀了過來,其中還包括了往昔見一次膽戰心驚一次的徐總府。
“徐總府!”
莊白秋只覺身體一哆嗦,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
“我沒有擅自離守,我我我……”
特意換了個造型到西流國,但莊白秋沒想到王動直接當眾介紹了一番,這次跳到大洋中都洗不清了。
王動也沒說徐直就在這兒。
這是將她往死裡坑。
莊白秋想起徐直往昔的手段,只覺喉嚨中一陣發苦。
相比徐直那若有若無檢視的目光,諸多大宗師注視帶來的壓力就不算什麼了。
“徐總府,我有罪!我臨戰脫逃,有大罪,有重罪。”
其他什麼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莊白秋覺得自己需要先過了徐直這一關。
見得徐直,她滿臉的淚水頓時就流了下來。
在徐直面前哭習慣了,她也不在意這種丟臉行為。
抗拒從嚴,坦白從寬,這是和徐直認識以來最強認知。
“我就不該收了王動那顆花容月貌丹,我坦白,我上繳,我為了個人利益擅自離守巡視區域……”
莊白秋哭得眼淚四溢,將臉皮上的那些粉底弄得一團糟。
她的真容少有人知,誰也不認識誰,哭唧唧丟臉一番不是什麼大問題,必要時再換個臉皮就行。
女人挺在意容貌這種事情,但相比頂上的腦袋,那又不算什麼了。
想想巡查司的諸多規矩,還有喜歡秋後算賬的徐直,莊白秋就覺得世界末日來了。
“真是丟人!”
徐直扶額。
莊白秋是他推薦給王動的,莫非王動請莊白秋的時候就沒提及一番。
還是說這婆娘伸手習慣了,情不自禁的接下了好處,壓根就沒多問一句。
“徐總府主管的巡查司真沒的說!”
“東嶽的審訊手段果然嚴苛。”
“我從未見過宗師如此膽小。”
“那是你沒犯事,落到巡查司手中,我記得東嶽有個叫公孫康的老宗師,只怕見了徐總府也要打哆嗦。”
“真要犯了事,面臨上頭一言定下的生死,你我表現又能好多少。”
“也不知徐總府是否有什麼特殊的刑審手段?”
……
莊白秋大概是最眾人所見最沒臉沒皮的女性大修煉者,諸多甚至於懷疑她宗師境是如何衝刺上來的。
莫非膽小怕死也算某種優良的品質?
但不管怎麼說,這位性格獨特的宗師開始加入到行動之中。
保守依靠莊白秋的能力之時,一些大宗師和宗師亦有私語,顯然做了刑訊硬審的兩手計劃。
需要能正面應對遺民軍團,打破對方的依仗,也需要解放諸多被蠱惑統治的區域,將一切可能遭遇的敵意化成助力。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此時初勝已經顯出,這亦是奠定了對徐直的某種特殊信任。
“那咱們先去將這些建築搗毀掉?再將那些牧師和僧侶幹掉?”賈斯丁肖恩興沖沖道。
“問題是怎麼找到這些隱祕的建築?”亞希伯恩回道。
“那還不簡單,隨便抓上一個被蠱惑的,刑訊審查上一番,就有大概率找到位置。”
“被蠱惑的狂熱者都願意去死,腦子已經被漂白了,並不畏懼刑訊手段。”
“不多試試怎麼會知道他們不懼刑訊手段。”
“我們以前又不是沒嘗試過,若是大批量的人被弄成白痴,這和直接殺了他們有什麼區別,這是對生命的漠視。”
“都如此戰時狀態了,你還在這兒婦人之仁,跟我講人權。”
“又不是一個兩個,萬一要審上幾百上千人,不僅死的人多,咱們強審的人員也受不了。”
“你們沒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國家並不擅長強審問話的手段啊。”
……
一番討論之下,頓時又有開啟扯皮的跡象。
隨著王動請出一個相貌三十餘許的女子,一些爭議才停了下來。
“這是莊白秋宗師。”
“嗨~”
莊白秋忐忑的瞄了一眼四周,周圍盡皆是諸國盛名的大宗師,數量還不是一個兩個。
她揮手打了個招呼,只覺自己像是狼群中的小鹿,腦袋頓時就低垂了下來。
若非王動當年對她有著或多或少的照顧,莊白秋覺得自己沒可能跑到西流國來給阿蜜莉雅治療腦袋,她在東嶽的事兒多著呢。
因為是宗師修煉者的原因,她還被巡查司徵調,委派了監察亡靈遺蹟附近的區域。
此時被諸多大宗師審視,她額頭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溢位,一時間腦袋有點空白。
“莊宗師擅長治療腦域的損傷,若是能將被蠱惑者恢復到正常清醒的神智,我們直接詢問就能得到答案。”
王動對著諸人介紹,頓時讓一些人心中瞭然。
相較於諸國的修煉術,東嶽無疑更為擅長這種門門道道。
東嶽的前朝大衍王朝混亂,江湖人士更是紛雜,這導致朝廷尤為喜好研發各類刑審類手段,一些手段也被東嶽繼承了下來,甚至於發揚光大。
莊白秋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便是諸多異國的大宗師也熟悉她的名聲。
“那就拜託莊宗師。”
“這事情十萬火急,不提將諸多失去控制的城市齊齊解決掉問題,我們至少要杜絕戰場中遭遇被蠱惑的平民。”
“不知道您想要什麼報酬?”
“莊宗師?”
“莊白秋宗師?”
……
“啊哈~”
被眾大宗師一陣呼喊,莊白秋腦袋才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
隱約之中,她還看到了燕行俠,燕玄空等人圍觀了過來,其中還包括了往昔見一次膽戰心驚一次的徐總府。
“徐總府!”
莊白秋只覺身體一哆嗦,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
“我沒有擅自離守,我我我……”
特意換了個造型到西流國,但莊白秋沒想到王動直接當眾介紹了一番,這次跳到大洋中都洗不清了。
王動也沒說徐直就在這兒。
這是將她往死裡坑。
莊白秋想起徐直往昔的手段,只覺喉嚨中一陣發苦。
相比徐直那若有若無檢視的目光,諸多大宗師注視帶來的壓力就不算什麼了。
“徐總府,我有罪!我臨戰脫逃,有大罪,有重罪。”
其他什麼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莊白秋覺得自己需要先過了徐直這一關。
見得徐直,她滿臉的淚水頓時就流了下來。
在徐直面前哭習慣了,她也不在意這種丟臉行為。
抗拒從嚴,坦白從寬,這是和徐直認識以來最強認知。
“我就不該收了王動那顆花容月貌丹,我坦白,我上繳,我為了個人利益擅自離守巡視區域……”
莊白秋哭得眼淚四溢,將臉皮上的那些粉底弄得一團糟。
她的真容少有人知,誰也不認識誰,哭唧唧丟臉一番不是什麼大問題,必要時再換個臉皮就行。
女人挺在意容貌這種事情,但相比頂上的腦袋,那又不算什麼了。
想想巡查司的諸多規矩,還有喜歡秋後算賬的徐直,莊白秋就覺得世界末日來了。
“真是丟人!”
徐直扶額。
莊白秋是他推薦給王動的,莫非王動請莊白秋的時候就沒提及一番。
還是說這婆娘伸手習慣了,情不自禁的接下了好處,壓根就沒多問一句。
“徐總府主管的巡查司真沒的說!”
“東嶽的審訊手段果然嚴苛。”
“我從未見過宗師如此膽小。”
“那是你沒犯事,落到巡查司手中,我記得東嶽有個叫公孫康的老宗師,只怕見了徐總府也要打哆嗦。”
“真要犯了事,面臨上頭一言定下的生死,你我表現又能好多少。”
“也不知徐總府是否有什麼特殊的刑審手段?”
……
莊白秋大概是最眾人所見最沒臉沒皮的女性大修煉者,諸多甚至於懷疑她宗師境是如何衝刺上來的。
莫非膽小怕死也算某種優良的品質?
但不管怎麼說,這位性格獨特的宗師開始加入到行動之中。
保守依靠莊白秋的能力之時,一些大宗師和宗師亦有私語,顯然做了刑訊硬審的兩手計劃。
需要能正面應對遺民軍團,打破對方的依仗,也需要解放諸多被蠱惑統治的區域,將一切可能遭遇的敵意化成助力。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英雄無敵大宗師 –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莊宗師來了

小說,小說推薦
英雄無敵大宗師
相較於南澳,西流國無疑要便利。
雖然西流國的通訊鋪設屬於二代,但西流國沒有野區,二代網路鋪設極為到位。
只要動用到特權,諸人在本國傳發訊息的速度極快。
如同現實世界中人難以理解到遺民的各類技術,遺民也難於瞭解現實世界的科技,甚至阻隔這種通訊的能力。
不斷有戰況被收集,諸多人也不斷有了更新的瞭解。
“若是他們主動攻打我們還輕鬆一些,反攻之時不免要面對那些被他們蠱惑的人,這要如何下手。”
“他們會不會將這些人鼓動成擋子彈的炮灰?”
“以往淪陷的那些城市該如何去拯救?”
……
當諸多大修煉者定心下來,同意繼續援助,此時也進入到戰略的探討中。
被動防守和主動進攻完全有著不同。
除了需要面對遺民軍團,面對那可能漫天的幽靈,他們還需要面對無數被蠱惑的普通平民。
“徐總府,我記得您曾經和我提及,遺民在城市中修建了一些隱祕的建築,還有專業的牧師和僧侶負責蠱惑。”
探討數分鐘,王動才恍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問向提供訊息的徐直。
“這是我從遺民那兒偷聽到的一點訊息,不保證情況的真實,但諸位若是有興趣,不防試一試。”
徐直打了個太極,回覆略顯敷衍,但諸多人聽得眼睛頓時一亮。
徐直顯然只負責出力,不欲插入到西流國混亂的扯皮決議之中。
西流國的議會是出了名的喜歡扯皮,即便是此時匯聚成團,依舊還有著往昔的一些習慣,各種探討紛紛出爐。
此時眾人難有確定性的意見。
但王動這道訊息來的正好。
雖然徐直不保證情況的真實性,但現在沒人能小覷這位徐總府的發聲。
人的名,樹的影。
當徐直戰力登高,一些往事也便具備了更高的說服力。
無論是東嶽平叛苦教,還是南澳戰遺民,一戰定下乾坤,又或烏雅圖蘭託那得意嘴臉,只怕是北疆西錘邊塞大勝與徐直等人也脫不了干係。
而徐直還個人研發了《小跳直祕術》,這一仗作用明顯。
此時初勝已經顯出,這亦是奠定了對徐直的某種特殊信任。
“那咱們先去將這些建築搗毀掉?再將那些牧師和僧侶幹掉?”賈斯丁肖恩興沖沖道。
“問題是怎麼找到這些隱祕的建築?”亞希伯恩回道。
“那還不簡單,隨便抓上一個被蠱惑的,刑訊審查上一番,就有大概率找到位置。”
“被蠱惑的狂熱者都願意去死,腦子已經被漂白了,並不畏懼刑訊手段。”
“不多試試怎麼會知道他們不懼刑訊手段。”
“我們以前又不是沒嘗試過,若是大批量的人被弄成白痴,這和直接殺了他們有什麼區別,這是對生命的漠視。”
“都如此戰時狀態了,你還在這兒婦人之仁,跟我講人權。”
“又不是一個兩個,萬一要審上幾百上千人,不僅死的人多,咱們強審的人員也受不了。”
“你們沒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國家並不擅長強審問話的手段啊。”
……
一番討論之下,頓時又有開啟扯皮的跡象。
隨著王動請出一個相貌三十餘許的女子,一些爭議才停了下來。
“這是莊白秋宗師。”
“嗨~”
莊白秋忐忑的瞄了一眼四周,周圍盡皆是諸國盛名的大宗師,數量還不是一個兩個。
她揮手打了個招呼,只覺自己像是狼群中的小鹿,腦袋頓時就低垂了下來。
若非王動當年對她有著或多或少的照顧,莊白秋覺得自己沒可能跑到西流國來給阿蜜莉雅治療腦袋,她在東嶽的事兒多著呢。
因為是宗師修煉者的原因,她還被巡查司徵調,委派了監察亡靈遺蹟附近的區域。
此時被諸多大宗師審視,她額頭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溢位,一時間腦袋有點空白。
“莊宗師擅長治療腦域的損傷,若是能將被蠱惑者恢復到正常清醒的神智,我們直接詢問就能得到答案。”
王動對著諸人介紹,頓時讓一些人心中瞭然。
相較於諸國的修煉術,東嶽無疑更為擅長這種門門道道。
東嶽的前朝大衍王朝混亂,江湖人士更是紛雜,這導致朝廷尤為喜好研發各類刑審類手段,一些手段也被東嶽繼承了下來,甚至於發揚光大。
莊白秋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便是諸多異國的大宗師也熟悉她的名聲。
“那就拜託莊宗師。”
“這事情十萬火急,不提將諸多失去控制的城市齊齊解決掉問題,我們至少要杜絕戰場中遭遇被蠱惑的平民。”
“不知道您想要什麼報酬?”
“莊宗師?”
“莊白秋宗師?”
……
“啊哈~”
被眾大宗師一陣呼喊,莊白秋腦袋才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
隱約之中,她還看到了燕行俠,燕玄空等人圍觀了過來,其中還包括了往昔見一次膽戰心驚一次的徐總府。
“徐總府!”
莊白秋只覺身體一哆嗦,腦袋頓時清醒了過來。
“我沒有擅自離守,我我我……”
特意換了個造型到西流國,但莊白秋沒想到王動直接當眾介紹了一番,這次跳到大洋中都洗不清了。
王動也沒說徐直就在這兒。
這是將她往死裡坑。
莊白秋想起徐直往昔的手段,只覺喉嚨中一陣發苦。
相比徐直那若有若無檢視的目光,諸多大宗師注視帶來的壓力就不算什麼了。
“徐總府,我有罪!我臨戰脫逃,有大罪,有重罪。”
其他什麼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莊白秋覺得自己需要先過了徐直這一關。
見得徐直,她滿臉的淚水頓時就流了下來。
在徐直面前哭習慣了,她也不在意這種丟臉行為。
抗拒從嚴,坦白從寬,這是和徐直認識以來最強認知。
“我就不該收了王動那顆花容月貌丹,我坦白,我上繳,我為了個人利益擅自離守巡視區域……”
莊白秋哭得眼淚四溢,將臉皮上的那些粉底弄得一團糟。
她的真容少有人知,誰也不認識誰,哭唧唧丟臉一番不是什麼大問題,必要時再換個臉皮就行。
女人挺在意容貌這種事情,但相比頂上的腦袋,那又不算什麼了。
想想巡查司的諸多規矩,還有喜歡秋後算賬的徐直,莊白秋就覺得世界末日來了。
“真是丟人!”
徐直扶額。
莊白秋是他推薦給王動的,莫非王動請莊白秋的時候就沒提及一番。
還是說這婆娘伸手習慣了,情不自禁的接下了好處,壓根就沒多問一句。
“徐總府主管的巡查司真沒的說!”
“東嶽的審訊手段果然嚴苛。”
“我從未見過宗師如此膽小。”
“那是你沒犯事,落到巡查司手中,我記得東嶽有個叫公孫康的老宗師,只怕見了徐總府也要打哆嗦。”
“真要犯了事,面臨上頭一言定下的生死,你我表現又能好多少。”
“也不知徐總府是否有什麼特殊的刑審手段?”
……
莊白秋大概是最眾人所見最沒臉沒皮的女性大修煉者,諸多甚至於懷疑她宗師境是如何衝刺上來的。
莫非膽小怕死也算某種優良的品質?
但不管怎麼說,這位性格獨特的宗師開始加入到行動之中。
保守依靠莊白秋的能力之時,一些大宗師和宗師亦有私語,顯然做了刑訊硬審的兩手計劃。
需要能正面應對遺民軍團,打破對方的依仗,也需要解放諸多被蠱惑統治的區域,將一切可能遭遇的敵意化成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