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調令!【第二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蒼青印’的確厲害,陳季川祭出劍圖,七星連亙,撞在孫九章身上,卻盡數被消弭,難以撼動半分。
任由陳季川如何變化,都難攻破。
過了片刻,似是看出了劍圖深淺,有心見識更多。孫九章人在劍圖當中,朗聲提醒道:“小心了。”
聲音響起,就有一絲火苗無視劍圖封鎖,飄飄乎直奔陳季川而來。
似慢實快,眨眼間就要落在陳季川身上。
“這火——”
陳季川心頭一驚。
這撮火苗看著不起眼,但陳季川一看到,心底卻驟然一緊。再用‘洞悉術’去看,更是亡魂大冒。
雖然知道孫九章不可能真的害他,但還是不由自主動了起來。
背生雙翅,風雷湧動。
陳季川就在這補天殿中輾轉騰挪,躲避火苗。同時,又不斷揮動手臂,動用‘大羅天袖’不斷去圈禁、阻礙、限制那撮火苗。
奈何實力差距太大。
火苗始終保持高速,不斷逼迫陳季川,唯有閃的更快,才能保持安全距離。
飛遁時。
陳季川還要掌控劍圖。
一時間,補天殿中劍氣瀰漫,風雷湧動,火光搖曳,亂成一鍋粥。這等大戰,尋常大殿早就被掀翻了。
也就是補天殿,作為補天宗的主殿,內含大陣,即使幾個二階後期的真人在裡頭大打出手,也傷不了此殿分毫。
更別說陳季川了。
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
小四九風雷遁法。
大羅天袖。
陳季川也知道孫九章存著考較的心思,便全力施展這三門術法。
足足半個時辰。
陳季川額頭已經滲出汗珠,孫九章似乎也看夠了,便高聲道:“今天就到這裡吧。”
話音落下。
追逐陳季川的火苗就忽的幻滅。
“呼!”
陳季川聞言連忙停下,隱去雙翅,又將劍圖散去,落在孫九章跟前。
除了陳季川額頭的幾滴汗珠,哪裡還找得到一絲一毫大戰的痕跡。
“宗主神通廣大,戴宗佩服!”
陳季川喘了口氣,真心拜服。
這是他第一次領教頂尖真人的風采,方才一戰,陳季川全力催動劍圖,可沒有絲毫留手。即使這樣,也沒能逼退孫九章哪怕半步。
而孫九章操控的火苗,不緊不慢將他死死咬住。任由他遁法如何厲害,也逃不脫。
若是真打起來。
劍圖奈何不得孫九章,這一絲火苗卻能將陳季川燒成灰燼。
“差距太大了。”
陳季川心中暗道,驚歎於孫九章的實力。
而這一邊。
孫九章看著陳季川,臉上也同樣有驚歎神色:“老夫先前就特意將你高看一籌,卻沒想,還是被驚到。”
“劍圖犀利,四重天難掠鋒芒。”
“但跟遁法和大羅天袖比起來,這劍圖又不算什麼了。”
孫九章眼力的確不凡。
陳季川在‘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的確不如‘小四九風雷遁法’跟‘大羅天袖’,後者已經是第四重境界。
差距可謂一天一地。
“你這飛遁速度,怕是不少六重天真人都比不上。”
“至於‘大羅天袖’——”
孫九章眼中露出異彩:“宗門當中,屬你第一。”
孫九章對‘大羅天袖’也有幾分研究,雖然沒有真正修煉過,分辨力還是有的。
“戴宗慚愧。”
陳季川連稱不敢。
孫九章笑了笑,沒有再多稱讚,反而轉過話茬道:“你既然有如此實力,那老夫就不用擔心了。”
“宗主——”
這話聽著奇怪,陳季川看向孫九章。
“你還不知。”
孫九章笑著,給陳季川解釋道:“七宗正在開發一號、二號地窟,當中有不少機遇。九龍真人臨走前,向老夫推薦你,說你實力不遜色中階真人,可以去兩處地窟中闖一闖。老夫原本還有些遲疑,今日見著,才知道你雖為開竅二階,但一身實力即使在中階真人中也值得稱道。”
看著陳季川,孫九章心中頗多感慨。
最早的時候,原以為門中又多一位頂尖天才。
但沒過多久,又眼見著天才‘隕落’。
當他都要忘記這個昔日天才的時候,一個回首,昔日天才又給了他這麼大的一個驚喜。
一波三折,好生精彩。
“一二號地窟中,沒有邪神蹤跡,妖王也大多孱弱、數量較少。但因為是誕生不久,邊地異象頻出,參悟異象,對二階真人的修行頗有幫助。偶爾還會出現些異寶,極為珍貴。”
“怎麼樣?”
“你可願放棄五號地窟中經營百多年的基業,去‘二號地窟’闖上一闖?”
孫九章笑吟吟的,看向陳季川。
“多謝宗主!”
“戴宗願往!”
陳季川聽到這裡,連忙應下。
他這些年對地窟的瞭解越來越多,知道這是難得機緣。
在潭州那處地窟中,因為邪神的緣故,七宗修士偏居一隅,在最貧瘠的中部區域生存都有不少凶險,更別說去到邊地。
據陳季川所知。
蠻荒中的頂尖邪神、妖王多在邊地活動,為的正是邊地時常出現的異象、異寶。他們佔據先機,根深蒂固。七大仙宗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暫時擱淺開發事宜,轉而主攻沒有邪神的兩處地窟。
陳季川心繫邊地許久。
在蠻荒中,他修為尚淺,不敢越過兩道隕星大裂谷,去到邊地,擔心遭遇頂尖邪神、妖王,被隨手打殺。
今日跟孫九章交過手,認識到頂尖真人的實力,更加堅定這個信念。
而這個時候,能有機會進入二號地窟,進入地窟邊地修行、探寶,他真真是求之不得!
“二號地窟中,多為中階真人。你修為雖低,但論戰力的話,在裡面能夠威脅到你的人應該不多。”
“但是要注意。”
“跟你先前所在的五號地窟不同,二號地窟中,因為沒有邪神跟妖王的威脅,所以七宗真人不可能團結一致。遇著其他宗門的真人,你要留心,萬不可大意。”
“進去之後,可以尋幾個同門一起行動。”
孫九章見陳季川有些激動,擔心他輕忽,於是將臉色一肅出聲提醒。
“多謝宗主,弟子會小心的。”
陳季川慎重點頭。
他在蠻荒待了多年,見到那些本該是同道的邪神,彼此也會有勾心鬥角,甚至生死爭鬥,自然能夠想象到二號地窟中七大仙宗的局面。
被孫九章耳提面命一番,心中又更警惕幾分。
待又聊了一陣子。
孫九章取來調令交給陳季川。
陳季川只需要回潭州蠻荒,將蠻荒諸事交接,就可以直接趕往二號地窟。
陳季川有些迫不及待,不在太姥山中多加逗留。辭別孫九章後,就風風火火趕回潭州。
……
蠻荒,霧靈山。
時隔多年,霧靈山依舊是雲霧繚繞。山內山外有人族、妖族進出往來,有一個個坊市或大或小,林立山間,熱鬧不凡。
陳季川回到伏凌洞,就有座下弟子前來拜見——
李吉、褚忠友、張凱旋、範勝陽。
依舊是四名弟子。
只是新人換舊人,陳季川最早一批弟子共有十二人。其中李吉四人最先晉升煉氣境,跟隨陳季川來到蠻荒。
四人中,顧正陽、劉翰二人,前一個因為運道不濟,來往霧靈山跟大本營的途中,喪了性命。
後一個則是修行過激,走火入魔而死。
於是只剩下李吉、褚忠友二人。
而後來的張凱旋,是當初第一批十二名弟子之一,也是留在太姥山中的八名弟子中,僅有的一個晉升煉氣的。
至於範勝陽,這是陳季川前些年手下的第二批弟子中,第一個晉升煉氣的。這一批弟子陳季川用心較少,多是由李吉、褚忠友、張凱旋他們代為教導、傳授,有出息的較少,再加上時日尚短,目前僅有範勝陽一人冒出頭。
跟前四名弟子中,以李吉修為最高。二十多年前,才剛一百七十多歲的李吉,就已經晉升煉氣十層。
十年前。
陳季川賜下‘真神丹’、‘玄神丹’,又暗中動用‘點化’大法,令李吉一舉突破,成為二階真人。
也是陳季川座下第一個二階弟子。
當時在霧靈山聯盟以及蠻荒大本營中都引起不小轟動。
一門兩真人。
這可是極為難得的。
九煉仙府白雲祖師門下出了陳季川、程北玄這兩個真人,就已經在補天宗中名聲大噪,不少下門都有聽聞,可見一斑。
陳季川自己突破二階也還不到兩百年,就能培養出一個二階弟子,這弟子突破時甚至還不滿二百歲。
不少人都稱讚陳季川眼光好、會教弟子。
但陳季川知道。
他這是仗著‘點化’強行作弊罷了。
李吉也知道自己能修成真人,全賴師父栽培,即使成了二階,在陳季川跟前依舊謙卑謹慎。
“宗門調令,為師不日就要前往二號地窟。霧靈山這邊就要全靠你們師兄弟幾個了。”
陳季川一一看過四人,口中說道。
“弟子跟師父一起去!”
李吉一聽,第一個出聲。
陳季川這些年常年在外,霧靈山聯盟的許多事務都是由他代為處理。
特別是晉升二階後的這十年,私下裡已經被不少妖王稱作‘少盟主’。但李吉心知感恩,不貪圖權位、財富,只想跟隨在師父左右。
“你倒是想,也要能進去才行。”
陳季川笑罵一聲,衝他們道:“就算是為師,也只有手持調令,才能進入二號地窟,可沒本事帶人進去。而且霧靈山是為師一番心血,不忍就這麼拋棄。為師離去後,你們幾個要好好守住這番基業。”
霧靈山、蒼頭山以及後來佔據的幾處山頭,產出不少。
其中霧靈山、蒼頭山還要上繳七成給宗門,其他幾處卻沒報上去,收益全都歸陳季川一人。
他這些年能年年點化,能不缺丹藥,多賴這番基業。
就這麼捨棄,他可捨不得。即使離去,也要讓李吉等弟子代他把持。
以他在霧靈山聯盟中的威望,短期內還是沒有問題的。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梳理!【第三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盟主放心,我們一定抓緊。”
旋風妖王點頭應聲。
昔日這位妖王還跟陳季川有過齷齪,隨著獵殺邪神,修為突飛猛進不說,戰力也在狂飆突進。
對陳季川早就心悅誠服,甘願追隨,只求有朝一日能問鼎蠻荒。
“盟主注意安全。”
伏凌妖王、水青妖王也衝著陳季川迴應。
他們早就熟悉這位盟主時不時就要消失一段時間的習慣,每年有大半年都見不著人。
“嗯。”
“你們也是,凡事小心,散吧。”
都是老妖了,陳季川沒說太多,擺擺手讓三位妖王各自散去。
過了片刻,他也從洞穴中出來,施展‘太陰元磁潛行大法’趕路,身形隱藏在蠻荒山川間,不易察覺。
途中,還有閒暇調出‘仙籍’面板來看——
姓名:陳季川【其六】
年齡:380(205/1000)
仙階:2
仙職:無
等級:22
修為:
仙道:開竅二重;
命道:煉魄一重;
性道:凝魂一重;
天賦:造化·洞悉;造化·衍法;造化·點化
功法:
《劍圖》(旁門級)第二十二層;
《五形八法拳》(旁門級)第二十一層;
《太陰煉形法》(旁門級)第二十一層;
《元一功》(精妙級)第三層;
術法:
低階:略
中階:略
高階:都天羅剎倒亂陰陽九幽轉輪死生大藏妙法(第三重)、煉屍大法(第三重)、…、略
超階:玄關術、大羅天袖(第四重)、小四九風雷遁法(第四重)、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第三重)、三元一體不壞金光護身大法(第三重)、血光返照太陰神鏡大法(第三重)、五雷正法(第三重)、大羅天火(第三重)、先天一氣降魔鎖骨縮身大法(第三重)、補天印(第二重)、九疑妙術(第二重)、納甲筮法(第二重)、太陰元磁潛行大法(第二重)、諸天行走(第一重)、幻界(第一重)
法寶:炎神幡、六甲金蓮、桃花七煞銷魂網、桃花飛劍(四十九口)、錦繡羅網、喪門釘、元陰葫蘆、…、略
技藝:煉丹(二階);煉器(二階)
仙俸:200
源力:1365100
……
掐指一算。
陳季川進入中洲世界已有三百六十二年,晉升二階一百八十年,進入地窟蠻荒一百五十年。
即使不算下線的時間,在這一世也生活了一百八十七年。
這些年來,特別是進入蠻荒的這一百五十年,陳季川不停地獵殺邪神,從邪神神軀中煉出‘真神丹’,借之推衍術法、功法。
五個聖域二重天的邪神,一身神力,就足夠他將一門高階術法推衍至超階。
陳季川接連獵殺邪神,接連推衍術法——
三元一體不壞金光護身大法!
血光返照太陰神鏡大法!
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
五雷正法!
先天一氣降魔鎖骨縮身大法!
九疑妙術!
納甲筮法!
太陰元磁潛行大法!
玄關術!
九門高階術法先後推衍完成,晉升超階。
再加上陳季川從補天宗得來的大羅天袖、補天印、大羅天火這三門絕學,從伏凌妖王身上洞悉來的諸天行走、幻界這兩門超階術法,以及當初推衍的第一門超階術法‘小四九風雷遁法’。
到了今日。
陳季川現在一共修習了十五門超階術法。
要知道,補天宗無數年來,也不過積攢了九門超階術法而已。
陳季川獨自一人,已經遠遠超過。
不止如此。
在超階術法足夠多、足夠用之後,陳季川又將後續得來的數以百計的真神丹,全都用來推衍《劍圖》。
這門功法得自現實中,本為精妙級,早前被陳季川強化為旁門級。
在煞環海時,又強化過一次,可惜旁門級跟正宗級的差距太大,在旁門級的基礎上進行一次強化,沒能晉升。
這段時間,陳季川耗費大量的真神丹,投入其中,斷斷續續又強化了六次。
每一次強化,《劍圖》都更加精妙幾分。
然而依舊沒能成就正宗級。
【功法:劍圖】
【品級:旁門級】
【衍法:七次】
【說明:萬劍宗絕學,最高可修習至大乘境。此法分為兩條道路,一為‘閉口劍氣’,平時不發,腹中蘊養、淬鍊,待到遇敵時,張口噴出,劍氣至強毀天滅地,號稱‘一劍破萬法’。二為‘十萬劍圖’,修劍氣分化之法,一分二二分三三分萬千。煉到大成,有十萬八千道劍氣,縱橫交錯,匯成一副‘劍圖’,任是什麼樣的敵人,都要被絞殺成齏粉。】
……
“強化七次的《劍圖》,論及精妙,即使在萬千旁門級功法中,應該也能排的上號。”
陳季川修行此功,最有體會。
相較於以往,七次強化後的功法修煉出的法力更加精純,劍氣更加凜冽、凝練。這也是陳季川能在開竅二重天,卻能夠力壓聖域五重天的火神‘祝德’的原因之一。
“我能越階戰鬥,功法高明是其一。”
“術法的品級跟造詣極高是其二。”
旋風妖王他們用‘真神丹’來提升修為。
陳季川用‘真神丹’推衍術法、功法。
其他人使用‘神性’、‘玄神丹’來提升某方面的造詣,限制多多,提升的幅度也小的可憐。
陳季川卻有‘點化’大法。
進入地窟蠻荒的第三十年,先前損傷的元氣恢復,陳季川可以自如修行,可以‘點化’諸法。
往後一百二十年時間。
陳季川待在‘線上’六十年,平均每年‘點化’一次,可以不傷元氣根本。
一次‘點化’相當於苦修參悟百年。
一百二十年下來,陳季川足足點化了六十次,相當於苦修參悟六千年——二階真人也不過千載壽元而已!
點化。
再加上‘玄神丹’相助,陳季川如今達到第四重‘煉精’境界的超階術法有兩門,達到第三重‘融身’境的超階術法有六門。
第三重、第四重的超階術法玄妙之處超乎想象。
如‘大羅天袖’,第四重的大羅天袖全力施展開來,甚至連聖域五重天的邪神自爆都能壓制、束縛、收攝。
簡直駭人聽聞。
事實上,即使僅是將一門超階術法修行至第三重‘融身’境,威力也不容小覷。放眼整個煞環海,擁有一門第三重境界的超階術法的二階真人怕也是鳳毛麟角。
猶記得。
陳季川當初可是足足點化了十五次,相當於一千五百年苦修,才將‘大羅天袖’推升至第三重。
以他的天資來推斷,即使是頂尖天才,想要達到這個境界,怕也要四五百年的功夫。
而陳季川——
他掌握的第三重超階術法足有六門,另有兩門達到第四重。
放眼古今,煞環海中只怕無人能及。
“被強化七次的旁門級功法。”
“八門造詣頂尖的超階術法。”
“即使我現在僅是開竅境二重,也能壓制甚至斬殺五重天的妖王、邪神、修士!”
“越三階殺人,易如反掌!”
陳季川看著‘仙籍’面板,梳理自身,臉上露出笑意。
修為低微,實力強勁,迷惑性太強,對陳季川來說是一大優勢。
再有。
三脈同修,使得陳季川的底蘊太強、根基深厚,這也是他有別於常人的優勢之一。
“仙道開竅二重。”
“命道煉魄一重。”
“性道凝魂一重。”
陳季川越過一座座山川,藉助大地元磁之力行走,不費力不傷神,不易察覺,甚至可以在穿梭時進入淺層次的修行。
陳季川倒沒有那麼心大在趕路時修行,只是配合‘仙籍’面板反覆的審察己身。
“人的精氣神三寶本就相互關聯、極為密切。隨著仙道、命道相繼突破,我的神魂也得到蘊養。”
“這些年過去,性道修行靈光一閃,自此天心常亮,便是踏入了凝魂境。接下來,就要不斷撥亮天心,照耀識海,著手搭建靈臺,凝聚三魂。”
性道二階凝魂境,又稱‘靈臺境’。九重靈臺通天徹地,分別凝聚人、地、天三魂,就能晉升更高境界。
目前陳季川距離三魂凝聚還差得遠。他必須先搭建三層靈臺,才能凝聚人魂。再搭建三層,凝聚地魂。待到九層搭完,將最後的天魂凝聚,才是巔峰。
一步一步,都不簡單。
“搭建靈臺不易,凝聚三魂更難。不過我如今天心常亮,倒是可以白日遊魂,不懼烈日。”
因此。
這初晉凝魂境的第一個階段,又稱作‘日遊’境。
……
陳季川一面趕路,一面梳理,又咂摸著仙道、命道、性道的異同之處。
生命在於運動。
修行在於思考。
沉浸其中,看似清苦,其實卻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快樂。
修士的快樂,凡人想象不到。
“命道、性道修行,順其自然即可。”
“我這一世主攻仙道,大部分心思都要放在這上面。”
晉升開竅境,如今為二重天,陳季川已經開了左右兩處‘眼竅’。接下來,就該是開啟第三處‘耳竅’。
陳季川執掌霧靈山聯盟,又帶著旋風妖王他們在外獵殺邪神,身家格外豐厚。哪怕不借助‘真神丹’增長法力,也有源源不斷的丹藥享用,法力增長並不慢。
他晉升開竅二重不久,在七八年前就已經是二重巔峰。
只差開啟第三處穴竅,就能突破。但陳季川琢磨數年,對‘耳竅’依舊沒有頭緒。這種事情求不了旁人,也沒法取巧,只能不斷嘗試,以求厚積薄發。
他樂在其中。
修行有趣。
提出一個個難題,再解決一個個難題,提升自身的同時,也會有極大的成就感。
琢磨一個個修行難題,陳季川即使獨自趕路,一路上也不無聊。
從北部‘第一隕星大裂谷’出發,徑直往南,以‘太陰元磁潛行大法’渡過前期一段較為凶險路程。等到遠離了‘狩獵區’,沒有太多中高階妖王、邪神出沒的時候,陳季川則改換‘小四九風雷遁法’。
轟隆隆!
雙翅一振,掠空而過。
僅為第二重,而且側重於隱藏氣機的‘太陰元磁潛行大法’,在飛遁速度上,給‘小四九風雷遁法’提鞋都不配。
只是後一門遁法快則快矣,唯一不足的是——
動靜太大。
在較為凶險的區域,陳季川可不敢這麼招搖的趕路。
也就是快到了仙道七宗掌控的區域,陳季川才敢這麼張狂。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百五十載:劍獄之主!【第二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時光荏苒,匆匆又是一百五十載。
這一日。
蠻荒,臨近第一隕星大裂谷,大涼山。
碧霞妖王龜縮山中,時不時探出腦袋看向遠處,有些不安:“那是天秤丘陵火神‘祝德’,怎麼會這麼狼狽?”
“祝德有百萬信徒,神力強大,早就是聖域五重天,這幾人聯手,居然將祝德逼出了神域?!”
碧霞妖王身側,妖王龍牙也被驚著。
他只是來大涼山做客,哪裡料到會遇見這樣的事情。
龍牙妖王看的分明,就在山外不遠,正在激斗的一夥人中,被圍攻的正是周邊實力數一數二的火神‘祝德’。
而圍攻祝德的一共有四人,準確的說,是三個妖王加上一位人族修士。
他們以人族修士為主,劍氣鋪陳化為劍圖,伸手召喚雷霆,壓的‘祝德’根本沒有招架之力。
三位妖王從旁協助,‘祝德’岌岌可危。
“這些人——”
龍牙妖王看著這場驚天大戰,忽的想到些什麼,扭頭看向碧霞妖王。
正見後者也看過來。
兩位妖王對視一眼,碧霞妖王低聲道:“這幾人肯定就是近些年來動靜不小的‘獵神者’,專門狩獵蠻神。為首的那人劍法、雷法厲害,會不會就是獵神者中名氣最大的‘劍獄之主’?”
獵神者。
這是蠻荒‘第一隕星大裂谷’周邊少部分妖王在私下裡對那些四處獵殺蠻神的修士、妖王的稱呼。
因為很少見到這些人對妖王出手,總是去找蠻神的麻煩,一見面就要下死手,一擊不中則退走,令‘第一隕星大裂谷’南面地界眾多低階蠻神惶恐不安。
獵神者中,有一位人族修士精通劍道,一出手便是百千道劍氣掀起,組成一幅劍圖。一旦落入其中,便猶如身處無間地獄,十死無生。
因此執掌這劍圖的人族修士,就被那些有幸得見的妖王稱作‘劍獄之主’。
久而久之,這個名號在一部分妖王中傳開。
龍牙、碧霞這兩位妖王都稱得上交遊廣闊,對獵神者、劍獄之主都有所耳聞。今日見著遠處爭鬥,頓時就有猜測。
只是二妖自認為實力淺薄,也不知這獵神者根底,不敢冒頭,只藏在山中小心觀望。
……
大涼山外。
大戰正酣。
嘭!
嘭!
陳季川背生雙翅,風雷振動,將火神‘祝德’死死糾纏。
一手執掌劍圖,一手牽引五雷——
鏘鏘鏘!
轟轟轟!
劍氣、雷霆不斷消耗祝德的神力、精力,一道道劍氣斬過去,一道道雷霆轟下去,也將其生機一點點帶走。
“可惡!”
火神‘祝德’掌控火海,從自家神域一邊打一邊逃,到了此地已經逐漸力衰,顯出頹勢。
旋風妖王將金風十七劍施展開來,裹挾煞氣,不斷侵蝕祝德的意識。
水青妖王祭出一張水網,將肆掠的火焰約束、削弱。
伏凌妖王掀起雲霧,構建重重幻界,將祝德籠罩,一刻不停歇的發起神魂攻擊。
面對四人圍攻,火神祝德終究不支,逐漸意識模糊。
“落!”
陳季川見機,牽引雷霆接連轟下。
“斬斬斬!”
伏凌妖王也奮起,將幻界施展到極致。
終於!
祝德神力耗盡,再也無法抵擋。
他不甘願受死,臉上露出癲狂神色:“死!全都給我去死!”
咔咔咔!~
一聲暴喝,神力逆轉,整個神軀就要轟然爆開。
這是殊死一搏,卻不是求死。
而是要藉著神軀炸開的瞬間爆發,意圖逼開陳季川四人,再趁機逃出一兩道神性,日後興許還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但可惜的是。
“又是這一招!”
“毫無新意!”
陳季川早有準備,見狀將手抬起,袖口張開無風鼓盪,頓時就有一股力量落在祝德身上。
“收!”
這股力量將其圈禁,延緩其自爆的速度。一股股力量、神軀碎片、神性根本沒法四處逃散,全都被約束,落入陳季川袖中。
長袖搖曳,袖口大開。
旋風、水青、伏凌這三位妖王早就熟練,各按方位,戒備四周。
一番僵持,足有盞茶功夫。
“成了!”
“撤!”
陳季川全力施展,終於將已經自爆開來的祝德收入大羅天袖中,當下一刻不停,背後風雷雙翅一振,風雷湧動遠遁無蹤。
“走!”
旋風妖王化為本體,金雕展翅,緊跟著也遠去不見。
水青妖王祭出雲梭,穿空而行。
伏凌妖王化身雲霧,行走諸天,也很快消失在大涼山外。
轉眼間。
這片區域除了火光、劍氣、雷霆等等力量殘存之外,再沒有任何動靜。待過去小半刻鐘頭,才有幾道遁光、妖風掠過此處,停留片刻又不知去了何處。
……
“火神‘祝德’,聖域五重天。”
“五重天神性四十四道,神軀熔鍊‘五品真神丹’二十七粒。”
距離大涼山數千裡外,一處荒蕪山洞中。
陳季川出關,取出八粒真神丹,十三粒玄神丹,任由旋風、水青、伏凌這三位妖王自行分配。
他們四人在一起獵殺邪神足有百多年,斬殺的低階邪神過百,四重天邪神也有七八個,現在更是開始獵殺五重天邪神。
早就形成默契。
不論是戰前準備、戰鬥時的配合,還是戰後的分配,都有章程。
其中以陳季川為首,戰力最強,出力最多,遭遇強敵時,還要負責引開。事後還要處理神軀、神性,煉製神丹。
因此份額最高,獨佔七成。
旋風、水青、伏凌三妖王則共分三成。
同樣是按照出力多少來分配,根據具體戰況的不同,瓜分這餘下三成。雖然每次都有波動,但總的來說都分別在一成上下,差距不大。
“多謝盟主!”
三位妖王很快分了這些神丹,一個個臉上雖有疲態,但內裡的精氣神都還不錯。
這些年,先是旋風妖王、水青妖王被陳季川拉入夥,時不時離開霧靈山區域,主動出擊,獵殺邪神。
再往後。
陳季川有感於殺敵還是有些吃力,就將鎮壓多年的伏凌妖王放出,成為他們這個頂尖獵神小隊的第四位成員。
伏凌妖王有絕學‘幻界’在身,能彌補陳季川他們在攻擊方式上面的不足。又有‘諸天行走’,精通逃命保命之術,必要時還能引開目標請來的援手。
能幫上手,還不拖後腿,再合適不過。
至於此前的恩怨——
伏凌妖王雖被陳季川鎮壓近二十年,但陳季川一早就有心要用他,從來也沒苛待過。
有事沒事還去到山腹中找他聊聊天。
再有旋風妖王、水青妖王相勸,沒這麼多想就答應加入隊伍。
而對於陳季川來說,二十年時間,他已經從伏凌妖王身上洞悉出‘諸天行走’與‘幻界’這兩門超階術法。
甚至到了鎮壓的後期,陳季川與伏凌妖王的關係已經很不錯了,伏凌妖王還會主動跟陳季川講解這兩門絕學中的許多關竅。
絕學到手,也沒必要再困著伏凌妖王。
等到四人聯手,獵殺邪神果然輕鬆許多。一晃百多年,靠著邪神的‘貢獻’,一個個修行進度快的驚人。
……
姓名:伏凌妖王
年齡:819
等級:24
修為:煉魄四重
功法:《雲霧九變》
術法:諸天行走、幻界、…、略
……
姓名:旋風妖王
年齡:711
等級:24
修為:煉魄四重
功法:《且聽風吟》
術法:金風十七劍、…、略
……
姓名:水青妖王
年齡:1024
等級:24
修為:煉魄四重
功法:《神龜壽》
術法:衝擊波、…、略
……
一百五十年前,旋風、水青這兩位妖王為煉魄三重天,伏凌妖王為煉魄二重天。
此刻已經全部踏進第四重天,煉化四魄,今非昔比。
又有神性煉就的‘玄神丹’相助,術法造詣大增,戰力頗為不俗。
一個個都稱得上脫胎換骨。
他們三人分好真神丹、玄神丹,都往陳季川看去。
“這次斬殺聖域五重天不算吃力,往後獵殺目標可以以五重天為主。”伏凌妖王建議道。
火神‘祝德’是他們獵殺的第一位五重天邪神。
從這一戰來看,凶險也有,但都在承受範圍之內。
旋風妖王、水青妖王聽著也點頭附和。
斬殺一位五重天邪神的收益可比四重天大多了,最多多花些力氣而已,還是很划算的。
“嗯。”
“可以。”
陳季川聞言也點頭贊同,接著又搖頭道:“不過我要離開一段時間,獵殺五重天邪神的事情要緩一緩。你們可以趁著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先篩選目標,等我回來直接動手。還有,修煉上多上點心,爭取儘快突破到五重天。一旦突破,今後我們碰見聖域六重天的邪神也能鬥上一鬥,不用見面就跑了。”
‘真神丹’能增長法力、氣血,但卻沒法突破境界。旋風妖王他們現在困在煉魄四重,遲遲捕捉不到第五條魂魄,無法突破。這種情況單靠‘真神丹’沒法突破,需要花費苦功,仔細琢磨。
因為‘真神丹’的緣故,三位妖王的根基都不算紮實,這也是難以突破的原因之一,想要突破這道瓶頸就只能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下更多苦功。
取巧不得。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妙用!【第一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將餘下八十三道神性剝離出來,不急著處理,全都收入乾坤囊中。接著,陳季川伸手一招,水神‘盧娜’的神軀就落在跟前。
邪神軀體看上去與血肉之軀一樣,可實際上卻是神力凝結而成,最是虛幻。
神軀中蘊藏著一位邪神畢生的力量。
“對仙道修士來說,這就是一味仙丹!”
陳季川盤坐在地,將手一指,大羅天火落在神軀下方,緩緩燃燒。妙法運轉,一陣青煙繚繞,大約三天後,十二粒淡青色的丹丸被煉化出來——
【丹藥:邪神丹】
【說明:邪神畢生力量凝聚,煉化後,可極大提升修為。】
“邪神丹。”
“這可是好東西。”
陳季川將十二粒丹丸收了起來,留下一粒,徑自吞入腹中:“試試效果。”
轟!
一粒丹丸吞入腹,頓時爆發開來,磅礴能量令人心悸。
這是一位堪比開竅二重的聖域二重天邪神畢生力量的十二分之一。百年、數百年苦修才有此功,可想而知該是何等澎湃。
陳季川竭力束縛,小心煉化。
嘩啦啦!
鏘鏘鏘!
《劍圖》運轉,陳季川體內法力流轉,隱約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又有劍氣遊走其中,碰撞時,劍氣錚鳴。
一千一百二十三道劍氣流轉經脈、丹田,一次次衝擊邪神丹,好似鐵匠打磨一顆鐵珠子似的,一點點刮蹭、磋磨。邪神丹中的力量一點一滴被剝離下來,被陳季川吸收,煉化為法力。
法力猛增。
體內劍氣也在增加——
一千一百二十三道。
一千一百三十三道。
一千一百四十三道。
……
陳季川修習《劍圖》,如今為開竅一重。須得煉就兩千道劍氣,並且找出並將第二處眼竅定位,將其開啟,才能晉升開竅二重。
九陽島上三十年,陳季川一心恢復元氣,修行事倍功半。三十年光陰,十五載修行,一共不過增長了二十三道劍氣而已。
若是元氣恢復,修行起來自然不會這麼緩慢。哪怕不借助外力,至多一二百年也能圓滿。若有丹藥相助,這個過程還能縮減。
可吞服丹藥有抗藥性,有丹毒,能提升速度,但也有極限。
而此時。
陳季川煉化邪神丹,法力卻像是要無止境的增長,不見終結不見極限。隨著邪神丹不斷被煉化,法力激增,又衍化出一道道劍氣——
一千一百八十三道。
一千二百一十三道。
一千二百三十三道。
……
陳季川沉浸其中,享受著法力激增的快感。直到這種快感如潮水般褪去,內視己身,才發現一粒邪神丹已經完全被煉化。
“一千二百五十六道劍氣。”
“增加了一百三十三道。”
“比得上我二十年苦修。”
陳季川眼中微亮。
聖域二重的水神盧娜的神軀一共煉出了十二粒邪神丹,一粒堪比二十年苦修。若是將邪神丹完全煉化,就是二百四十年苦修之功。
“足夠將我推上開竅二重天!”
陳季川心中喜悅。
仙道修行大致可以概括為境界、法力這兩方面。
境界包括對功法的感悟,對天地的認知,對自我的認知等方方面面。如通過大竅定位‘九竅’,勾連大竅,定位穴竅,這都是境界層面上。若是全都洞悉,那麼只要法力充沛,修為便可隨意提升。
境界玄之又玄。
有時候一次頓悟,就有可能突飛猛進。有時候一時滯澀,百般不解,興許此生都難寸進。
因此境界難以捉摸。
而法力不同。
它有跡可循,可以苦修煉成,也可以通過吞服丹藥、煉化靈石靈晶來提升。
要的是水磨工夫。
根據個人資質的不同,法力增長快慢也不同。
陳季川當初在煉氣修士中,資質屬於中上。晉升開竅境後,跟那些二階真人比起來,資質恐怕只能排到中下。
積攢法力頗為吃力。
好在他身家豐厚,只要有充足的丹藥,倒是不會比一些小天才慢了。
“可尋常丹藥,哪裡比得上邪神丹?”
陳季川手中把玩著餘下十一粒邪神丹,臉上滿是笑意。邪神丹就如同妖獸內丹一般,蘊含充沛能量,又因為是經過邪神苦心煉化後的,與妖獸內丹一般,容易被修士煉化,可以直接化為自身法力。
當然。
這其中也有隱患。
激增的法力猶如空中樓閣,失去了時間打磨,少了許多細緻跟體悟,對今後的修行跟發展不利。與人爭鬥時,虛浮的根基與法力,也會對戰力造成影響。同等條件下,法力質量上的差距,足以決定高低勝負。
修行就是這樣:有一得必有一失。
“但對我來說卻沒什麼影響。”
陳季川內視己身,發現體內法力也有變化,不復先前的精純凝實。他也不慌,念頭一動,就將煉化邪神丹增長的這二十年修為剝離:“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
劍訣推衍。
修為瞬間倒退回煉化邪神丹之前的狀態:一千一百二十三道劍氣。
再一看法力——
“果然恢復如初。”
陳季川臉上帶笑。
道果中‘造化·衍法’之術本就逆天,能推衍功法、術法、丹方等等法門。而在此之餘,還有‘糾錯’功能。一旦發現走了錯路,將部分修為用去推衍,自身便好似經歷了一次時光倒流,又有重來的機會。
“我穩紮穩打,不用貪圖邪神丹這種有隱患的捷徑,但卻可以用邪神丹增長的修為,來推衍術法、功法。”
陳季川看了眼方才推衍進度——
【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推衍中:1.62%)】
“1.62%。”
“十二粒邪神丹,就能將‘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推衍到將近兩成的進度。”
“也就是說——”
“五六個聖域二重的邪神,就足以讓我多添一門超階術法!”
陳季川這麼一換算,看向不遠處三具神軀的眼神就炙熱多了:“不管其他,先將‘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劍訣’推衍完成!”
陳季川心下定念,大手一揮,跟前一座八卦煉丹爐被掀開,火神‘古恩’、戰神‘林恩’、大地之神‘陶裡弗’三具邪神神軀便落入丹爐中。
屈指一彈。
‘大羅天火’燃燒起來。
……
一個月後。
伏凌洞中。
陳季川看向乘風、紫寒、火鴉三位妖王,口中朗道:“先前一戰,三位出力不小,戴某言出必踐,絕不會虧待你等。”
說著。
陳季川將袖一揮,就有幾點光芒分別落在三位妖王跟前。
“盟主——”
三人眼中有些炙熱,抬頭看向上首陳季川。
陳季川面上笑著,指著他們跟前的光芒介紹道:“你們跟前的分別是‘真神丹’、‘神性’以及‘玄神丹’。”
“‘真神丹’能提升修為,一粒真神丹,抵得上你們十年苦修。”
“‘神性’中藏有邪神感悟,直接吸收,一道神性趕得上十年參悟。”
“‘玄神丹’又可以稱之為‘悟道丹’,吞下煉化,可啟發思維、增強靈感,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參悟大道的速度足有尋常百千倍之多。”
陳季川一一介紹。
他嘴上說的玄乎,實際上,這‘真神丹’便是‘邪神丹’,‘玄神丹’則是以神性煉成,一旦吞下,神性便會燃燒,幫助吞服者悟道。
這兩種丹藥是補天宗幾位煉丹宗師研發出來,煉製法門祕而不宣,為的就是讓門下弟子在地窟中獵殺邪神後,將獲得的神軀、神性上繳宗門,之後再由宗門煉成丹藥,給予一部分作為獎賞。
這也是沒法子。
不這樣的話,弟子們在地窟中獵殺邪神,宗門根本沒法掌控,補天宗也不可能強令他們上繳這些收穫。
陳季川不願受此限制。
他從門中得來‘真神丹’、‘玄神丹’,靠著‘洞悉術’將這兩種丹藥解析出來。不但可以自行煉製,而且對內在的原理也多有了解。
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在得到邪神神軀的時候,直接煉出‘邪神丹’。在得到神性的時候,可以動用祕法令神性燃燒從而悟道修行。
“宗門待我不薄,往後霧靈山、蒼頭山的收益可以將七成盡數上繳,但邪神神軀、神性對我修行大有幫助,最好還是不要讓宗門在這上面盤剝一道。”
陳季川心中暗暗想著,也知道自己這是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是在挖補天宗的牆角。但他根基畢竟是在現實中,補天宗乃至煞環海,都只是他漫長生命中的匆匆過客。
這種心態下,難免會跟尋常補天宗弟子的想法、做法有所不同。
“往後再見機補償。”
陳季川壓下這些念頭,看向洞中三位妖王,心下又是一笑。
他有手段可以從宗門中得來的真神丹、玄神丹中洞悉真正祕法,但眼前這三位妖王可做不到。
效仿宗門手段,陳季川也不會將提煉‘真神丹’,煉製‘玄神丹’的法門告知他們。
日後即使他們獵到了邪神,也要來尋他幫助,否則便不得其法,能做的,僅是粗暴的吸收神性。
但此法諸多後患,相信他們但凡有些見識、野心,也不至如此。
“‘神性’雖有隱患,但效果也的確拔群。你們可以先回去嘗試嘗試,看看是中意‘神性’,還是更滿意‘玄神丹’。”
多說無益。
真神丹、玄神丹、神性的功效,還得乘風妖王他們自己親身感受之後,才能有直觀的認識。
若是識貨,只願要‘玄神丹’,陳季川又可以在煉製上面再剝削一手。
三位妖王一時間想不到那麼深,接過神丹、神性,臉上滿是期待。
見他們三個一心都在神性、神丹上面,心不在焉,根本聽不進去他在說什麼。陳季川索性揮揮手,道:“都先下去吧。各自都準備好,半年後肅清境內邪神,莫要耽擱了。”
“是!”
“多謝盟主!”
乘風、紫寒、火鴉三位妖王連聲應下,收了神丹、神性,歡天喜地退出伏凌洞外。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性!【第四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諸位,戰爭結束了。”
星火平原,一片狼藉。
陳季川執掌劍圖,將神力耗盡、無法抵抗的火神‘古恩’絞殺,磨滅其意志。繼而大袖一揮,將其神軀收入袖中。
宣告針對邪神的第一場戰役正式告終。
大地破敗,蠻人哭嚎,部落星散,火光四濺。激烈戰鬥後的星火平原猶如一幅被蹂躪的畫卷,不復美好。
但在空中。
相較於大地上四散奔逃、絕望惶恐的蠻人,天上以陳季川為首的一眾妖王,卻個個意氣風發、神采奕奕。
這一役。
霧靈山聯盟傾巢而出,連同陳季川在內,一共二十五尊妖王級戰力,圍攻五位邪神,可謂勢在必得。
戰果也的確不負眾望。
陳季川特意縱覽全域性,在後壓陣,五位邪神沒一個能逃出生天——
火神‘古恩’戰死。
戰神‘林恩’戰死。
水神‘盧娜’戰死。
大地之神‘陶裡弗’戰死。
唯有實力最弱的風神‘魯斯’,被陳季川生擒活捉,以‘大羅天袖’鎮壓囚禁。
星火平原十數萬蠻人中,被火神‘古恩’多年培養出來、晉升神國中十二‘神使’,一個個實力遠超普通神使,稱得上半步聖域,相當於一隻腳踏入二階。
稱得上強大。
可惜在霧靈山聯盟一眾妖王跟前,同樣不堪一擊,被接連斬殺,一個不存。
“威!威!威!”
聯盟大軍發出勝利怒吼,讚頌著盟主與諸位妖王的強大武力。
天上,二十四位妖王大半帶傷,但都不致命,臉上都有振奮神色。
這一戰痛快。
陳季川壓陣,三重天的旋風、水青二位妖王打頭,以多打少,從頭到尾除了火神‘古恩’以及大地之神‘陶裡弗’對他們造成一些威脅之外,堪稱碾壓。
妖王中又以乘風、紫寒、火鴉這三位妖王最為激動,雖竭力按捺著,但還是有所表現。
他們三個就是聯盟中,除陳季川外,僅有的知曉邪神隱祕的三位妖王。
首戰告捷。
三位妖王又是激動又是期待。
陳季川沒急著喚他們,反而叫來銀衣、銀波等五位妖王,下令道:“你等各率一部,將古恩、林恩、盧娜、魯斯、陶裡弗這五個邪神所在的部落清洗一遍。搗毀邪神神像,將那些狂信徒全部處死,部落中的法師、戰士一個不留。”
“遵命!”
五位妖王領命,紛紛帶人離去。
仙道與邪神不兩立。普通訊徒可以饒恕,但信仰虔誠的邪神使徒則必須消滅。
將這件事吩咐下去,陳季川宣佈‘班師回朝’。
至於霧靈山聯盟境內的其他蠻神,眼前還顧不上。他們解決掉古恩等人雖說神速,但也是一場惡戰。
疲憊先不說,其中還有半數妖王都受了不小傷勢。
蠻神凶猛。
特別是火神‘古恩’,深處星火平原這處主場,有十數萬信徒助陣,發揮出的實力連陳季川都有些震怖。
好在有水青妖王擋在前頭。
祭出龜殼,硬抗古恩一波波攻擊,再有十多個妖王從旁協助,陳季川也趁機出手,才險之又險將其斬殺。
這種情況下,霧靈山聯盟沒法再掀起一場同等規模的戰爭。
“休養些時日再說。”
……
霧靈山。
伏凌洞。
陳季川回到洞中,先將風神‘魯斯’禁錮,丟在一旁不理。接著將古恩等四具神軀取出——
“火神。”
“水神。”
“戰神。”
“大地之神。”
陳季川臉上帶笑,兩眼泛著靈光,一一看過去。
‘洞悉術’施展,洞悉神軀根本。
萬千信仰交織,化為邪神神軀。
內裡核心卻是這些邪神苦心煉化後的神力,構建了骨骼。更深處,又有一道道光芒閃爍,時而如銀絲,時而如星光,不住變幻。
從中還有種種意念、信念遊走衝擊,等閒凡人乃至煉氣修士遇著,恐怕也要被這當中的強烈信念給影響。
更甚者。
還會被鳩佔鵲巢,成為蠻神復活的載體。
“神性。”
“這就是‘神性’了。”
陳季川看的仔細,洞悉術也有反饋,斷無看錯的道理。
以往都是從別處聽說,這次親眼見識,對‘神性’的瞭解頓時豐滿起來。
‘神性’體現了一個蠻神的性格、信念、行事法則、陣營偏向等等各個方面。
凡人可以通過吸收神性而獲得壽命、超凡本領。
但也有凶險伴隨。
因為神性包含著邪神的性格和信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幾乎相當於仙道修士的神魂、元神。
隕落後的邪神很可能通過這些神性重新復活。
“邪神難以殺死,與這些‘神性’有極大關聯。”
“邪神的祕密難以傳出,恐怕也有這方面的緣故。”
陳季川看著‘神性’,心下揣摩。
對付這些邪神時,一旦有哪怕一道神性逃遁,邪神都有可能在得到足夠多的信仰之後,捲土重來,重登神位。
即使有大妖小妖,乃至妖王得到神性,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也可能被裹挾著萬千信徒紛雜念頭、極擅蠱惑的神性竊據心神。
內中隱祕自然就更難傳出。
“要想使用這些‘神性’,就必須抹去‘神性’中原有邪神資訊,之後才能吸收,增益自身。”
陳季川將手一撮,就有火焰升起。
這是‘大羅天火’。
他從補天宗中習來,已經參悟多年,雖然造詣還淺,但因為在九陽島融入了‘太陽真炎’,此時的威力也不小。
用來處理這些‘神性’再合適不過。
“兩個聖域二重。”
“兩個聖域三重。”
陳季川一一去數,其中兩個聖域三重中,火神‘古恩’的神性最多,足有二十七道。被陳季川取出,好似火苗一般靈動,不住亂竄,想要逃竄。可惜被陳季川以‘大羅天袖’圈住,兜兜轉轉,根本逃不出。
神性靈動,容易逃竄。
陳季川在戰場上,也是緊盯著,只等邪神力竭,便施展大法將其神軀收來、鎮壓,斷絕神性逃脫的可能。
古恩之外。
另一個聖域三重為大地之神‘陶裡弗’。
他體內有二十三道神性,深黃色,散發淡淡光芒,時不時傳來一股厚重之感。
兩個聖域二重中,水神‘盧娜’有十六道神性,戰神‘林恩’有十九道神性。
“一共八十五道神性。”
“可惜。”
“這四個邪神都沒能點燃神火。”
陳季川覺得有些遺憾。
神火不滅,不論是用來煉丹煉器,還是修煉自身,效果都不差。只是能修煉出神火的邪神少之又少,可遇不可求。
陳季川搖搖頭,將一道神性處理完畢,將神性中念頭、信念等等雜質全都煉化,然後一口吞下——
霎時間。
重重感悟湧入心頭。
這是火神‘古恩’體內的神性,當中蘊含了古恩對於火的感悟。包括火焰的凝聚、燃燒、攻擊、防禦等等方面。
陳季川修習‘大羅天火’,對火法也有一些淺薄的認識。
等到吸收這道神性後,有些關隘瞬間想通,對火焰的認知、操控也多了許多心得。
只是這些較為朦朧。
陳季川粗略一觀,緊接著便盡數摒棄,將餘下神性揮散,睜開眼來。
“我在火法一道上剛剛起步,不宜受邪神一道的影響。”
陳季川恪守本心。
他接觸‘大羅天火’不久,對火焰的瞭解還在塑造中。而火神‘古恩’卻是專研這一道,陳季川這麼大咧咧的吸收其神性,很容易被帶偏,而一旦偏頗日後再想回頭、突破可就難了。
“即使是煉化後的‘神性’,也依舊充滿了蠱惑性。”
“此法不可取。”
這‘神性’跟陳季川的道果蓮子比起來,差距太大。
前者後遺症難根除,前途難料。
後者卻是煌煌大道,一切心得、感悟皆為借鑑,能夠在守住本心的同時去獲取,就如同看書一般,可以存在自己的思考。
遠不是‘神性’能比。
“再試試第二種法子。”
陳季川再次攝來一道神性,煉化後,吞入腹中。這次不再是緩緩散發,而是轟然燃燒。
在這當口。
陳季川則開始參悟‘大羅天火’。
一時間,思維彷彿更敏捷,跟天地萬火也更加親近,參悟的進度遠比平常時日快得多。
待一道神性燃盡。
陳季川睜開眼,仔細感受一番,大致估算出一道神性的收穫:“這麼一會兒,趕得上我平日裡參悟一年。”
陳季川低頭沉吟。
神性的第二種用法,不存在隱患,倒是跟他的‘點化’之術有些相似。
只不過。
點化更加逆天,一次點化,相當於百年苦修,而且還沒有太多限制。
與之相比。
燃燒神性得來的悟道之力則淺薄的多,不僅功效極小,而且還只能‘專款專用’。
如火神‘古恩’的神性,只能拿來參悟火法。
若是水神‘盧娜’的神性,就只能用來參悟水法。
“這樣說來。”
“一個聖域三重的邪神,一身神性若是燃燒,能抵得上開竅一重的火法修士二三十年參悟之功。”
“若是將神性吸收,雖未來隱患不小,可當下的收穫卻更大,怕是不下百年之功。往後繼續獵殺火神,獲得神性,還能繼續提升。”
若是身懷大志,定是選擇‘燃燒神性’之法。
若是鼠目寸光、貪圖眼前的,怕是忍不住要選擇直接吸收。
“我有‘點化’,不用貪這點便宜。”
“大可穩著來。”
陳季川露出笑來。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性!【第四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諸位,戰爭結束了。”
星火平原,一片狼藉。
陳季川執掌劍圖,將神力耗盡、無法抵抗的火神‘古恩’絞殺,磨滅其意志。繼而大袖一揮,將其神軀收入袖中。
宣告針對邪神的第一場戰役正式告終。
大地破敗,蠻人哭嚎,部落星散,火光四濺。激烈戰鬥後的星火平原猶如一幅被蹂躪的畫卷,不復美好。
但在空中。
相較於大地上四散奔逃、絕望惶恐的蠻人,天上以陳季川為首的一眾妖王,卻個個意氣風發、神采奕奕。
這一役。
霧靈山聯盟傾巢而出,連同陳季川在內,一共二十五尊妖王級戰力,圍攻五位邪神,可謂勢在必得。
戰果也的確不負眾望。
陳季川特意縱覽全域性,在後壓陣,五位邪神沒一個能逃出生天——
火神‘古恩’戰死。
戰神‘林恩’戰死。
水神‘盧娜’戰死。
大地之神‘陶裡弗’戰死。
唯有實力最弱的風神‘魯斯’,被陳季川生擒活捉,以‘大羅天袖’鎮壓囚禁。
星火平原十數萬蠻人中,被火神‘古恩’多年培養出來、晉升神國中十二‘神使’,一個個實力遠超普通神使,稱得上半步聖域,相當於一隻腳踏入二階。
稱得上強大。
可惜在霧靈山聯盟一眾妖王跟前,同樣不堪一擊,被接連斬殺,一個不存。
“威!威!威!”
聯盟大軍發出勝利怒吼,讚頌著盟主與諸位妖王的強大武力。
天上,二十四位妖王大半帶傷,但都不致命,臉上都有振奮神色。
這一戰痛快。
陳季川壓陣,三重天的旋風、水青二位妖王打頭,以多打少,從頭到尾除了火神‘古恩’以及大地之神‘陶裡弗’對他們造成一些威脅之外,堪稱碾壓。
妖王中又以乘風、紫寒、火鴉這三位妖王最為激動,雖竭力按捺著,但還是有所表現。
他們三個就是聯盟中,除陳季川外,僅有的知曉邪神隱祕的三位妖王。
首戰告捷。
三位妖王又是激動又是期待。
陳季川沒急著喚他們,反而叫來銀衣、銀波等五位妖王,下令道:“你等各率一部,將古恩、林恩、盧娜、魯斯、陶裡弗這五個邪神所在的部落清洗一遍。搗毀邪神神像,將那些狂信徒全部處死,部落中的法師、戰士一個不留。”
“遵命!”
五位妖王領命,紛紛帶人離去。
仙道與邪神不兩立。普通訊徒可以饒恕,但信仰虔誠的邪神使徒則必須消滅。
將這件事吩咐下去,陳季川宣佈‘班師回朝’。
至於霧靈山聯盟境內的其他蠻神,眼前還顧不上。他們解決掉古恩等人雖說神速,但也是一場惡戰。
疲憊先不說,其中還有半數妖王都受了不小傷勢。
蠻神凶猛。
特別是火神‘古恩’,深處星火平原這處主場,有十數萬信徒助陣,發揮出的實力連陳季川都有些震怖。
好在有水青妖王擋在前頭。
祭出龜殼,硬抗古恩一波波攻擊,再有十多個妖王從旁協助,陳季川也趁機出手,才險之又險將其斬殺。
這種情況下,霧靈山聯盟沒法再掀起一場同等規模的戰爭。
“休養些時日再說。”
……
霧靈山。
伏凌洞。
陳季川回到洞中,先將風神‘魯斯’禁錮,丟在一旁不理。接著將古恩等四具神軀取出——
“火神。”
“水神。”
“戰神。”
“大地之神。”
陳季川臉上帶笑,兩眼泛著靈光,一一看過去。
‘洞悉術’施展,洞悉神軀根本。
萬千信仰交織,化為邪神神軀。
內裡核心卻是這些邪神苦心煉化後的神力,構建了骨骼。更深處,又有一道道光芒閃爍,時而如銀絲,時而如星光,不住變幻。
從中還有種種意念、信念遊走衝擊,等閒凡人乃至煉氣修士遇著,恐怕也要被這當中的強烈信念給影響。
更甚者。
還會被鳩佔鵲巢,成為蠻神復活的載體。
“神性。”
“這就是‘神性’了。”
陳季川看的仔細,洞悉術也有反饋,斷無看錯的道理。
以往都是從別處聽說,這次親眼見識,對‘神性’的瞭解頓時豐滿起來。
‘神性’體現了一個蠻神的性格、信念、行事法則、陣營偏向等等各個方面。
凡人可以通過吸收神性而獲得壽命、超凡本領。
但也有凶險伴隨。
因為神性包含著邪神的性格和信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幾乎相當於仙道修士的神魂、元神。
隕落後的邪神很可能通過這些神性重新復活。
“邪神難以殺死,與這些‘神性’有極大關聯。”
“邪神的祕密難以傳出,恐怕也有這方面的緣故。”
陳季川看著‘神性’,心下揣摩。
對付這些邪神時,一旦有哪怕一道神性逃遁,邪神都有可能在得到足夠多的信仰之後,捲土重來,重登神位。
即使有大妖小妖,乃至妖王得到神性,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也可能被裹挾著萬千信徒紛雜念頭、極擅蠱惑的神性竊據心神。
內中隱祕自然就更難傳出。
“要想使用這些‘神性’,就必須抹去‘神性’中原有邪神資訊,之後才能吸收,增益自身。”
陳季川將手一撮,就有火焰升起。
這是‘大羅天火’。
他從補天宗中習來,已經參悟多年,雖然造詣還淺,但因為在九陽島融入了‘太陽真炎’,此時的威力也不小。
用來處理這些‘神性’再合適不過。
“兩個聖域二重。”
“兩個聖域三重。”
陳季川一一去數,其中兩個聖域三重中,火神‘古恩’的神性最多,足有二十七道。被陳季川取出,好似火苗一般靈動,不住亂竄,想要逃竄。可惜被陳季川以‘大羅天袖’圈住,兜兜轉轉,根本逃不出。
神性靈動,容易逃竄。
陳季川在戰場上,也是緊盯著,只等邪神力竭,便施展大法將其神軀收來、鎮壓,斷絕神性逃脫的可能。
古恩之外。
另一個聖域三重為大地之神‘陶裡弗’。
他體內有二十三道神性,深黃色,散發淡淡光芒,時不時傳來一股厚重之感。
兩個聖域二重中,水神‘盧娜’有十六道神性,戰神‘林恩’有十九道神性。
“一共八十五道神性。”
“可惜。”
“這四個邪神都沒能點燃神火。”
陳季川覺得有些遺憾。
神火不滅,不論是用來煉丹煉器,還是修煉自身,效果都不差。只是能修煉出神火的邪神少之又少,可遇不可求。
陳季川搖搖頭,將一道神性處理完畢,將神性中念頭、信念等等雜質全都煉化,然後一口吞下——
霎時間。
重重感悟湧入心頭。
這是火神‘古恩’體內的神性,當中蘊含了古恩對於火的感悟。包括火焰的凝聚、燃燒、攻擊、防禦等等方面。
陳季川修習‘大羅天火’,對火法也有一些淺薄的認識。
等到吸收這道神性後,有些關隘瞬間想通,對火焰的認知、操控也多了許多心得。
只是這些較為朦朧。
陳季川粗略一觀,緊接著便盡數摒棄,將餘下神性揮散,睜開眼來。
“我在火法一道上剛剛起步,不宜受邪神一道的影響。”
陳季川恪守本心。
他接觸‘大羅天火’不久,對火焰的瞭解還在塑造中。而火神‘古恩’卻是專研這一道,陳季川這麼大咧咧的吸收其神性,很容易被帶偏,而一旦偏頗日後再想回頭、突破可就難了。
“即使是煉化後的‘神性’,也依舊充滿了蠱惑性。”
“此法不可取。”
這‘神性’跟陳季川的道果蓮子比起來,差距太大。
前者後遺症難根除,前途難料。
後者卻是煌煌大道,一切心得、感悟皆為借鑑,能夠在守住本心的同時去獲取,就如同看書一般,可以存在自己的思考。
遠不是‘神性’能比。
“再試試第二種法子。”
陳季川再次攝來一道神性,煉化後,吞入腹中。這次不再是緩緩散發,而是轟然燃燒。
在這當口。
陳季川則開始參悟‘大羅天火’。
一時間,思維彷彿更敏捷,跟天地萬火也更加親近,參悟的進度遠比平常時日快得多。
待一道神性燃盡。
陳季川睜開眼,仔細感受一番,大致估算出一道神性的收穫:“這麼一會兒,趕得上我平日裡參悟一年。”
陳季川低頭沉吟。
神性的第二種用法,不存在隱患,倒是跟他的‘點化’之術有些相似。
只不過。
點化更加逆天,一次點化,相當於百年苦修,而且還沒有太多限制。
與之相比。
燃燒神性得來的悟道之力則淺薄的多,不僅功效極小,而且還只能‘專款專用’。
如火神‘古恩’的神性,只能拿來參悟火法。
若是水神‘盧娜’的神性,就只能用來參悟水法。
“這樣說來。”
“一個聖域三重的邪神,一身神性若是燃燒,能抵得上開竅一重的火法修士二三十年參悟之功。”
“若是將神性吸收,雖未來隱患不小,可當下的收穫卻更大,怕是不下百年之功。往後繼續獵殺火神,獲得神性,還能繼續提升。”
若是身懷大志,定是選擇‘燃燒神性’之法。
若是鼠目寸光、貪圖眼前的,怕是忍不住要選擇直接吸收。
“我有‘點化’,不用貪這點便宜。”
“大可穩著來。”
陳季川露出笑來。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性!【第四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諸位,戰爭結束了。”
星火平原,一片狼藉。
陳季川執掌劍圖,將神力耗盡、無法抵抗的火神‘古恩’絞殺,磨滅其意志。繼而大袖一揮,將其神軀收入袖中。
宣告針對邪神的第一場戰役正式告終。
大地破敗,蠻人哭嚎,部落星散,火光四濺。激烈戰鬥後的星火平原猶如一幅被蹂躪的畫卷,不復美好。
但在空中。
相較於大地上四散奔逃、絕望惶恐的蠻人,天上以陳季川為首的一眾妖王,卻個個意氣風發、神采奕奕。
這一役。
霧靈山聯盟傾巢而出,連同陳季川在內,一共二十五尊妖王級戰力,圍攻五位邪神,可謂勢在必得。
戰果也的確不負眾望。
陳季川特意縱覽全域性,在後壓陣,五位邪神沒一個能逃出生天——
火神‘古恩’戰死。
戰神‘林恩’戰死。
水神‘盧娜’戰死。
大地之神‘陶裡弗’戰死。
唯有實力最弱的風神‘魯斯’,被陳季川生擒活捉,以‘大羅天袖’鎮壓囚禁。
星火平原十數萬蠻人中,被火神‘古恩’多年培養出來、晉升神國中十二‘神使’,一個個實力遠超普通神使,稱得上半步聖域,相當於一隻腳踏入二階。
稱得上強大。
可惜在霧靈山聯盟一眾妖王跟前,同樣不堪一擊,被接連斬殺,一個不存。
“威!威!威!”
聯盟大軍發出勝利怒吼,讚頌著盟主與諸位妖王的強大武力。
天上,二十四位妖王大半帶傷,但都不致命,臉上都有振奮神色。
這一戰痛快。
陳季川壓陣,三重天的旋風、水青二位妖王打頭,以多打少,從頭到尾除了火神‘古恩’以及大地之神‘陶裡弗’對他們造成一些威脅之外,堪稱碾壓。
妖王中又以乘風、紫寒、火鴉這三位妖王最為激動,雖竭力按捺著,但還是有所表現。
他們三個就是聯盟中,除陳季川外,僅有的知曉邪神隱祕的三位妖王。
首戰告捷。
三位妖王又是激動又是期待。
陳季川沒急著喚他們,反而叫來銀衣、銀波等五位妖王,下令道:“你等各率一部,將古恩、林恩、盧娜、魯斯、陶裡弗這五個邪神所在的部落清洗一遍。搗毀邪神神像,將那些狂信徒全部處死,部落中的法師、戰士一個不留。”
“遵命!”
五位妖王領命,紛紛帶人離去。
仙道與邪神不兩立。普通訊徒可以饒恕,但信仰虔誠的邪神使徒則必須消滅。
將這件事吩咐下去,陳季川宣佈‘班師回朝’。
至於霧靈山聯盟境內的其他蠻神,眼前還顧不上。他們解決掉古恩等人雖說神速,但也是一場惡戰。
疲憊先不說,其中還有半數妖王都受了不小傷勢。
蠻神凶猛。
特別是火神‘古恩’,深處星火平原這處主場,有十數萬信徒助陣,發揮出的實力連陳季川都有些震怖。
好在有水青妖王擋在前頭。
祭出龜殼,硬抗古恩一波波攻擊,再有十多個妖王從旁協助,陳季川也趁機出手,才險之又險將其斬殺。
這種情況下,霧靈山聯盟沒法再掀起一場同等規模的戰爭。
“休養些時日再說。”
……
霧靈山。
伏凌洞。
陳季川回到洞中,先將風神‘魯斯’禁錮,丟在一旁不理。接著將古恩等四具神軀取出——
“火神。”
“水神。”
“戰神。”
“大地之神。”
陳季川臉上帶笑,兩眼泛著靈光,一一看過去。
‘洞悉術’施展,洞悉神軀根本。
萬千信仰交織,化為邪神神軀。
內裡核心卻是這些邪神苦心煉化後的神力,構建了骨骼。更深處,又有一道道光芒閃爍,時而如銀絲,時而如星光,不住變幻。
從中還有種種意念、信念遊走衝擊,等閒凡人乃至煉氣修士遇著,恐怕也要被這當中的強烈信念給影響。
更甚者。
還會被鳩佔鵲巢,成為蠻神復活的載體。
“神性。”
“這就是‘神性’了。”
陳季川看的仔細,洞悉術也有反饋,斷無看錯的道理。
以往都是從別處聽說,這次親眼見識,對‘神性’的瞭解頓時豐滿起來。
‘神性’體現了一個蠻神的性格、信念、行事法則、陣營偏向等等各個方面。
凡人可以通過吸收神性而獲得壽命、超凡本領。
但也有凶險伴隨。
因為神性包含著邪神的性格和信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幾乎相當於仙道修士的神魂、元神。
隕落後的邪神很可能通過這些神性重新復活。
“邪神難以殺死,與這些‘神性’有極大關聯。”
“邪神的祕密難以傳出,恐怕也有這方面的緣故。”
陳季川看著‘神性’,心下揣摩。
對付這些邪神時,一旦有哪怕一道神性逃遁,邪神都有可能在得到足夠多的信仰之後,捲土重來,重登神位。
即使有大妖小妖,乃至妖王得到神性,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也可能被裹挾著萬千信徒紛雜念頭、極擅蠱惑的神性竊據心神。
內中隱祕自然就更難傳出。
“要想使用這些‘神性’,就必須抹去‘神性’中原有邪神資訊,之後才能吸收,增益自身。”
陳季川將手一撮,就有火焰升起。
這是‘大羅天火’。
他從補天宗中習來,已經參悟多年,雖然造詣還淺,但因為在九陽島融入了‘太陽真炎’,此時的威力也不小。
用來處理這些‘神性’再合適不過。
“兩個聖域二重。”
“兩個聖域三重。”
陳季川一一去數,其中兩個聖域三重中,火神‘古恩’的神性最多,足有二十七道。被陳季川取出,好似火苗一般靈動,不住亂竄,想要逃竄。可惜被陳季川以‘大羅天袖’圈住,兜兜轉轉,根本逃不出。
神性靈動,容易逃竄。
陳季川在戰場上,也是緊盯著,只等邪神力竭,便施展大法將其神軀收來、鎮壓,斷絕神性逃脫的可能。
古恩之外。
另一個聖域三重為大地之神‘陶裡弗’。
他體內有二十三道神性,深黃色,散發淡淡光芒,時不時傳來一股厚重之感。
兩個聖域二重中,水神‘盧娜’有十六道神性,戰神‘林恩’有十九道神性。
“一共八十五道神性。”
“可惜。”
“這四個邪神都沒能點燃神火。”
陳季川覺得有些遺憾。
神火不滅,不論是用來煉丹煉器,還是修煉自身,效果都不差。只是能修煉出神火的邪神少之又少,可遇不可求。
陳季川搖搖頭,將一道神性處理完畢,將神性中念頭、信念等等雜質全都煉化,然後一口吞下——
霎時間。
重重感悟湧入心頭。
這是火神‘古恩’體內的神性,當中蘊含了古恩對於火的感悟。包括火焰的凝聚、燃燒、攻擊、防禦等等方面。
陳季川修習‘大羅天火’,對火法也有一些淺薄的認識。
等到吸收這道神性後,有些關隘瞬間想通,對火焰的認知、操控也多了許多心得。
只是這些較為朦朧。
陳季川粗略一觀,緊接著便盡數摒棄,將餘下神性揮散,睜開眼來。
“我在火法一道上剛剛起步,不宜受邪神一道的影響。”
陳季川恪守本心。
他接觸‘大羅天火’不久,對火焰的瞭解還在塑造中。而火神‘古恩’卻是專研這一道,陳季川這麼大咧咧的吸收其神性,很容易被帶偏,而一旦偏頗日後再想回頭、突破可就難了。
“即使是煉化後的‘神性’,也依舊充滿了蠱惑性。”
“此法不可取。”
這‘神性’跟陳季川的道果蓮子比起來,差距太大。
前者後遺症難根除,前途難料。
後者卻是煌煌大道,一切心得、感悟皆為借鑑,能夠在守住本心的同時去獲取,就如同看書一般,可以存在自己的思考。
遠不是‘神性’能比。
“再試試第二種法子。”
陳季川再次攝來一道神性,煉化後,吞入腹中。這次不再是緩緩散發,而是轟然燃燒。
在這當口。
陳季川則開始參悟‘大羅天火’。
一時間,思維彷彿更敏捷,跟天地萬火也更加親近,參悟的進度遠比平常時日快得多。
待一道神性燃盡。
陳季川睜開眼,仔細感受一番,大致估算出一道神性的收穫:“這麼一會兒,趕得上我平日裡參悟一年。”
陳季川低頭沉吟。
神性的第二種用法,不存在隱患,倒是跟他的‘點化’之術有些相似。
只不過。
點化更加逆天,一次點化,相當於百年苦修,而且還沒有太多限制。
與之相比。
燃燒神性得來的悟道之力則淺薄的多,不僅功效極小,而且還只能‘專款專用’。
如火神‘古恩’的神性,只能拿來參悟火法。
若是水神‘盧娜’的神性,就只能用來參悟水法。
“這樣說來。”
“一個聖域三重的邪神,一身神性若是燃燒,能抵得上開竅一重的火法修士二三十年參悟之功。”
“若是將神性吸收,雖未來隱患不小,可當下的收穫卻更大,怕是不下百年之功。往後繼續獵殺火神,獲得神性,還能繼續提升。”
若是身懷大志,定是選擇‘燃燒神性’之法。
若是鼠目寸光、貪圖眼前的,怕是忍不住要選擇直接吸收。
“我有‘點化’,不用貪這點便宜。”
“大可穩著來。”
陳季川露出笑來。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章 諸位,戰爭開始了!【第三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蒼頭山範圍不小,與霧靈山相當。
因形似蒼鷹腦袋,被稱為‘蒼頭山’。山中遍佈金蓮,這金蓮不僅能佈下金蓮大陣,亦是入藥煉丹、煉器佈陣的絕佳材料。
單一價值比不上玉煙仙桃,但如果將規模、生長速度等等因素全都考慮進去,每年的收益不在霧靈山中那片十里桃林之下。
“又是一處聚寶盆。”
陳季川心中喜悅。
這一次拿下蒼頭山,收穫有三——
其一為蒼頭山本身,這是細水長流的聚寶盆。
其二為金蓮妖王的身家、府庫,這是一筆橫財。
其三為金蓮妖王本體‘金蓮’,這是等閒難尋的極品煉材。
“金蓮可以煉成防身法寶,待我將蒼頭山中金蓮大陣解析出來,煉入金蓮當中,此寶當可攻可守。”
補天宗有十二宗至寶。
照心殿中‘照心鏡’為其一。
陳季川在九陽島苦心煉就的‘太陽真炎幡’則是仿造另一宗至寶‘火龍仙幢’煉製而成。
這次得到金蓮,陳季川瞬間想到補天宗十二至寶中的‘六甲金蓮’。
“可以先從門中得來此寶煉製法門,再嘗試煉製。”
陳季川心下琢磨著。
有現成的至寶可以仿製,可比自己研究煉製出來的法寶厲害的多,日後想要再次祭煉提升威力,也有跡可循。
對於在煉器一道上剛剛邁出一步的陳季川來說,這也是提升自己的一個好法子。
“太陽真炎幡。”
“六甲金蓮。”
“往後用心祭煉這兩宗法寶,一攻一防,大多數情況下都夠用了。”
陳季川心中計劃著。
……
蒼頭山打下來,陳季川沒讓其他妖王佔據。
這座寶山幾乎是他一個人打下來的,沒道理讓其他妖王佔便宜。這一役,他強勢斬殺金蓮妖王,在場妖王忐忑、虧心還不及,哪裡敢多說半句?
陳季川從霧靈山中,調來陸大仁等八名執事,領一部分總管、雜務弟子以及百餘妖兵,將火鴉妖王的人手替換下來,駐紮在蒼頭山中,為他經營。
成為繼霧靈山之外,第二處獨屬於他的領地。
山中大陣已經被陳季川恢復。
他不通陣法,沒法加強或是改造,只能維持原樣。
不過有此陣在,即使陳季川不在山中,沒有妖王坐鎮,也能在短時間內抵擋妖王入侵,足夠等到霧靈山援兵來臨。
在蒼頭山逗留了半月,找出陣法關竅所在,讓陸大仁等人儘快熟悉。
時間已經來到了霧靈山聯盟成立的第四個月。
這一日。
陳季川喚來旋風、火鴉等一十五位妖王,齊聚帳中。
“聯盟內部現已肅清,妖王盡歸霧靈山。”
“下一步,諸位以為該如何?”
陳季川看著眾妖王,目光落在旋風妖王身上,伸手點了點,道:“此地以旋風將軍修為最高,將軍先說說有什麼想法。”
“下一步——”
旋風妖王皺著眉,面對陳季川拋來的這個問題,心裡犯嘀咕,忍不住去揣測陳季川的想法。
遲疑片刻。
不敢讓陳季川多等,他只能硬著頭皮道:“盟主曾說過攘外先安內。如今既然內部已清,依屬下愚見,接下來當可進取開拓。”
“嗯。”
陳季川不置可否,又點了火鴉妖王:“火鴉將軍怎麼看?”
“回盟主,眼前聯盟境內妖王盡歸附確實不假。但要說內部肅清,好像還差了些。”
火鴉妖王也是謹慎性子,一面說一面看陳季川臉上神色。見陳季川眉頭一跳,火鴉妖王一顆心也跟著跳了三跳,連忙住口不言。
“還差了些?”
其他妖王聽到這話,心中一動,猜到火鴉妖王指的是什麼。心中有些訝然,渾然沒想到火鴉妖王居然會主動提起這個。
倒是有幾位妖王琢磨出味道來。
偷偷看了眼上首盟主,見其臉上似若有所思,並未動怒,這讓他們有些後悔讓火鴉妖王搶了先。
“繼續說。”
陳季川坐正了身子。
火鴉妖王這時候才放下心來,打好腹稿,繼續說道:“聯盟內部除了眾多妖王外,還有不少蠻神。我霧靈山聯盟建立足足三個月,卻不見這些蠻神前來拜會,怕是懷有二心。臥榻之側,這些蠻神終究是隱患,我等不得不防。”
火鴉妖王一口氣說完。
眾妖王聽得清楚明白。
陳季川聽著,卻搖搖頭:“這些蠻神老實本分,與本盟秋毫無犯,防備不可少,但也沒必要——”
“盟主!”
陳季川這話尚未說完,外間就有一人大步趕來,進入帳中衝著陳季川躬身一拜,疾呼道:“啟稟盟主,星火平原邪神古恩圖謀不軌,暗裡聯絡屬下,欲要顛覆聯盟。屬下惶恐,不敢隱瞞,現已將證據收集齊全,請盟主定奪!”
“……”
“……”
“……”
一言出,帳中寂靜。
眾妖王看了眼闖入帳中的乘風妖王,又看了眼上首又驚又怒的盟主大人,他們不是傻子,這一出為的什麼誰都看得清。
要是在蒼頭山一役之前,他們只當啞巴,什麼話也不會說。
但此役之後,多少都有了些心思。
就在帳中寂靜、氣氛醞釀的時候——
“這些狗才!”
旋風妖王怒喝一聲,第一個站出,眉毛倒豎,怒不可遏道:“枉盟主對這些邪神這般信任,沒想到卻是一群黑了心的。還請盟主下命,將古恩等邪神連根拔起、一個不留,屬下願為先鋒!”
旋風妖王帶頭,底下妖王也都反應過來,紛紛張口附和:“對對對!殺光這些邪神!”
眾志成城。
人心可用。
“好!”
“既然這些邪神心懷不軌在先,本盟也無須與他講甚仁義。”
“傳我令,即刻拔營,先攻古恩所部。傳令水青將軍帳,速速率領麾下人馬與我部匯合一處!”
陳季川霍然起身,接連下令。
“遵命!”
眾人應諾。
霎時間,大戰一觸即發。
……
星火平原。
齊地狹長,土地肥沃,生活著十多萬蠻人,組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部落。這些蠻人家家供奉火神‘古恩’,日夜禱告,最是虔誠。
平原四周屢有猛獸、狼群來襲,各部落中,有信仰虔誠的法師、祭司、大祭司,能從神靈處借來神力,操控火焰,殺死野獸、殺退狼群,使部落得到保全,這些虔誠的法師、祭司等則藉機傳道,使部落蠻人的信仰更加虔誠。
信徒死後,最虔誠的能進入神域、神國,成為火神座下神使,從此不死不滅、永享福祿。
十數萬蠻人信徒個個憧憬,悍不畏死。
這一日。
星火平原上空,家家燈火映照之處,似有火光連成一片。在這搖曳的火光深處,開闢出一座座宮殿。
主殿當中,古恩一襲神袍極為豪邁,坐在主位。
在他下首,又有四位蠻神,或是厚重如山,或是如水一般,或是戰意昂然,或是飄忽無定。
僅從氣機上,也大致能猜出,這四位分別為大地之神、水神、戰神、風神。
再加上火神‘古恩’。
一共五位蠻神,全都在霧靈山北面,相距霧靈山最遠的,為戰神‘林普’所在的戰錘部落。
最近的自然是火神‘古恩’的星火平原。
近幾個月來,霧靈山聯盟強勢崛起,這些蠻神也有察覺,有警覺的惶恐不安,私下往來遠比平日裡密切的多。
他們畢竟都是蠻神,平日裡爭奪信仰,沒少發生衝突。
若不是外力逼迫,只怕也很難看到五位蠻神齊聚一處的景象。
“諸位。”
“霧靈山聯盟氣勢洶洶,在統合內部,解決了東河水府、蒼頭山之後,勢必會來對付我們。”
“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否則只會被逐個擊破!”
火神‘古恩’聲音洪亮,其滿臉通紅,像是喝了上百壇烈酒。
三個多月來,他一直在提心吊膽。
從昔日盟友伏凌妖王被鎮壓,再到霧靈山聯盟成立,再到聯盟發展、壯大。
作為‘近鄰’,古恩時刻都在關注,見霧靈山聯盟勢不可擋,免不了一日三驚。生怕哪一天剛睜開眼,就看到聯盟大軍已經闖進星火平原,將他信徒屠戮殆盡,將他拉下神壇。
古恩不願坐以待斃,於是積極活動。
一面跟霧靈山聯盟內部的妖王、昔日盟友私下聯絡。
一面又跟其他蠻神密切交流。
這次就是他們第一次碰頭。可惜,眾神的意見遲遲無法統一。
“霧靈山聯盟盟主戴宗太強大了,他鎮壓了伏凌妖王,打敗了旋風妖王,前些日又殺死了金蓮妖王。”
“即使我們聯手,也絕不是他對手,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水神‘盧娜’不住搖頭,聲音如水一般,性子也如水一般,講述著陳季川的強大。
“再強大又如何?”
“我在他們內部聯絡了十一個妖王,都願意支援我們對付戴宗。我們這邊,除了北部,西部、東部、南部也有神靈相應,共有十三位神靈。”
“這樣算起來,我們這邊有二十四個聖域級強者,霧靈山聯盟只剩下十四個,等到開戰了,這十四個也不一定會支援戴宗。”
“我們勝算很大!”
古恩很想打這一戰。
一旦贏了,他就可以獲得更廣袤的土地,獲得更多的信仰,變得更強。這是難得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即使贏不了,在他看來,只要能夠自保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可不相信那些野蠻愚昧的妖王。”
大地之神‘陶裡弗’哼了一聲,對妖王從來都沒好感,不願意相信那些妖王會真心幫助他們,也不願意跟強大的霧靈山聯盟開戰。
他看向古恩,翁聲道:“打不過,我們可以加入。”
“對對對!”
盧娜一聽,連忙附和:“只要加入霧靈山聯盟,就不必面對強大的戴宗盟主。”
“不可能!”
“他不可能讓我們加入聯盟,這麼長時間都沒派人來,肯定不安好心。”
戰神‘林恩’大聲駁斥。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陣爭吵。
在場五位蠻神,其中火神‘古恩’、戰神‘林恩’是主戰派。大地之神‘陶裡弗’、水神‘盧娜’是主和派,剩下的風神‘魯斯’實力最低,從不表態。
他們畢竟是蠻神,一向都是針鋒相對。
在進入蠻荒的早期,剛開始開發這片蠻荒的時候,這些蠻神還能求同存異彼此合作。
可隨著千年流轉,蠻神在蠻荒逐漸佔據優勢,‘聯合’漸變為‘競爭’。
不論千年前還是千年後。
對於這些蠻神來說,始終都是為了‘利益’二字。聯合是為獲利,競爭也是為了奪利。
爭奪信仰。
爭奪地盤。
為了晉升。
往往大打出手,甚至不死不休。也就是妖王還未除盡,現在還能保持最基本的剋制。但混亂、內鬥的跡象已經顯露出來,特別是在最為荒涼的內陸深處。
想合作?
即使有外力壓迫,但是不爭上個一年半載,根本不會有結果。
只是留給他們的時間實在不多。
就在他們爭執的時候——
“嗯?”
古恩猛地站起,腳下大地虛化,透過火光,就見二十五道遁光轟鳴而至,徑直闖入他的火神領域,將這片火光遮掩的宮殿群團團圍住。
“竟敢——”
正驚怒間。
外間有人高喝:“邪神‘古恩’圖謀不軌,還不快快受降?!”
聲音震盪,激的火光亂顫,古恩臉色大變,強行穩住心神,他看向臉色各異的林恩等人,沉聲道:“諸位,戰爭開始了!”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章 諸位,戰爭開始了!【第三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蒼頭山範圍不小,與霧靈山相當。
因形似蒼鷹腦袋,被稱為‘蒼頭山’。山中遍佈金蓮,這金蓮不僅能佈下金蓮大陣,亦是入藥煉丹、煉器佈陣的絕佳材料。
單一價值比不上玉煙仙桃,但如果將規模、生長速度等等因素全都考慮進去,每年的收益不在霧靈山中那片十里桃林之下。
“又是一處聚寶盆。”
陳季川心中喜悅。
這一次拿下蒼頭山,收穫有三——
其一為蒼頭山本身,這是細水長流的聚寶盆。
其二為金蓮妖王的身家、府庫,這是一筆橫財。
其三為金蓮妖王本體‘金蓮’,這是等閒難尋的極品煉材。
“金蓮可以煉成防身法寶,待我將蒼頭山中金蓮大陣解析出來,煉入金蓮當中,此寶當可攻可守。”
補天宗有十二宗至寶。
照心殿中‘照心鏡’為其一。
陳季川在九陽島苦心煉就的‘太陽真炎幡’則是仿造另一宗至寶‘火龍仙幢’煉製而成。
這次得到金蓮,陳季川瞬間想到補天宗十二至寶中的‘六甲金蓮’。
“可以先從門中得來此寶煉製法門,再嘗試煉製。”
陳季川心下琢磨著。
有現成的至寶可以仿製,可比自己研究煉製出來的法寶厲害的多,日後想要再次祭煉提升威力,也有跡可循。
對於在煉器一道上剛剛邁出一步的陳季川來說,這也是提升自己的一個好法子。
“太陽真炎幡。”
“六甲金蓮。”
“往後用心祭煉這兩宗法寶,一攻一防,大多數情況下都夠用了。”
陳季川心中計劃著。
……
蒼頭山打下來,陳季川沒讓其他妖王佔據。
這座寶山幾乎是他一個人打下來的,沒道理讓其他妖王佔便宜。這一役,他強勢斬殺金蓮妖王,在場妖王忐忑、虧心還不及,哪裡敢多說半句?
陳季川從霧靈山中,調來陸大仁等八名執事,領一部分總管、雜務弟子以及百餘妖兵,將火鴉妖王的人手替換下來,駐紮在蒼頭山中,為他經營。
成為繼霧靈山之外,第二處獨屬於他的領地。
山中大陣已經被陳季川恢復。
他不通陣法,沒法加強或是改造,只能維持原樣。
不過有此陣在,即使陳季川不在山中,沒有妖王坐鎮,也能在短時間內抵擋妖王入侵,足夠等到霧靈山援兵來臨。
在蒼頭山逗留了半月,找出陣法關竅所在,讓陸大仁等人儘快熟悉。
時間已經來到了霧靈山聯盟成立的第四個月。
這一日。
陳季川喚來旋風、火鴉等一十五位妖王,齊聚帳中。
“聯盟內部現已肅清,妖王盡歸霧靈山。”
“下一步,諸位以為該如何?”
陳季川看著眾妖王,目光落在旋風妖王身上,伸手點了點,道:“此地以旋風將軍修為最高,將軍先說說有什麼想法。”
“下一步——”
旋風妖王皺著眉,面對陳季川拋來的這個問題,心裡犯嘀咕,忍不住去揣測陳季川的想法。
遲疑片刻。
不敢讓陳季川多等,他只能硬著頭皮道:“盟主曾說過攘外先安內。如今既然內部已清,依屬下愚見,接下來當可進取開拓。”
“嗯。”
陳季川不置可否,又點了火鴉妖王:“火鴉將軍怎麼看?”
“回盟主,眼前聯盟境內妖王盡歸附確實不假。但要說內部肅清,好像還差了些。”
火鴉妖王也是謹慎性子,一面說一面看陳季川臉上神色。見陳季川眉頭一跳,火鴉妖王一顆心也跟著跳了三跳,連忙住口不言。
“還差了些?”
其他妖王聽到這話,心中一動,猜到火鴉妖王指的是什麼。心中有些訝然,渾然沒想到火鴉妖王居然會主動提起這個。
倒是有幾位妖王琢磨出味道來。
偷偷看了眼上首盟主,見其臉上似若有所思,並未動怒,這讓他們有些後悔讓火鴉妖王搶了先。
“繼續說。”
陳季川坐正了身子。
火鴉妖王這時候才放下心來,打好腹稿,繼續說道:“聯盟內部除了眾多妖王外,還有不少蠻神。我霧靈山聯盟建立足足三個月,卻不見這些蠻神前來拜會,怕是懷有二心。臥榻之側,這些蠻神終究是隱患,我等不得不防。”
火鴉妖王一口氣說完。
眾妖王聽得清楚明白。
陳季川聽著,卻搖搖頭:“這些蠻神老實本分,與本盟秋毫無犯,防備不可少,但也沒必要——”
“盟主!”
陳季川這話尚未說完,外間就有一人大步趕來,進入帳中衝著陳季川躬身一拜,疾呼道:“啟稟盟主,星火平原邪神古恩圖謀不軌,暗裡聯絡屬下,欲要顛覆聯盟。屬下惶恐,不敢隱瞞,現已將證據收集齊全,請盟主定奪!”
“……”
“……”
“……”
一言出,帳中寂靜。
眾妖王看了眼闖入帳中的乘風妖王,又看了眼上首又驚又怒的盟主大人,他們不是傻子,這一出為的什麼誰都看得清。
要是在蒼頭山一役之前,他們只當啞巴,什麼話也不會說。
但此役之後,多少都有了些心思。
就在帳中寂靜、氣氛醞釀的時候——
“這些狗才!”
旋風妖王怒喝一聲,第一個站出,眉毛倒豎,怒不可遏道:“枉盟主對這些邪神這般信任,沒想到卻是一群黑了心的。還請盟主下命,將古恩等邪神連根拔起、一個不留,屬下願為先鋒!”
旋風妖王帶頭,底下妖王也都反應過來,紛紛張口附和:“對對對!殺光這些邪神!”
眾志成城。
人心可用。
“好!”
“既然這些邪神心懷不軌在先,本盟也無須與他講甚仁義。”
“傳我令,即刻拔營,先攻古恩所部。傳令水青將軍帳,速速率領麾下人馬與我部匯合一處!”
陳季川霍然起身,接連下令。
“遵命!”
眾人應諾。
霎時間,大戰一觸即發。
……
星火平原。
齊地狹長,土地肥沃,生活著十多萬蠻人,組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部落。這些蠻人家家供奉火神‘古恩’,日夜禱告,最是虔誠。
平原四周屢有猛獸、狼群來襲,各部落中,有信仰虔誠的法師、祭司、大祭司,能從神靈處借來神力,操控火焰,殺死野獸、殺退狼群,使部落得到保全,這些虔誠的法師、祭司等則藉機傳道,使部落蠻人的信仰更加虔誠。
信徒死後,最虔誠的能進入神域、神國,成為火神座下神使,從此不死不滅、永享福祿。
十數萬蠻人信徒個個憧憬,悍不畏死。
這一日。
星火平原上空,家家燈火映照之處,似有火光連成一片。在這搖曳的火光深處,開闢出一座座宮殿。
主殿當中,古恩一襲神袍極為豪邁,坐在主位。
在他下首,又有四位蠻神,或是厚重如山,或是如水一般,或是戰意昂然,或是飄忽無定。
僅從氣機上,也大致能猜出,這四位分別為大地之神、水神、戰神、風神。
再加上火神‘古恩’。
一共五位蠻神,全都在霧靈山北面,相距霧靈山最遠的,為戰神‘林普’所在的戰錘部落。
最近的自然是火神‘古恩’的星火平原。
近幾個月來,霧靈山聯盟強勢崛起,這些蠻神也有察覺,有警覺的惶恐不安,私下往來遠比平日裡密切的多。
他們畢竟都是蠻神,平日裡爭奪信仰,沒少發生衝突。
若不是外力逼迫,只怕也很難看到五位蠻神齊聚一處的景象。
“諸位。”
“霧靈山聯盟氣勢洶洶,在統合內部,解決了東河水府、蒼頭山之後,勢必會來對付我們。”
“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否則只會被逐個擊破!”
火神‘古恩’聲音洪亮,其滿臉通紅,像是喝了上百壇烈酒。
三個多月來,他一直在提心吊膽。
從昔日盟友伏凌妖王被鎮壓,再到霧靈山聯盟成立,再到聯盟發展、壯大。
作為‘近鄰’,古恩時刻都在關注,見霧靈山聯盟勢不可擋,免不了一日三驚。生怕哪一天剛睜開眼,就看到聯盟大軍已經闖進星火平原,將他信徒屠戮殆盡,將他拉下神壇。
古恩不願坐以待斃,於是積極活動。
一面跟霧靈山聯盟內部的妖王、昔日盟友私下聯絡。
一面又跟其他蠻神密切交流。
這次就是他們第一次碰頭。可惜,眾神的意見遲遲無法統一。
“霧靈山聯盟盟主戴宗太強大了,他鎮壓了伏凌妖王,打敗了旋風妖王,前些日又殺死了金蓮妖王。”
“即使我們聯手,也絕不是他對手,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水神‘盧娜’不住搖頭,聲音如水一般,性子也如水一般,講述著陳季川的強大。
“再強大又如何?”
“我在他們內部聯絡了十一個妖王,都願意支援我們對付戴宗。我們這邊,除了北部,西部、東部、南部也有神靈相應,共有十三位神靈。”
“這樣算起來,我們這邊有二十四個聖域級強者,霧靈山聯盟只剩下十四個,等到開戰了,這十四個也不一定會支援戴宗。”
“我們勝算很大!”
古恩很想打這一戰。
一旦贏了,他就可以獲得更廣袤的土地,獲得更多的信仰,變得更強。這是難得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即使贏不了,在他看來,只要能夠自保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可不相信那些野蠻愚昧的妖王。”
大地之神‘陶裡弗’哼了一聲,對妖王從來都沒好感,不願意相信那些妖王會真心幫助他們,也不願意跟強大的霧靈山聯盟開戰。
他看向古恩,翁聲道:“打不過,我們可以加入。”
“對對對!”
盧娜一聽,連忙附和:“只要加入霧靈山聯盟,就不必面對強大的戴宗盟主。”
“不可能!”
“他不可能讓我們加入聯盟,這麼長時間都沒派人來,肯定不安好心。”
戰神‘林恩’大聲駁斥。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陣爭吵。
在場五位蠻神,其中火神‘古恩’、戰神‘林恩’是主戰派。大地之神‘陶裡弗’、水神‘盧娜’是主和派,剩下的風神‘魯斯’實力最低,從不表態。
他們畢竟是蠻神,一向都是針鋒相對。
在進入蠻荒的早期,剛開始開發這片蠻荒的時候,這些蠻神還能求同存異彼此合作。
可隨著千年流轉,蠻神在蠻荒逐漸佔據優勢,‘聯合’漸變為‘競爭’。
不論千年前還是千年後。
對於這些蠻神來說,始終都是為了‘利益’二字。聯合是為獲利,競爭也是為了奪利。
爭奪信仰。
爭奪地盤。
為了晉升。
往往大打出手,甚至不死不休。也就是妖王還未除盡,現在還能保持最基本的剋制。但混亂、內鬥的跡象已經顯露出來,特別是在最為荒涼的內陸深處。
想合作?
即使有外力壓迫,但是不爭上個一年半載,根本不會有結果。
只是留給他們的時間實在不多。
就在他們爭執的時候——
“嗯?”
古恩猛地站起,腳下大地虛化,透過火光,就見二十五道遁光轟鳴而至,徑直闖入他的火神領域,將這片火光遮掩的宮殿群團團圍住。
“竟敢——”
正驚怒間。
外間有人高喝:“邪神‘古恩’圖謀不軌,還不快快受降?!”
聲音震盪,激的火光亂顫,古恩臉色大變,強行穩住心神,他看向臉色各異的林恩等人,沉聲道:“諸位,戰爭開始了!”
……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從道果開始 – 第二百四十章 諸位,戰爭開始了!【第三更!】

小說,小說推薦
從道果開始
蒼頭山範圍不小,與霧靈山相當。
因形似蒼鷹腦袋,被稱為‘蒼頭山’。山中遍佈金蓮,這金蓮不僅能佈下金蓮大陣,亦是入藥煉丹、煉器佈陣的絕佳材料。
單一價值比不上玉煙仙桃,但如果將規模、生長速度等等因素全都考慮進去,每年的收益不在霧靈山中那片十里桃林之下。
“又是一處聚寶盆。”
陳季川心中喜悅。
這一次拿下蒼頭山,收穫有三——
其一為蒼頭山本身,這是細水長流的聚寶盆。
其二為金蓮妖王的身家、府庫,這是一筆橫財。
其三為金蓮妖王本體‘金蓮’,這是等閒難尋的極品煉材。
“金蓮可以煉成防身法寶,待我將蒼頭山中金蓮大陣解析出來,煉入金蓮當中,此寶當可攻可守。”
補天宗有十二宗至寶。
照心殿中‘照心鏡’為其一。
陳季川在九陽島苦心煉就的‘太陽真炎幡’則是仿造另一宗至寶‘火龍仙幢’煉製而成。
這次得到金蓮,陳季川瞬間想到補天宗十二至寶中的‘六甲金蓮’。
“可以先從門中得來此寶煉製法門,再嘗試煉製。”
陳季川心下琢磨著。
有現成的至寶可以仿製,可比自己研究煉製出來的法寶厲害的多,日後想要再次祭煉提升威力,也有跡可循。
對於在煉器一道上剛剛邁出一步的陳季川來說,這也是提升自己的一個好法子。
“太陽真炎幡。”
“六甲金蓮。”
“往後用心祭煉這兩宗法寶,一攻一防,大多數情況下都夠用了。”
陳季川心中計劃著。
……
蒼頭山打下來,陳季川沒讓其他妖王佔據。
這座寶山幾乎是他一個人打下來的,沒道理讓其他妖王佔便宜。這一役,他強勢斬殺金蓮妖王,在場妖王忐忑、虧心還不及,哪裡敢多說半句?
陳季川從霧靈山中,調來陸大仁等八名執事,領一部分總管、雜務弟子以及百餘妖兵,將火鴉妖王的人手替換下來,駐紮在蒼頭山中,為他經營。
成為繼霧靈山之外,第二處獨屬於他的領地。
山中大陣已經被陳季川恢復。
他不通陣法,沒法加強或是改造,只能維持原樣。
不過有此陣在,即使陳季川不在山中,沒有妖王坐鎮,也能在短時間內抵擋妖王入侵,足夠等到霧靈山援兵來臨。
在蒼頭山逗留了半月,找出陣法關竅所在,讓陸大仁等人儘快熟悉。
時間已經來到了霧靈山聯盟成立的第四個月。
這一日。
陳季川喚來旋風、火鴉等一十五位妖王,齊聚帳中。
“聯盟內部現已肅清,妖王盡歸霧靈山。”
“下一步,諸位以為該如何?”
陳季川看著眾妖王,目光落在旋風妖王身上,伸手點了點,道:“此地以旋風將軍修為最高,將軍先說說有什麼想法。”
“下一步——”
旋風妖王皺著眉,面對陳季川拋來的這個問題,心裡犯嘀咕,忍不住去揣測陳季川的想法。
遲疑片刻。
不敢讓陳季川多等,他只能硬著頭皮道:“盟主曾說過攘外先安內。如今既然內部已清,依屬下愚見,接下來當可進取開拓。”
“嗯。”
陳季川不置可否,又點了火鴉妖王:“火鴉將軍怎麼看?”
“回盟主,眼前聯盟境內妖王盡歸附確實不假。但要說內部肅清,好像還差了些。”
火鴉妖王也是謹慎性子,一面說一面看陳季川臉上神色。見陳季川眉頭一跳,火鴉妖王一顆心也跟著跳了三跳,連忙住口不言。
“還差了些?”
其他妖王聽到這話,心中一動,猜到火鴉妖王指的是什麼。心中有些訝然,渾然沒想到火鴉妖王居然會主動提起這個。
倒是有幾位妖王琢磨出味道來。
偷偷看了眼上首盟主,見其臉上似若有所思,並未動怒,這讓他們有些後悔讓火鴉妖王搶了先。
“繼續說。”
陳季川坐正了身子。
火鴉妖王這時候才放下心來,打好腹稿,繼續說道:“聯盟內部除了眾多妖王外,還有不少蠻神。我霧靈山聯盟建立足足三個月,卻不見這些蠻神前來拜會,怕是懷有二心。臥榻之側,這些蠻神終究是隱患,我等不得不防。”
火鴉妖王一口氣說完。
眾妖王聽得清楚明白。
陳季川聽著,卻搖搖頭:“這些蠻神老實本分,與本盟秋毫無犯,防備不可少,但也沒必要——”
“盟主!”
陳季川這話尚未說完,外間就有一人大步趕來,進入帳中衝著陳季川躬身一拜,疾呼道:“啟稟盟主,星火平原邪神古恩圖謀不軌,暗裡聯絡屬下,欲要顛覆聯盟。屬下惶恐,不敢隱瞞,現已將證據收集齊全,請盟主定奪!”
“……”
“……”
“……”
一言出,帳中寂靜。
眾妖王看了眼闖入帳中的乘風妖王,又看了眼上首又驚又怒的盟主大人,他們不是傻子,這一出為的什麼誰都看得清。
要是在蒼頭山一役之前,他們只當啞巴,什麼話也不會說。
但此役之後,多少都有了些心思。
就在帳中寂靜、氣氛醞釀的時候——
“這些狗才!”
旋風妖王怒喝一聲,第一個站出,眉毛倒豎,怒不可遏道:“枉盟主對這些邪神這般信任,沒想到卻是一群黑了心的。還請盟主下命,將古恩等邪神連根拔起、一個不留,屬下願為先鋒!”
旋風妖王帶頭,底下妖王也都反應過來,紛紛張口附和:“對對對!殺光這些邪神!”
眾志成城。
人心可用。
“好!”
“既然這些邪神心懷不軌在先,本盟也無須與他講甚仁義。”
“傳我令,即刻拔營,先攻古恩所部。傳令水青將軍帳,速速率領麾下人馬與我部匯合一處!”
陳季川霍然起身,接連下令。
“遵命!”
眾人應諾。
霎時間,大戰一觸即發。
……
星火平原。
齊地狹長,土地肥沃,生活著十多萬蠻人,組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部落。這些蠻人家家供奉火神‘古恩’,日夜禱告,最是虔誠。
平原四周屢有猛獸、狼群來襲,各部落中,有信仰虔誠的法師、祭司、大祭司,能從神靈處借來神力,操控火焰,殺死野獸、殺退狼群,使部落得到保全,這些虔誠的法師、祭司等則藉機傳道,使部落蠻人的信仰更加虔誠。
信徒死後,最虔誠的能進入神域、神國,成為火神座下神使,從此不死不滅、永享福祿。
十數萬蠻人信徒個個憧憬,悍不畏死。
這一日。
星火平原上空,家家燈火映照之處,似有火光連成一片。在這搖曳的火光深處,開闢出一座座宮殿。
主殿當中,古恩一襲神袍極為豪邁,坐在主位。
在他下首,又有四位蠻神,或是厚重如山,或是如水一般,或是戰意昂然,或是飄忽無定。
僅從氣機上,也大致能猜出,這四位分別為大地之神、水神、戰神、風神。
再加上火神‘古恩’。
一共五位蠻神,全都在霧靈山北面,相距霧靈山最遠的,為戰神‘林普’所在的戰錘部落。
最近的自然是火神‘古恩’的星火平原。
近幾個月來,霧靈山聯盟強勢崛起,這些蠻神也有察覺,有警覺的惶恐不安,私下往來遠比平日裡密切的多。
他們畢竟都是蠻神,平日裡爭奪信仰,沒少發生衝突。
若不是外力逼迫,只怕也很難看到五位蠻神齊聚一處的景象。
“諸位。”
“霧靈山聯盟氣勢洶洶,在統合內部,解決了東河水府、蒼頭山之後,勢必會來對付我們。”
“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否則只會被逐個擊破!”
火神‘古恩’聲音洪亮,其滿臉通紅,像是喝了上百壇烈酒。
三個多月來,他一直在提心吊膽。
從昔日盟友伏凌妖王被鎮壓,再到霧靈山聯盟成立,再到聯盟發展、壯大。
作為‘近鄰’,古恩時刻都在關注,見霧靈山聯盟勢不可擋,免不了一日三驚。生怕哪一天剛睜開眼,就看到聯盟大軍已經闖進星火平原,將他信徒屠戮殆盡,將他拉下神壇。
古恩不願坐以待斃,於是積極活動。
一面跟霧靈山聯盟內部的妖王、昔日盟友私下聯絡。
一面又跟其他蠻神密切交流。
這次就是他們第一次碰頭。可惜,眾神的意見遲遲無法統一。
“霧靈山聯盟盟主戴宗太強大了,他鎮壓了伏凌妖王,打敗了旋風妖王,前些日又殺死了金蓮妖王。”
“即使我們聯手,也絕不是他對手,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水神‘盧娜’不住搖頭,聲音如水一般,性子也如水一般,講述著陳季川的強大。
“再強大又如何?”
“我在他們內部聯絡了十一個妖王,都願意支援我們對付戴宗。我們這邊,除了北部,西部、東部、南部也有神靈相應,共有十三位神靈。”
“這樣算起來,我們這邊有二十四個聖域級強者,霧靈山聯盟只剩下十四個,等到開戰了,這十四個也不一定會支援戴宗。”
“我們勝算很大!”
古恩很想打這一戰。
一旦贏了,他就可以獲得更廣袤的土地,獲得更多的信仰,變得更強。這是難得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即使贏不了,在他看來,只要能夠自保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可不相信那些野蠻愚昧的妖王。”
大地之神‘陶裡弗’哼了一聲,對妖王從來都沒好感,不願意相信那些妖王會真心幫助他們,也不願意跟強大的霧靈山聯盟開戰。
他看向古恩,翁聲道:“打不過,我們可以加入。”
“對對對!”
盧娜一聽,連忙附和:“只要加入霧靈山聯盟,就不必面對強大的戴宗盟主。”
“不可能!”
“他不可能讓我們加入聯盟,這麼長時間都沒派人來,肯定不安好心。”
戰神‘林恩’大聲駁斥。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陣爭吵。
在場五位蠻神,其中火神‘古恩’、戰神‘林恩’是主戰派。大地之神‘陶裡弗’、水神‘盧娜’是主和派,剩下的風神‘魯斯’實力最低,從不表態。
他們畢竟是蠻神,一向都是針鋒相對。
在進入蠻荒的早期,剛開始開發這片蠻荒的時候,這些蠻神還能求同存異彼此合作。
可隨著千年流轉,蠻神在蠻荒逐漸佔據優勢,‘聯合’漸變為‘競爭’。
不論千年前還是千年後。
對於這些蠻神來說,始終都是為了‘利益’二字。聯合是為獲利,競爭也是為了奪利。
爭奪信仰。
爭奪地盤。
為了晉升。
往往大打出手,甚至不死不休。也就是妖王還未除盡,現在還能保持最基本的剋制。但混亂、內鬥的跡象已經顯露出來,特別是在最為荒涼的內陸深處。
想合作?
即使有外力壓迫,但是不爭上個一年半載,根本不會有結果。
只是留給他們的時間實在不多。
就在他們爭執的時候——
“嗯?”
古恩猛地站起,腳下大地虛化,透過火光,就見二十五道遁光轟鳴而至,徑直闖入他的火神領域,將這片火光遮掩的宮殿群團團圍住。
“竟敢——”
正驚怒間。
外間有人高喝:“邪神‘古恩’圖謀不軌,還不快快受降?!”
聲音震盪,激的火光亂顫,古恩臉色大變,強行穩住心神,他看向臉色各異的林恩等人,沉聲道:“諸位,戰爭開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