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85-漓火的食物危機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當下,聽了雪口中這個壞訊息,阿愚嘴角不住的抽搐如同痙攣一般,道:“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咱們,就只有兩個辦法來解決這食物問題了。”
雪忙問:“什麼辦法?”
阿愚道:“第一,用貨幣去各個大公領地購買食物。”
雪聞言直襬手:“不行,這樣的話,咱們貨幣夠用不夠用還是兩說,而且,咱們把貨幣都花完了,等勇士回來了,他用什麼來封賞有功的族人和撫慰戰死的族人?不行,這個不行。”
阿愚攤開手:“那沒辦法了,只能是,趕緊催促大王回來,讓大王想想辦法了。”
雪苦澀一笑:“怕是這個也不行了。”
阿愚一愣:“為什麼?”
雪將麻布遞過去,同時口中道:“勇士說了,在太陽部落範圍內的虎豹山脈,發現了鐵礦,他現在正忙著開採鐵礦呢,短時間回不來。”
“什麼!”
話一出口,烏斯瑪,阿愚同時站起:“鐵,鐵礦!!!”
和阿良不一樣,身為內政方面人才的烏斯瑪和阿愚,都曾經和姬賊有過交談,並清楚的知道鐵礦的用處。
他們比誰都明白,鐵礦的存在,能為漓火部落帶來多麼大的改變。
這不是,阿愚在聽了這句話之後,嘶嘶倒吸著涼氣:“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沒辦法了,還是得靠咱們,想辦法解決食物的問題啊。”
雪,烏斯瑪都沉默不語。
小姬煥一邊上若有所思的模樣。
雪注意到了兒子反應,張口問道:“小姬煥,你想到了什麼麼?”
小姬煥聞言抬起頭來,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確定的樣子:“想,想是想到了,就是我,我也不確定能不能行。”
“你先說。”
小姬煥猶豫了一下,道:“是這樣的,之前黎婭母親在的時候,隔幾天就往海邊跑一趟,每一次回來,都帶了好多好多的魚蝦。母親大人,我是這麼想的,咱們能不能抓魚蝦,來補充食物呢?”
烏斯瑪嗯?了一聲,眼前一亮,轉頭來看雪:“雪大人,這個辦法可以啊。”
雪嘶了一聲:“可以是可以,關鍵問題是,黎婭不在,咱們也不會啊。”
“雪大人,您忘了麼?黎婭大人雖然不在,但是薇朵大人,黑藤,白蓮都在啊,他們都是天產平原出身的。我聽大王說過,在天產平原的時候,他們都是抓魚蝦吃的,有他們在,應該沒問題吧?”
雪聞言,一咬牙:“好,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照你說的去做。阿愚。”
阿愚啊了一聲:“在呢雪大人。”
“你準備一下,找出來會水的族人,抓魚蝦暫時補充一下食物。”
阿愚聞言,用力的喊了一聲:“是,雪大人!”
雖然說吧,現在漓火部落儲存的食物還足夠半年揮霍,但你不能凡事都等到跟前了再想著去處理不是。
尤其是,食物這種大問題上面。
趁著還有吃的,多撈一些外快來補充補充也不是不行的嘛。
這不,雪就此定下了抓捕魚蝦的方案。
以至於,未來好些天,族人們都跑到了海邊,去抓捕魚蝦。
不過說是抓捕,其實也就是撿取被衝上岸的魚蝦罷了。
海水不比河水,這跳進去什麼的太危險了。
辛辛苦苦一天下來,所撿去的魚蝦,基本上,也就是與漓火部落每天的消耗持平。
遠不如養殖種植。
不過即便是這樣,雪也願意。
不管咋說,漓火部落這邊省出來一些支援前線,總是好的不是。
這邊雪自己想辦法解決食物問題,並未曾告訴虎豹山脈的姬賊。
時間逐漸流逝,一晃之間,天氣變得嚴寒難當。
每天呼呼寒風吹拂,也正是宣告著,進入了寒冬天氣。
今年的冬天比去年還要嚴厲。
去年雖然冷,但至少不幹。
要知道,去年這個時候,旱災剛開始,空氣中水分還算是充足。
不像是今年,乾冷乾冷的天氣,那種鑽入骨髓的冰寒,讓族人們購買炭火的數量,極具增加。
十二月漸漸來臨,神都內外,喜慶一片。
這一天早上,雪起床去了廚房為榛準備了些吃的,雖說漓火部落現在食物基本都是魚蝦為主,但榛例外。
再怎麼說,小姬熾年紀還小,全靠母乳過活,可不能委屈了榛。
這不麼,大家都開始改變口味而吃魚蝦的時候,只有榛,還能享受到每天牛奶羊乳與麵食的待遇。
榛對此慚愧難當,幾次要求雪不用這樣,卻是被雪一笑置之。
榛向雪提議,為什麼不把部落內情況和姬賊說一下,好讓姬賊早些回來。
然而,雪的回答卻是姬賊在外征戰,收攏人心,做得,都是為了部落,為了聯邦發展的大事,像是這種小事,根本就不用姬賊操心。
當初姬賊出征前,留下自己守護漓火部落,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眼前麼?
聽了雪的話,榛很是慚愧,能力上,二人相差無幾。
但是在這覺悟上面,榛就差了雪很多。
魚蝦總是有吃膩歪的時候,更別說,還只是單純的用鹽水煮的那種沒有半點味道的魚蝦了。這種做法,別說魚蝦了,就是豬羊牛鹿,都能吃煩了。可沒辦法,大家又都不會做。
這不,剛開始吃魚蝦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味道不錯,就是每天勞累,那也是值了。
可連續吃了一個多月,你換成是誰,誰都厭煩。
畢竟從小沒有吃慣這種東西。
可不吃沒辦法,從海邊撿來在運送到神都中的魚蝦大多都是死了,沒辦法養活儲存。
縱使雪想要為大家改變口味,這麼會,也是不行。
你總不能放著魚蝦浪費了吧。
就在雪無計可施的時候,小姬煥又想到了一個新的辦法。
他提出用魚蝦與各個領地交易換糧食,這樣的話,也不算是浪費了魚蝦,也有了食物補充。
雪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就連忙派人去各個大公領地中,用新年將至為藉口,邀請領地的臨時負責人來到漓火部落,用魚蝦招待他們。
期間,自然是眾人首次嚐鮮而由衷稱讚。
值此時刻,雪抓住機會,提出用魚蝦交換麵粉的問題。
雖然這樣的做法不好意思張口,但是雪不想給姬賊添麻煩,終究還是做了。
新年那天,神都內熱鬧依舊。
但卻少了姬賊與一干西征族人。
雪站在山谷西門眺望西方,一聲嘆息,暗暗傷懷。
這些天,又送了三次食物到前線,從而,使的漓火部落內儲存的食物總量,又少了許多。
雖然說現在還有足夠十萬人食用四個月的食物,可這四個月說過去就過去,吃完了又當怎麼辦?
之前姬賊在的時候,雪並沒有怎麼管這些事情。
現在想想來看,這件事,真不是一般人所能處理的好的。
雪很好奇,之前姬賊管事的時候,是怎麼做到的?
從來沒見姬賊說過在食物上面有什麼不足的問題發生啊。
這不能夠啊。
雪也是糊塗,之前姬賊在的時候,食物只是供應中央七塊領地兩萬多不到三萬族人,當然足夠。
可是打從西征以來,這食物供應可不單單是這三萬人了。
還有從荒土平原開始,截止到板泉山脈這二十塊領地八萬族人,那一張張嘴巴,可全都是由漓火部落來喂,這種情況下,過去的食物儲量,又怎麼可能下的不快呢?
正當雪在西門橫橋上長吁短嘆之際,天空中一聲嘹亮鷹鳴。
雪一抬頭,見火紅色翎羽的金雕展翅飛來。當下裡一激靈,就忙抬起手臂來接。
當金雕穩穩當當落在了雪的手臂上時,後者開啟了金雕腿上綁著的麻布,仔細一瞧,臉上不由得露出來欣喜神色。
盼星星盼月亮的,終於,勇士要回來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7-和阿良的賭注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很顯然,阿柔相信了姬賊這個說辭,當即歡歡喜喜,開開心心。
“去吧,找黎婭給你挑一身漂亮的衣服,回去的時候,也好風風光光的。黎婭做過維祕模特,眼光還是不錯的。”
阿柔學著阿良他們行禮的時候的模樣,抱拳喊了一聲是。
只是當姬賊看到了阿柔抱起來的拳頭時,嘴角不由得抽搐。
右手搭左手···你媽的這不是行禮,是報喪。
雖說阿柔抱拳禮給搞錯了,不過姬賊也沒有說什麼,還是溫柔的讓阿柔去了。
比及阿柔歡歡喜喜而去,姬賊鬆了一口氣,嘴角勾著笑了。
他並沒有和阿柔明說自己也跟著去是幹嘛的,阿柔自然也不知道。
只不過,阿柔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人不知曉。
例如易。
姬賊想的是什麼,易一下子就猜中了。
姬賊之所以也要求著要跟著去,並不是因為上一次太著急的緣故。
而是,既然阿柔已經認了姬賊,決定投降了,那麼,姬賊這個主事人要是不去露露面,宣揚宣揚仁義的話,順便收一波虎豹山脈的心,豈不是太可惜了?
明著是去看阿柔家鄉,暗地裡,姬賊是去收買人心去了。
這不是麼,在知道易已經看出來了自己想法的情況下,姬賊吩咐易下去安排,安排自己明天要前往虎豹山脈所需的一應事務。
易答應一聲後退了下去。
當天無話,次一日天明,姬賊收拾的緊稱利落,將太陽平原一應大小事務交給高山,雄鷹,易,白牙,阿石與眾負責人處理,而後,他親自領著黎婭,阿良,土山,泰,狩,阿晃,阿觀,阿正等八人,隨著阿柔,往虎豹山脈而去。
往常姬賊出入除了土山泰之外,那都是數十名虎賁近衛跟隨,好幾十人,排面十足。
但只有今天,卻只有這可憐的八個人。
這讓阿柔意外的同時還有些感激。
感激姬賊的信任。
雖說虎豹山脈只剩下了婦女兒童,但怎麼說,還是有兩千人的。
姬賊就帶了這八個人過去,要是自己翻臉,兩千人一擁而上,也能堆死你這八個人啊。
女人怎麼了,女人多了,人海戰術也照樣有用。
算上姬賊與阿柔,十個人,一虎九狼騎,優哉遊哉向前而行。
沿路途中並沒有事情發生,比及兩天後,姬賊與阿柔來到了虎豹山脈入口處的時候,阿柔停下來,衝姬賊道:“大王,您先在這等一會兒,我去和大家說一聲,一起來歡迎大王您。”
姬賊不疑有他,笑眯眯的點頭:“行,你先去吧。”
阿柔答應一聲就去了。
就是阿柔前腳剛走,阿良後面便湊了上來,臉上帶著質疑的神色,道:“大王,您怎麼能讓阿柔那個女人走了呢?這要是她有什麼壞心思,喊來她的族人來對付咱們,咱們可不好跑。”
姬賊啞然:“看你說的,阿柔怎麼可能這麼做呢。”
“怎麼不可能,誰知道她怎麼想的?要我說大王,現在讓阿晃去追,把阿柔追回來最好。”
黎婭聽了也贊同阿良的話,她對阿柔一直有意見,總是以為姬賊對阿柔有意思,醋意使然之下,也開始說起來了風涼話。
阿良一見黎婭贊同自己的話,立刻得意洋洋,衝阿晃道:“阿晃,你還等什麼,趕快去吧那個阿柔追回來啊。”
阿晃聞言呃了一聲,抬頭來看姬賊。
姬賊揮揮手示意阿晃不用搭理他們兩個,跟著道:“我既然敢來,我就有這個把握,阿良,你敢跟我打賭不?要是阿柔和你說的這樣,我恢復你的身份,要是阿柔沒有像你說的這樣歹心,你就娶了她。”
阿良剛想要接賭,忽地嗯了一聲,反應過來,抬頭問姬賊:“不是大王,您把剛才的話再重新說一遍。”
“嘖,你看,重新說就重新說,要是阿柔沒有歹意,你就去娶了她。”
阿良立刻跺腳:“我瘋了我娶她,不賭,絕對不賭。”
“咋?怕了?”
“呵呵,大王,您說這話就有點不應該了,我怕?我阿良怕過誰。”
“那你咋不敢答應?你贏了的話,你重新做回千決公,你要是輸了,還撈了一個媳婦兒,咋算咋不吃虧。”
阿良直撇嘴:“得了吧,我才不娶她呢,我對阿柔做我媳婦沒興趣。”
“呸,沾酒不醉那是喝得少,見色不迷你那是摸不著。你到是想,人家可得願意呢。”
阿良:“···”
“不是大王,您這一套一套的話都是跟誰學的?”
“你管我啊。”
姬賊這邊和阿良一邊鬥著嘴一邊等著,期間,姬賊不斷的拿話來撩撥暗示阿良和阿柔關係。
剛開始,阿良強烈反對,可到了後面,不知道是認了還是麻木了,姬賊怎麼說怎麼逗他都不吭聲。
比及日過中午,蹲在前方枯樹幹上放哨的狩忽地有了動靜。
他直接從樹上跳下來,轉身朝著姬賊走來,道:“大王,人來了。”
姬賊停止了逗阿良的行為,把頭轉過去:“有點慢了。”
說著,姬賊重新上了虎背,在林間歇息避暑的眾人也都紛紛騎上巨狼,各持兵器跟隨在姬賊身背後,出了林子。
剛出林子,就看到前方不遠處狼煙動地而來。
煙塵在距離姬賊又百餘步距離的時候停下,虎豹山脈兩千餘女人孩子,全都在此處,跟著阿柔來覲見自己。
這些人看到姬賊,在隊伍前面,巨狼背上阿柔的帶領下,紛紛喊了一聲大王。
姬賊見狀微笑,催虎向前,到跟前了翻身下了虎背,手扶著阿柔站起:“阿柔,你這太客氣了,我不說了麼,咱們這都是自己人了,自己人,還講究這麼多幹什麼?”
這麼會,姬賊所展現出來的溫和態度,與當初剛得知了阿良被抓時那股子急躁完全屬於兩個極端。
以至於,跟著阿柔來接姬賊的那些虎豹女族人,一個個全都好奇來瞧。
姬賊身背後,黎婭注意到了大多數女人的目光都落在姬賊身上,當即心裡有些不爽,哼了一聲,催動巨狼向前來,一把就摟住了姬賊的肩膀,近乎挑釁似目光撒出來,籠罩在阿柔身後那兩千人身上。
感受到旁邊打翻了醋缸子,姬賊也是無語,心說這兩千多人的醋你也敢吃啊?這真的不會太酸麼?
對姬賊的信任,阿柔也給出來了她的回報,兩千多族人親自迎接,這個排場,算是大的了。
而且來說,當著族人的面,阿柔各種的參拜姬賊,儼然一副手下的姿態。
這在當初太陽部落統治期間,根本是不敢想的。
哪怕被強壓著,阿柔都不曾對太陽部落低頭。
“大王,您請。”
阿柔學著從姬賊手下學來的那一套,客客氣氣的說著。
姬賊聞言,哈哈大笑,直說是阿柔有心了。
他縱虎向前,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道。
姬賊所過之處,兩旁邊,盡是二三十歲的大姑娘,一個個帶著好奇又或者是閃爍小星星的目光看著姬賊。
好奇的是,姬賊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之所以會迷妹一般閃爍小星星,主要還是因為姬賊胯下那神俊健壯的刃齒虎。
還從來沒有見過能有人把這麼一頭叢林王者當成是坐騎的呢。
姬賊這還是頭一次看到呢,可不就得多看兩眼麼。
這麼多熾熱的目光,就是姬賊,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所謂萬花叢中過,大概齊的也就這個樣子了吧。
跟在姬賊旁邊抱著他手臂的黎婭不住的咬著牙,發出咯吱咯吱聲響的同時還竊竊細語。
姬賊有些納悶黎婭的反應,不由得側耳仔細一聽,。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6-阿柔拜服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姬賊聞言笑了:“撤退當然是要撤退的,不過易,咱們撤退不假,難不成,這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就不要了?”
易:“???不是大王,沒說不要啊。”
“你看,咱們把當地族人全都遷徙走,可不就留下了一個空虛的太陽部落麼?就算是,回去之後各個大公會過來補缺,可不管是收拾安排,還是準備什麼的,不都得需要時間麼?就算按照最快的速度,各位大公等到過年之後出發,不算路上日子,那至少也得等來年四五月了。這中間空懸這麼多時間,讓太陽部落閒置啊?”
易呃了一聲:“那大王您的意思?”
“我意思先安排人在這守著,等各地大公交還及接收工作完成之後,再把人撤走。所以嘛,這次從妹子那要來的食物,就是給留守的族人準備的食糧。”
易若有所思:“那大王,您打算,讓誰留下?”
姬賊笑了:“白牙這一路西征過來,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不弱,你覺得,讓他怎麼樣?順便,再幫襯著把太陽部落給簡單收拾一下,這樣一來,等後面各地大公來了之後,重新建設起來也沒有這麼麻煩。”
易想了想:“白牙雖然有這個能力,可是,白牙並沒有這樣的威望讓大家都聽他的。而且大王,如果咱們要留下族人在太陽部落看著的話,留多少人,還是個問題呢。”
姬賊嗯了一聲:“這個我當然知道,白牙的話,自然不能做主的,只是留他來幫忙輔佐而已。”
“輔佐?”易聞言一愣:“那大王,您是打算留···”
還沒等易話說完,山洞外面,就傳來了阿良不耐煩的喊聲:“大王,大王,我認輸了!我來抄名字了!別說兩千三百九十二遍,就是兩萬遍,我也認了!”
姬賊聞聲勾起嘴角而笑,衝易點點頭,下巴向外一挑:“喏,這不是來了麼。”
易隨即明白了姬賊意思,跟著呵呵笑了起來。
倆人在這笑著,阿良就氣沖沖走了起來,臉上一副壓不下去的火氣,正想要說,忽地看到了姬賊和易都在笑,楞了一下,張口問道:“大王,易,你們笑什麼?”
姬賊擺擺手直說無事,隨便笑笑。
易也是頷首羞澀而笑,並不明說。
倆人這個表現,讓阿良心中各種的忐忑不安,渾身雞皮疙瘩不住的冒:“不是大王,您有話直接說就成,別這樣笑行麼,怪嚇人的。”
姬賊:“···”
揮了揮袍袖,姬賊問道:“先別說那麼多廢話,我問你,交給你的任務,你完成的怎麼樣了?”
阿良哼了一聲,賭氣坐在了旁邊:“別提了,大王,不是我不願意,是阿柔那個女人實在是太氣人了。”
“怎麼,你又跟她吵架被她揍了一頓?”
讓姬賊一句話說中了心事,阿良憋紅了一張臉:“大,大王!您,您怎麼能這樣胡說呢!就憑她阿柔,也配收拾我?我讓她兩隻手我。”
耳中聽著阿良嘴硬的說辭,姬賊搖頭而笑,心說你讓不讓結果不都是一樣捱揍麼?
讓了的話,還能證明一下你大度,輸了也有說辭。
你不讓的話,讓人暴揍一頓,怎麼想,怎麼難看不是。
看姬賊臉上逐漸古怪,阿良一激靈,也不跟姬賊在這廢話多說了,連忙道:“大王,咱們先不說這個,那什麼,我認罰,我認罰,不就是抄名字麼,簡單,沒啥難的。”
姬賊啐了一聲:“別胡說,我問你,我讓你帶著阿柔巡視,你完成沒有?”
阿良道:“完成了。”
“完成你怎麼自己回來了?”
阿良:“呃···”
“說吧,你是不是半路跑回來的?”
阿良把頭低了下去:“對不起大王。”
姬賊唉了一聲:“你說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在聯邦,你也算是有名的了,怎麼,還怕了一個阿柔不成?”
阿良梗著脖子:“我怕她?大王,我才不怕她呢。”
“不怕你怎麼回來了?”
“···”
正說著,土山從外面走進來,附耳在姬賊耳朵邊上說了幾句話。
姬賊聽了,點點頭,然後衝阿良道:“去吧,人家阿柔回來了,埋怨你半路給人扔下去了,還不去把人接過來。”
阿良臉上露出不情願:“啊,大王,我去接啊,要不讓易去吧。”
“你還上癮是吧?讓你去你就去,趕緊的,別推辭。”
阿良聞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臊眉耷眼的說了一聲是,轉身去了。
不過片刻,從山洞外面,扭打著進來了阿良和阿柔。
說是扭打,基本上全都是阿柔單方面的碾壓。
不管是實力還是身材上面,阿良都不佔優。
看到阿柔來,姬賊笑呵呵站起:“阿柔,好久不見啊。”
見了姬賊,阿柔也就鬆開了抓住阿良脖領子的手,再怎麼說,當著姬賊面這麼收拾阿良也不好看,也說不過去不是。
她衝著姬賊微微頷首,喊了一聲大王。
姬賊倒是好說話,嘴說著不用客氣,招待阿柔坐下。
都落了座,姬賊頓了頓,問阿柔道:“阿柔,這幾天巡視下來,感覺怎麼樣?覺得可還行?”
阿柔有些羞澀:“對不起大王,之前是我誤會了您。”
阿良哼哼唧唧:“就說你沒有見識吧,我們大王要真是有什麼壞心思,你和你的虎豹山脈這麼會早沒了。”
阿柔可不慣著阿良,哼了一聲,壓低聲音一聲喝:“閉嘴,連我都打不過,你怎麼好意思說這些的。”
阿良聞言為之氣結:“你!!!”
猛回頭,阿良瞪著一雙眼睛看姬賊:“大王,您今天別攔我,我非得好好收拾收拾這個女人不行!”
姬賊不為所動,還自己端起來水輕輕的品。
易也是抱著肩膀在一旁邊瞧著。
阿良自己討了一個無趣,哼哼唧唧:“哼,這次看在大王面上,我饒了你這一次。”
阿柔:“呵呵。”
這麼會,姬賊開口了,他怕阿良和阿柔再拌嘴,就讓阿良先出去。
等後者叫囂著離開之後,姬賊方才去看阿柔:“怎麼樣阿柔,可以做出來決定了麼?”
阿柔猶豫了一下,跟著面容露出堅毅出來,衝著姬賊,重重跪下,喊了一聲大王。
姬賊哈哈大笑,站起身來過去,攙扶著阿柔站起:“好說,都好說。來來來,阿柔,不用這麼客氣,從今天開始,咱們就是自己人了,起來說話,起來說話。”
阿柔非常不好意思的站起來,同時,對於過去自己誤會了姬賊而感到慚愧。
姬賊頓了頓,張口安撫阿柔,末了了,並告訴阿柔可以回去和族人們說一聲,讓虎豹山脈的族人,都收拾收拾,準備遷徙。
聽到遷徙二字的時候阿柔還楞了一下:“遷徙?大王,遷徙幹什麼?”
姬賊抿嘴道:“虎豹山脈距離我的漓火部落太遠,阿柔你們和其他投降的太陽族人不一樣,我拿你們當成是自己人,所以,讓你們遷徙,是為了你們好。”
阿柔為難:“可是大王,大家都在虎豹山脈住習慣了。”
“放心吧,在漓火部落裡,我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更好的居住條件,不管是衣食住行還是什麼的,都不會虧待了你們,啊,放心吧。”
姬賊都這麼說了,阿柔再說不行那就說不過去了。
她遲疑了片刻:“那,那好吧,我,我明天就回去。”
“走的時候叫上我,我也一塊去。”
阿柔不明白:“大王您也要去麼?”
姬賊點頭:“當然,上一次去的太著急了,這一次,我可得好好瞧瞧,看看培養出來你這麼個人才的地方,到底何如山清水秀。”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4-活著,便是萬幸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雖然說與太陽部落的戰鬥已經結束,太陽部落各個領地散落的六萬族人,也全都讓姬賊給暫時遷徙到了太陽平原。
但總的來說,太陽部落留下的各處領地,姬賊還是要派人去進行防守的,不然的話,這要是不留神被流浪者或者外部勢力流竄進來的話,影響還是挺大的。
早早的聽到姬賊過來,阿虎連忙帶著手下族人出來迎接。
見到姬賊,阿虎向前一步,抱拳拱手尊一聲大王。
姬賊見到阿虎之後便忍不住微笑,伸手將阿虎拉起來的時候口中同時道:“阿虎,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客氣話就免了。怎麼樣,你來這青虎平原防守也有半個月了吧,感覺這地方怎麼樣?”
阿虎一邊領著姬賊往回走,一邊道:“這地方還算行,雖然因為乾旱讓土地變得沒有什麼活力,不過仔細看的話,還是不錯的,如果下幾場雨,再按照阿偉恢復地力的辦法來處理的話,還當得起肥沃兩個字。不過···”
姬賊聽得入了神,聽到阿虎這麼一說,立刻反問道:“不過什麼?”
阿虎嘶了一聲:“不過這地方位置不是太好,地雖然好,可是位置在太陽部落外圍,在周邊都是山脈保護下,這青虎平原沒有一個可以防守的險峻,不好防備敵人從青虎平原外面入侵過來。如果想要守住的話,還得需要在邊界建立一道關才行,只是青虎平原那麼大,修建關卡的話,不管是材料還是人力,都要比其他領地多得多。”
說話的時候,已經是進了軍鬥部營寨,來到了大帳前。
阿虎掀開帳簾,讓姬賊進去。
比及所有人都進來了,阿虎方才跟著走入。
進來後大家分別落了座,阿虎更是客氣的為大家倒水解渴。
把水杯遞給到姬賊手中,阿虎就靜靜的站在那,等待著姬賊發話。
但瞧見,姬賊手裡端著水杯,自己在那思考,有半天,方才抬頭:“就是多的再多,青虎平原的關卡也不能扔下了,這地方往南就是向陽平原和太陽平原,地理位置關鍵不說,還是太陽部落十一個領地之中,少有的平原地帶,不可能放棄了。這樣,阿虎你先勘察一下現場地形,等以後回了神都,由漓火部落,擔起建設的問題。”
獸血雄鷹他們都不說話。
阿虎抱拳恭敬的答應了一聲,口中說了一聲是。
姬賊抿了一口水,放下了杯子:“除了這些,青虎平原還有其他的問題沒有?”
阿虎想了想,然後搖頭:“應該沒了,不過有些地方我也說不準,還得大王您親自看看才行。”
姬賊點頭:“這是應該的,本來我打算就是回軍之前,好好勘察一下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的地形。”
阿虎一愣:“大王您打算回軍了麼?”
姬賊笑著點頭:“沒錯,現在馬上就進入十月份了,還有兩個月就過年了,我原本打算,趁著過年之前回到部落呢。”
阿虎遲疑一聲:“那大王,列山他,找到了麼?”
阿虎一說這個,姬賊笑容一僵,雄鷹他們在旁邊心說糟了,阿虎這咋什麼都亂說呢。
原本大王都已經把這件事給翻過去了,列山找到不找到,已經不重要,怎麼阿虎又提起來了呢。
這不,好幾個大公都不斷的給阿虎使眼色。
阿虎也是福至心靈,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說錯話,連忙道歉。
聽了阿虎道歉,姬賊笑了:“這有什麼好道歉的,列山丟了就是丟了,沒事,沒什麼大不了的。正所謂生死有命嘛,他是死是活,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太陽部落,現在是在咱們手中。”
說這句話的時候,姬賊面帶著笑容,似乎,真的不將列山失蹤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中午,姬賊在阿虎這吃過了東西,後續用了兩天時間,在青虎平原轉悠了一圈。
就像是阿虎說的那樣,青虎平原土地確實肥沃,只需要日後稍微的一捯飭,可以養活個一兩萬人還是沒問題的。
這也看的出來,太陽是多麼信任自己這個弟弟青虎,把這麼一塊好地方給了青虎。
可惜啊,可惜的是,青虎心太貪了,為了上位,還殺了親哥哥太陽。
當然,姬賊還得感謝青虎的貪心。
要不是他這麼貪心,自己也沒有機會吞下太陽部落。
可憐青虎阿垂二人努力將太陽部落擴張到了二十個領地,到頭來,卻是為自己做了嫁衣。
他們當初費力拿下的領地,這麼會,全都改名換姓跟了自己。
不知道,辛辛苦苦一場忙活,到頭來,卻發現自己只是悲慘打工仔的翁婿兩個,黃土之下,會有何感想。
視察過了青虎平原,姬賊便啟程往下一個領地而去。
···
太陽部落正西是板泉山脈,這裡,屬於是太陽部落的西邊門戶。
板泉山脈地勢平緩,小路與水流較多,平常時分,是獵物最喜歡扎堆的地方。
當初太陽在時,乾旱還沒有來臨之際,這裡,算的上是太陽部落主要食物來源地之一。
後面乾旱降臨,板泉山脈中好幾處溪水泉眼乾涸,獵物死的死,傷的傷,迫於無奈之下,全都遷徙離開了板泉山脈。
青虎弒兄上位之後,見板泉山脈已經不適合再居住族人,就把留在這裡的族人大多給遷徙回了太陽平原,只是留下了一些親太陽的族人在這裡,說是看住太陽部落西大門,實際上,卻是畫地為牢,要把這些親近太陽的族人,活活餓死。
好在後面有姬賊解放了太陽部落,將板泉山脈納入了版圖。
行走在板泉山脈之中,四處山坡上全都是枯死的樹木,幾乎一步一個林子,足可見,板泉山脈當初未逢旱災之際,多麼的生機無限。
早已經乾枯見到河床的小河之中,蔓延著,有幾行腳步。
腳步一直通向一個山洞,這麼會,山洞裡面,有低低的幾個聲音響起。
“列山大人,既然您都已經決定離開姬賊了,為什麼還在板泉山脈呆著?萬一姬賊找過來了,咱們就再也沒有跑出去的機會了。”
聲音的主人很熟悉,不是別人,正是當初被阿晃和阿多救回來的阿順。
山洞中,不只是列山和阿順兩個人,還有青虎曾經的心腹阿上與倉牛。
自打那天姬賊為了救阿良進了虎豹山脈,列山心裡就一直忐忑不安。
姬賊是因為阿良被抓心裡頭著急發話來責怪列山,本來姬賊他就是單純為了發洩,並沒有真要責怪列山的意思,但就是列山,被阿順幾句話一挑撥,相信了。
當即,藉口找阿才阿正說獵物不夠了,自己回去帶獵物去。
阿正是老實人,阿才又太粗心,倆人都沒有注意到列山的不尋常而同意了。
畢竟,列山一直跟在姬賊身邊,怎麼著,也算半個自己人了,自己人回去運送獵物有什麼的?不是很正常麼?
可誰曾想,阿正阿才這邊一鬆口,列山帶著阿順阿上倉牛三人,直接沒有往太陽平原去,反而直奔板泉山脈而來。
他們打得主意就是從這裡離開太陽部落領地,脫離姬賊,從此不再受羈絆約束。
只是跑路到一半的時候,列山看到了到處有人在尋找自己,意識到了姬賊發現自己不告而別,失蹤的事實,猶豫之下,就藏身板泉山脈沒敢露頭。
他心裡一直在打鼓,要不要就找到姬賊認錯,並說自己只是迷路了,或者被猛獸襲擊而跑丟來取的姬賊原諒呢?
列山是明白違抗姬賊有什麼下場的,他這個年紀,遠沒有那麼高遠的志向,能活著,便是萬幸。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3-失蹤了正好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當前往找尋列山的隊伍陸續回來,姬賊連忙拉住人問道:“怎麼樣,找到了沒有?”
所有族人都低著頭,不好意思與姬賊對視。
負責帶隊尋找的狩硬著頭皮,衝姬賊道:“大王,找了這快十天了,還是沒有找到列山的下落,說不定,列山已經沒了。”
雄鷹高山也勸姬賊:“是啊大王,反正現在也不需要列山來安撫太陽族人了,易已經是把局勢穩定住了,有沒有列山都無所謂的。”
姬賊心說怎麼可能說是有沒有列山都無所謂呢?
別人不知道,他姬賊難道還不知道麼?
列山那是未來的炎帝,未來的始祖之一,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聖人。
雖然自己好幾次嚇唬列山說要殺了他,可你給姬賊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這麼做。
到不說是姬賊膽小,而是,姬賊常懷有敬畏之心。
“再找找。”姬賊沉吟一聲說道:“就算是被路上猛獸吃了,現場也應該會有骨頭渣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姬賊更是下令擴大搜尋範圍,不只是在太陽平原向虎豹山脈這一條路來回耽誤浪費時間,整個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都要找一個遍。
哪怕是把這些土地全都翻一個個,也得找到列山下落。
姬賊這麼決然態度,讓大家都無可奈何,只能是照著姬賊命令去了。
比及眾人都散去了尋找列山之後,黎婭打著哈欠走向姬賊:“阿賊,要找你去找吧,我不去了,這些天可累死我了。我真搞不明白,他列山又不是你的兒子,丟了就丟了唄,還找他幹嘛去?”
姬賊聞言嘴角抽搐,剛想斥責黎婭兩句胡說八道,雄鷹和高山也在一旁邊答話道:“是啊大王,這列山沒了就沒了,原本咱們考慮的還是要是列山作亂怎麼辦,這下好了,他失蹤了,易也穩住了情況,有列山沒列山都無所謂。”
大家都這麼說,姬賊也不好反駁了,只能是心裡來一句你們不懂,就算是列山對自己沒威脅,那也得留著他啊。
大家想不明白,姬賊也不說,轉而是,心裡帶著事的和眾人商量有關於部落安排的事情。
一晃又是十天過去,日子已經進入九月下旬。
太陽部落各處的領地,都已經找了一個遍,活不見人。
倒是找到了幾具孩童屍骨。
把找來的這些屍骨全都拿給姬賊看,姬賊也不確定這裡面有沒有列山的,沒別的原因,主要是那些野獸啃的太乾淨了。
這怎麼可能分辨出來?就真是有,你也認不出來是不是他啊。
將近一個月的尋找,把族人們都給折磨的不輕,這麼些天,姬賊也冷靜了下來。
列山不管是失蹤還是遇害,又或者是主動離開,自己都無法選擇並修改的。
身為未來炎帝,聖人之一,他的每一個舉動都是必然發生的。
自己身為一個局外人來插手並強行處理的話,說一句迷信的話,那就是逆天而行。
反正不管咋樣,列山沒了就沒了吧,只要自己這邊安穩發展,就算是日後列山真的成長為了炎帝,那自己也不需要怕吧。
畢竟在列山童年時期,自己就在列山心中拴上了繩子,並讓列山,記住了藤條的疼痛。
退一萬步講,假如未來有一天,成為了炎帝的列山要和自己開戰,可自己已經將太陽族人遷徙並吸收同化了,也不怕列山回來鼓動內線,製造騷亂。
最最重要的,列山雖然沒了,阿依還在。
他們是親姐弟,阿依對列山又是那麼疼愛,看在阿依在的份上,列山怕是也不敢胡來。
理清楚了思緒,對於列山失蹤或者是被殺,姬賊全然無所畏懼。
當然了,之所以無所畏懼,還有更大的可能是真的找不到了。
原始社會中找一個孩子,何其難也?
又是這麼個乾旱又嚴重缺少獵物的時候,甚至於,姬賊覺得有很大的可能,列山並非失蹤,而是在曾經回來的路上,已經被路上飢餓的野獸給吃了。
姬賊特意比對過找到的那幾具孩童屍骨,其中有那麼一兩具看起來和列山身高相差無幾。
本來就無能為力之下,姬賊又給自己催眠,暗示自己說列山超過八成機率是被野獸吃了,剩下就算有兩成活下來的機率,他不回來找自己,在這殘酷的原始社會之中,也是活不下去。
嗯,沒錯,就是這樣的。
要麼,列山就是死了,要麼,他想要活下去,就一定得回來找自己,妥妥的沒跑了。
除了這兩個原因,沒有別的可能。
想明白了,姬賊就下令,讓所有族人們都停止無所謂的尋找,轉而幫忙建設太陽部落。
這一個月來,易居功至偉,搭配上姬賊調到了他手下的白牙,倆人各種收心手段齊出,搭配上神虎廟,結合旱災,為姬賊披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直接拔高了姬賊的逼格。
每每姬賊外出巡視,原先開始對姬賊還不怎麼樣態度的太陽族人們,這麼會,全都會恭敬的喊上一聲大王。
對此,姬賊很是滿意。
他與眾大公巡視太陽部落下轄十一個領地,用於現場考察,為的,就是日後重新分封領地的時候,可以對各個領地能有一定的印象,不至於厚此薄彼,搞得這邊分的領地資源多土地肥沃,那邊土地貧瘠資源少的可憐這種烏龍事情發生。
姬賊特意拿出來時間,跟隨有各個大公,貼身有黎婭,更有護衛土山與泰,嚮導胖鳥,領著虎賁近衛等二十餘人,在太陽部落各個領地中巡視。
一路上,胖鳥畢恭畢敬,不敢有點違逆了姬賊。
他知道,自己這條命,就在姬賊一句話之間,如果自己再不表現的乖一些,聽話一些,那怕是想死都找不到地方埋呢。
登上了一處山坡,姬賊拿手向前指,問道:“前邊是什麼地方?”
嚮導胖鳥幾步小跑上來,在姬賊身旁邊,抬頭眺望了一眼,然後雙拳抱起來,腰幾乎彎到了挨緊地面:“回大王,前面就是青虎平原了,也是太陽部落外圍,唯一一個平原地帶。”
太陽部落十一塊領地,多是山脈,整體看起來,太陽部落更像是一塊被山脈圍起來的盆地。
其中,出路也就只有西北角的青虎平原,和正東與東北方向的青蛇平原以及落葉平原這三處地方。
這三處平原,只有青虎平原最是富碩,當初太陽在的時候,把這個地方給了弟弟青虎駐守。
在青虎的命令下,這處本沒有名字的平原才改名為青虎平原,屬於是,太陽部落之中,只是憑藉資源,唯一可以和太陽平原相提並論的領地。是一個肥差。
唯獨一點,那就是青虎平原地處太陽部落領地外圍,無險可守,要是打起來的話,壓力會非常的大。
不過太陽部落這麼強大,周圍領地倒也是沒有不開眼過來冒犯的。
“青虎平原?去看看去。”
胖鳥答應了一聲,繼續做他的嚮導,領著姬賊就下了山坡,往青虎平原而去。
路上時候,黎婭還左右看著的同時更是發出嘲諷:“這也叫肥沃啊?真笑死人了,不說我們東部平原了,隨便一個,就是白河平原,也比這青虎平原強得多。”
胖鳥立刻溜鬚拍馬口中不住的說著是,各種好聽逢迎的話接連不斷,說的黎婭心花怒放。
姬賊見狀,稍稍的白了一眼胖鳥:“廢話不需要那麼多的,只要記住你的工作就行。”
胖鳥一機靈,連忙低頭答是。
領著姬賊他們來到了青虎平原,進平原不遠,就是阿虎的軍鬥部暫時駐紮的位置。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就算親爹是姬賊,這智慧也有些強的過分了。
雪震驚之餘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小姬煥誒了一聲,原本還自信滿滿的他,瞬間開始懷疑起來自己剛才的辦法是不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這不麼,他一邊低頭思考,一邊嘴裡嘟囔:“不應該啊,這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啊。”
雪看到這一幕笑了,也不逗兒子了:“看把你嚇得,我是想說你這個辦法沒錯,行吧,就照著你這個辦法來吧。”
小姬煥鬆了口氣。
雪揮手道:“去吧,先去玩吧,待會有事喊你。”
小姬煥答應一聲去了。
比及孩子走後,雪轉頭來看榛,那意思就好像是在問怎麼樣,小姬煥這個辦法可以不。
榛點點頭,說真的,她也有些驚訝小姬煥的智慧了,不一般啊這。
“好,既然榛姐姐你也覺得可以的話,那我這就喊阿愚來了。”
榛點頭。
雪隨即下令,讓託託將阿愚喊過來。
比及託託轉身而去,片刻後帶著阿愚過來,雪就按照小姬煥剛才說的那些,吩咐了阿愚。
阿愚聽了還很好奇:“大王前線食物又不夠了?不會吧,不是才送過去沒多久嘛?”
疑惑歸疑惑,但阿愚還是照做去了。
等阿愚去了,雪這才望向榛,下巴朝著戲臺的方向一甩:“榛姐姐,咱們是不是該辦咱們正事了?”
知道雪說的是什麼,榛也開始壞笑:“是開始了。”
二人說著就走,小姬綰則緊緊抱著薇朵的大腿,眼淚巴巴的:“薇朵母親,您可千萬不要變成母親大人和榛娘那樣壞啊,千萬不能和她們學會坑人。”
小丫頭一般不說話,就是說話也不會一口氣說這麼多,可誰曾想,今天不但說了,還說了雪和榛的壞話。
一時間,搞得薇朵哭笑不得。
雪和榛去了,只是二人才走到半路就停下了。
沒別的,寅又送來了姬賊第二封信。
這封信,是姬賊催糧送信的一個小時後,緊急寫的一封信送來的。
看著寅舉在手中的信,雪各種無語,心說勇士就不能把內容寫到一封信上面麼,這來回浪費了兩塊麻布,多敗家啊。
從寅手中將麻布接過,雪一開啟,臉色大變。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榛這一次並沒有往心裡去,相反的,還只是寅去喊小姬煥。
雪回過神來,問榛喊小姬煥幹嘛。
榛很自然道:“剛才雪你不就是先是變了臉色,然後喊來小姬煥解決問題的麼。”
雪搖頭,將麻布遞給榛:“這一次不一樣了。”
榛面帶疑惑,用懷中小姬熾交換了麻布,把兒子讓雪抱著,開啟了麻布仔細看上面內容。
看了一遍之後,榛同樣也是面色大變。
你道怎樣?
麻布上面,輕輕楚楚的寫明瞭一件事情。
列山,失蹤了!
用姬賊的話來說,他帶著阿柔從虎豹山脈回來,吩咐了阿良帶著阿柔四處轉圈並寫信催糧之後,找不到列山了。
姬賊原本是想找列山說點事,可是一問留守太陽平原的高山雄鷹等人,眾大公都說沒有看到過列山。
剛開始,姬賊只是以為路上和列山錯過了,詢問身邊族人,身邊族人都說從虎豹山脈到太陽平原,就那麼一條路,路上並沒有發現列山和阿順的人影。
姬賊這下不淡定了,先寫信給雪,說明列山失蹤的事情,並讓雪看住了漓火部落的阿依。
如果說,列山只是失蹤後面能找回來還好,如果列山找不回來,或者路上被野獸襲擊給吃了的話,那麼,為了後面遷徙太陽部落的族人計劃,還得需要阿依出面做吉祥物。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姬賊才會加送訊息過來。
這不是麼,雪和榛看過了之後,立刻不猶豫,讓寅立刻領著巳酉二人,先去看住了阿依再說,另外,更讓人喊來了阿牛,讓他帶著人,在阿依所住的位置多加巡邏,省的阿依也消失了。
都吩咐完了,雪這會兒也顧不上和阿茵說長期表演的事情了,連忙和榛回了皇宮,寫了一封自己將阿依已經看好,讓姬賊不要著急的信,綁在了傷勢已經恢復的金雕腿上,送向姬賊所在的太陽平原。
金雕走後許久,雪和榛兩個人的眉頭都緊緊的擰著,心說這麼可能變成這樣。
列山雖然沒什麼威脅,但是,有他在,卻可以讓招降太陽部落餘部變得更加順利。
當然了,就算是沒有列山,姬賊一樣可以進行招降計劃,只不過廢的時間要多一些罷了。
對西征隊伍而言,列山,可以說就是一個的吉祥物而已。
吉祥物失蹤,如果不好好處理,怕是會讓已經投降的太陽部落俘虜,心裡產生不安呢。
雪和榛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可能引起的後續變化,就更別說姬賊了。
這不是麼,同一時間,在太陽平原的姬賊,打從送出訊息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十天了,他這十天內,不斷的派人往來太陽平原與虎豹山脈之間,尋找列山的下落。
太陽平原到虎豹山脈就那麼點距離,這十天時間,怎麼著也能找到。
偏偏族人的回答全都是無。
雖說易已經穩住了太陽族人的情緒,並沒有讓他們因為列山的失蹤而有什麼變故發生,但是,對姬賊來講,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
列山對西征隊伍來說是吉祥物,對姬賊來講,可是有著更為重要的含義。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就算親爹是姬賊,這智慧也有些強的過分了。
雪震驚之餘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小姬煥誒了一聲,原本還自信滿滿的他,瞬間開始懷疑起來自己剛才的辦法是不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這不麼,他一邊低頭思考,一邊嘴裡嘟囔:“不應該啊,這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啊。”
雪看到這一幕笑了,也不逗兒子了:“看把你嚇得,我是想說你這個辦法沒錯,行吧,就照著你這個辦法來吧。”
小姬煥鬆了口氣。
雪揮手道:“去吧,先去玩吧,待會有事喊你。”
小姬煥答應一聲去了。
比及孩子走後,雪轉頭來看榛,那意思就好像是在問怎麼樣,小姬煥這個辦法可以不。
榛點點頭,說真的,她也有些驚訝小姬煥的智慧了,不一般啊這。
“好,既然榛姐姐你也覺得可以的話,那我這就喊阿愚來了。”
榛點頭。
雪隨即下令,讓託託將阿愚喊過來。
比及託託轉身而去,片刻後帶著阿愚過來,雪就按照小姬煥剛才說的那些,吩咐了阿愚。
阿愚聽了還很好奇:“大王前線食物又不夠了?不會吧,不是才送過去沒多久嘛?”
疑惑歸疑惑,但阿愚還是照做去了。
等阿愚去了,雪這才望向榛,下巴朝著戲臺的方向一甩:“榛姐姐,咱們是不是該辦咱們正事了?”
知道雪說的是什麼,榛也開始壞笑:“是開始了。”
二人說著就走,小姬綰則緊緊抱著薇朵的大腿,眼淚巴巴的:“薇朵母親,您可千萬不要變成母親大人和榛娘那樣壞啊,千萬不能和她們學會坑人。”
小丫頭一般不說話,就是說話也不會一口氣說這麼多,可誰曾想,今天不但說了,還說了雪和榛的壞話。
一時間,搞得薇朵哭笑不得。
雪和榛去了,只是二人才走到半路就停下了。
沒別的,寅又送來了姬賊第二封信。
這封信,是姬賊催糧送信的一個小時後,緊急寫的一封信送來的。
看著寅舉在手中的信,雪各種無語,心說勇士就不能把內容寫到一封信上面麼,這來回浪費了兩塊麻布,多敗家啊。
從寅手中將麻布接過,雪一開啟,臉色大變。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榛這一次並沒有往心裡去,相反的,還只是寅去喊小姬煥。
雪回過神來,問榛喊小姬煥幹嘛。
榛很自然道:“剛才雪你不就是先是變了臉色,然後喊來小姬煥解決問題的麼。”
雪搖頭,將麻布遞給榛:“這一次不一樣了。”
榛面帶疑惑,用懷中小姬熾交換了麻布,把兒子讓雪抱著,開啟了麻布仔細看上面內容。
看了一遍之後,榛同樣也是面色大變。
你道怎樣?
麻布上面,輕輕楚楚的寫明瞭一件事情。
列山,失蹤了!
用姬賊的話來說,他帶著阿柔從虎豹山脈回來,吩咐了阿良帶著阿柔四處轉圈並寫信催糧之後,找不到列山了。
姬賊原本是想找列山說點事,可是一問留守太陽平原的高山雄鷹等人,眾大公都說沒有看到過列山。
剛開始,姬賊只是以為路上和列山錯過了,詢問身邊族人,身邊族人都說從虎豹山脈到太陽平原,就那麼一條路,路上並沒有發現列山和阿順的人影。
姬賊這下不淡定了,先寫信給雪,說明列山失蹤的事情,並讓雪看住了漓火部落的阿依。
如果說,列山只是失蹤後面能找回來還好,如果列山找不回來,或者路上被野獸襲擊給吃了的話,那麼,為了後面遷徙太陽部落的族人計劃,還得需要阿依出面做吉祥物。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姬賊才會加送訊息過來。
這不是麼,雪和榛看過了之後,立刻不猶豫,讓寅立刻領著巳酉二人,先去看住了阿依再說,另外,更讓人喊來了阿牛,讓他帶著人,在阿依所住的位置多加巡邏,省的阿依也消失了。
都吩咐完了,雪這會兒也顧不上和阿茵說長期表演的事情了,連忙和榛回了皇宮,寫了一封自己將阿依已經看好,讓姬賊不要著急的信,綁在了傷勢已經恢復的金雕腿上,送向姬賊所在的太陽平原。
金雕走後許久,雪和榛兩個人的眉頭都緊緊的擰著,心說這麼可能變成這樣。
列山雖然沒什麼威脅,但是,有他在,卻可以讓招降太陽部落餘部變得更加順利。
當然了,就算是沒有列山,姬賊一樣可以進行招降計劃,只不過廢的時間要多一些罷了。
對西征隊伍而言,列山,可以說就是一個的吉祥物而已。
吉祥物失蹤,如果不好好處理,怕是會讓已經投降的太陽部落俘虜,心裡產生不安呢。
雪和榛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可能引起的後續變化,就更別說姬賊了。
這不是麼,同一時間,在太陽平原的姬賊,打從送出訊息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十天了,他這十天內,不斷的派人往來太陽平原與虎豹山脈之間,尋找列山的下落。
太陽平原到虎豹山脈就那麼點距離,這十天時間,怎麼著也能找到。
偏偏族人的回答全都是無。
雖說易已經穩住了太陽族人的情緒,並沒有讓他們因為列山的失蹤而有什麼變故發生,但是,對姬賊來講,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
列山對西征隊伍來說是吉祥物,對姬賊來講,可是有著更為重要的含義。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2-列山失蹤了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雪說的全都是實話。
麵粉的確是要比獵物貴。
在漓火部落,一頭二三百斤重的獵物,價格在二百到三百貨幣之間來回浮動。
雖然看起來像是一貨幣一斤肉,不過宰殺放血剝皮剔骨之後,差不多也就是沒多少了。
可麵粉不一樣,一百斤的麵粉,那就是兩百貨幣。
在姬賊沒有讓烏斯瑪做出來稱重用的秤之前,那都是一瓦罐的麵粉一百貨幣,那時候,因為小麥沒有大量種植,價格更加高。
後來秤做出來了,小麥也普及了,麵粉的價格,這才降了下來。
不過饒是如此,對比獵物,麵粉的價格,還是有些高了呢。
這也是為啥,當小姬煥說出用麵粉來補缺的時候,雪不同意。
首先,麵粉貴重是另外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麵粉的運輸,遠沒有獵物便利。
畢竟獵物可以趕著走,而麵粉,需要人力來運送,這中間所需要的經費,不還是部落裡拿錢嘛?
把顧慮一說,小姬煥搖頭,甚至還衝著雪道:“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楞了一下:“錯了?什麼錯了?哪錯了?”
小姬煥伸出來兩根手指:“首先,麵粉貴沒錯,可是再貴,他能有人貴麼?父親大人說過,人對於咱們聯邦來說,才是最貴的。然後才是領地,最後才是食物。有了人,就有領地,有了領地,才能有食物,所以我說母親大人您錯了。”
雪唔了一聲。
小姬煥又道:“還有母親大人您說送麵粉價格太高,還是錯。”
雪無語:“為什麼?”
“那是因為母親大人你下意識的就把運送麵粉想到人身上了,要是,咱們用那送給父親大人的四千頭獵物來運送麵粉呢?”
雪楞了一下。
小姬煥攤開手:“這不就簡單多了,還省事多了,咱麼,也不用拿出來太多的運送費了啊。”
雪聽到這話都驚住了,別說是雪,就是榛和薇朵,兩個人也都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小姬煥。
沒別的,這太逆天了。
就是對比當初同年紀就可以造字的小倉頡,也不遑多讓。
要是說,現在小姬煥年齡是十歲左右,提出來這個觀點也就提出來了,也沒有什麼。
現在他才七歲啊。
就算親爹是姬賊,這智慧也有些強的過分了。
雪震驚之餘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小姬煥誒了一聲,原本還自信滿滿的他,瞬間開始懷疑起來自己剛才的辦法是不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這不麼,他一邊低頭思考,一邊嘴裡嘟囔:“不應該啊,這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啊。”
雪看到這一幕笑了,也不逗兒子了:“看把你嚇得,我是想說你這個辦法沒錯,行吧,就照著你這個辦法來吧。”
小姬煥鬆了口氣。
雪揮手道:“去吧,先去玩吧,待會有事喊你。”
小姬煥答應一聲去了。
比及孩子走後,雪轉頭來看榛,那意思就好像是在問怎麼樣,小姬煥這個辦法可以不。
榛點點頭,說真的,她也有些驚訝小姬煥的智慧了,不一般啊這。
“好,既然榛姐姐你也覺得可以的話,那我這就喊阿愚來了。”
榛點頭。
雪隨即下令,讓託託將阿愚喊過來。
比及託託轉身而去,片刻後帶著阿愚過來,雪就按照小姬煥剛才說的那些,吩咐了阿愚。
阿愚聽了還很好奇:“大王前線食物又不夠了?不會吧,不是才送過去沒多久嘛?”
疑惑歸疑惑,但阿愚還是照做去了。
等阿愚去了,雪這才望向榛,下巴朝著戲臺的方向一甩:“榛姐姐,咱們是不是該辦咱們正事了?”
知道雪說的是什麼,榛也開始壞笑:“是開始了。”
二人說著就走,小姬綰則緊緊抱著薇朵的大腿,眼淚巴巴的:“薇朵母親,您可千萬不要變成母親大人和榛娘那樣壞啊,千萬不能和她們學會坑人。”
小丫頭一般不說話,就是說話也不會一口氣說這麼多,可誰曾想,今天不但說了,還說了雪和榛的壞話。
一時間,搞得薇朵哭笑不得。
雪和榛去了,只是二人才走到半路就停下了。
沒別的,寅又送來了姬賊第二封信。
這封信,是姬賊催糧送信的一個小時後,緊急寫的一封信送來的。
看著寅舉在手中的信,雪各種無語,心說勇士就不能把內容寫到一封信上面麼,這來回浪費了兩塊麻布,多敗家啊。
從寅手中將麻布接過,雪一開啟,臉色大變。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榛這一次並沒有往心裡去,相反的,還只是寅去喊小姬煥。
雪回過神來,問榛喊小姬煥幹嘛。
榛很自然道:“剛才雪你不就是先是變了臉色,然後喊來小姬煥解決問題的麼。”
雪搖頭,將麻布遞給榛:“這一次不一樣了。”
榛面帶疑惑,用懷中小姬熾交換了麻布,把兒子讓雪抱著,開啟了麻布仔細看上面內容。
看了一遍之後,榛同樣也是面色大變。
你道怎樣?
麻布上面,輕輕楚楚的寫明瞭一件事情。
列山,失蹤了!
用姬賊的話來說,他帶著阿柔從虎豹山脈回來,吩咐了阿良帶著阿柔四處轉圈並寫信催糧之後,找不到列山了。
姬賊原本是想找列山說點事,可是一問留守太陽平原的高山雄鷹等人,眾大公都說沒有看到過列山。
剛開始,姬賊只是以為路上和列山錯過了,詢問身邊族人,身邊族人都說從虎豹山脈到太陽平原,就那麼一條路,路上並沒有發現列山和阿順的人影。
姬賊這下不淡定了,先寫信給雪,說明列山失蹤的事情,並讓雪看住了漓火部落的阿依。
如果說,列山只是失蹤後面能找回來還好,如果列山找不回來,或者路上被野獸襲擊給吃了的話,那麼,為了後面遷徙太陽部落的族人計劃,還得需要阿依出面做吉祥物。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姬賊才會加送訊息過來。
這不是麼,雪和榛看過了之後,立刻不猶豫,讓寅立刻領著巳酉二人,先去看住了阿依再說,另外,更讓人喊來了阿牛,讓他帶著人,在阿依所住的位置多加巡邏,省的阿依也消失了。
都吩咐完了,雪這會兒也顧不上和阿茵說長期表演的事情了,連忙和榛回了皇宮,寫了一封自己將阿依已經看好,讓姬賊不要著急的信,綁在了傷勢已經恢復的金雕腿上,送向姬賊所在的太陽平原。
金雕走後許久,雪和榛兩個人的眉頭都緊緊的擰著,心說這麼可能變成這樣。
列山雖然沒什麼威脅,但是,有他在,卻可以讓招降太陽部落餘部變得更加順利。
當然了,就算是沒有列山,姬賊一樣可以進行招降計劃,只不過廢的時間要多一些罷了。
對西征隊伍而言,列山,可以說就是一個的吉祥物而已。
吉祥物失蹤,如果不好好處理,怕是會讓已經投降的太陽部落俘虜,心裡產生不安呢。
雪和榛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有可能引起的後續變化,就更別說姬賊了。
這不是麼,同一時間,在太陽平原的姬賊,打從送出訊息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十天了,他這十天內,不斷的派人往來太陽平原與虎豹山脈之間,尋找列山的下落。
太陽平原到虎豹山脈就那麼點距離,這十天時間,怎麼著也能找到。
偏偏族人的回答全都是無。
雖說易已經穩住了太陽族人的情緒,並沒有讓他們因為列山的失蹤而有什麼變故發生,但是,對姬賊來講,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
列山對西征隊伍來說是吉祥物,對姬賊來講,可是有著更為重要的含義。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0-可難吃了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負責人觀賞區這邊一喊,戲臺前的族人全都聽到了,一個個的,紛紛詫異:“什麼?阿茵大人?”
這下子,可以說是熱鬧開了。
原先開始大家要麼席地而坐,要麼就帶一張板凳,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像是上課認真聽講的好孩子。
再瞧這麼會,大家全都站起來了,一個個的,紛紛往臺上去瞧。
阿茵直接鬧了個臉紅。
她就是怕認出來,才讓薇朵往自己腮邊抹了許多粉紅,結果還是被認出來了。
正當是阿茵侷促不安的時候,一聲鑼響,戲劇開始。
演阿劫的那位和演姬賊的那位,都按照阿茵挑出來的的毛病進行改正,很快的就入了戲,就是阿茵剛開始因為害羞,好幾次對話對臺詞都搭不上。
雖然下面看戲的族人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阿茵的身份上,也沒有幾個人去注意阿茵的尬演。
但阿茵可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尤其是,答應了雪幫忙之後,這要是事情讓自己搞砸了,那阿茵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雪?
抬頭悄悄的往雪所在的位置去瞧,見雪抱著小嫘祖,臉上帶著微笑歡喜,一點責怪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阿茵更加慚愧了,她心裡下定決心,豁出去了,也要演好。
深吸一口氣,阿茵調整心態,逐漸對答如流,拋開了拘束,倒是很快的有了改變。
負責人觀賞區上的眾人紛紛詢問烏斯瑪:“烏斯瑪,你這什麼時候不聲不響的讓阿茵進了戲臺啊?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別說大家了,烏斯瑪都好奇。
今早上自己開完會回去的吃飯的時候,阿茵也只是說了帶著閨女來戲劇臺上看看,並沒有說演戲啊?
怎麼?阿茵這是看別人演得太醜了,要自己上去?
沒道理啊,阿茵啥性格自己這當丈夫的還不知道麼?超過十個人的注視,她都能緊張的說不上來話。
這現場都好幾百了好麼。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烏斯瑪腦袋裡一團漿糊,他也不好下去去問,大家來問他,他就尬笑兩聲,權且遮了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阿茵越發的得心應手,對木蓮這個角色的理解,也更加的通徹。
原本啊,前來看戲的族人們都為阿茵的身份感到詫異而不去看戲,後來,隨著阿茵越演越真,大家都不自覺的深陷其中。
就好比說,阿茵戲中勸話阿劫,明著是為阿劫去死,暗地裡,卻是拱火阿劫和姬賊的戲,不管是神態上還是小動作,又或者是臺詞表情,阿茵所展現給大家的,是完完全全的,一個招人憎恨,婊裡婊氣的角色。
有入戲過深的族人,甚至站起來在下面起鬨讓演姬賊的族人用軒轅劍砍了阿茵的木蓮。
烏斯瑪聽到下面族人這樣的起鬨,心裡擔心的不行,他是知道阿茵脾氣的,不能受到驚嚇,這好容易像那個樣子了,要是再被族人們這言語一嚇,給破了功可怎麼辦?
事實證明,烏斯瑪完全多慮了。
阿茵非但沒有破功,相反的,因為族人們的對木蓮這個角色的憎恨反應,阿茵表演的更加賣力。
活脫脫,將當日的木蓮重現給眾人眼前觀瞧。
另一處看臺上,是雪,榛,薇朵,託託等皇宮內一應大人物的位置。
雪懷抱著小嫘祖,笑眯眯問道:“小嫘祖,你看你母親演的好不好?”
小孩子能看出來什麼好來,她就知道臺上的母親和平時的母親不管是性格上還是行為上都不一樣了,當即哇哇的叫。
她這一叫,還惹來了榛懷中的小姬熾開始哭。
倆孩子一叫一哭,沒轍沒轍的,這要是打擾現場,使的戲臺角色跑了神,或者將現場族人的注意力給吸引走了,這可就是罪過大了啊。
這不麼,雪低言和小嫘祖說明,榛拍打兒子哄著。
可是倆小傢伙都止不住聲,正著急呢,看臺下跨跨腳步聲響,緊隨其後的,上來了小姬煥。
小姬煥來的時候,腦門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他到跟前了,還一擦腦門,喘息道:“母親大人,文學部剛結束我就跑來了,沒錯過什麼吧?”
雪和榛都回頭,噘著嘴看小姬煥。
那意思你看吧,這兩位怎麼處置吧。
小姬煥見狀一愣,先是來到了弟弟姬熾面前,從身上一晃,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手裡就多出來了一個木頭雕刻的寶劍模型來,哄住了哭鬧的弟弟。
並且,小傢伙還伸手在弟弟腦袋上拍了拍,安撫住了後,方才來到了小嫘祖面前,板著臉道:“哭什麼哭,跟著女人似的,安靜。”
小嫘祖抽泣著看小姬煥:“我,我本來就是女的啊。”
小姬煥:“呃···女人就能隨便哭麼?”
“可是母親大人她變了啊。”
小姬煥慫慫鼻子:“哪兒變了你看看,不還是你母親嘛。”
“脾氣變了。”
“這不正常麼?我父親脾氣還經常變呢,當著大家面多威風,在我母親面前,就跟孫子似的。”
雪,榛,都特別不好意思,咳嗽道:“咳咳,你這孩子,咋這麼大膽,什麼都敢說啊。”
小嫘祖眨眨眼睛。
小姬煥繼續道:“還有你父親,在我父親跟前多皮啊,見了你母親不動不動就認錯麼?這還都是你跟我說的呢,怎麼,你都忘了麼?”
小嫘祖愣了愣,似乎是被小姬煥給說動了。
把倆人都安撫住了,小姬煥這才來到了雪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喊了一聲母親大人。
雪很滿意的看著小姬煥:“不錯,不錯,你真是懂事了不少啊,去,帶著你姐姐,還有小嫘祖去玩去吧,今天特別給你放個假。”
小姬煥有些遲疑:“可是母親大人,您早上說的事情。”
雪道:“那不是現在還沒有事麼,等有的話,我會讓託託去喊你的,去玩吧。”
小姬煥這才露出童心一面,扯著小嫘祖的手下去玩。
至於姬綰,則是因為太懶賴在薇朵懷裡不下去,小姬煥也是拿這個姐姐沒個主意,索性由她去了。
比及小姬煥拐著小嫘祖離開了,榛還很好奇,衝雪道:“雪,這真是小姬煥麼?今天怎麼這麼懂事?”
雪輕輕笑:“不只是今天這麼懂事呢。”
看榛好奇臉,雪就把小姬煥這半年來,每天早起給自己準備吃的事情,還有今早上,大膽去批報告的事情統統說了一遍。
比及說完了,榛大吃已經:“他這懂事也太快了點?他才多大啊。”
雪略有些自豪笑道:“我也想不明白啊,怎麼著勇士剛出徵,他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呢,唉,想不懂,想不懂啊。”
說是這麼說,但雪臉上,明顯那按捺不住的笑意。
榛看出來了雪心裡在想什麼,便壞笑問道:“那雪,小姬煥做得吃的味道都咋樣,好吃不?”
雪故意的擺出來一張嫌棄的表情,手掌不住擺動:“咦,可別說了,難吃死了。”
說著,雪還掩嘴而笑:“榛姐姐,可千萬別給小傢伙說啊,我怕打擊到他。”
榛哈哈大笑。
薇朵和懷中小姬綰倆人都面面相覷,薇朵一臉茫然,小姬綰則呵呵一聲,心說就這?
說說笑笑,繼續往臺上看。
這麼會,臺上戲已經到了高潮。
當扮演姬賊的那位族人高舉著軒轅劍要殺阿茵假扮的木蓮時,那扮演阿劫的演員,立刻跳起來一聲大喊,狀似癲狂,似失控的魔鬼,在一眾觀眾族人驚呼不要,吶喊住手的聲音之中,用道具石矛,一矛紮在姬賊演員的後心。
咚,一聲鑼響,在數百號族人大罵阿劫木蓮不是東西的聲音之中,戲劇結束。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 1970-可難吃了

小說,小說推薦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負責人觀賞區這邊一喊,戲臺前的族人全都聽到了,一個個的,紛紛詫異:“什麼?阿茵大人?”
這下子,可以說是熱鬧開了。
原先開始大家要麼席地而坐,要麼就帶一張板凳,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像是上課認真聽講的好孩子。
再瞧這麼會,大家全都站起來了,一個個的,紛紛往臺上去瞧。
阿茵直接鬧了個臉紅。
她就是怕認出來,才讓薇朵往自己腮邊抹了許多粉紅,結果還是被認出來了。
正當是阿茵侷促不安的時候,一聲鑼響,戲劇開始。
演阿劫的那位和演姬賊的那位,都按照阿茵挑出來的的毛病進行改正,很快的就入了戲,就是阿茵剛開始因為害羞,好幾次對話對臺詞都搭不上。
雖然下面看戲的族人注意力都被轉移到了阿茵的身份上,也沒有幾個人去注意阿茵的尬演。
但阿茵可是一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尤其是,答應了雪幫忙之後,這要是事情讓自己搞砸了,那阿茵還有什麼臉面去見雪?
抬頭悄悄的往雪所在的位置去瞧,見雪抱著小嫘祖,臉上帶著微笑歡喜,一點責怪自己的意思都沒有,阿茵更加慚愧了,她心裡下定決心,豁出去了,也要演好。
深吸一口氣,阿茵調整心態,逐漸對答如流,拋開了拘束,倒是很快的有了改變。
負責人觀賞區上的眾人紛紛詢問烏斯瑪:“烏斯瑪,你這什麼時候不聲不響的讓阿茵進了戲臺啊?怎麼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啊。”
別說大家了,烏斯瑪都好奇。
今早上自己開完會回去的吃飯的時候,阿茵也只是說了帶著閨女來戲劇臺上看看,並沒有說演戲啊?
怎麼?阿茵這是看別人演得太醜了,要自己上去?
沒道理啊,阿茵啥性格自己這當丈夫的還不知道麼?超過十個人的注視,她都能緊張的說不上來話。
這現場都好幾百了好麼。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烏斯瑪腦袋裡一團漿糊,他也不好下去去問,大家來問他,他就尬笑兩聲,權且遮了過去。
隨著時間推移,阿茵越發的得心應手,對木蓮這個角色的理解,也更加的通徹。
原本啊,前來看戲的族人們都為阿茵的身份感到詫異而不去看戲,後來,隨著阿茵越演越真,大家都不自覺的深陷其中。
就好比說,阿茵戲中勸話阿劫,明著是為阿劫去死,暗地裡,卻是拱火阿劫和姬賊的戲,不管是神態上還是小動作,又或者是臺詞表情,阿茵所展現給大家的,是完完全全的,一個招人憎恨,婊裡婊氣的角色。
有入戲過深的族人,甚至站起來在下面起鬨讓演姬賊的族人用軒轅劍砍了阿茵的木蓮。
烏斯瑪聽到下面族人這樣的起鬨,心裡擔心的不行,他是知道阿茵脾氣的,不能受到驚嚇,這好容易像那個樣子了,要是再被族人們這言語一嚇,給破了功可怎麼辦?
事實證明,烏斯瑪完全多慮了。
阿茵非但沒有破功,相反的,因為族人們的對木蓮這個角色的憎恨反應,阿茵表演的更加賣力。
活脫脫,將當日的木蓮重現給眾人眼前觀瞧。
另一處看臺上,是雪,榛,薇朵,託託等皇宮內一應大人物的位置。
雪懷抱著小嫘祖,笑眯眯問道:“小嫘祖,你看你母親演的好不好?”
小孩子能看出來什麼好來,她就知道臺上的母親和平時的母親不管是性格上還是行為上都不一樣了,當即哇哇的叫。
她這一叫,還惹來了榛懷中的小姬熾開始哭。
倆孩子一叫一哭,沒轍沒轍的,這要是打擾現場,使的戲臺角色跑了神,或者將現場族人的注意力給吸引走了,這可就是罪過大了啊。
這不麼,雪低言和小嫘祖說明,榛拍打兒子哄著。
可是倆小傢伙都止不住聲,正著急呢,看臺下跨跨腳步聲響,緊隨其後的,上來了小姬煥。
小姬煥來的時候,腦門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他到跟前了,還一擦腦門,喘息道:“母親大人,文學部剛結束我就跑來了,沒錯過什麼吧?”
雪和榛都回頭,噘著嘴看小姬煥。
那意思你看吧,這兩位怎麼處置吧。
小姬煥見狀一愣,先是來到了弟弟姬熾面前,從身上一晃,也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手裡就多出來了一個木頭雕刻的寶劍模型來,哄住了哭鬧的弟弟。
並且,小傢伙還伸手在弟弟腦袋上拍了拍,安撫住了後,方才來到了小嫘祖面前,板著臉道:“哭什麼哭,跟著女人似的,安靜。”
小嫘祖抽泣著看小姬煥:“我,我本來就是女的啊。”
小姬煥:“呃···女人就能隨便哭麼?”
“可是母親大人她變了啊。”
小姬煥慫慫鼻子:“哪兒變了你看看,不還是你母親嘛。”
“脾氣變了。”
“這不正常麼?我父親脾氣還經常變呢,當著大家面多威風,在我母親面前,就跟孫子似的。”
雪,榛,都特別不好意思,咳嗽道:“咳咳,你這孩子,咋這麼大膽,什麼都敢說啊。”
小嫘祖眨眨眼睛。
小姬煥繼續道:“還有你父親,在我父親跟前多皮啊,見了你母親不動不動就認錯麼?這還都是你跟我說的呢,怎麼,你都忘了麼?”
小嫘祖愣了愣,似乎是被小姬煥給說動了。
把倆人都安撫住了,小姬煥這才來到了雪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喊了一聲母親大人。
雪很滿意的看著小姬煥:“不錯,不錯,你真是懂事了不少啊,去,帶著你姐姐,還有小嫘祖去玩去吧,今天特別給你放個假。”
小姬煥有些遲疑:“可是母親大人,您早上說的事情。”
雪道:“那不是現在還沒有事麼,等有的話,我會讓託託去喊你的,去玩吧。”
小姬煥這才露出童心一面,扯著小嫘祖的手下去玩。
至於姬綰,則是因為太懶賴在薇朵懷裡不下去,小姬煥也是拿這個姐姐沒個主意,索性由她去了。
比及小姬煥拐著小嫘祖離開了,榛還很好奇,衝雪道:“雪,這真是小姬煥麼?今天怎麼這麼懂事?”
雪輕輕笑:“不只是今天這麼懂事呢。”
看榛好奇臉,雪就把小姬煥這半年來,每天早起給自己準備吃的事情,還有今早上,大膽去批報告的事情統統說了一遍。
比及說完了,榛大吃已經:“他這懂事也太快了點?他才多大啊。”
雪略有些自豪笑道:“我也想不明白啊,怎麼著勇士剛出徵,他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呢,唉,想不懂,想不懂啊。”
說是這麼說,但雪臉上,明顯那按捺不住的笑意。
榛看出來了雪心裡在想什麼,便壞笑問道:“那雪,小姬煥做得吃的味道都咋樣,好吃不?”
雪故意的擺出來一張嫌棄的表情,手掌不住擺動:“咦,可別說了,難吃死了。”
說著,雪還掩嘴而笑:“榛姐姐,可千萬別給小傢伙說啊,我怕打擊到他。”
榛哈哈大笑。
薇朵和懷中小姬綰倆人都面面相覷,薇朵一臉茫然,小姬綰則呵呵一聲,心說就這?
說說笑笑,繼續往臺上看。
這麼會,臺上戲已經到了高潮。
當扮演姬賊的那位族人高舉著軒轅劍要殺阿茵假扮的木蓮時,那扮演阿劫的演員,立刻跳起來一聲大喊,狀似癲狂,似失控的魔鬼,在一眾觀眾族人驚呼不要,吶喊住手的聲音之中,用道具石矛,一矛紮在姬賊演員的後心。
咚,一聲鑼響,在數百號族人大罵阿劫木蓮不是東西的聲音之中,戲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