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異常樂園 – 第九十一章 各自抉擇與意志烙印

小說,小說推薦
異常樂園
【提示:請問你是否選擇繼續挑戰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意志考驗——“勇氣”?】
“可惜了,如果沒有那場意外,如果雷霆公爵不死,咱們是很有機會挑戰極限的。”
混沌使徒【名字沒想好】,望向身旁一副法師扮相的枯藤老樹,無奈嘆道:“會長,咱們好像只能撤了。”
“唉……”
枯藤老樹悵然一嘆,同樣大為惋惜。
儘管眾人成功救下阿拉丁,可是雷霆公爵卻被死士一號以蠍尾毒殺,接下來的競爭事件也並未遇到離隊玩家,因而損失人手沒能得到補充,僅憑實力大打折扣,連精華能力都沒解鎖的枯藤老樹配合名字沒想好,通過方才的貪婪考驗都略顯吃力,很難應對必然有三星傳奇坐鎮的最後考驗。
“罷了,少一個就少一個吧,其他幾家或許有實力挑戰三星傳奇,咱們兩個就只能依靠笨鳥先飛,博取一線勝算。”
和枯藤老樹抱有相同看法的,還有歸藏領導的九卦小隊,不過區別是,他們三個有一定把握通過勇氣考驗。
“勇氣考驗的作用,主要是防止阿拉丁看到巨蠍部落的亂狀後,生出逃離躲避的念頭,單從紙面情報來看,這個效果有點無關緊要,另外咱們都已經解鎖出了精華事項,沒必要再冒著超過五成的風險,去碰三星傳奇這顆硬釘子。”月照水按照實際情況做出分析。
“你是任務執行者,我沒意見。”悽風苦雨較為隨意。
“可是情報還說,勇氣考驗對玩家同樣有益啊,另外最後的硬幣獎勵恐怕少不了。”
歸藏有些猶豫,他是九卦副會長,哪怕月照水是任務執行者,最後也得聽令行事,然而眼下狀況著實有些難以抉擇,他和悽風苦雨的精華技能,較為偏重與玩家對戰,要是換成連山或者其他公會成員,能夠將通關可能提到七成,然而可惜的是,其他人都有任務在身,能湊出具備較高競爭力的三人小隊,已然實屬不易。
“然而我不覺得這些獎勵,值得咱們冒著五成團滅風險與九成折損風險,去拼一槍。”月照水據理力爭,“在已經擁有八成把握完成後續環節的情況下,我認為沒必要追求十全十美,畢竟制勝規則是完成任務的時間早晚,而非玩家小隊的實力高低,與其讓時間浪費在這裡,不如用搶跑的方式,把別人遠遠甩在身後。”
“好吧,就聽你的。”
月照水的分析合情合理,令歸藏再無疑慮,立時帶領小隊離開森林邁向沙海,不過,他仍然想知道,如果換做自家會長面對這個狀況,將要做出何種選擇,與會長齊名的【閒懶人士】,又會給出哪種答案?
“天時地利人和,好不容易都佔全了,要是這樣還選放棄,豈不可惜?”
人如其名的閒懶人士,一身裝扮休閒至極,半短袖小馬甲人字拖大褲衩,要是再配上茶壺摺扇,簡直就是誤入遊戲的退休老大爺。
“萬一被別人搶了先手怎麼辦?”曾經與餘燼打過照面的春花秋月問了一句。
“放心啦,有【火把】召喚的二星傳奇,再配合我的【靈能卡牌】與【緋色魔方】的童話道具,幹掉三星傳奇不成問題,完事後,不僅能拿到考驗獎勵,還能讓你和緋色魔方解鎖精華能力,追回落下的進度很容易,反正我是挺好奇勇氣考驗,對玩家會有什麼作用?”
閒懶人士作為一會之長,擁有力排眾議的決策許可權,被說得有些心動的春花秋月和緋色魔方對視一眼,也只好配合會長行動。
“對了,我敢說歸藏他們就算提前解鎖了精華能力,也不會挑戰勇氣考驗,他們沒有連山的霸氣和決斷。至於枯藤老樹那邊,我暫時無法斷定,不過想要完成勇氣考驗,就必須提前拿出相應的勇氣,呵呵,雷霆公爵倒是個人物,指不定他能說服枯藤老樹,要是真被他們打通勇氣考驗,那猴子任務的頭號勁敵,就不再是九卦那幫人了。”
閒懶人士胸有成竹的做出判斷,然而他並不知道,枯藤老樹小隊,因為雷霆公爵的不幸敗亡,被迫做出和九卦同樣的選擇,反倒是始終潛於水下的餘燼三人,一致認定有必要將考驗進行到底,而且決策過程堪稱神速。
“閒話不多說,我覺得勇氣考驗可以一試,誰贊成,誰反對?”
“附議。”
“同上!”
餘燼自信表態,邱意濃和白旗自信追隨,阿拉丁這個小透明根本沒有議事權力,於是三人就在寵物猴花生那驚魂未定的眼神中,輕描淡寫的迎來了最後的勇氣考驗。
“當你決定逃出巨蠍部落的時候,就證明了一件事情……”
尼娜身周火焰暴漲氣流湧動,以強勁熱風吹散了遍地都是的枯枝碎葉,幾乎要浴火而起的她,以漠然眼神俯視阿拉丁,一字一句的冷冷說道:“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退過來!”
立時察覺出危險源頭的餘燼,不由分說的扯著魂不守舍的阿拉丁遠離篝火,旋即又聽隨時可能走出火焰影像的尼娜,寒聲斥道:“你明明知道潛回家中重掌神燈,就能了卻一切煩惱,可是你根本沒有勇氣去面對巨蠍副族長,你懷著一絲可笑至極的希望,逃出巨蠍部落,奢望著高高在上的巨蠍副族長,有朝一日會把你這個微不足道的小人忘掉,可結果呢?”
“……”阿拉丁張了張嘴,很想辯解,自己就是個普通人,遇到生命危機會慌亂會盲從,會不顧一切的逃避死亡,他不是沒想過冒著風險趕回家中,可是對巨蠍族長的天然信任,又讓他不由自主的服從了對方的一應安排。
然而結果卻是,家破人亡。
“曾經的你沒有勇氣去面對巨蠍副族長,呵,難道已經死過一次,而且即將再度死亡的你,就能夠提起勇氣面對他嗎?我不這麼認為,你呢?”
這時,升騰篝火將場景引燃驅散黑暗,連那解體迷霧都有消退跡象。
在阿拉丁的暗淡目光中,尼娜走出火焰顯露本體,即便她的面色仍然蒼白無血,卻能帶給餘燼等人近乎實質的窒息壓力,這是強大意念的外部顯化,被尼娜的眼眸注視到,甚至都能產生清晰觸感。
不消餘燼發話,白旗立時發動探查技能。
看到分享資訊,餘燼皺起眉頭,發現眼前這位的屬性面板,和尼娜怨念體的差別沒有多少。
……
名稱:【迷惘的尼娜】(三階/三星傳奇/半虛化)
血量:25000/25000
技能:意念能力(主)、火焰能力(次)
重要屬性:力量7、敏捷6、感知25+6
介紹:父親的離家出走,讓尼娜的人生蒙上了一層陰影,直至死亡都未曾消散,你現在看到的,便是處於彌留之際的她,而你需要做的,便是用武力讓她不再迷惘,至少不要悲觀的以為“癩蛤蟆吃到天鵝肉”的故事,永遠都只能存在於童話之中,再不切實際的幻想,或許也有美夢成真的時候。
【提示:“迷惘的尼娜”的“半虛化”狀態,可以免疫大部分傷害和控制能力。】
【提示:擊敗“迷惘的尼娜”,可以幫助你在日後的遊戲中,與火焰影像中的“尼娜”加深互動。】
……
比之尼娜怨念體,階位較低的迷惘尼娜,差的只有血量和隨身道具,各種意念與火焰能力,十分齊備,連餘燼最為忌憚的“半虛化”狀態,都明晃晃的標註著。
不過,已然有過一次獲勝經歷的餘燼,對於擊敗迷惘尼娜卻是不太擔心,畢竟【炎魔君王】的強化效果,足以將火焰抗性削減到極低限度,哪怕受到虛化削弱,也能對其造成可觀傷害,再配合邱意濃與白旗,幹掉眼前這位三星傳奇,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待會見機行事,雖然虛化效果有點難搞,但也就是多個一兩分鐘的事情。”餘燼向兩位隊友道出判斷。
“好的,要是速度太慢的話,我會考慮用掉【蠍尾毒腺】的。”邱意濃輕輕點頭,雖然這件消耗品同樣會受到虛化影響,但能節省一點時間也是好的。
“誒,不就是個半虛化嗎?好像不太難搞吧。”白旗愣了一下,嘬著菸斗,“鄙人作為頭號探索玩家,連虛化怪物都遇到不少,搞定一個半虛化絕對不在話下。。”
“哦,那我就不用蠍尾毒腺了。”
邱意濃果斷把消耗道具收了起來,旁邊的餘燼卻是說道:“對不起。”
“不是,你們對擁有我這樣合格的隊友,難度不應該發自肺腑的表示出興高采烈嗎?對不起是啥意思?”
“呃嗯……照你這麼說,作為隊友的頭號探索玩家,破解虛化狀態,是力所能及且理所應當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對低估隊友表示道歉,更有必要一些。”
“……”
白旗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心說自己以後應該多表現一些,否則就被餘燼和邱意濃這兩個戰鬥狂,徹底忽略了。
這年頭的半輔助類探索玩家,不容易啊!
就在白旗的遐思之中,迷惘尼娜也總算掀起了進攻號角,她以閃爍火光的雙眸,死死地盯著眼神閃躲的阿拉丁,冷冷說道:“我討厭廢物,討厭懦夫,免得你自投羅網,讓神燈落到巨蠍副族長的手上,不如就提前死在這裡吧!”
話音落下,尼娜聲勢暴漲,以意念激發火焰飛刀飆射而來,直逼阿拉丁的面門,餘燼趕忙支起巨蠍臂盾加以抵擋,令一道道火焰飛刀只能“蹭蹭蹭”的撞碎在臂盾之上,留下些許焦黑痕跡。
高達兩百五十的盾防配合四千點盾值,讓巨蠍臂盾帶給餘燼的安全感暴增數倍,若是換成蟲首重盾,此時基本要面臨破碎界限,根本無法擋住第二波意念衝擊,好讓白旗完成破解虛化能力的曝光程序。
蹭蹭蹭!
咔嚓!
伴隨著下一批火焰飛刀接連撞碎,白旗成功按下了攝靈拍立得的快門。
於是餘燼和邱意濃同時發現,迷惘尼娜那稍顯透明的身軀,竟然在此刻變得清晰了很多,可她的身周影像反而模糊了起來,與血羽用【銜尾封印】的詭異方式封印“虛化”狀態,好像原理完全不同。
“這是怎麼辦到的?”餘燼好奇問道。
“簡單地說就是虛化風景突出人物。”白旗搖了搖手上的異常相機,“你們就當是我把尼娜的虛化狀態,轉移給空氣好了。”
“很好很強大!”
餘燼由衷地讚歎了一句,旋即毫不拖泥帶水的化作縱火狂,並發動軟體分身,殺向不再受虛化庇護的迷惘尼娜。
這位三星傳奇也意識到自己的狀態遭到篡改,並且對餘燼的突然暴起深深忌憚,便接連施展【意念屏障】與【意念抗拒】,為餘燼設下兩道門檻。
然而前者很快被軟體炸彈與飛射弩箭,強勢轟碎,後者則完全無法影響到擁有正牌虛化的扭曲化身,令餘燼得以成功突破阻撓,來到尼娜近前,不由分說的張開手臂,施展出擁有八十倍判定加成的全身自爆。
轟!轟!
兩聲震響幾乎在同時響起,處於爆炸中心的迷惘尼娜,完全承受了這兩次傷害過萬的劇烈爆炸,即便她的火焰抗性依舊削減了一些,可是還是無法避免殘餘生命落到了五位數以下。
這傷害……
好恐怖啊!
邱意濃和白旗儘管在討論組中,聽過不是劍仙用誇張語言描述餘燼的化身能力,有多麼多麼可怕,但是隻有親眼見到這般畫面,才能感受到統治級別的傷害碾壓,究竟有多麼令人無力與窒息。
尤其是讓專注追求極致傷害的邱意濃,很受打擊,看著猶如風中殘燭的迷惘尼娜,她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選擇了正確的提升道路?
然而她並不知道,餘燼對於縱火狂的投入,比之她對寄生弩有過之而無不及。
單是縱火狂的誕生,便基於現實扭曲者的【能力結晶】,而後餘燼還接連不斷的為其投入,珍惜奇物【炎魔之心】、作為隱藏任務最終獎勵的【化身石】、得到合金強化的【活性軟體生化服】、多枚【融合樹果(穩固)】,以及擊潰尼娜怨念體所得到的火系能量。
這些資源若是單個拆開,基本上都足以得到精華評定,然而餘燼卻將他們全數投入扭曲化身,所以倘若精華之上還存在更高評級,那麼化身類扭曲能力【縱火狂】,必然位列其中。
這一切的一切,促使扭曲化身的戰鬥,趨於簡單粗暴,可是隻有餘燼知道,他為此付出了多少。
待得八秒之後【矜持自爆】與【軟體分身】完成冷卻,作為三星傳奇的迷惘尼娜便在爆炸之中完全消散。
不過,與尼娜怨念體不同的是,迷惘尼娜卻是在敗亡瞬間,於嘴角處流露釋然笑意。
【提示:你通過了最終考驗“勇氣”,你和你的小隊得到了一百五十枚硬幣、以及三個精華補給包的獎勵。】
【提示:你可以在日後的探險中,與火焰影像中的“尼娜”加深互動。】
【提示:你得到了源自“尼娜”的特殊獎勵——拓展級被動技能“意志烙印”,削弱你受到的負面狀態。】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異常樂園 – 第八十七章 慷慨的死士一號

小說,小說推薦
異常樂園
軟體炸彈的傷害取決於力量等級,因而隨著力量等級的提升,爆炸衝擊也會水漲船高,面對啟動魔人化身的餘燼,以力量見長的巨蠍化身,完全沒有抵擋之力,胸前甲殼被接連轟中,迫使死士一號不得不連連後退,直至後背撞到安全小屋的堅實牆壁。
轟!
悶響傳來,小屋中的白旗抽空瞄了一眼,發現一側窗門被完全遮蓋,視野中,僅能看到死士一號的後腰處,有巴掌大小的菱形甲片整齊排列。
“嗯,好像不太好對付的樣子。”
白旗以探索玩家的職業素養下了專業判定,旋即聽得那死士一號的冷笑傳來。
“繼續啊,你就只有這麼點能耐?”
白旗並未聽到視野外的餘燼,做出任何迴應,只是在大概一點五秒之後,發現陽光重新從此面窗門漏了進來。
不過奇怪的是,光線照入的起始區域並非窗門上方,而是下沿。
只見那體魄雄奇的死士一號,像是要跳坐至屋頂一樣,腰胯上揚,令視野中出現同樣被甲殼覆蓋的粗壯雙腿,可是當這兩條蠍腿,先是隨著腰胯,上揚至近乎超過屋頂邊沿,而後伴著屋頂巨震,略顯無力的直直垂下,白旗這才發現事情不對。
轟隆隆隆……
由他一手打造的安全小屋,雖然經過了大灰狼先生的專業質檢,晉升為童話道具,但白旗還是不由得在心裡抹了把汗——捏著時空戒指的他,沒敢把想法付諸行動。
“呃嗯……應該是被餘燼打上去的,這下估計沒有嘲諷可以聽了。”
正如白旗所想,此時的死士一號,被餘燼以暴衝抓取直接摁倒在屋頂之上,超過四十點的力量等級,對心臟造成嚴重壓迫,死士一號為了不讓自己痛哼露怯,都必須咬緊牙關,哪裡還有冷嘲熱諷的精力?
這小鬼的力量著實驚人!
不能和他硬碰硬!
在發現力量比拼完全落入下風之後,死士一號眉眼一橫,旋即以劇毒尾針發起還擊,徑直將餘燼胸膛穿了個通透,卻又立時心頭一涼,因為劇毒尾針未能一如既往的見血封喉,本來會沿著創傷周邊蔓延至四肢百骸的致命毒素,卻在方才踏上漫漫征途的時候,就被詭異的反推了回來。
無法計數的軟體肉芽,掀起了肉眼難辨的細微波浪,一次次沖刷過受傷部位,不僅將受到毒素影響的壞死軟體,擠出體外,還在轉眼間修復了身軀缺口。
好詭異的體質!
透過半透明的墨綠軟體,看到這一幕,死士一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更讓他無法相信的事情,這才到來。
居高臨下的餘燼,並未放緩半點攻勢,衝著接連經受軟體轟炸與暴衝按壓的胸膛甲殼,以勢大力沉的太陽拳重重砸下,超過三階承受極限數值的四十六點力量判定,瞬時噴湧神聖光輝,對死士一號總計造成一千七百多點傷害。
這個數字對比一秒三噴的軟體炸彈,看起來並無任何出彩之處。
可是在數次攻擊的鋪墊過後,餘燼這一拳徑直穿透了,死士一號引以為傲的厚重甲殼!
咔咔咔咔!
本就在連續轟擊中引發了結構變動的胸膛甲殼,至此再也無法堅持,雄渾巨力自拳鋒傾瀉,致使受創甲殼瞬時崩潰,令餘燼拳鋒不再受到任何阻撓,當即破殼而入直逼心臟。
呃啊!!
到了這個時候,死士一號硬撐不得,口中不禁痛撥出聲,害怕心臟會被餘燼一拳搗碎,不得不又用出第二張巫術火焰,打算將餘燼燒退。
誠然,由三蟲薩滿一手打造的珍貴道具,具備強橫至極的作用效果,連魔人化身那超乎尋常的自愈能力,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將之化解,只能任由巫術火焰肆意燃燒,同活性軟體展開拉鋸。
不過,本就無法毀掉心臟的餘燼,卻也不急著抽身而退,雙腿拉開架勢,反手扣住穿鑿而成的甲殼底沿,便要嘗試將胸甲掀起。
當外部防禦被攻破之後,從內部著手瓦解防禦工事,難度必然降低不少。
嘎吱嘎吱!
“住手!”
一聲聲細密裂響接連傳來,令死士一號感到心頭湧起陣陣涼氣,趕忙暴喝一聲,揮動巨螯就想將餘燼當場斬殺,只是,即便活性軟體受到巫術火焰的影響,卻也能無視巨螯之威。
因而,在餘燼被巨螯“攔腰斬斷”的同時,那細密裂響也於此刻突然緊湊,匯聚成一聲“嘶啦”!
房屋中的白旗不明所以,還以為是安全小屋的屋頂要被拆掉,殊不知,是餘燼將巨蠍化身,面積最大也是最為厚重的胸膛左甲,生生扯了下來。
這……
站在遠處被迫觀戰的邱意濃,看到餘燼手中拎著塊足有一米長寬的巨型甲殼,心神震動,想不到餘燼的戰鬥風格竟是變得如此狂暴。
雖然聽喵喵教主說,餘燼的戰術打法是她手把手教的。
可在邱意濃看來,兩人的戰鬥風格完全不同,喵喵教主雖然也很暴力,卻更多是以靈動節奏壓制對手,完全不像餘燼這樣戰鬥至火熱處,渾身迸發出惹人注目的原始野性。
這傢伙不是藝術家嗎?
莫非,每一個貌似文藝的藝術家,心底都藏著一頭嗜人猛獸?
當初好像有一個奧地利的落魄畫家,就是這樣的,沒能管住心中野獸,結果攪亂了整個世界。
看著被餘燼一手甩掉的巨型甲殼,落到自己腳邊,邱意濃確認了上述想法:“嗯,應該就是這樣。”
餘燼並不知道邱意濃的心理活動,此刻的他,依然全神貫注於戰鬥之中,成功突破堅實防禦,令他大受鼓舞,見死士一號的左側巨螯,依然橫亙於自己的胸膛腰胯之間,便毫不遲疑的以左手扯住巨螯腕部,用右手緊扣長臂末端處,本應與胸膛甲殼緊密連線的外露底沿,猛然發動強化過肩摔,把死士一號從屋頂上扔了下去。
嘶啦!
又是一聲乾脆利落的密集裂響,覆蓋在左臂上方的大塊甲殼,便被餘燼留在手中,令一再受創暴露出大片血肉的死士一號,不禁痛叫連連,跌落在地,強烈痛處甚至都令其未能立即起身。
直到這時,餘燼才將魔人化身變化為虛體狀態,藉此壓制近乎燃燒全身的巫術火焰。
“你沒事吧?”
邱意濃向餘燼道出關切,實在是他現在的樣子,讓人忍不住為之提心吊膽,猶如跗骨之蛆的巫術火焰,將魔人化身的表層軟體燒出一層猶如黑炭的薄脆物質,隨便動動手腳,都能看到大片黑粉與碎片秫秫落下,而失去碳層隔絕的軟體物質,方才修復身體損傷,就又因為暴露在巫術火焰之下,再度被燒到失去生物活性,
直到餘燼變為虛體狀態,進一步解放活性軟體的自愈能力,這才漸漸壓過巫術火焰,在邱意濃髮問之後,逐漸擺脫“灰頭土臉”的狼狽模樣,重新顯現出墨綠色的半透體態。
“應該沒事了。”
見巫術火焰還有些許殘餘,各種技能都處於冷卻階段,餘燼並未急著衝死士一號發起乘勝追擊,而是向邱意濃問道:“現在的破防區域夠不夠大?”
“夠,非常夠!”
邱意濃重重點頭,又看了餘燼一眼,發現他的狀況正在好轉,便放心回首,再度用寄生弩瞄準了艱難起身的死士一號,將其即將送入嘴邊的治療藥劑,凌空打碎。
“你們這是欺人太甚!”
死士一號被藥劑汁水淋了一臉,無名心火油然而起,已經被逼出兩道底牌的他,意識到繼續拖下去,情況會越發不利,便狠狠地摔掉殘破藥瓶,揮舞著兩道巨螯,向邱意濃髮起衝鋒。
但是面對這撲面而來的龐然大物,邱意濃卻不慌不忙的扣下扳機,五支弩箭盡數沒於血肉之中,立時啟用了兩顆寄生種子,使得死士一號胸膛處衍生出兩株寄生藤,死死纏住脖頸與左臂,進而影響了死士一號的衝鋒路徑,偏離邱意濃的所在位置,向路邊巨樹撞了過去。
譁!
不過,死士一號畢竟是身經百戰的三星傳奇,哪怕近乎走到窮途末路,也有能力發起絕地反擊。
剛剛同邱意濃“擦肩而過”,身後便有劇毒尾針滑地而來,那起伏不定的崎嶇山路,竟是被修長蠍尾掃得平滑如鏡。
然而這蓄謀一擊,根本威脅不到邱意濃,僅是反方向的矯健翻滾,便讓她避開致命尾針,而這錯失目標的修長蠍尾,下一刻卻又被恢復如初的餘燼探手抓在掌中。
“給我放開!”
死士一號歇斯底里的大叫道,可是化身時間即將過半的餘燼,卻不想和他浪費口舌,一手將巨蠍一號扯了回來,便衝著不再設防的胸膛左臂連續噴吐軟體炸彈,轟得死士一號叫苦不迭。
此情此景,總算是被白旗看在眼中,他發現堂堂三星傳奇,居然被餘燼和邱意濃聯手玩弄於股掌之間,不由得喊了一句:“我是不是要打醬油了啊?”
“不出意外的話……”
“是這樣的!”
餘燼和邱意濃很有默契的回覆道,讓白旗深感沒有解鎖出【攝靈拍立得】的空虛落寞,他瞅了一眼呆在身邊的螳螂首領,放棄讓這個不算小的小傢伙,立刻出去送死的打算。
要知道,餘燼的軟體炸彈無視敵我,連邱意濃都得躲得遠遠地,螳螂首領上去頂多能砍個一兩刀,就得儘快脫離BOSS身周,否則就得殞命於爆炸衝擊。
“唉,等餘燼的化身結束,我再派你出戰吧,好不容易碰到個好欺負的三星傳奇,卻只能在這邊幹看著,屬實可惜。”
就在白旗的遐思之中,餘燼利用魔人化身的剩餘時間,打出第二輪技巧連段,不僅把死士一號的胸膛右殼,連帶著右臂甲殼一併扯下,還廢掉了死士一號的最後一張護身底牌。
直到此刻,死士一號身上儘管還有幾瓶治療藥劑,但是走向死亡只是時間問題。
寄生弩那穩定高效的持續輸出與控制效果,令死士一號根本看不到生存希望,這也讓餘燼放心的將戰場主導權,交給了身邊的邱意濃,他則拿出蟲首重盾專心為其保駕護航。
“你用大把資源投給這把異常武器,還是挺有效果的嘛。”
餘燼讚歎一聲,單憑魔人化身的爆發輸出,並沒有機會擊潰死士一號,再配合縱火狂都有些夠嗆,可是邱意濃這把寄生弩,卻可以持續施加壓力,只要能保證自身安全,就可以用不同於兩大化身的進攻方式,一次次耗掉死士一號的救命底牌,一次次令其在希望與絕望之間,掙扎徘徊。
“那是當然!”邱意濃有些自得的眯眼微笑,“告訴你哈,等我完成小紅帽的隱藏任務,這件紅帽披風就能變成精華護甲,另外太陽長女還答應我,孵化薪火種子後,可以用升級【太陽行刑者】的方式,為薪火種殼封入精華級別的特殊能力,也就是說,再過不久,我就是擁有四種精華事項的人啦!”
“厲害啊!”
餘燼先是讚歎了一句,見邱意濃笑意更甚,這才補充道:“不過比起我,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除開已有的兩大化身能力,以及雜七雜八的精華奇物。
餘燼很快就能在魚人聖騎士,莫戈爾·莫格爾格的傳奇儀式中,沐浴聖光令【太陽捍衛者】更進一步,另外,得到學習裝置的他,自認為有希望從魚人王庭的【音波法陣】裡,白嫖到精華級別的戰吼能力。
而用已經到手的淘金石,換取【異常裝備升級券】,即可啟用鴉面疫醫的套裝效果,媲美精華事項,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就算忽略了各種即將完成的隱藏任務,餘燼同樣能至少擁有四種精華事項,所以他說差了一點,還是很有依據的。
“嘁!”
邱意濃假裝惱怒的皺了皺鼻子,卻也對餘燼的美好前路感到高興,便轉而向苟延殘喘的死士一號,發起最後總攻,配合半路殺出的螳螂首領,成功壓制其瀕死反抗,終歸還是令這位油盡燈枯的三星傳奇,再也翻不起任何浪花,只是以陰氣森森的狹長雙眼盯住餘燼二人,彷彿要將他們銘刻在腦海之中。
可是回想到餘燼曾言,自己已經在對方手上死過一遍。
滔天怨念便隨即化作無邊茫然……
【提示:你參與擊殺了三星傳奇“死士一號”,你得到了天量貢獻點!】
嘩啦啦啦!
伴隨著提示出現的,除卻五十枚閃亮硬幣,還有眾多物件,作為三星傳奇的死士一號,儘管沒有掉落《巫術入門》,卻也充分展現出了他的慷慨一面。
三階副手裝備【巨蠍臂盾】!
【融合樹果(穩固)】*2!
拓展級消耗品【蠍尾毒腺】!
身份令牌【巨蠍副族長】!
【至高抽取“精華”事項的補給包(不限欄目)】*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