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六章神兵霸主,風雲機緣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無天冷冷一笑,傲然道:“區區一個絕無神,又怎麼值得我出手。”
“絕無神是你的對手,只要你擊敗他,你就是天下會的副幫主,我說到做到。”
無天說話的時候,語氣十分肯定。
《風雲》的劇情裡面,雄霸雖然是第一部的最終BOSS,但是,這個最終BOSS也曾掉線過一段時間。
練成三分歸元氣的雄霸,敗亡於風雲合壁的摩訶無量。
無奈之下,雄霸只得躲到了無名坐鎮的中華樓,尋求無名的庇護。
在天池殺手的逼迫下,雄霸最終自廢武功,歸隱山野。
雄霸歸隱之後,東瀛無絕神宮的宮主——絕無神,藉機入侵神州大地,接收了天下會的勢力。
後來雄霸東山再起的時候,絕無神已經謝幕。
因此,《風雲》中的兩大BOSS,自始自終都沒有照過面。
無天以前看《風雲》的時候,他就很好奇,如果雄霸和絕無神對上,究竟是哪一位更強大一些。
現在有了機會,自然要滿足一下自己的趣味。
雄霸看無天的樣子,不像是作偽,沉默了一下後,他認真看著無天道:“好,我們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無天一本正經的應下。
隨後,他還提醒了雄霸一聲。
“不滅金身的防禦力十分可怕,如果是沒有練成三元歸一的你,未必會是絕無神的對手。”
雄霸接受了無天的提醒,但是,他的自信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等絕無神來了神州,我自然會讓他見識了一下神州高手的實力。”
“好,雄霸,我欣賞你的自信。”
無天目光欣賞,對著雄霸點了點頭。
雄霸確實是一個有才能的人,無天雖然和他有宿怨,卻也不願意埋沒了他的能耐。
……
劇情裡,雄霸為了讓自己的三個弟子反目,故意設計,把天下會的侍女孔慈嫁給了秦霜。
孔慈心裡所愛的人是聶風,但是,步驚雲卻心慕孔慈,甚至願意為了孔慈,而放棄報仇。
在孔慈與秦霜的大婚之夜,步驚雲要帶著孔慈離開,但是卻被聶風擋下。
最終,孔慈為了救下聶風,阻止風雲爭鬥,她主動以自己的身體,擋下了步驚雲的排雲掌。
作為秦霜的妻子,她被步驚雲抱在懷裡,然後說著自己愛聶風。
不得不說,真的很亂。
但其實,孔茲也是一個可憐人。
作為天下會的一個侍女,她只能隨波逐流,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
甚至都沒有人真正的想過去了解,她的心意。
就算是愛她入骨的步驚雲,也是如此。
步驚雲之所以肯放棄孔慈,轉而去尋找楚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從無天傳給了他的那些資訊裡面,步驚雲清楚的知道,孔慈並不愛他。
他對孔慈的愛,只會成為孔慈的煩惱根源。
他的愛,會讓孔慈困擾。
如果可以,無天其實不介意成全孔慈這位悲情的女子。
只是,孔慈喜歡的聶風,從一開始,就對孔慈沒有過想法,聶風真正喜歡的人是明月,是夢。
自始自終,聶風的心目裡面,都沒有孔慈的位置。
而愛情,是兩個人的事。
這種情況下,無天也只能順其自然,讓孔慈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
沒有步驚雲這個偏執狂的插手,孔慈的命運,再怎麼樣都差不了的。
殺死了獨孤一方的聶風,帶著明月回到了天下會,換了麒麟臂的步驚雲,也帶著於楚楚回到了天下會。
無雙城大亂,天下會一統神州大地的霸業,正式進行到了最後階段。
秦霜和幽若,都被無天外派了出去,收伏那些不尊天下會的勢力。
天下會的風頭,一時無二。
與此同時,拜劍山莊有絕世好劍出世的訊息,也傳遍江湖。
相傳,這把絕世好劍,是拜劍山莊用上百年時間所鑄,耗盡了拜劍山莊數代的底蘊。
它一出世,就註定會超越江湖上的一切神兵利器,成為神兵之中的霸主,也只有絕世好劍這麼直接大方的名字,才可以配得上它。
拜劍山莊不敢邀請無天,但是,卻對步驚雲發出了邀請。
步驚雲得到拜劍山莊的邀請後,還專門來徵詢無天的意見。
他作為天下會中人,去赴拜劍山莊的約,當然要和無天這個天下會幫主說一聲。
無天知道絕世好劍是步驚雲的機緣,自然不會阻止他:“雲護法,去吧,絕世好劍是你的機緣,它命中註定,是屬於你的。”
送走步驚雲之後,無天又找來了聶風。
聶風帶著明月回到天下會後,就請無天當了證婚人,主持了他和明月的婚禮。
如今的聶風和明月,新婚燕爾,好不幸福。
無天突然間找他過來,聶風的心裡,也是很疑惑的:“斷浪,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無天把自己心裡的打算講了出來:“聶風,步驚雲有絕世好劍的機緣,凌雲窟裡面有你的機緣,我和你去凌雲窟走一趟吧,而且,我們也該找機會去祭拜一下先人。”
聶風聞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又一臉慚愧的樣子,道:“斷浪,還是你想的周到。”
“我現在已經娶妻,也確實應該帶著明月,去見見我爹。”
以前無天就把風雲的一些劇情,傳送到了聶風的腦海裡,他自然知道,聶家家傳的雪飲狂刀在凌雲窟,而且,在凌雲窟裡面,還有血菩堤這樣的聖藥。
但是,聶風得知這些的時候,就受命前往了無雙城,從無雙城回來,他又和明月成親,根本沒有時間去處理凌雲窟的事情。
現在經過無天的提醒,他才想到,他確實該去凌雲窟看一看了。
“不過,斷浪,你現在是天下會的幫主,真的可以和我們一起去凌雲窟嗎?”
聶風又詢問。
他打算帶著明月也一起去凌雲窟,所以這裡所用的詞不是我,而是我們。
無天的身份今非昔比,跟著他們一起去凌雲窟,實在讓他的心裡,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
“怎麼,我和你一起去凌雲窟,讓你不安了嗎?”無天開了一句玩笑。
聶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試探著說道:“在你給我看的天命裡面,我差點被你坑死在凌雲窟。”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三章步驚雲,請幫主賜教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斷浪心機深沉,明明身懷絕世武功,卻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好人。”
雄霸對著幽若說教。
作為他雄霸的女兒,幽若還是有些太天真了,居然覺得斷浪是一個好人,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斷浪如果真的是好人,也走不到今天這一步。
“爹,你對斷幫主有偏見。”
幽若卻有另外的看法。
在對待無天的態度上,她遠比雄霸要客觀。
雄霸看到幽若這麼說,只得在臉上露出一個無奈之色。
幽若的心裡,對無天居然有這麼好的印象,無論他怎麼扭轉,都扭轉不過來。
這讓他的心裡分外無奈。
……
無天放幽若自由之後,對於幽若的事情,就不怎麼上心,轉而將心思放到了步驚雲的身上。
步驚雲可是一個大問題,處理不好,對於天下會的影響,會非常大。
最簡單直接的方法,自然就是砍掉步驚雲的手臂,然後將步驚雲扔到鑄劍師於嶽的面前。
這樣,步驚雲不僅會得到麒麟臂,還會和於楚楚發生邂逅。
相比起愛慕聶風的孔慈,一心愛慕步驚雲的於楚楚,才是最適合步驚雲的女人。
只是,步驚雲現在畢竟是無天的手下,無天也不可能,一言不合就砍掉步驚雲的手臂。
思來想去,無天決定讓步驚雲自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
“文總管,去叫步驚雲來見我。”
無天的心裡做出決定後,對著一旁的文丑醜吩咐道。
“遵命!”
文丑醜得到無天的吩咐之後,馬上去找步驚雲。
……
步驚雲看到雄霸虎落平陽的時候,很想衝上去報仇,只是,當他見過雄霸在天下會養馬的樣子,步驚雲卻又覺得,殺死雄霸,反而是讓他解脫了。
讓以前高高在上的雄霸在天下會養馬,才是對他真正的折磨。
現在的步驚雲,已經不像原劇情裡那樣,被仇恨的執念所控制了。
聽到文丑醜的傳令後,步驚雲就第一時間來見無天。
“幫主,你找我。”
步驚雲來到無天的面前後,對著無天行了一禮。
無天輕輕點點頭,看著步驚雲,道:“對,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說著,無天又繼續道:“我知道你喜歡孔慈。”
步驚雲露出一個困惑之色。
他喜歡孔慈的事情,在天下會實在不是一個祕密,很多人都知道,他只是不明白,無天為什麼要突然間提起這件事。
“但是,你覺得,孔慈喜歡你嗎?”
無天接著問。
“孔慈自然是喜歡我的。”
步驚雲自信十足的說道。
孔慈的房間裡,擺滿了步驚雲這些年來所雕刻的木雕。
而孔慈對待他的態度,也一直都是溫柔之中,充滿了包容,因此,步驚雲從來都不曾懷疑過,孔慈對他的愛。
“哦,你倒是挺有自信。”
無天聽到步驚雲這麼說,輕輕笑了笑,隨後,他話頭一轉。
“據我所知,你給了孔慈一個木盒,孔慈說過,他會用那個木盒,來裝她最寶貴的東西,你知道她最寶貴的東西是什麼嗎?”
“你連這件事情都知道?”
步驚雲聞言驚了一下。
當日,步驚雲將那木盒交給孔慈的時候,現場只有聶風,結果無天居然也知道這件事,這還真的有些出乎步驚雲的預料。
無天笑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道:“我連天命都可以看到。”
“對於你的未來,我都瞭然於心。”
說著,無天又話頭一轉,鄭重的告誡步驚雲:“步驚雲,孔慈並不喜歡你。”
“不可能。”步驚雲斬釘截鐵的說道。
無天居然說孔慈不喜歡他,他的心裡一點都不相信。
“算了,給你看看吧!”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進入了步驚雲的眼睛裡。
隨後,步驚雲的腦海裡,就出現了《風雲》的一些劇情。
“真正適合你的女人,是於楚楚。”
等到步驚雲接受了腦海裡的資訊之後,無天又認真告誡步驚雲。
“楚楚,孔慈!”
步驚雲一時間陷入了猶豫之中。
他以前自以為,孔慈是愛她的,但是,無天傳過來的那些資訊,卻讓他明白。
孔慈只是不懂得拒絕他,孔慈真正愛的是聶風,不是他。
楚楚才是那個,真正值得他愛,令他無比心疼的女人。
“幫主,你把這件事告訴我,是要我去做什麼?”
步驚雲心思電轉,揣測了一下無天的心意,然後直接問了出來。
像無天這樣的人,故意和他說這樣的事,肯定不可能是看他會選哪個女人,而是有事情要吩咐他。
無天說出自己的安排:“我要砍掉你的左臂,然後送你去見楚楚的父親。”
步驚雲根本不做考慮,便對著無天道:“這隻手臂可以砍,但是,我也想見識一下幫主的真正實力。”
對於無天的真正實力,步驚雲的心裡,真的是好奇的不行。
但是,無天畢竟是天下會的幫主,而且,無天的一身實力非常可怕。
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挑釁無天,以下犯上,被打死的可能性太大了。
步驚雲雖然鐵石心腸,號稱不哭死神,但是,只要是能活著的人,沒有人會想死。
現在算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他可以光明正大對無天發起挑戰。
“可以,我滿足你的心願。”
無天一口答應下來。
既然這是步驚雲斷臂之前的願望,那他也沒有理由拒絕。
……
天下會的幫主斷浪,接受了不哭死神步驚雲的挑戰。
整個天下會譁然。
雖然所有人都不認為,步驚雲會是無天的對手,但是,能夠再次看到無天出手,那也是一個難得的際遇。
因此,天下會的弟子,全部聚集到了校場,想看到無天出手。
就連養馬的雄霸,也來到校場上,觀看無天和步驚雲的這場戰鬥。
他想通過無天的出招,來找到無天的破綻。
他成了無天的手下敗將,只能無可奈何的在天下會當雜役養馬,但是,雄霸的心裡堅信,這樣的生活,遲早會結束,他總有一天,會東山再起。
現在觀察好無天出手,尋找無天的破綻,日後也好對付無天。
這才是真正的梟雄,永遠不放棄自己,永遠未雨綢繆。
步驚雲在校場中央,對著無天行了一禮:“天下會護法步驚雲,請幫主賜教。”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二章至尊風範,真正王者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我可是雄霸的女兒?”
幽若奇怪的看著無天。
無天不殺她也就算了,還要給她自由,實在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無天聽到幽若的問話,道:“我知道你是雄霸的女兒,有什麼問題嗎?”
幽若不解,對無天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雄霸的女兒,為什麼不對付我,還要放我自由,我應該是你的敵人吧?”
“雄霸是雄霸,你是你,就算雄霸真的是我的敵人,和你也沒有關係。”無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連雄霸都不放在心上,更何況是幽若。
哪怕幽若真的為了雄霸而報仇,無天也不會在意。
幽若聽到無天這麼說,遲疑了一下,然後問:“我爹他,現在還活著嗎?”
權力的爭鬥是殘酷的。
雄霸作為一個失敗者,肯定不會有好下場,說不定,已經連命都沒有了。
幽若雖然長期被困在湖心小築,但是,作為雄霸的女兒,她並不是一個愚蠢的女孩。
她很清楚,在權力鬥爭中失敗的雄霸,可能會落得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因此,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幽若的語氣都有些顫抖。
“他還活著。”無天輕輕點了點頭,語氣肯定的說道。
“我現在讓他做天下會的雜役,在天下會給我養馬。”
無天說明了一下雄霸的情況後,又真心實意的對幽若道:“文總管說你武功不凡,是一個可用之材。”
“你若願意,可以為天下會效力。”
幽若是一個悲情的女子,而且,她的天命,還和斷浪有所糾纏,所以無天倒是不介意幫幫她。
“我為天下會效力?你要我做什麼?”
幽若詢問。
雄霸雖然不是天下會的幫主了,但是,作為雄霸之女,如果沒有天下會的庇護就去闖蕩江湖,恐怕是禍非福。
幽若不蠢,所以她沒有拒絕,而是好好的考慮起來。
只是,為無天效力之前,她要搞明白,自己將會肩負什麼樣的職責。
“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無天說道。
“誒?”
幽若奇怪的看著無天,她實在沒有想到,無天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比她當天下會的大小姐時還要舒服。
無天說明:“作為天下會的前任大小姐,你在天下會自然是有些特權的。”
“不管怎麼說,這天下會的偌大基業,都是雄霸用拳腳掌三絕打出來的,我佔了他的便宜,如果不給大小姐一些優待,未免有些太沒有人情味了。”
無天說著,對著幽若輕輕微笑。
雖然他給出的說法,就和開玩笑一樣,但是,真正面對無天的人,幾乎很難去懷疑他話裡的真實性。
“人情味。”
幽若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莞爾一笑:“這樣的話,可真的不像是從天下會幫主的嘴裡說出來的。”
無天開玩笑的問道:“所以,你覺得雄霸比我更像天下會的幫主嗎?”
幽若認真道:“我爹是一位霸主,但是,你才像是真正的大人物,有至尊的風範。”
“你是真正的王者。”
“我很佩服你的心胸。”
幽若看著無天的眼睛裡,閃著淡淡的光輝。
無天居然願意給她這個前幫主之女優待,幽若的心裡,對於無天的心胸佩服的五體投地。
幽若瞭解自己的父親雄霸,如果把雄霸和無天的位置對換一下,現在的雄霸,估計會想方設法整死無天,更不會放過無天的女兒。
“哈哈!”
無天爽朗的笑笑。
接著,無天又對著幽若安排道。
“幽若,你以後還可以住在湖心小築。”
“不會再有人限制你的自由,你隨時都可以出去,而且,只要你在天下會的地盤上,我保證你會有絕對的安全。”
“我現在就要出去!”幽若試探著說道。
“可以。”無天神色溫和。
幽若已經被軟禁在湖心小築太久了,對於自由,對於外面的天空,她的心裡過於嚮往。
不過,無天放幽若自由之後,幽若倒是也沒有亂來,只是在天下會的地盤上活動,完全沒有跑出去作死的意思。
自由之後的幽若,看到在天下會養馬的雄霸,心情頗為複雜。
雄霸在天下會積威已久,哪怕成了一個在天下會養馬的人,也沒有人敢冒犯他。
但是,從以前的天下會幫主,淪落成天下會的養馬雜役,對於雄霸而言,就是一個極大的屈辱。
幽若看到雄霸的時候,雄霸正在給馬添草料。
以往意氣風發的那個武林霸主——雄霸,此刻看上去,似乎老邁了很多,就彷彿一位普通的老人一般。
幽若看著雄霸的身影,忍不住鼻子一酸。
她那麼驕傲的父親,現在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幽若的心裡,甚至在遲疑,要不要讓雄霸看到現在的自己。
以雄霸的自尊心,在這種時刻,還真的未必願意看到她。
“爹!”
只是,想了一下後,幽若還是作出了決定,向著雄霸走來,喚了一聲。
如今天下會的大權,已經被無天握在手裡,雄霸想要東山再起,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說不定,以後的雄霸,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他們父女,難道還可以一直不相見不成。
雄霸聽到幽若的聲音,放下手裡的草料,回頭看來。
“幽若?”
“你怎麼從湖心小築出來了?”
雄霸臉上露出一抹驚色,然後急忙關切的問道。
他是武林霸主,他的心靈上,幾乎沒有什麼破綻,但是,他的一兒一女,又確確實實是他的破綻。
幽若看到了雄霸臉上的關切,出聲解釋:“是斷幫主放我自由的。”
雄霸聞言,又急忙問:“斷浪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斷幫主人很好,他還讓我加入了天下會,並且,還說我想做什麼都可以。”
幽若誇獎了無天一聲,同時還說明了自己的情況。
“斷浪有這麼好?”雄霸卻是一臉懷疑的樣子,在心裡擔心,無天還有別的花招。
像他們這樣的大陰謀家,都是走一步,算三步,一個不起眼的舉動,都包含深意。
無天把他的女兒從湖心小築放了出來,而且,還這麼優待,雄霸總覺得在無天的心裡,是另有所圖,不懷好意。
“爹,斷幫主真的是一個好人。”幽若認真說明。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無雙城的底氣,也正是劍聖。
“我對劍聖嚮往已久,但是,我不認為他可以幫助我恢復功力。”
雄霸語氣篤定。
哪怕一身功力無法發揮,他也還是那位武林霸主,最多是在無天的面前慫一下罷了。
雄霸說完後,又似笑非笑的看著獨孤一方,別有深意道。
“你們無雙城,還是好好想一下,該怎麼自保吧。”
“斷浪的野心,實在是我生平罕見。”
“他明明有問鼎天下的武功,卻一直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他所圖之大,平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在老夫看來,他恐怕不會滿足於,天下會和無雙城一起控制神州。”
“他的目標,應該是整個天下。”
“他下一個要除掉的,就是無雙城。”
雄霸自然不是好心的要提醒獨孤一方,他只是想給無天找些麻煩罷了。
獨孤一方聞言,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一個憂心忡忡之色。
雄霸所說的事情,恰好是他害怕發生,卻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天下會是雄霸打造的鐵桶江山,無天從雄霸的手裡奪權後,又在短時間,真正的收伏了天下會。
當今的神州武林,只有無雙城才可以和天下會抗衡。
那麼,無天的下一個目標,只可能是無雙城。
獨孤鳴看到自己父親憂心的樣子,馬上安慰道:“爹,我們無雙城也不是好惹的,而且還有大伯坐鎮。”
“斷浪要是想對付無雙城,我怕他付不起代價。”
獨孤鳴說到這裡,臉現狠色。
作為無雙城的少城主,獨孤鳴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草包。
“呵呵——年輕人!”
雄霸聽到獨孤鳴的話,卻是笑了笑,輕輕搖了搖頭。
說著,雄霸看向獨孤一方,認真問道:“你今天已經見識過斷浪的武功,你覺得他的武功怎麼樣?”
獨孤一方沉默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道:“深不可測。”
的確是深不可測。
獨孤一方哪怕到了現在,都不知道白天的時候,無天究竟是怎麼出手了,居然將一杯茶水,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傾倒到了他的身上。
這手段,著實有些可怕。
已知的可怕,終究是有限的。
但是,未知和神祕,卻會造成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恐懼。
無天的武功,帶給獨孤一方的印象,就是深不可測的未知。
正是因為這樣,獨孤一方才會大晚上,帶著獨孤鳴出來,他實在不敢像沒事人一樣,留在天下會。
“老夫一直沒有對無雙城動手,是因為老夫的三分歸元氣還沒有練成,沒有把握對付劍聖。”
“但是,斷浪可沒有這樣的顧忌。”
無天繼續給獨孤一方上眼藥水。
《風雲》世界是高武世界,一人成軍,也是等閒,甚至有可怕的存在,可以在歷史幕後操縱蒼生。
以前的天下會和無雙城,是神州武林公認的兩大超級勢力,造就天下會和無雙城這種地位的,不是天下會和無雙城有多少弟子門人,而是因為天下會和無雙城,都有一尊無比可怕的高階戰力。
天下會的雄霸,無雙城的劍聖。
是他們兩位,撐起了兩大超級勢力的排面。
而現在,天下會的雄霸廢了,但是,卻有更加可怕的斷浪上位。
兩大超級大勢力,會不會真的打起來,和底下那些小嘍囉的關係不大,和頂級戰力有極大的關係。
劍聖要是對斷浪沒有足夠的威懾力,天下會一定會進攻無雙城的。
獨孤一方的心裡閃過很多想法,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又對著雄霸道:“雄霸主,你真的不願意加入我們無雙城嗎?”
“要老夫加入無雙城,起碼得讓老夫看看,你們無雙城在斷浪的壓力下,能做到自保。”
雄霸面色不變。
對於劍聖的強大,他可以想象,但是,無天的實力,他到現在都探不出根底。
在局勢還沒有明朗的時候,他就做了天下會的叛徒,加入無雙城,這不是嫌棄自己活的太久了嗎?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無雙城的底氣,也正是劍聖。
“我對劍聖嚮往已久,但是,我不認為他可以幫助我恢復功力。”
雄霸語氣篤定。
哪怕一身功力無法發揮,他也還是那位武林霸主,最多是在無天的面前慫一下罷了。
雄霸說完後,又似笑非笑的看著獨孤一方,別有深意道。
“你們無雙城,還是好好想一下,該怎麼自保吧。”
“斷浪的野心,實在是我生平罕見。”
“他明明有問鼎天下的武功,卻一直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他所圖之大,平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在老夫看來,他恐怕不會滿足於,天下會和無雙城一起控制神州。”
“他的目標,應該是整個天下。”
“他下一個要除掉的,就是無雙城。”
雄霸自然不是好心的要提醒獨孤一方,他只是想給無天找些麻煩罷了。
獨孤一方聞言,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一個憂心忡忡之色。
雄霸所說的事情,恰好是他害怕發生,卻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天下會是雄霸打造的鐵桶江山,無天從雄霸的手裡奪權後,又在短時間,真正的收伏了天下會。
當今的神州武林,只有無雙城才可以和天下會抗衡。
那麼,無天的下一個目標,只可能是無雙城。
獨孤鳴看到自己父親憂心的樣子,馬上安慰道:“爹,我們無雙城也不是好惹的,而且還有大伯坐鎮。”
“斷浪要是想對付無雙城,我怕他付不起代價。”
獨孤鳴說到這裡,臉現狠色。
作為無雙城的少城主,獨孤鳴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草包。
“呵呵——年輕人!”
雄霸聽到獨孤鳴的話,卻是笑了笑,輕輕搖了搖頭。
說著,雄霸看向獨孤一方,認真問道:“你今天已經見識過斷浪的武功,你覺得他的武功怎麼樣?”
獨孤一方沉默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道:“深不可測。”
的確是深不可測。
獨孤一方哪怕到了現在,都不知道白天的時候,無天究竟是怎麼出手了,居然將一杯茶水,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傾倒到了他的身上。
這手段,著實有些可怕。
已知的可怕,終究是有限的。
但是,未知和神祕,卻會造成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恐懼。
無天的武功,帶給獨孤一方的印象,就是深不可測的未知。
正是因為這樣,獨孤一方才會大晚上,帶著獨孤鳴出來,他實在不敢像沒事人一樣,留在天下會。
“老夫一直沒有對無雙城動手,是因為老夫的三分歸元氣還沒有練成,沒有把握對付劍聖。”
“但是,斷浪可沒有這樣的顧忌。”
無天繼續給獨孤一方上眼藥水。
《風雲》世界是高武世界,一人成軍,也是等閒,甚至有可怕的存在,可以在歷史幕後操縱蒼生。
以前的天下會和無雙城,是神州武林公認的兩大超級勢力,造就天下會和無雙城這種地位的,不是天下會和無雙城有多少弟子門人,而是因為天下會和無雙城,都有一尊無比可怕的高階戰力。
天下會的雄霸,無雙城的劍聖。
是他們兩位,撐起了兩大超級勢力的排面。
而現在,天下會的雄霸廢了,但是,卻有更加可怕的斷浪上位。
兩大超級大勢力,會不會真的打起來,和底下那些小嘍囉的關係不大,和頂級戰力有極大的關係。
劍聖要是對斷浪沒有足夠的威懾力,天下會一定會進攻無雙城的。
獨孤一方的心裡閃過很多想法,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又對著雄霸道:“雄霸主,你真的不願意加入我們無雙城嗎?”
“要老夫加入無雙城,起碼得讓老夫看看,你們無雙城在斷浪的壓力下,能做到自保。”
雄霸面色不變。
對於劍聖的強大,他可以想象,但是,無天的實力,他到現在都探不出根底。
在局勢還沒有明朗的時候,他就做了天下會的叛徒,加入無雙城,這不是嫌棄自己活的太久了嗎?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十章他的目標,是整個天下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雄霸乃是武林霸主,信奉的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敢違抗他的,敢背叛他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所以,雄霸現在說的這話,那還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只是,如果面對的是以前的雄霸,獨孤鳴也不敢用這樣的態度。
獨孤鳴會害怕以前的雄霸,但是,不會在意現在的雄霸。
雖然一時之間,獨孤鳴被雄霸的氣魄所懾,但是,他很快就反應過來,有些惱羞成怒質問雄霸。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雄霸嗎?現在的你,不過是天下會的一個馬伕罷了。”
“鳴兒,怎麼說話呢?”獨孤一方這個時候,才裝模作樣的開口,訓斥獨孤鳴。
隨後,獨孤一方還接著道:“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獨孤鳴接著獨孤一方的話頭,笑了笑,道:“對,莫欺少年窮,莫欺中年窮,莫欺老年窮,入土為安。”
獨孤一方繼續道:“雄幫主畢竟曾經輝煌過,肯定會有東山再起時。”
獨孤鳴繼續唱紅臉:“爹,雄霸這個老傢伙不識抬舉,你不必給他面子。”
雄霸冷著一張臉,沉默不語。
就算他的一身實力受到了限制,他也是那個驕傲的雄霸。
虎落平陽,龍遊淺灘,那也是龍和虎。
“鳴兒,不可無禮!”
獨孤一方這麼訓了獨孤鳴一聲後,就又對雄霸道:“雄幫主,你畢竟是天下會的前幫主,斷浪容不下你的。”
“斷浪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對你出手,天下會不是你的久留之地。”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帶你去無雙城。”
獨孤一方說這話的時候,倒是有幾分真心實意的意味。
可惜,雄霸對於獨孤一方的話,那是一個字都不信。
獨孤一方可不是什麼好人,真正的對比起來,獨孤一方比雄霸都壞。
“獨孤城主的好意,雄霸心領了。”
雄霸用一種極平淡的語氣說道。
獨孤一方聞言,又別有深意道:“若我無雙城的劍聖出手,說不定可以助你恢復功力。”
劍聖和武林神話無名一樣,都是傳說中的高手,江湖中雖然沒有了他們的蹤跡,但是,卻仍在流傳著他們的傳說。
無雙城的底氣,也正是劍聖。
“我對劍聖嚮往已久,但是,我不認為他可以幫助我恢復功力。”
雄霸語氣篤定。
哪怕一身功力無法發揮,他也還是那位武林霸主,最多是在無天的面前慫一下罷了。
雄霸說完後,又似笑非笑的看著獨孤一方,別有深意道。
“你們無雙城,還是好好想一下,該怎麼自保吧。”
“斷浪的野心,實在是我生平罕見。”
“他明明有問鼎天下的武功,卻一直甘心在天下會當一個養馬的雜役,他所圖之大,平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在老夫看來,他恐怕不會滿足於,天下會和無雙城一起控制神州。”
“他的目標,應該是整個天下。”
“他下一個要除掉的,就是無雙城。”
雄霸自然不是好心的要提醒獨孤一方,他只是想給無天找些麻煩罷了。
獨孤一方聞言,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一個憂心忡忡之色。
雄霸所說的事情,恰好是他害怕發生,卻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天下會是雄霸打造的鐵桶江山,無天從雄霸的手裡奪權後,又在短時間,真正的收伏了天下會。
當今的神州武林,只有無雙城才可以和天下會抗衡。
那麼,無天的下一個目標,只可能是無雙城。
獨孤鳴看到自己父親憂心的樣子,馬上安慰道:“爹,我們無雙城也不是好惹的,而且還有大伯坐鎮。”
“斷浪要是想對付無雙城,我怕他付不起代價。”
獨孤鳴說到這裡,臉現狠色。
作為無雙城的少城主,獨孤鳴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草包。
“呵呵——年輕人!”
雄霸聽到獨孤鳴的話,卻是笑了笑,輕輕搖了搖頭。
說著,雄霸看向獨孤一方,認真問道:“你今天已經見識過斷浪的武功,你覺得他的武功怎麼樣?”
獨孤一方沉默了一下,然後一本正經道:“深不可測。”
的確是深不可測。
獨孤一方哪怕到了現在,都不知道白天的時候,無天究竟是怎麼出手了,居然將一杯茶水,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傾倒到了他的身上。
這手段,著實有些可怕。
已知的可怕,終究是有限的。
但是,未知和神祕,卻會造成難以用言語來表達的恐懼。
無天的武功,帶給獨孤一方的印象,就是深不可測的未知。
正是因為這樣,獨孤一方才會大晚上,帶著獨孤鳴出來,他實在不敢像沒事人一樣,留在天下會。
“老夫一直沒有對無雙城動手,是因為老夫的三分歸元氣還沒有練成,沒有把握對付劍聖。”
“但是,斷浪可沒有這樣的顧忌。”
無天繼續給獨孤一方上眼藥水。
《風雲》世界是高武世界,一人成軍,也是等閒,甚至有可怕的存在,可以在歷史幕後操縱蒼生。
以前的天下會和無雙城,是神州武林公認的兩大超級勢力,造就天下會和無雙城這種地位的,不是天下會和無雙城有多少弟子門人,而是因為天下會和無雙城,都有一尊無比可怕的高階戰力。
天下會的雄霸,無雙城的劍聖。
是他們兩位,撐起了兩大超級勢力的排面。
而現在,天下會的雄霸廢了,但是,卻有更加可怕的斷浪上位。
兩大超級大勢力,會不會真的打起來,和底下那些小嘍囉的關係不大,和頂級戰力有極大的關係。
劍聖要是對斷浪沒有足夠的威懾力,天下會一定會進攻無雙城的。
獨孤一方的心裡閃過很多想法,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又對著雄霸道:“雄霸主,你真的不願意加入我們無雙城嗎?”
“要老夫加入無雙城,起碼得讓老夫看看,你們無雙城在斷浪的壓力下,能做到自保。”
雄霸面色不變。
對於劍聖的強大,他可以想象,但是,無天的實力,他到現在都探不出根底。
在局勢還沒有明朗的時候,他就做了天下會的叛徒,加入無雙城,這不是嫌棄自己活的太久了嗎?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聶風的腦海裡面,立刻出現了《風雲》的一些劇情。
他不只看到了明月和夢,還看到了雄霸要對付他們三個師兄弟的事情。
“怎麼回事,雄霸將來竟然會對付我們?”
聶風忍不住出聲。
問了一聲後,聶風又接著問:“這些既然是將來會發生的事情,為什麼現在又不一樣了?”
無天笑了笑,自信十足,道:“這個世界有天命,但是,在我斷浪覺醒的那一刻,我就是天命。”
“天命如何,不是由天說了算,是由我說了算。”
“你心裡,有決定了嗎?”
無天說著,看著聶風問道。
“我想去無雙城。”
聶風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只是,說了這話之後,聶風又糾結了一下,問道:“但是,孔慈怎麼辦?她不喜歡雲師兄。”
“我也很頭疼啊!”無天苦惱。
孔慈的事情,還真的不好處理。
大師兄的妻子,躺在二師兄的懷裡,說愛著三師弟,說實話,實在有些太亂了。
無天很尊重別人的意願,如果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無天倒是不介意成全一下。
但是,他們三個和孔慈之間,都是單箭頭。
尤其孔慈一直是天下會的婢女,性子柔弱,不懂拒絕,步驚雲執念太深,仇恨入骨,傷人又傷己。
一不小心,就會造成一場孽緣。
無天現在是天下會的話事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天下會,因為這麼一點莫名其妙的事情,而變得四分五裂。
雄霸的三大弟子,都是天下會的重要戰力。
無天雖然強,但是,橫掃天下的時候,卻由自己這個話事人上場動手,未免有些過於不成體統。
“要不,先把步驚雲的左臂砍掉,送他去見於楚楚吧。”
無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說道。
聶風看到無天說這樣的話,只得裝作沒聽懂的樣子,對無天道:“斷浪,我先下去了。”
事關步驚雲,以他和步驚雲的關係,聽太多也不合適。
否則的話,等無天真的對步驚雲出手的時候,他是旁觀,還是插手,都不合適。
“嗯!”
無天點了點頭。
聶風轉身退下。
……
以前的斷浪,是天下會的雜役,就住在天下會的馬棚裡面。
後來斷浪化身覺醒本我,奪取了天下會的霸權,自然就輪到雄霸住馬棚了。
雄霸一身真氣,都被一股異力壓制住,但是,雄霸從來都沒有放棄自己,每天都努力運功,想要衝破身上的束縛。
深夜,雄霸心裡想到白天的屈辱,拼命調動身上的真氣,對抗束縛他的那股異力,想要重新恢復過去的實力。
“沒想到,堂堂的雄幫主,現在居然住在馬棚裡,那斷浪小兒,實在欺人太甚了。”
正在這個時候,獨孤一方帶著兒子獨孤鳴,走到了馬棚外面,看著馬棚裡的雄霸,他輕聲說道。
現在的天下會,就是無天的地盤,獨孤一方說話的時候,也是很注意的,因此雖然叫了一聲斷浪小兒,但是卻沒有敢用太大的聲音,最多隻能讓雄霸聽到。
雄霸停下運功,冷眼看著馬棚外的獨孤一方,道:“獨孤一方,你要是當著斷浪的面,叫他斷浪小兒,老夫還佩服你幾分。”
白天的時候,獨孤一方對他施展音攻之術,令他差一點就惹上大麻煩,這使雄霸的心裡,對獨孤一方有著異常強烈的不滿。
“雄霸,你還以為你是天下會的幫主嗎?居然敢這麼對我爹說話?”
獨孤一方還沒有說什麼,獨孤鳴語氣生硬,對著雄霸呵斥出聲。
“果然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遊淺灘遭蝦戲。”
雄霸怒極而笑。
“如果老夫還是天下會的幫主,你敢這麼對老夫說話,老夫早就把你斃於掌下了。”
(PS:今天居然又等到現在才更新,心裡面有一種濃濃的愧疚感,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做到三更。)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聶風的腦海裡面,立刻出現了《風雲》的一些劇情。
他不只看到了明月和夢,還看到了雄霸要對付他們三個師兄弟的事情。
“怎麼回事,雄霸將來竟然會對付我們?”
聶風忍不住出聲。
問了一聲後,聶風又接著問:“這些既然是將來會發生的事情,為什麼現在又不一樣了?”
無天笑了笑,自信十足,道:“這個世界有天命,但是,在我斷浪覺醒的那一刻,我就是天命。”
“天命如何,不是由天說了算,是由我說了算。”
“你心裡,有決定了嗎?”
無天說著,看著聶風問道。
“我想去無雙城。”
聶風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只是,說了這話之後,聶風又糾結了一下,問道:“但是,孔慈怎麼辦?她不喜歡雲師兄。”
“我也很頭疼啊!”無天苦惱。
孔慈的事情,還真的不好處理。
大師兄的妻子,躺在二師兄的懷裡,說愛著三師弟,說實話,實在有些太亂了。
無天很尊重別人的意願,如果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無天倒是不介意成全一下。
但是,他們三個和孔慈之間,都是單箭頭。
尤其孔慈一直是天下會的婢女,性子柔弱,不懂拒絕,步驚雲執念太深,仇恨入骨,傷人又傷己。
一不小心,就會造成一場孽緣。
無天現在是天下會的話事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天下會,因為這麼一點莫名其妙的事情,而變得四分五裂。
雄霸的三大弟子,都是天下會的重要戰力。
無天雖然強,但是,橫掃天下的時候,卻由自己這個話事人上場動手,未免有些過於不成體統。
“要不,先把步驚雲的左臂砍掉,送他去見於楚楚吧。”
無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說道。
聶風看到無天說這樣的話,只得裝作沒聽懂的樣子,對無天道:“斷浪,我先下去了。”
事關步驚雲,以他和步驚雲的關係,聽太多也不合適。
否則的話,等無天真的對步驚雲出手的時候,他是旁觀,還是插手,都不合適。
“嗯!”
無天點了點頭。
聶風轉身退下。
……
以前的斷浪,是天下會的雜役,就住在天下會的馬棚裡面。
後來斷浪化身覺醒本我,奪取了天下會的霸權,自然就輪到雄霸住馬棚了。
雄霸一身真氣,都被一股異力壓制住,但是,雄霸從來都沒有放棄自己,每天都努力運功,想要衝破身上的束縛。
深夜,雄霸心裡想到白天的屈辱,拼命調動身上的真氣,對抗束縛他的那股異力,想要重新恢復過去的實力。
“沒想到,堂堂的雄幫主,現在居然住在馬棚裡,那斷浪小兒,實在欺人太甚了。”
正在這個時候,獨孤一方帶著兒子獨孤鳴,走到了馬棚外面,看著馬棚裡的雄霸,他輕聲說道。
現在的天下會,就是無天的地盤,獨孤一方說話的時候,也是很注意的,因此雖然叫了一聲斷浪小兒,但是卻沒有敢用太大的聲音,最多隻能讓雄霸聽到。
雄霸停下運功,冷眼看著馬棚外的獨孤一方,道:“獨孤一方,你要是當著斷浪的面,叫他斷浪小兒,老夫還佩服你幾分。”
白天的時候,獨孤一方對他施展音攻之術,令他差一點就惹上大麻煩,這使雄霸的心裡,對獨孤一方有著異常強烈的不滿。
“雄霸,你還以為你是天下會的幫主嗎?居然敢這麼對我爹說話?”
獨孤一方還沒有說什麼,獨孤鳴語氣生硬,對著雄霸呵斥出聲。
“果然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遊淺灘遭蝦戲。”
雄霸怒極而笑。
“如果老夫還是天下會的幫主,你敢這麼對老夫說話,老夫早就把你斃於掌下了。”
(PS:今天居然又等到現在才更新,心裡面有一種濃濃的愧疚感,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做到三更。)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九章我就是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她叫明月,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
“她是無雙城明家的傳人。”
無天簡單介紹了一下聶風所愛之人的身份,接著說明道。
“在無雙城有一門叫作傾城之戀的可怕劍法,只有心意相通,情意交融的一對男女,手持無雙陰陽劍,才可以使出傾城之戀。”
“你和明月就可以使出傾城之戀劍法。”
“明月——明月——”聶風細細品味了一下這個名字,“倒真是一個好名字。”
隨後,聶風又對著無天,極自通道。
“斷浪,派我去無雙城吧,我既然從你的口中,知道了明月的命運,等到了無雙城,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
風中之神聶風,對於自己的武功,自然是有著一定自信的。
讓他去幹獨孤一方,他有些信心不足,但是讓他去保護一個人,他自問沒有多大的問題。
“真正讓我猶豫,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的,還有別的問題。”
無天一副苦惱的樣子說道。
“你和明月,會有一場知暫而深刻的愛情,但是,在明月過世之後,你還會遇到一個讓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
“你今後也一定會遇到那個女人,到了那個時候,明月又該怎麼辦?”
無天說著,一臉為難的看著聶風。
他是個不喜歡悲劇的人,聶風和步驚雲都是他們的手下,如果能改變他們身上的悲劇,那麼,無天也不介意做一些事情。
但是,聶風和步驚雲的命運,都有些太坑了,想改變他們的命運,將會引發的連鎖反應,也會特別麻煩。
聶風聽到無天的話後,當即一本正經道:“斷浪,我對感情很認真的。”
說著,他卻又話頭一轉:“那個會讓我愛到骨子裡的女人,又叫什麼名字?”
少年慕艾,尤其聶風的性子,還比較天真爛漫,對於自己將會喜歡的女人,還有未來會喜歡的女人,他的心裡,實在有著一種很強烈的好奇。
“她叫作夢,她也會成為你的夢。模樣和明月一模一樣。”
無天輕聲道。
在《風雲》的劇情裡,明月只是聶風的一個短暫而美好的回憶,而夢在聶風的人生裡,佔據了更為重要的比重。
“算了,這是你的命運,給你看看吧,要不要去無雙城,你自己決定。”
無天說著,眼裡射出一道神光,射入了聶風的眼睛裡。
聶風的腦海裡面,立刻出現了《風雲》的一些劇情。
他不只看到了明月和夢,還看到了雄霸要對付他們三個師兄弟的事情。
“怎麼回事,雄霸將來竟然會對付我們?”
聶風忍不住出聲。
問了一聲後,聶風又接著問:“這些既然是將來會發生的事情,為什麼現在又不一樣了?”
無天笑了笑,自信十足,道:“這個世界有天命,但是,在我斷浪覺醒的那一刻,我就是天命。”
“天命如何,不是由天說了算,是由我說了算。”
“你心裡,有決定了嗎?”
無天說著,看著聶風問道。
“我想去無雙城。”
聶風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只是,說了這話之後,聶風又糾結了一下,問道:“但是,孔慈怎麼辦?她不喜歡雲師兄。”
“我也很頭疼啊!”無天苦惱。
孔慈的事情,還真的不好處理。
大師兄的妻子,躺在二師兄的懷裡,說愛著三師弟,說實話,實在有些太亂了。
無天很尊重別人的意願,如果真的是郎有情,妾有意,無天倒是不介意成全一下。
但是,他們三個和孔慈之間,都是單箭頭。
尤其孔慈一直是天下會的婢女,性子柔弱,不懂拒絕,步驚雲執念太深,仇恨入骨,傷人又傷己。
一不小心,就會造成一場孽緣。
無天現在是天下會的話事人,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天下會,因為這麼一點莫名其妙的事情,而變得四分五裂。
雄霸的三大弟子,都是天下會的重要戰力。
無天雖然強,但是,橫掃天下的時候,卻由自己這個話事人上場動手,未免有些過於不成體統。
“要不,先把步驚雲的左臂砍掉,送他去見於楚楚吧。”
無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說道。
聶風看到無天說這樣的話,只得裝作沒聽懂的樣子,對無天道:“斷浪,我先下去了。”
事關步驚雲,以他和步驚雲的關係,聽太多也不合適。
否則的話,等無天真的對步驚雲出手的時候,他是旁觀,還是插手,都不合適。
“嗯!”
無天點了點頭。
聶風轉身退下。
……
以前的斷浪,是天下會的雜役,就住在天下會的馬棚裡面。
後來斷浪化身覺醒本我,奪取了天下會的霸權,自然就輪到雄霸住馬棚了。
雄霸一身真氣,都被一股異力壓制住,但是,雄霸從來都沒有放棄自己,每天都努力運功,想要衝破身上的束縛。
深夜,雄霸心裡想到白天的屈辱,拼命調動身上的真氣,對抗束縛他的那股異力,想要重新恢復過去的實力。
“沒想到,堂堂的雄幫主,現在居然住在馬棚裡,那斷浪小兒,實在欺人太甚了。”
正在這個時候,獨孤一方帶著兒子獨孤鳴,走到了馬棚外面,看著馬棚裡的雄霸,他輕聲說道。
現在的天下會,就是無天的地盤,獨孤一方說話的時候,也是很注意的,因此雖然叫了一聲斷浪小兒,但是卻沒有敢用太大的聲音,最多隻能讓雄霸聽到。
雄霸停下運功,冷眼看著馬棚外的獨孤一方,道:“獨孤一方,你要是當著斷浪的面,叫他斷浪小兒,老夫還佩服你幾分。”
白天的時候,獨孤一方對他施展音攻之術,令他差一點就惹上大麻煩,這使雄霸的心裡,對獨孤一方有著異常強烈的不滿。
“雄霸,你還以為你是天下會的幫主嗎?居然敢這麼對我爹說話?”
獨孤一方還沒有說什麼,獨孤鳴語氣生硬,對著雄霸呵斥出聲。
“果然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遊淺灘遭蝦戲。”
雄霸怒極而笑。
“如果老夫還是天下會的幫主,你敢這麼對老夫說話,老夫早就把你斃於掌下了。”
(PS:今天居然又等到現在才更新,心裡面有一種濃濃的愧疚感,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做到三更。)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我真不想當BOSS – 第八章麒麟瘋血,風神天命

小說,小說推薦
我真不想當BOSS
“自然是有的。”
無天用一種很篤定的語氣答道。
他當然知道,獨孤一方想要問的,不只是如此,但是,無天能把話說到這樣的地步,也夠意思了。
說到底,無雙城都是天下會的敵對勢力。
而獨孤一方,從來都不是無天的朋友。
無天將話題從天命上移開,又以神州武林的局勢為題,和獨孤一方探討了一會兒。
然後,無天還留獨孤父子在天下會住下。
在無天的房間裡,無天讓文丑醜等人退下,唯獨讓聶風留了下來。
聶風留下來,看到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忍不住問:“幫主,你有什麼事要對我說嗎?”
無天聽到聶風出聲,這才道:“聶風,你是我的好朋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你像以前一樣,叫我斷浪就可以了。”
斷浪和聶風自幼相識,一起拜入了天下會。
聶風是雄霸的親傳弟子,而斷浪只是天下會的一名雜役,但是,聶風一直都把斷浪當成是好朋友。
兩人間的友誼,從來都沒有因為身份,而產生變化。
《風雲》的劇情裡面,聶風就因為這番情誼,被斷浪坑了好多次,甚至數次險死還生。
但是,在斷浪化身的心裡,聶風確實是他唯一的好朋友。
聶風聽到無天這麼說,笑了笑,喚道:“斷浪!”
他的心性善良,天真燦漫,在無天上位之後,他和別人一樣,稱呼無天為幫主,也只是不想給無天添麻煩。
現在無天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更願意直呼無天的名字。
“你留下我,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我嗎?”
聶風明明白白的問出來。
他可不認為,無天故意留下他一個人,只是要和他敘舊,聊一些沒有意義的話題。
“我在考慮一件事。”
無天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什麼事?”
聶風性子爛漫,沒有什麼心機,而且,他的心裡還把無天當成是自己的好朋友,因此這個時候,直接就問了出來。
無天道:“我在考慮,要不要派你去無雙城。”
“嗯?”聶風聞言,臉上露出一個疑惑之色。
無天繼續說明:“我看到了你的天命,你此去無雙城,會遇到一位你心愛的女子,甚至,你還可以殺掉獨孤一方,取得無雙劍,令無雙城大亂。”
“憑我的武功,怎麼可能殺掉獨孤一方?”聽到無天的話,聶風自己都有些難以置信。
他確實是年輕一輩中的強者,但是,和成名已久的獨孤一方相比,未免有些太過於勉強了。
他被孤獨一方打死還差不多,說什麼殺死獨孤一方,無天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
聶風說出自己心裡的質疑後,用一種很懷疑的目光看著無天。
無天耐心的對聶風說明起來。
“你爹聶人王,是在凌雲窟外,被火麒麟所殺,這是你親眼所見,所以,你應該知道世間有火麒麟這隻異獸。”
“而你聶家祖上,有一位叫作聶英的武道強人。”
“昔日火麒麟為禍世間,聶英與其大戰的六天六夜,終於找到機會,一刀刺傷了火麒麟。”
“聶英也因此飲下了麒麟血,那血幾乎要燒燬他的五臟六腑,但是他卻堅強的活了下來。可是,麒麟血魔性深重,令聶英漸漸變成只知道殺戮的麒麟人魔。”
“這股魔性,也伴隨著聶家的傳承,世代傳了下來。”
“於是,江湖上就有了聶家人有瘋血的傳說,聶家之人,一旦啟用了身上的瘋血,就可以功力倍增。”
“聶風,在你的身上,就有瘋血。”
多年前,雄霸與聶風之父聶人王決戰,結果聶人王在凌雲窟的洞口前,被火麒麟叼走。
這都是聶風親眼目睹的事實,所以,聶風是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火麒麟的。
無天對著聶風說明完後,又接著鄭重道:“聶風,在我看到的天命裡,你此去無雙城,會啟用瘋血,將獨孤一方斬殺。”
聶風聞言,當即道:“斷浪,聽說無雙城治下,民不聊生,平民如草芥,如果真能除掉獨孤一方,攻下無雙城,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我願意去無雙城。”
聶風這話,說的真心實意。
天下會的宗旨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確實有點像大反派的樣子。
但是,相比起來,還是無雙城更加不像一回事。
在天下會的統治下,那些普通平民活的,起碼還像一個人,但是,無雙城將那些普通百姓,都是當做牲畜看待的。
雄霸是一位霸主,而且是一位有著巨集圖偉業的霸主,這就註定,他不會不顧民心。
原劇情裡,風雲對付雄霸,從來都不是因為什麼大義,而是為了私仇。
不哭死神步驚雲自幼就和雄霸有滅門之仇,而風中之神聶風和雄霸的大弟子秦霜,也是被雄霸百般算計。
如果不是雄霸太作死,步驚雲不知道會蟄伏到幾時,至於聶風和秦霜,更是基本上沒有造反的可能。
現在的無雙城已經民怨沸騰,如果不是有劍聖坐鎮,而且獨孤家的力量太強,無雙城的那些平民,早就反了。
天下會和無雙城是競爭對手,聶風對於無雙城的情況,也是瞭解的。
他雖然熱愛和平,但他也是真的認為,天下會攻佔無雙城,會是一件好事。
無天自然知道,聶風的話是發自真心說出來的,他又道:“你想的太簡單了,你可知道,你要啟用瘋血,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無天也不等聶風詢問,緊接著就說出了答案。
“你會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打落懸崖,屍骨無存。”
“然後你的瘋血才會被啟用,殺死獨孤一方。”
聶風連續兩次,聽到無天提起,他未來會心愛的女人,他不禁有些在意。
現在的風中之神聶風,雖然有著相當大的名氣,但是,他接觸最多的女人,就是天下會的婢女孔慈,和別的女人,基本上沒有什麼接觸。
現在無天口口聲聲,在說他喜歡的女人,他還真的有些好奇,這個女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聶風心裡好奇,就忍不住問出來:“斷浪,我真的會在無雙城,遇到我心愛的女人嗎?她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PS:下午去見了一下朋友,還一起吃了晚飯,所以這一章遲了,今天應該是沒有第三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