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進水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胡孝民早上開車經過武寧路時,看到第一根電線杆上,用粉筆畫了一個“V”字,他心裡懸著的石頭落了地。
到情報處後,胡孝民裝著什麼都不知道,正常安排著工作。該彙報的彙報,該開會的開會,等到十點時,憲兵隊果然打來了電話,讓情報處派人去浦東六裡橋鎮大豐村。
這種事情,陸實聲自然不會去,最終還是由胡孝民,帶著情報一組去了。
範桂榮看到日本人出動了至少一個小隊,憲兵隊特高課的渡邊義雄大尉也在,低聲問:“科長,出什麼事了?”
胡孝民沒好氣地說:“我哪知道?估計沒好事。”
大豐村的村民昨晚聽到槍聲和爆炸聲就逃走了,周圍找不到目擊者。但從現場的情況來看,憲兵隊幾乎無還手之力。
進入大豐村後,路邊就發現五名憲兵的屍體,身中兩刀,一刀在心臟,一刀在脖子。刀法快準狠,顯然是用刀高手。
胡孝民看著這些屍體,他不是以勘查現場的目光,而是以新二組組長的身份來檢驗手下的戰鬥力。
看著這些屍體,胡孝民暗暗點了點頭,手法不錯,特別是魏嘉猷的刀法,乾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別人眼裡可能是具屍體,但在胡孝民看來,更像一個藝術品。
另外兩具屍體的手法,就要差一點,刀拔出來時,劃開了入口,使得傷口不是那麼整齊。雖然日本兵也無法反抗,但感覺就是差了那麼點意思。
渡邊義雄看到胡孝民認真研究著屍體的傷口,問:“胡處長,看出什麼了嗎?”
聽到大豐村出現大量死屍時,他就知道木村巧跟自己一樣,栽在馬寧一手裡。當時他有一種特別慶幸的感覺,比木村巧得手還要高興。
到了現場,看到滿地的屍體,他的心情才開始發生變化。不管如何,死的畢竟是帝國的士兵。
胡孝民分析著說:“這五個是死在兩個人手裡,其中有一個人殺死三名士兵,此人刀法精準,是個高手。另外兩人的刀傷,刀口沒那麼整齊,心口和脖子的傷口,位置也稍有偏差,顯然,他要稍遜一籌。”
渡邊義雄仔細看著地上的屍體,發現胡孝民說得很對,傷口的位置和整齊度,確實有所不同:“木村巧在前面,去看看吧。”
木村巧身上三槍,致命傷在額頭上,到死的時候,他的眼睛都還是睜著的。顯然,木村巧想不到,他會死在這個偏鄉僻壤。
胡孝民看到木村巧的屍體,連忙雙腿並立,深深鞠了一躬,悲憤地說:“木村君!”
渡邊義雄嘆息著說:“木村巧在新二組安排了一名內線,原本想抓捕馬寧一,結果反中了馬寧一的圈套。”
胡孝民嘆息著說:“馬寧一很狡猾,憑木村君這麼點人,實在是大意了。”
渡邊義雄嘆了口氣:“原本讓他從特工總部調人,他卻固執己見,認為一個憲兵分隊足夠了。結果……,唉。”
木村巧原本要一個小隊和兩艘汽艇,如果真能給他,新二組再怎麼伏擊,木村巧也不會敗得這麼慘。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木村巧的死,他也有責任。
當然,木村巧如果從特工總部調一個大隊,再從和平建國軍調支部隊,也不會出現這樣的結局。
還有那艘汽艇,河道很淺,想拖回去維修,大船進不來,小船拉不到。裡面能拆的東西,都讓軍統給拆走了,拆不走的被炸掉,拉回去也只能當廢鐵。
渡邊義雄看著滿目瘡痍的汽艇,發誓道:“我一定會讓新二組付出代價!用馬寧一的人頭,告慰木村巧在天之靈。”
胡孝民鄭重其事地說道:“情報處將全力配合。”
如果木村巧真有在天之靈的話,一定會託夢給渡邊義雄。
胡孝民帶著情報一組,勘查了現場後,又到周圍找目標者,最後在六裡橋鎮四處問人,也沒問個所以然。大家都是道聽途說,昨晚大豐村突然發生爆炸,周圍的人怕日軍報復,連夜搬走。
這一點,胡孝民向渡邊義雄報告了,周圍的群眾是無辜的,日本人不能把賬記到他們頭上。不能因為沒抓到新二組,就拿老百姓洩憤吧?
回到特工總部後,胡孝民向陸實聲報告了大豐村之行。
胡孝民篤定地說:“三哥,木村巧死在了大豐村,還有一個憲兵分隊和一艘汽艇。軍統方面,估計出動了好幾十人,甚至還有忠義救國軍。”
陸實聲嘆息著說:“木村巧這是偷雞不著蝕把米,好好的一手牌,被他打得稀爛。”
木村巧的人都到了新二組,這麼急著抓馬寧一幹什麼?他和柳娜梅一樣,都犯了心急火燎的毛病。馬寧一非常謹慎,跟他鬥,一定要沉得住氣。哪怕看著他在眼皮底下,都要做到能不動手就不動,有這樣的心態,才能抓得到他。
胡孝民說道:“他太狂妄,渡邊義雄讓他找我們協助,可木村巧信不過中國人,執意只讓日本人行動。也好,要不然兄弟們也得跟著背時。”
陸實聲冷笑道:“與軍統鬥,還得靠我們。日本人只知道蠻幹,又不懂變通,跑到浦東去抓馬寧一,他腦子怕是進了水。”
胡孝民說道:“三哥,歐洲那邊開始打仗,日軍對租界進行封鎖,租界的糧價一日一變,我們得想辦法多囤點糧食才行。”
他接到了組織的任務,讓他想辦法多運糧食,緩解租界居民的生活壓力。特別是工人和手工業者,如果糧食價格漲得太高,他們就會餓肚子。
陸實聲隨口說道:“這些事你自己決定就行,我明天要去趟南京。要還都了,汪先生會特赦一批犯人,有些政治犯,需要我們稽核。”
胡孝民大小事情,不管自己能不能作主的,都會向他報告。這讓他對胡孝民更信任,畢竟誰也不會喜歡欺上瞞下的下屬。
胡孝民不以為然地說:“都是些什麼人啊,還要勞煩三哥親自跑一趟,看檔案不就行了麼?”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插翅難逃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李林木正要說話,房間突然走進兩個人,正是盧義剛和魏嘉猷。盧義剛手裡拿著槍,槍口有意無意指著李林木。
李林木怒問:“這是什麼意思?”
湯伯蓀解釋道:“李組長不要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新二組行動一組的組長盧義剛,這位是新二組副組長魏嘉猷。”
魏嘉猷嚴肅地說:“李林木,你把今天去六裡橋鎮的情況,原原本本彙報。”
他是新二組的副組長,有資格向李林木問話。不要說調走行動二組,就算撤掉李林木的職務,也是可以的。
李林木的聲音,一下子低了下來:“我就去雜貨鋪買了點東西,準備晚上招待組座。然後去剃頭鋪等韓叔麟,他還把剃頭鋪的師傅請了回來給兄弟們剃頭。”
馬寧一雖然沒來,但新二組的副組長來了,還有行動一組的組長盧義剛。這說明,新二組對行動二組是很重視的。
魏嘉猷問:“韓叔麟是得知馬寧一今晚要來,才突然提出要去剃頭的吧?”
李林木與韓叔麟,到底全是間諜,還是隻有一個是間諜,今天上午在六裡橋鎮就能見分曉。
他們去雜貨鋪時,情報小組的人早就待在裡面。李林木買了東西,就直接去了剃頭鋪。
李林木說道:“對,今早他找到我,說頭髮長了不舒服,想去理一理,以更好的面貌迎接馬組長的到來。”
魏嘉猷又問:“你去剃頭鋪時,韓叔麟在理髮了嗎?”
李林木搖了搖頭:“沒有,我等了一會他才來。”
魏嘉猷問:“你們帶回來的剃頭匠,是剃頭鋪的師傅嗎?”
李林木說道:“不是,在街上臨時碰到的,韓叔麟說這個人價格便宜,手腳又快,就帶回了大豐村。”
湯伯蓀突然問:“你對韓叔麟怎麼看?”
李林木詫異地說:“韓叔麟?”
魏嘉猷連問李林木:“韓叔麟與艾福莊是不是關係很好?你們第一分隊想來新二組,是不是他第一個提的建議?你兩次去六裡橋鎮,是不是他主動要求作陪?這次分開,他的表現是不是正常?你們帶回來的剃頭匠,你覺得像本地人嗎?”
李林木大吃一驚:“你是說……韓叔麟……!”
魏嘉猷沉吟道:“根據你們每個人的報告,以及你這幾次的表現,我們確定,韓叔麟是日本人的間諜。”
李林木更是吃驚:“我這幾次的表現……?魏組長,你……”
魏嘉猷說道:“我向你介紹一下這位湯伯蓀,他的真正身份是新二組的情報小組長。把行動二組帶到大豐村,只有一個目的,找到日本人的內奸。你可能還不知道,特高課的木村巧帶了一個憲兵分隊和一艘汽艇,今天晚上就會撲向這裡。”
李林木低著頭,一臉慚愧地說:“對不起,我是一點也不知道。”
魏嘉猷冷冷地說:“能把實情告訴你,說明新二組對你是很信任的。接下來,行動一組和二組,再加上情報小組,要把這支憲兵分隊吃掉,讓木村巧有來無回!”
李林木一直以為受了委屈,現在才知道,身邊隱藏著這麼大的危機,他謙遜地說:“請魏組長吩咐,兄弟全力配合。”
李林木回去後,找到韓叔麟,“憤憤不平”地說:“新二組還是不相信我們,讓兄弟們去了隔壁村子,晚上組座在那裡訓話。”
韓叔麟心裡一驚:“怎麼會這樣呢?”
他在六裡橋鎮時與木村巧見了一面,兩人已經商量好了行動細節。
李林木拿出兩瓶酒和一包花生米:“這樣吧,剃頭匠還是去給兄弟們剃頭,你和我去見魏副組長。”
韓叔麟驚詫地說:“魏副組長?”
李林木解釋道:“新二組的副組長魏嘉猷,是替馬寧一打前站的。”
韓叔麟不疑有他,跟著李林木去見魏嘉猷,一進門,就被搜了身,武器被拿走。
韓叔麟感覺事情不妙,輕聲問李林木:“李組長,這是怎麼回事?”
李林木正要說話,突然房門被撞開,那個剃頭匠被綁押了進來,嘴裡還塞了塊破布:“報告魏組長,這個日本特務的工具箱裡,發現了一把王八盒子。”
魏嘉猷擺了擺手:“帶下去殺了。”
“砰!”
剛走到門外,就聽到一聲槍聲。聲音不算大,但震得韓叔麟頭皮發麻。
當魏嘉猷的目光,嚴厲地望向他時,韓叔麟的臉色變得蒼白,額頭上的汗,跟斷了線的珍珠似的,不斷的滾落下來。
魏嘉猷厲聲說:“是自己說,還是逼你說?”
韓叔麟的身子,突然渾身顫慄,像篩糠一樣哆嗦起來。
李林木突然一腳將韓叔麟踢翻在地,痛罵道:“身為中國人,為何會替日本人賣命?你對得起蔣大隊長嗎?對得起死去的兄弟嗎?”
韓叔麟突然喊道:“李隊長,你把我打死吧?我早不想活了,跟兄弟們一起去地府抗日殺鬼子。”
魏嘉猷嘆息著說:“只要你懸崖勒馬,還可回頭。”
韓叔麟喃喃地說:“我還能將功贖罪?”
湯伯蓀問:“你與木村巧是怎麼商量的?他那個憲兵分隊,會如何行動?外面的汽艇會怎麼配合你們?”
韓叔麟吃驚地說:“你們都知道啦?”
他一直以為這是機密,今天晚上,行動一組將遭遇滅頂之災,馬寧一也會被捕。沒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了。
魏嘉猷冷笑道:“木村巧有你提供情報,特高課也有我們的人。就算你不說,木村巧的計劃我們也能知道。這是給你贖罪的機會,不要不珍惜。”
韓叔麟緩緩地說:“今天,我確實與木村巧見了面……”
聽到他的話,魏嘉猷和湯伯蓀相視而笑,韓叔麟開了口,晚上的行動就更有把握了。
木村巧在六裡橋鎮,待在鎮上唯一的小旅館裡,安靜地等著天黑。傍晚時,他們提前吃飽了飯,趁著黑色離開六裡橋鎮。
今天晚上,只有一個任務,抓到馬寧一!
快到大豐村時,木村巧和憲兵分隊的人隱蔽起來,大豐村有韓叔麟這個九尾貓妖,還有他臨時派進去的特務,河道上有汽艇,他可以用手電筒的燈光聯絡指揮,自己卡著唯一的通道,只要馬寧一敢來,他就插翅難飛!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準備就緒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在大豐村觀察了幾個小時,把周圍的地形全部勘查個遍,木村巧才帶著手下回到特高課報告。
新二組的行動二組,是他丟擲的誘餌,他要用這個誘餌,把新二組的馬寧一釣出來。
木村巧興奮地向渡邊義雄報告:“渡邊君,我需要一個小隊和兩艘汽艇去浦東抓捕新二組的馬寧一。”
渡邊義雄一臉震驚,他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問:“馬寧一?什麼時候?”
他與柳娜梅合作,對馬寧一展開了幾次行動,結果都以失敗告終。木村巧的馬計劃,這才搞了多久,就要抓捕馬寧一了?
木村巧隨口說:“就這幾天,我的人已經打入新二組,很快就能見到馬寧一。”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話中甚是得意,卻怎麼也掩藏不住。
渡邊義雄和柳娜梅幾次對付馬寧一的事情,他很是清楚,每次都無功而返。自己不僅打掉了第三大隊,還摸到了馬寧一的尾巴,渡邊義雄聽到之後,必然會很震驚。
渡邊義雄嘆息著說:“木村君,我要提醒你,馬寧一很狡猾的。當初我們兩次策反新二組的人,結果你也知道,不僅沒抓到馬寧一,反而搭上好幾條人命。”
自己兩次與胡孝民交手,每次都以失敗收場。木村巧如果抓到馬寧一,他豈不是很沒面子?
從這方面講,他反倒希望木村巧能跟自己一樣,以失敗收場,就不會再在自己面前露出這種得意的神情了。
木村巧輕聲說道:“我不會再犯渡邊君的錯誤。”
渡邊義雄語氣一滯,肺都要氣炸了。好吧,你不犯這樣的錯誤,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渡邊義雄緩緩地說:“木村,目前汽艇很緊張,你要知道,汽艇一開,那就得燒油。帝國的物資很緊張,特別是油料。兩艘汽艇不可能,最多想辦法給你弄一艘。帝國的軍隊,不可能為了一個馬寧一而投入一個小隊。難道說,這個馬寧一有三頭六臂不成?如果你確實缺人手,可以從特工總部調人,他們本就是專門對付軍統的。”
他其實可以給木村巧兩艘汽艇和一個小隊,可他不想讓木村巧成功,儘量給他製造阻礙。
木村巧退而求其次,搖了搖頭,沉吟道:“特工總部的人,終究是靠不住的,請憲兵隊派兩個分隊吧。”
他沒想到渡邊義雄的妒忌心這麼強,得知自己即將抓到馬寧一,竟然暗中給自己使絆子。
渡邊義雄淡淡地說:“如果所有事情都由我們做了,還要中國人幹什麼?這場戰爭,我們消耗的人力物力實在太多,目前只能利用中國的人力物力,儘快結束這場戰爭。”
木村巧說道:“總也得給一個小隊吧?沒有帝國軍人出面,實在不放心。根據得到的情報,馬寧一其實是個行動高手。”
渡邊義雄誠懇地說:“我給你盡力爭取,畢竟,我也希望你能抓到馬寧一。如果能消滅新二組,到時不要說調一個小隊,哪怕調一箇中隊都行。”
木村巧感激地說:“多謝渡邊君。”
渡邊義雄提醒木村巧,讓他從特工總部調人,木村巧思慮良久,最終還是沒聽他。特工總部的人,他實在信不過。
他讓憲兵隊的那個分隊,全部換成便裝,又把汽艇調到六裡橋鎮附近,隨時準備撲向大豐村。
木村巧上午帶著一個身著便裝的憲兵分隊離開特高課,下午胡孝民才收到訊息。他與新二組的聯絡,全靠外交通和死信箱,情報傳遞較慢。
第二天上午,他又收到訊息,木村巧和憲兵分隊到了六裡橋鎮。
胡孝民知道,木村巧斷定馬寧一會去大豐村,一心想著抓捕。一個憲兵分隊加一艘汽艇,差不多也夠了。畢竟,汽艇上有五六名日軍士兵,配備了一挺機槍。
只是,他對付的是馬寧一,“差不多”其實差很多。胡孝民早就準備,在大豐村好好教訓一下日軍。
中午,胡孝民藉著機會,去了趟延年坊9號,見到了換了新身份的魏嘉猷。
魏嘉猷見到化裝的胡孝民,驚喜地問:“是不是有任務?”
胡孝民望著已經留起鬍鬚的魏嘉猷,說:“走兩步我看看。”
魏嘉猷一邊走著一邊苦笑道:“我總不能變成瘸子吧?”
改變身形和姿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特別難。這段時間他足不出戶,吃得又好,身體都長膘了。
沒想到這反而讓他的身形無形中得到了改變,之前他一身腱子肉,現在有些發福,如果從後面看,就算是胡孝民,也認不出來。
魏嘉猷走路時,兩個腳尖故意朝外,形成一個“外八字”,步伐的改變,導致身體的姿態跟著發生變化。再加上鬍鬚和換了名字,就算是特工總部的人遇到他,除非之前特別熟悉的,否則不會有人認得出來。
胡孝民微笑著說:“你這個新二組的副組長,可以正式上任了。”
魏嘉猷聽到胡孝民的話,很是高興地說:“什麼時候能行動?以後,能不能多殺點鬼子?殺漢奸多沒勁了。”
胡孝民微笑道:“一個憲兵分隊,再加一艘汽艇,敢不敢動手?要是不行,我親自來。”
魏嘉猷一聽,馬上急了:“有我在,什麼時候輪到你出手?整個上海,就沒有我辦不了的事。”
胡孝民的行動能力,本就與他相差無幾。他在這裡待了一個多月,身體長了膘,估計身手已經不如胡孝民敏捷。
再加上胡孝民精密的邏輯和思維,他覺得自己與胡孝民,真隔了一個檔次。胡孝民要是出馬,還有他什麼事?
胡孝民沉吟道:“你去聯絡盧義剛,讓他集合行動小組,與行動二組和情報小組一起,狙擊木村巧的憲兵分隊。至於那艘汽艇,也得想辦法炸掉。”
魏嘉猷臉上露出喜色:“我們有炸藥,晚上派水鬼去炸掉完全沒問題。木村巧敢下鄉,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胡孝民叮囑道:“我們在暗處,不能硬拼,要集中優勢,逐個消滅這個憲兵分隊。”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弄清楚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王淑珍的話,猛然提醒了胡孝民,他突然想到了木村巧的“馬計劃”。
因為艾福莊身份暴露,馬計劃最終流產。當時木村巧的計劃,應該是以第三大隊為跳板,最終目標是新二組和馬寧一。
蔣華安如果不是落在木村巧手裡,胡孝民還不會懷疑,現在蔣華安和第三大隊出了問題,剩下的人,竟然想讓自己帶領,這是要把第三大隊與“馬寧一”綁到一起嘛。
胡孝民一直在琢磨,木村巧的馬計劃,要怎麼樣才把第三大隊與新二組串在一起。王淑珍的話,解開了他的疑惑。
王淑珍說道:“你上次的建議和措施,救了整個第三大隊。這次蔣華安和外交通出事,長官看重你,知道你有能力,才把他們交給你。孝民,第三大隊的兄弟們都是好樣的。”
她的語氣中,其實透著一絲不滿,胡孝民開口就懷疑第三大隊有木村巧的人,還要將這些熱血男兒換掉,太傷人了。第三大隊戰績斐然,這是有目共睹的。
胡孝民語重心長地說:“既然長官看重,孝民自然義不容辭。但此事,還要請你務必打探清楚。第三大隊出事,絕對不是偶然的。特高課怎麼知道蔣華安住處的?外交通是失蹤,還是投敵?第三大隊的事情,會不會在新二組重演?我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蔣華安?還有你、慧英,甚至顧伯伯,都會被連累。”
王淑珍連忙說:“新二組可不能出事,你說得有道理,確實要慎重。”
她剛才的不滿,是因為胡孝民沒有證據,就懷疑第三大隊可能有木村巧的人。並沒想到,如果真如胡孝民所說,會給新二組以及胡孝民,甚至她本人都帶來危險。
胡孝民叮囑道:“你趕緊把這個問題弄清楚,如果是第三大隊提出來的,要搞清楚是誰提出來的。到時你就給慧英打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過來。”
王淑珍點了點頭:“好,是第三大隊的意思,就給囡囡打電話。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
胡孝民叮囑道:“如果是第三隊的意思,要弄清楚是誰提出來的。”
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其心可誅,就算不是木村巧的人,也一定是被人利用,被人當了槍使。
下午,顧慧英與胡孝民一起坐車回家,上車後她告訴胡孝民:“姆媽打來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
胡孝民臉上平靜如水,隨口應道:“好。”
此時的胡孝民,內心湧起驚天的波濤,自己的感覺果然沒錯,第三大隊出事,絕不是偶然。
他也暗怪自己,太過大意,沒有預料到木村巧還留了後手。馬計劃,並沒有因為艾福莊的死而結束,反而因為他的死,進展得非常順利。
顧慧英突然問了一句:“一科借給交際處九個人幹什麼?”
今天整理情報時,她才知道這件事。由劉炳元帶隊,這麼多人配合交際處,是有什麼重大行動?
胡孝民搖了搖頭:“我只負責借人,他們幹什麼,聽柳娜梅之命行事。”
原本他答應給柳娜梅八個人,劉炳元得知之後,主動提出想參加。胡孝民自然不能拒絕,這也代表情報一科的誠意嘛。
顧慧英看了胡孝民一眼,偏過了頭,輕聲說:“騙人。”
胡孝民到特工總部後,城府越來越深,想套他的情報越來越難。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胡孝民分得很清楚。告訴自己的,都是可以說的。
胡孝民微笑道:“柳娜梅提出借人,我自然不便拒絕。她借人要幹什麼?這種事不好問,也不能問。柳娜梅一心想挖出中共臥底釘子,估計還是為了這件事。”
顧慧英賭氣地說:“你現在是長官,我不問了好吧?”
到愚園路顧公館後,胡孝民剛與王淑珍交接了情報,顧慧英就來喊他,顧志仁請他去書房。
胡孝民到了書房後,輕聲說道:“爸。”
自從顧志仁知道他是特務後,兩人之間就沒有了原來的那種親密感。就算是胡孝民與顧慧英結婚後,這也沒有改善。胡孝民搬到愚園路473弄3號後,他從來沒有去過。
顧志仁看了胡孝民一眼,指著書房裡的椅子說:“坐吧。”
胡孝民小心翼翼坐到椅子上:“是。”
他對顧志仁,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這個寧波漢子,獨闖上海灘,掙下這麼大一片家業。日寇佔領上海後,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氣節,這是很難的。
唯一讓胡孝民想不通的是,顧志仁的生意做得不小,業務也繁忙,可利潤並不高。一年到頭,難得賺到幾個錢。都說發國難財,去年要不是胡孝民來上海,他的志華紡織廠就要倒閉,這幢別墅也會換個主人。
年初,胡孝民幾次提醒顧志仁,多囤棉紗,哪怕是借錢,也要囤。顧志仁聽了他的話,據說囤了幾千包。
顧志仁感慨道:“最近棉紗價格一路高漲,印證了你當初的預料。我們一月囤貨時,20支的棉紗,一包不過520元,雙馬牌也才650元,最高770元。大前天是1350元一包,昨天漲到1687元,今天,已經是1750元,足足番了三倍不止。”
他做了一輩子棉紗生意,也沒見棉紗的行情有這以大的起伏。三個月時間漲三倍,還辦什麼工廠?囤批棉紗就可以了。
胡孝民提醒道:“可以出貨了,最近,金價都開始在鬆動,聽說歐洲戰局有所變化。我囤的貨昨天出了四分之一,今天出了三分之一,明天打算全部脫手。”
顧志仁點了點頭:“我昨天出了兩成,今天出了五成,明天打算再出兩成。”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全部清倉,哪怕讓工廠停工幾天,反而是賺錢。我估計,棉紗價格至少要跌一半以上,到時再買回來還是賺。”
顧志仁緩緩說道:“好,給工人照常發工資,還讓他們休假,肯定高興壞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弄清楚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王淑珍的話,猛然提醒了胡孝民,他突然想到了木村巧的“馬計劃”。
因為艾福莊身份暴露,馬計劃最終流產。當時木村巧的計劃,應該是以第三大隊為跳板,最終目標是新二組和馬寧一。
蔣華安如果不是落在木村巧手裡,胡孝民還不會懷疑,現在蔣華安和第三大隊出了問題,剩下的人,竟然想讓自己帶領,這是要把第三大隊與“馬寧一”綁到一起嘛。
胡孝民一直在琢磨,木村巧的馬計劃,要怎麼樣才把第三大隊與新二組串在一起。王淑珍的話,解開了他的疑惑。
王淑珍說道:“你上次的建議和措施,救了整個第三大隊。這次蔣華安和外交通出事,長官看重你,知道你有能力,才把他們交給你。孝民,第三大隊的兄弟們都是好樣的。”
她的語氣中,其實透著一絲不滿,胡孝民開口就懷疑第三大隊有木村巧的人,還要將這些熱血男兒換掉,太傷人了。第三大隊戰績斐然,這是有目共睹的。
胡孝民語重心長地說:“既然長官看重,孝民自然義不容辭。但此事,還要請你務必打探清楚。第三大隊出事,絕對不是偶然的。特高課怎麼知道蔣華安住處的?外交通是失蹤,還是投敵?第三大隊的事情,會不會在新二組重演?我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蔣華安?還有你、慧英,甚至顧伯伯,都會被連累。”
王淑珍連忙說:“新二組可不能出事,你說得有道理,確實要慎重。”
她剛才的不滿,是因為胡孝民沒有證據,就懷疑第三大隊可能有木村巧的人。並沒想到,如果真如胡孝民所說,會給新二組以及胡孝民,甚至她本人都帶來危險。
胡孝民叮囑道:“你趕緊把這個問題弄清楚,如果是第三大隊提出來的,要搞清楚是誰提出來的。到時你就給慧英打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過來。”
王淑珍點了點頭:“好,是第三大隊的意思,就給囡囡打電話。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
胡孝民叮囑道:“如果是第三隊的意思,要弄清楚是誰提出來的。”
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其心可誅,就算不是木村巧的人,也一定是被人利用,被人當了槍使。
下午,顧慧英與胡孝民一起坐車回家,上車後她告訴胡孝民:“姆媽打來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
胡孝民臉上平靜如水,隨口應道:“好。”
此時的胡孝民,內心湧起驚天的波濤,自己的感覺果然沒錯,第三大隊出事,絕不是偶然。
他也暗怪自己,太過大意,沒有預料到木村巧還留了後手。馬計劃,並沒有因為艾福莊的死而結束,反而因為他的死,進展得非常順利。
顧慧英突然問了一句:“一科借給交際處九個人幹什麼?”
今天整理情報時,她才知道這件事。由劉炳元帶隊,這麼多人配合交際處,是有什麼重大行動?
胡孝民搖了搖頭:“我只負責借人,他們幹什麼,聽柳娜梅之命行事。”
原本他答應給柳娜梅八個人,劉炳元得知之後,主動提出想參加。胡孝民自然不能拒絕,這也代表情報一科的誠意嘛。
顧慧英看了胡孝民一眼,偏過了頭,輕聲說:“騙人。”
胡孝民到特工總部後,城府越來越深,想套他的情報越來越難。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胡孝民分得很清楚。告訴自己的,都是可以說的。
胡孝民微笑道:“柳娜梅提出借人,我自然不便拒絕。她借人要幹什麼?這種事不好問,也不能問。柳娜梅一心想挖出中共臥底釘子,估計還是為了這件事。”
顧慧英賭氣地說:“你現在是長官,我不問了好吧?”
到愚園路顧公館後,胡孝民剛與王淑珍交接了情報,顧慧英就來喊他,顧志仁請他去書房。
胡孝民到了書房後,輕聲說道:“爸。”
自從顧志仁知道他是特務後,兩人之間就沒有了原來的那種親密感。就算是胡孝民與顧慧英結婚後,這也沒有改善。胡孝民搬到愚園路473弄3號後,他從來沒有去過。
顧志仁看了胡孝民一眼,指著書房裡的椅子說:“坐吧。”
胡孝民小心翼翼坐到椅子上:“是。”
他對顧志仁,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這個寧波漢子,獨闖上海灘,掙下這麼大一片家業。日寇佔領上海後,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氣節,這是很難的。
唯一讓胡孝民想不通的是,顧志仁的生意做得不小,業務也繁忙,可利潤並不高。一年到頭,難得賺到幾個錢。都說發國難財,去年要不是胡孝民來上海,他的志華紡織廠就要倒閉,這幢別墅也會換個主人。
年初,胡孝民幾次提醒顧志仁,多囤棉紗,哪怕是借錢,也要囤。顧志仁聽了他的話,據說囤了幾千包。
顧志仁感慨道:“最近棉紗價格一路高漲,印證了你當初的預料。我們一月囤貨時,20支的棉紗,一包不過520元,雙馬牌也才650元,最高770元。大前天是1350元一包,昨天漲到1687元,今天,已經是1750元,足足番了三倍不止。”
他做了一輩子棉紗生意,也沒見棉紗的行情有這以大的起伏。三個月時間漲三倍,還辦什麼工廠?囤批棉紗就可以了。
胡孝民提醒道:“可以出貨了,最近,金價都開始在鬆動,聽說歐洲戰局有所變化。我囤的貨昨天出了四分之一,今天出了三分之一,明天打算全部脫手。”
顧志仁點了點頭:“我昨天出了兩成,今天出了五成,明天打算再出兩成。”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全部清倉,哪怕讓工廠停工幾天,反而是賺錢。我估計,棉紗價格至少要跌一半以上,到時再買回來還是賺。”
顧志仁緩緩說道:“好,給工人照常發工資,還讓他們休假,肯定高興壞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弄清楚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王淑珍的話,猛然提醒了胡孝民,他突然想到了木村巧的“馬計劃”。
因為艾福莊身份暴露,馬計劃最終流產。當時木村巧的計劃,應該是以第三大隊為跳板,最終目標是新二組和馬寧一。
蔣華安如果不是落在木村巧手裡,胡孝民還不會懷疑,現在蔣華安和第三大隊出了問題,剩下的人,竟然想讓自己帶領,這是要把第三大隊與“馬寧一”綁到一起嘛。
胡孝民一直在琢磨,木村巧的馬計劃,要怎麼樣才把第三大隊與新二組串在一起。王淑珍的話,解開了他的疑惑。
王淑珍說道:“你上次的建議和措施,救了整個第三大隊。這次蔣華安和外交通出事,長官看重你,知道你有能力,才把他們交給你。孝民,第三大隊的兄弟們都是好樣的。”
她的語氣中,其實透著一絲不滿,胡孝民開口就懷疑第三大隊有木村巧的人,還要將這些熱血男兒換掉,太傷人了。第三大隊戰績斐然,這是有目共睹的。
胡孝民語重心長地說:“既然長官看重,孝民自然義不容辭。但此事,還要請你務必打探清楚。第三大隊出事,絕對不是偶然的。特高課怎麼知道蔣華安住處的?外交通是失蹤,還是投敵?第三大隊的事情,會不會在新二組重演?我會不會成為第二個蔣華安?還有你、慧英,甚至顧伯伯,都會被連累。”
王淑珍連忙說:“新二組可不能出事,你說得有道理,確實要慎重。”
她剛才的不滿,是因為胡孝民沒有證據,就懷疑第三大隊可能有木村巧的人。並沒想到,如果真如胡孝民所說,會給新二組以及胡孝民,甚至她本人都帶來危險。
胡孝民叮囑道:“你趕緊把這個問題弄清楚,如果是第三大隊提出來的,要搞清楚是誰提出來的。到時你就給慧英打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過來。”
王淑珍點了點頭:“好,是第三大隊的意思,就給囡囡打電話。如果是長官的意思,就給家裡送兩條魚。”
胡孝民叮囑道:“如果是第三隊的意思,要弄清楚是誰提出來的。”
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其心可誅,就算不是木村巧的人,也一定是被人利用,被人當了槍使。
下午,顧慧英與胡孝民一起坐車回家,上車後她告訴胡孝民:“姆媽打來電話,讓我們晚上過去吃飯。”
胡孝民臉上平靜如水,隨口應道:“好。”
此時的胡孝民,內心湧起驚天的波濤,自己的感覺果然沒錯,第三大隊出事,絕不是偶然。
他也暗怪自己,太過大意,沒有預料到木村巧還留了後手。馬計劃,並沒有因為艾福莊的死而結束,反而因為他的死,進展得非常順利。
顧慧英突然問了一句:“一科借給交際處九個人幹什麼?”
今天整理情報時,她才知道這件事。由劉炳元帶隊,這麼多人配合交際處,是有什麼重大行動?
胡孝民搖了搖頭:“我只負責借人,他們幹什麼,聽柳娜梅之命行事。”
原本他答應給柳娜梅八個人,劉炳元得知之後,主動提出想參加。胡孝民自然不能拒絕,這也代表情報一科的誠意嘛。
顧慧英看了胡孝民一眼,偏過了頭,輕聲說:“騙人。”
胡孝民到特工總部後,城府越來越深,想套他的情報越來越難。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胡孝民分得很清楚。告訴自己的,都是可以說的。
胡孝民微笑道:“柳娜梅提出借人,我自然不便拒絕。她借人要幹什麼?這種事不好問,也不能問。柳娜梅一心想挖出中共臥底釘子,估計還是為了這件事。”
顧慧英賭氣地說:“你現在是長官,我不問了好吧?”
到愚園路顧公館後,胡孝民剛與王淑珍交接了情報,顧慧英就來喊他,顧志仁請他去書房。
胡孝民到了書房後,輕聲說道:“爸。”
自從顧志仁知道他是特務後,兩人之間就沒有了原來的那種親密感。就算是胡孝民與顧慧英結婚後,這也沒有改善。胡孝民搬到愚園路473弄3號後,他從來沒有去過。
顧志仁看了胡孝民一眼,指著書房裡的椅子說:“坐吧。”
胡孝民小心翼翼坐到椅子上:“是。”
他對顧志仁,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這個寧波漢子,獨闖上海灘,掙下這麼大一片家業。日寇佔領上海後,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氣節,這是很難的。
唯一讓胡孝民想不通的是,顧志仁的生意做得不小,業務也繁忙,可利潤並不高。一年到頭,難得賺到幾個錢。都說發國難財,去年要不是胡孝民來上海,他的志華紡織廠就要倒閉,這幢別墅也會換個主人。
年初,胡孝民幾次提醒顧志仁,多囤棉紗,哪怕是借錢,也要囤。顧志仁聽了他的話,據說囤了幾千包。
顧志仁感慨道:“最近棉紗價格一路高漲,印證了你當初的預料。我們一月囤貨時,20支的棉紗,一包不過520元,雙馬牌也才650元,最高770元。大前天是1350元一包,昨天漲到1687元,今天,已經是1750元,足足番了三倍不止。”
他做了一輩子棉紗生意,也沒見棉紗的行情有這以大的起伏。三個月時間漲三倍,還辦什麼工廠?囤批棉紗就可以了。
胡孝民提醒道:“可以出貨了,最近,金價都開始在鬆動,聽說歐洲戰局有所變化。我囤的貨昨天出了四分之一,今天出了三分之一,明天打算全部脫手。”
顧志仁點了點頭:“我昨天出了兩成,今天出了五成,明天打算再出兩成。”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全部清倉,哪怕讓工廠停工幾天,反而是賺錢。我估計,棉紗價格至少要跌一半以上,到時再買回來還是賺。”
顧志仁緩緩說道:“好,給工人照常發工資,還讓他們休假,肯定高興壞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柳娜梅一愣,胡孝民就知道自己白來了,她並不知道此事。胡孝民暗暗嘆息一聲,蔣華安進了憲兵隊,要營救非常困難。
正當胡孝民準備另想他法時,柳娜梅突然說道:“孝民,不管如何,我都要把釘子的事情查清楚。如果你真要幫我,可以給我幾個人,讓他們去趟國統區。”
“釘子”的事情,在特工總部很難查出來。最好的辦法,是從“陳柏龍”這個名字入手。去名單上那些人的老家,或者他們以前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打聽“陳柏龍”這個人。如果有人知道此事,那就好辦了。
胡孝民忙不迭地說:“可以,你要多少人,去哪些地方?我儘量挑選原籍人員給你。”
柳娜梅說道:“不用這麼麻煩,給我七八個人就可以了。要機靈點的,辦事牢靠點的。”
這件事可以讓胡孝民幫忙,但還是不能讓胡孝民知道。只是她忘記了一點,胡孝民看過幾乎特工總部所有人的檔案,“絕密檔案”又是胡孝民炮製,哪些人會列入嫌疑名單,他最清楚不過。
胡孝民點了點頭:“可以。什麼時候要?”
柳娜梅說道:“越快越好,最好今天就把人交給我。”
胡孝民說:“情報一科八個情報組,每個組我給你抽一個,包括有兩個副組長。中午之前,你來情報處領人。”
原本他想讓這八個人來交際處報到,但那些人不能進高洋房。哪怕是情報組的副組長,沒經允許,也是不得進入高洋房的。
胡孝民回到情報處後,先向陸實聲報告了此事。柳娜梅要用情報處的人,於情於理都要向陸實聲報告。
陸實聲點了點頭:“既然她不死心,就讓她去查吧。”
不管如何,柳娜梅之前都在情報處當過副處長,明知道她是做無用功,還是任她去折騰。
胡孝民突然問:“三哥,殺謝芝庭的凶手抓到了,巡捕房自己沒審,也沒引流給我們,卻交給了憲兵隊,這於規矩不合。是不是讓澀谷與憲兵隊聯絡一下,把人帶過來?”
陸實聲緩緩地說:“憲兵隊剛打了招呼,蔣華安系重大案犯,由特高課木村巧親自審訊。蔣華安被捕,也是特高課提供的情報,法捕房當時都不知道是謝芝庭案的凶手,以為只是普通的抗日分子。”
胡孝民點了點頭:“那好吧。”
雖然沒把蔣華安帶回特工總部,但他還是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蔣華安是交由木村巧審訊、特高課提供的情報。
蔣華安在擔任第三大隊長期間,對日寇發動了將近二十次襲擊,打死打傷二十多名日偽人員。
因為第三大隊的果斷行動,有很長一段時間,穿制服的日本軍人除了結伴成夥,互相戒備之外,絕不敢單獨一人在路上行走;橫行霸道,擅闖民宅掠奪殺人的事少了。
事實證明,日本人也怕死,他們天皇和天照大神,幫他們擋不了子彈。
日本人對第三大隊恨之入骨,派木村巧審訊,也是情理之事。
可是,胡孝民卻聽出了別樣的味道,木村巧之前可是派入內應打入第三大隊的。要不是自己及時提醒,第三大隊早就覆滅。
身為第三大隊的大隊長,特別是出了艾福莊的事情後,蔣華安應該會更加謹慎才對。沒有道理被特高課這麼輕易掌握住處,況且,第三大隊的外交通也失蹤。
胡孝民敢斷定,那個外交通與蔣華安被捕,有著某種聯絡。
胡孝民的心頭,突然湧現一種不祥的預感。
胡孝民只希望,區本部能及時通知第三大隊的各個分隊……
然而,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是來什麼。下午,胡孝民不斷收到情報,法捕房和中央捕房,在日本憲兵隊的請求下,不斷出擊。
而且,憲兵隊也學乖了,明明是甲地搜捕抗日人員,向捕房卻報備是乙地。到乙地搜捕,自然一無所獲。然而,收隊之後,突然撲向甲地。
軍統在法捕房和中央捕房也有運用人員,一旦搜捕軍統的人,他們會迅速示警。
可憲兵隊採用這個辦法,這些運用人員屢屢上當。而憲兵隊只需要事後解釋,搞錯了情報,或者臨時起意就可以了。
有了準確的情報,還採用聲東擊西的辦法,使得第三大隊損失慘重。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第三大隊的五個分隊,就損失了四個,被捕二十餘人。
王淑珍第二天早上,又來胡孝民家。
胡孝民看到李公樹轉來的情報後,滿臉憂色。現在看來,第三大隊必然是有重要人物叛變。這個人要麼是蔣華安,要麼是那個外交通。
胡孝民對剛下樓的顧慧英說:“慧英,你媽是走路過來的,我先送她回去,等會再來接你一起上班。”
她還沒洗漱和化妝,送完王淑珍回來,正好可以去76號了。
王淑珍上車後,馬上說:“上級分析,蔣華安已經投敵,讓你想法制裁。”
胡孝民用力在方向盤拍了一下:“蔣華安被捕後,為什麼其他人不馬上轉移?”
要不是王淑珍本就是他的伯母,還是名義上的丈母孃,他就要罵粗話了。
280王淑珍嘆息著說:“區裡查到第三大隊人員的住所,花費了大半天,還得派可靠的人重新接頭。會計還得發經費,這一套流程下來,特高課已經行動了。”
胡孝民篤定地說:“上次木村巧在第三大隊吃了個大虧,這次捲土重來,絕對提前掌握了重要情報。甚至可以懷疑,他還有內線在第三大隊。”
王淑珍說:“目前也就只有第二分隊是完整的,其他幾個分隊,加起來也不足一個分隊。長官的意思,想讓你暫時領導他們。”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行,這些人當中,誰知道有沒有木村巧的人?我建議將他們輪換掉,派去忠義救國軍,再從忠義救國軍調行動人員回來重組第三大隊。等等……讓我領導他們,真是長官的意思?”
胡孝民突然靈光一閃,似乎發現了什麼。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柳娜梅一愣,胡孝民就知道自己白來了,她並不知道此事。胡孝民暗暗嘆息一聲,蔣華安進了憲兵隊,要營救非常困難。
正當胡孝民準備另想他法時,柳娜梅突然說道:“孝民,不管如何,我都要把釘子的事情查清楚。如果你真要幫我,可以給我幾個人,讓他們去趟國統區。”
“釘子”的事情,在特工總部很難查出來。最好的辦法,是從“陳柏龍”這個名字入手。去名單上那些人的老家,或者他們以前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打聽“陳柏龍”這個人。如果有人知道此事,那就好辦了。
胡孝民忙不迭地說:“可以,你要多少人,去哪些地方?我儘量挑選原籍人員給你。”
柳娜梅說道:“不用這麼麻煩,給我七八個人就可以了。要機靈點的,辦事牢靠點的。”
這件事可以讓胡孝民幫忙,但還是不能讓胡孝民知道。只是她忘記了一點,胡孝民看過幾乎特工總部所有人的檔案,“絕密檔案”又是胡孝民炮製,哪些人會列入嫌疑名單,他最清楚不過。
胡孝民點了點頭:“可以。什麼時候要?”
柳娜梅說道:“越快越好,最好今天就把人交給我。”
胡孝民說:“情報一科八個情報組,每個組我給你抽一個,包括有兩個副組長。中午之前,你來情報處領人。”
原本他想讓這八個人來交際處報到,但那些人不能進高洋房。哪怕是情報組的副組長,沒經允許,也是不得進入高洋房的。
胡孝民回到情報處後,先向陸實聲報告了此事。柳娜梅要用情報處的人,於情於理都要向陸實聲報告。
陸實聲點了點頭:“既然她不死心,就讓她去查吧。”
不管如何,柳娜梅之前都在情報處當過副處長,明知道她是做無用功,還是任她去折騰。
胡孝民突然問:“三哥,殺謝芝庭的凶手抓到了,巡捕房自己沒審,也沒引流給我們,卻交給了憲兵隊,這於規矩不合。是不是讓澀谷與憲兵隊聯絡一下,把人帶過來?”
陸實聲緩緩地說:“憲兵隊剛打了招呼,蔣華安系重大案犯,由特高課木村巧親自審訊。蔣華安被捕,也是特高課提供的情報,法捕房當時都不知道是謝芝庭案的凶手,以為只是普通的抗日分子。”
胡孝民點了點頭:“那好吧。”
雖然沒把蔣華安帶回特工總部,但他還是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蔣華安是交由木村巧審訊、特高課提供的情報。
蔣華安在擔任第三大隊長期間,對日寇發動了將近二十次襲擊,打死打傷二十多名日偽人員。
因為第三大隊的果斷行動,有很長一段時間,穿制服的日本軍人除了結伴成夥,互相戒備之外,絕不敢單獨一人在路上行走;橫行霸道,擅闖民宅掠奪殺人的事少了。
事實證明,日本人也怕死,他們天皇和天照大神,幫他們擋不了子彈。
日本人對第三大隊恨之入骨,派木村巧審訊,也是情理之事。
可是,胡孝民卻聽出了別樣的味道,木村巧之前可是派入內應打入第三大隊的。要不是自己及時提醒,第三大隊早就覆滅。
身為第三大隊的大隊長,特別是出了艾福莊的事情後,蔣華安應該會更加謹慎才對。沒有道理被特高課這麼輕易掌握住處,況且,第三大隊的外交通也失蹤。
胡孝民敢斷定,那個外交通與蔣華安被捕,有著某種聯絡。
胡孝民的心頭,突然湧現一種不祥的預感。
胡孝民只希望,區本部能及時通知第三大隊的各個分隊……
然而,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是來什麼。下午,胡孝民不斷收到情報,法捕房和中央捕房,在日本憲兵隊的請求下,不斷出擊。
而且,憲兵隊也學乖了,明明是甲地搜捕抗日人員,向捕房卻報備是乙地。到乙地搜捕,自然一無所獲。然而,收隊之後,突然撲向甲地。
軍統在法捕房和中央捕房也有運用人員,一旦搜捕軍統的人,他們會迅速示警。
可憲兵隊採用這個辦法,這些運用人員屢屢上當。而憲兵隊只需要事後解釋,搞錯了情報,或者臨時起意就可以了。
有了準確的情報,還採用聲東擊西的辦法,使得第三大隊損失慘重。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第三大隊的五個分隊,就損失了四個,被捕二十餘人。
王淑珍第二天早上,又來胡孝民家。
胡孝民看到李公樹轉來的情報後,滿臉憂色。現在看來,第三大隊必然是有重要人物叛變。這個人要麼是蔣華安,要麼是那個外交通。
胡孝民對剛下樓的顧慧英說:“慧英,你媽是走路過來的,我先送她回去,等會再來接你一起上班。”
她還沒洗漱和化妝,送完王淑珍回來,正好可以去76號了。
王淑珍上車後,馬上說:“上級分析,蔣華安已經投敵,讓你想法制裁。”
胡孝民用力在方向盤拍了一下:“蔣華安被捕後,為什麼其他人不馬上轉移?”
要不是王淑珍本就是他的伯母,還是名義上的丈母孃,他就要罵粗話了。
280王淑珍嘆息著說:“區裡查到第三大隊人員的住所,花費了大半天,還得派可靠的人重新接頭。會計還得發經費,這一套流程下來,特高課已經行動了。”
胡孝民篤定地說:“上次木村巧在第三大隊吃了個大虧,這次捲土重來,絕對提前掌握了重要情報。甚至可以懷疑,他還有內線在第三大隊。”
王淑珍說:“目前也就只有第二分隊是完整的,其他幾個分隊,加起來也不足一個分隊。長官的意思,想讓你暫時領導他們。”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行,這些人當中,誰知道有沒有木村巧的人?我建議將他們輪換掉,派去忠義救國軍,再從忠義救國軍調行動人員回來重組第三大隊。等等……讓我領導他們,真是長官的意思?”
胡孝民突然靈光一閃,似乎發現了什麼。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柳娜梅一愣,胡孝民就知道自己白來了,她並不知道此事。胡孝民暗暗嘆息一聲,蔣華安進了憲兵隊,要營救非常困難。
正當胡孝民準備另想他法時,柳娜梅突然說道:“孝民,不管如何,我都要把釘子的事情查清楚。如果你真要幫我,可以給我幾個人,讓他們去趟國統區。”
“釘子”的事情,在特工總部很難查出來。最好的辦法,是從“陳柏龍”這個名字入手。去名單上那些人的老家,或者他們以前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打聽“陳柏龍”這個人。如果有人知道此事,那就好辦了。
胡孝民忙不迭地說:“可以,你要多少人,去哪些地方?我儘量挑選原籍人員給你。”
柳娜梅說道:“不用這麼麻煩,給我七八個人就可以了。要機靈點的,辦事牢靠點的。”
這件事可以讓胡孝民幫忙,但還是不能讓胡孝民知道。只是她忘記了一點,胡孝民看過幾乎特工總部所有人的檔案,“絕密檔案”又是胡孝民炮製,哪些人會列入嫌疑名單,他最清楚不過。
胡孝民點了點頭:“可以。什麼時候要?”
柳娜梅說道:“越快越好,最好今天就把人交給我。”
胡孝民說:“情報一科八個情報組,每個組我給你抽一個,包括有兩個副組長。中午之前,你來情報處領人。”
原本他想讓這八個人來交際處報到,但那些人不能進高洋房。哪怕是情報組的副組長,沒經允許,也是不得進入高洋房的。
胡孝民回到情報處後,先向陸實聲報告了此事。柳娜梅要用情報處的人,於情於理都要向陸實聲報告。
陸實聲點了點頭:“既然她不死心,就讓她去查吧。”
不管如何,柳娜梅之前都在情報處當過副處長,明知道她是做無用功,還是任她去折騰。
胡孝民突然問:“三哥,殺謝芝庭的凶手抓到了,巡捕房自己沒審,也沒引流給我們,卻交給了憲兵隊,這於規矩不合。是不是讓澀谷與憲兵隊聯絡一下,把人帶過來?”
陸實聲緩緩地說:“憲兵隊剛打了招呼,蔣華安系重大案犯,由特高課木村巧親自審訊。蔣華安被捕,也是特高課提供的情報,法捕房當時都不知道是謝芝庭案的凶手,以為只是普通的抗日分子。”
胡孝民點了點頭:“那好吧。”
雖然沒把蔣華安帶回特工總部,但他還是發現了一個重要情況:蔣華安是交由木村巧審訊、特高課提供的情報。
蔣華安在擔任第三大隊長期間,對日寇發動了將近二十次襲擊,打死打傷二十多名日偽人員。
因為第三大隊的果斷行動,有很長一段時間,穿制服的日本軍人除了結伴成夥,互相戒備之外,絕不敢單獨一人在路上行走;橫行霸道,擅闖民宅掠奪殺人的事少了。
事實證明,日本人也怕死,他們天皇和天照大神,幫他們擋不了子彈。
日本人對第三大隊恨之入骨,派木村巧審訊,也是情理之事。
可是,胡孝民卻聽出了別樣的味道,木村巧之前可是派入內應打入第三大隊的。要不是自己及時提醒,第三大隊早就覆滅。
身為第三大隊的大隊長,特別是出了艾福莊的事情後,蔣華安應該會更加謹慎才對。沒有道理被特高課這麼輕易掌握住處,況且,第三大隊的外交通也失蹤。
胡孝民敢斷定,那個外交通與蔣華安被捕,有著某種聯絡。
胡孝民的心頭,突然湧現一種不祥的預感。
胡孝民只希望,區本部能及時通知第三大隊的各個分隊……
然而,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是來什麼。下午,胡孝民不斷收到情報,法捕房和中央捕房,在日本憲兵隊的請求下,不斷出擊。
而且,憲兵隊也學乖了,明明是甲地搜捕抗日人員,向捕房卻報備是乙地。到乙地搜捕,自然一無所獲。然而,收隊之後,突然撲向甲地。
軍統在法捕房和中央捕房也有運用人員,一旦搜捕軍統的人,他們會迅速示警。
可憲兵隊採用這個辦法,這些運用人員屢屢上當。而憲兵隊只需要事後解釋,搞錯了情報,或者臨時起意就可以了。
有了準確的情報,還採用聲東擊西的辦法,使得第三大隊損失慘重。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第三大隊的五個分隊,就損失了四個,被捕二十餘人。
王淑珍第二天早上,又來胡孝民家。
胡孝民看到李公樹轉來的情報後,滿臉憂色。現在看來,第三大隊必然是有重要人物叛變。這個人要麼是蔣華安,要麼是那個外交通。
胡孝民對剛下樓的顧慧英說:“慧英,你媽是走路過來的,我先送她回去,等會再來接你一起上班。”
她還沒洗漱和化妝,送完王淑珍回來,正好可以去76號了。
王淑珍上車後,馬上說:“上級分析,蔣華安已經投敵,讓你想法制裁。”
胡孝民用力在方向盤拍了一下:“蔣華安被捕後,為什麼其他人不馬上轉移?”
要不是王淑珍本就是他的伯母,還是名義上的丈母孃,他就要罵粗話了。
280王淑珍嘆息著說:“區裡查到第三大隊人員的住所,花費了大半天,還得派可靠的人重新接頭。會計還得發經費,這一套流程下來,特高課已經行動了。”
胡孝民篤定地說:“上次木村巧在第三大隊吃了個大虧,這次捲土重來,絕對提前掌握了重要情報。甚至可以懷疑,他還有內線在第三大隊。”
王淑珍說:“目前也就只有第二分隊是完整的,其他幾個分隊,加起來也不足一個分隊。長官的意思,想讓你暫時領導他們。”
胡孝民搖了搖頭:“不行,這些人當中,誰知道有沒有木村巧的人?我建議將他們輪換掉,派去忠義救國軍,再從忠義救國軍調行動人員回來重組第三大隊。等等……讓我領導他們,真是長官的意思?”
胡孝民突然靈光一閃,似乎發現了什麼。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孤島諜戰 – 第四百一十章 緊急

小說,小說推薦
孤島諜戰
胡孝民早上剛醒,就聽到二樓套房外面王淑珍的聲音,在喊顧慧英。他無奈地苦笑著,把被褥收好後,走到顧慧英臥室門口。
顧慧英急道:“快進來,進被窩躺著。”
胡孝民輕聲說:“不,你先休息,我去應付他。”
王淑珍一見只有胡孝民開門,連忙從包裡抽出張鈔票遞給他,嘴裡同時說道:“孝民,囡囡還沒起床?”
胡孝民將鈔票收了起來:“馬上。”
王淑珍這麼早找他,肯定是有急事。
王淑珍給胡孝民使了個眼色,又看了他手裡的鈔票一眼:“我去跟她說說話,你先去忙吧。”
胡孝民心領神會:“好,我去書房拿個東西。”
到書房後,他把門反鎖,迅速拿出工具,看到了鈔票上的內容:第三大隊蔣華安被捕,交通失蹤。
胡孝民知道王淑珍為何會這麼急著趕來了,這個情報很重要。蔣華安被捕倒還不算什麼,交通失蹤,可關係到第三大隊的安全。
對第三大隊下面的幾個分隊,蔣華安未必有交通這麼熟悉。畢竟,每次傳送命令,都由交通完成。
胡孝民遇事總喜歡未謀勝先謀敗,蔣華安被捕,第三大隊就應該馬上轉移。交通失蹤,更應該行動起來。
整個上海區,除了新二組外,其他單位的人員住所,區本部都有記載。畢竟,所有隊員的租房合同以及租房收據,都在區會計處保管。
胡孝民迅速拿出一張鈔票,用早準備好的濃鹽水,在上面寫了一行字。寫完後,用嘴吹了吹鈔票,讓水跡幹掉後,才拿著錢走了出去。
王淑珍看到胡孝民下了樓,與顧慧英聊了幾句後,也跟著下樓了。胡孝民走到樓梯拐角處,看到王淑珍走下樓,將錢放到拐角的花盆旁,又在上面加了一沓錢。王淑珍下樓時,順手拿過錢裝進包裡。
胡孝民給她錢花天經地義,他的錢來得輕鬆,花起來一點也不心疼。顧志仁雖掛個企業家的稱號,可資金一直緊張,每個月拿給家裡的零用,實在不足以維持她的揮霍。
王淑珍剛把錢裝進包裡,顧慧英就出現在了樓梯口。她雖沒看到王淑珍拿錢,可看到王淑珍手裡的包換了個姿勢,知道她剛才可能用了包。
走下樓梯時,到花盆處看了一眼,雖沒看到異樣,但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
顧慧英與胡孝民上班時,坐進車裡氣呼呼地說:“姆媽是來找你要錢的吧?”
她在臥室時,被王淑珍纏著問肚子為什麼總沒動靜?這個問題令她很難堪,說自己有問題吧?明明就沒問題。說自己沒問題吧,為何又沒懷孕呢?難道說胡孝民不行?對,下次她再問,就這樣解釋。
胡孝民隨口說:“她今天要去打牌,身上沒錢總不好吧?我現在又不是沒錢,能讓她高興,有什麼不可以呢?”
胡孝民原本以為,到情報處後,就能收到蔣華安被捕的訊息。然而,向陸實聲例行報告,可沒有聽到這方面的訊息。早上開一科的情報例會時,也沒有情報組長向他報告。
搞得胡孝民很生氣,拍著桌子怒吼:“諸位不要以為當了組長就萬事大吉,你們轄區的情報,得盡力蒐集。如果誰懈怠不力,隨時把他撤掉。”
範桂榮在旁邊輕聲問:“科長,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胡孝民冷聲說:“前天晚上,在戈登路大都會舞廳發生的槍擊案,大家都知道了吧?謝芝庭可是個有面子的人物,雖然死在公共租界,可我們也有破案的義務。不說抓到凶手,否則要提供有價值之線索吧?”
四組的陶準然突然說道:“處座,聽說凶手被抓了。”
胡孝民詫異地說:“我怎麼不知道?”
陶準然縮了縮脖子:“聽說抓進了特高課,我以為處座知道呢。”
胡孝民敲了敲桌:“看看,特高課把人都抓走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們這些情報組長,連那些寫花邊新聞的記者都不如。他們還知道養幾個線人呢,你們就知道死守著自己的情報點?”
長官想要發火,隨時能找到一萬個理由。
不管如何,胡孝民總算知道了蔣華安的去向。他已經知道,謝芝庭正是死在蔣華安手裡。
令他奇怪的是,特高課為何會有如此準確的情報呢?艾福莊都已經死了,難道日本人還有內奸?
胡孝民不能直接與特高課接觸,昨晚抓到蔣華安,今天他就與特高課見面,不引起別人的懷疑才怪。一次兩次,不會有人起疑心。多來幾次,以後他就是重點嫌疑物件。
胡孝民散會後,去了交際處。交際處旁邊就是會客廳,柳娜梅手下的幾朵交際花,負責給高洋房的來客端茶敬菸,算是76號的一大特色。
胡孝民到柳娜梅的辦公室,開門見山地問:“姐,你查釘子,要不要我幫忙?”
連顧慧英都知道了“絕密檔案”的事,“釘子”就成了公開的祕密。他如果不表態,反而顯得不仗義。
柳娜梅搖了搖頭:“不用,查釘子的功夫,不是花在這裡。”
胡孝民遲疑道:“我其實聽到一個說法……”
柳娜梅沒好氣地說:“這是中共的騙局?引我上當,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胡孝民說道:“不知姐知不知,青浦工委是什麼時候成立的?真要有這個釘子的話,以他的級別,是青浦工委這種機關能領導的嗎?一九二六年的黨員,那個時候我才剛啟蒙。”
柳娜梅固執地說:“這確實是個疑點,但也能解釋得通。”
胡孝民說道:“我擔心姐進了死衚衕走不出來了。中共明面上沒與我們作對,可以聽之任之,軍統才是死敵。”
柳娜梅沉吟道:“身為情報處的副處長,你難道看不出中共的危害?連汪先生都忌憚中共,我們可不能大意。中國未來最大的變數,很有可能就是中共。”
胡孝民嘆息著說:“他們現在只與工人農民接觸,可軍統卻不斷殺我們的人啊。聽說了嗎,謝芝庭的凶手抓到了。”
柳娜梅一愣:“哦。”
她並不知道此事,一門心思都在找釘子上面,對其他事充耳不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