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8章 白景武回來了(800月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早在1862年,京師同文館開設的時候,就出現了黑板,如今京師大學醫學實習館也用上了這種教學用具,沈隆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將自己那篇《關於一種驢皮提取物對幾種女性常見病的治療作用》的大概內容寫在了黑板上。
他在隔壁清華大學當老師的時間加起來都有幾十年了,教學經驗豐富地很,課程講得是妙趣橫生,學生們都聽得入了神。
沈隆指著黑板上的圖表、邏輯鏈給學生們說道,“其實這篇論文說得就是瀧膠對婦女崩中的用法,這在中醫裡面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兒,想必你們在各種藥典上都見得多了;所以今天這節課的主要內容不在這篇論文字身。”
“而在於這篇論文裡面體現出來的科學研究方法,一種藥是不是有效、為什麼有效,要用什麼辦法來判斷,什麼辦法來核實,這才是關鍵所在;中國幾千年來積累的醫書藥典數不勝數,這裡面的方子真的都有用麼?我看不見得吧?縱使《本草》這樣的經典也難免有多疏漏。”比如說那句“故腦殘者無藥可醫”就不對麼,拉到楊教授那電幾下肯定會好。
“所以你們在給病人診病的時候不可迷信經典,一旦發現某種藥方並不對症,就應該馬上停下分析原因,如果能找出原因所在,讓之後的病人不再受此毒害則善莫大焉!為醫者不僅要知其然,更應該知其所以然,如此才能更好地診治病人。”
所以這節課講述的不是具體內容,而是科學研究的方法論,只要方法論對了,日後自然能誕生出更多地科研成果來。
“下節課我們講述俄羅斯生理學家伊凡-彼得洛維奇-巴甫洛夫的兩個著名實驗,到時候我會準備好實驗裝置。”然後沈隆宣佈下課。
這堂課在京師大學堂內部引起了巨大的反響,醫學實習館的學生將訊息傳到了其它同學的耳朵裡,所以到了下個星期,又輪到沈隆上課的時候,不光是醫學實習館所有學生、教師都到了,還多了不少聞訊趕來的學生,他們都想了解最新的西方科技知識。
沈隆進來後,學生們都覺得奇怪,上課為啥還要帶著狗?沈隆並沒有理會他們,講起了巴甫洛夫的生平,“伊凡-彼得洛維奇-巴甫洛夫出生於俄羅斯小城梁贊的一個普通家庭,自幼勤奮好學、愛好廣泛,其後俄羅斯沙皇亞歷山大二世頒佈法令,允許家庭貧困但有天賦的孩子免費上學,巴甫洛夫因此獲得了讀書的機會。”
“其後他他知道了達爾文的進化論,並受到俄羅斯著名生理學家謝切諾夫1863年出版《腦的反射》一書影響,逐漸對自然科學產生了興趣;21歲即1870年他和弟弟一起考入聖彼得堡大學,先入法律系,後轉到物理數學系自然科學專業;謝切諾夫當時正是這裡的生理學教授,而年輕的門捷列夫則是化學教授,之後巴甫洛夫和門捷列夫還一起創辦了託木斯克帝國大學,為俄羅斯培養了不少人才。”
沈隆現在不適合講述太多政治方面的東西,不過可以藉著國外科學家的生平讓他們瞭解外國的基本情況,究竟什麼樣的環境才能誕生大科學家,從而引發他的思考。
這番話在醫學館學生裡沒有引起多大的反響,徐定超等人也僅僅是稱讚了一番巴甫洛夫求學不易,但傳到那些已經開始有革命傾向的學生耳朵裡可就不一樣了。
講述完巴甫洛夫的資料後,沈隆開始做實驗了,巴甫洛夫很喜歡折騰狗,並設計了多種實驗,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消化道實驗和條件反射實驗了,消化道實驗有些血腥,只有醫學館的學生在還好些,多了這麼多吃瓜群眾可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所以沈隆只給他們演示了條件反射實驗,“上次回去之後,我在街上買了這條狗,每天給它餵食的時候,都會先搖動鈴鐺再進行投食;連續了幾次之後,我試了一次搖鈴但不餵食,發現狗雖然沒有東西可以吃,卻照樣流口水,而在重複訓練之前,狗對於鈴聲響是不會有反應的,這就是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試驗了。”
“巴甫洛夫從這一點推知,狗經過了連續幾次的經驗後,將鈴聲響視作進食的訊號,因此引發了進食會產生的流口水現象;這種現象稱為條件反射,這證明動物的行為是因為受到環境的刺激,將刺激的訊號傳到神經和大腦,神經和大腦作出反應而來的。”
沈隆拿出巴甫洛夫的論文,給他們分析起來,還是和之前一樣,最關注的是巴甫洛夫設計實驗、分析實驗、對實驗進行總結的過程,而不是單純的實驗結果。
就這樣,沈隆在京師大學堂醫學實習館站穩了腳跟,每次上課都能吸引許多外系甚至外校的學生過來聆聽,只要他們不打擾正常教學秩序,沈隆就不會阻止。
又過了一段時間,經過激烈的辯論和徐定超的支援,沈隆的《中西醫結合》課程也得到了支援,從此他開始一人教授兩門學科,訊息傳出去之後,不少京城有名的中醫都來找麻煩,不過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他們紛紛低下了頭,甚至還有不少名醫成了旁聽的常客,每逢沈隆上課他們都會趕過來聆聽。
百草廳白家老號出了個醫學大家的訊息很快傳遍了京城內外,白文氏聽了是既欣慰又有些可惜,欣慰的是景琦有出息了,遺憾的則是她好幾次提過讓沈隆來櫃上當差,沈隆都沒有答應。
現在可不是接手百草廳的時候,我要是接手了,還得繼續受家裡眾多親戚的騷擾,還不如放著等等看,等到時機更合適的時候再考慮接手。
很快兩三年時間就過去了,京師大學堂醫學實習館搬到了前門外八角琉璃井新建校舍,而就在這個時候,出國留學的白景武也回來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7章 上課(700月票加更)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清末到民國有三次廢除中醫的號召,1879年,清末國學泰斗俞樾先生在其《廢醫論》中首次明確建議廢除中醫。俞樾先生認為中醫的所有理論均建立在陰陽五行之上,輔以一些肺腑經絡的學說,這是一件非常荒謬且愚昧的事情。
梁啟超、嚴復和***都曾經支援過這一理論,俞樾和嚴復已算是較為理性派,比如俞樾先生晚年的著作《醫學說》則認為“醫可廢,而藥不可廢”,日後在網上盛行的中醫廢醫不廢藥的理論就是源於他的學說。
而後兩位則是激烈派,梁啟超就曾激烈的抨擊中醫為,“學術界之恥辱,莫此為甚矣!”***更是在《新青年》報上撰文,“不解人身之構造,不事藥性之分析,惟知附會五行生剋寒熱陰陽之說,其術殆與矢人同科。”在***看來“殺人以中醫與弓,有以異乎?”
到了1912年,北洋政府頒佈《壬子癸丑學制》,並將中醫排除在正規教育系統之外,教育總長汪大燮公開表示,“吾國醫毫無科學概要根據、餘決意今後廢去中醫,不用中藥。所請立案一節,難以照準。”
而後北伐成功,1929年,南京國民政府中央衛生會議做出“以四十年為期,逐步廢除中醫”的決定,這便是第三次廢除“中醫”。
但是他們都沒有解決一個問題,那就是沒有了中醫中藥,中國四萬萬老百姓到底怎麼辦?陡然之間國家能提供那麼多合格的西醫西藥麼?那些政策的制定者倒是不愁沒有西醫給他們看病,沒有西藥吃,甚至他們之中不少人都當起了買辦,通過進口銷售西藥發了大財,但那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可吃不起西藥也看不起西醫。
所以,這幾條禁令成了廢紙一張,中醫中藥依舊盛行於世,到了建國後,又重新恢復了中醫中藥,中醫和中藥才有了現在的發展,雖然中醫中藥有著種種問題,但全國這麼多人總是要看病吃藥的,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可是這並不意味著中醫就沒有問題,以前西方也用“四體液病理學說”,倒是和中國的陰陽五行理論差不多,但隨著科技的發展,現在西方的醫學理論大大進步,早已擯棄了“四體液病理學說”,誕生了病理學、細菌學等多種理論,而中醫依舊使用古老的陰陽五行,這顯然不符合時代的發展需要。
後世有人這麼形容中醫中藥,在科學上這種情況被稱之為黑箱理論,黑箱是指內部結構和作用機制尚不瞭解的系統,白箱是指內部結構和作用機制已經瞭解清楚的系統;中醫的確有效,但是為什麼有效卻始終沒有完美的解釋。
沈隆不敢說自己能弄清楚這種理論,但引入西方的先進科技,加強對中醫中藥的研究,肯定是沒有錯的,青蒿素不就是這麼誕生的麼?
“《西方醫學最新進展》這門課要好上一些,不需要準備講義,我訂閱了《自然》、《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英國醫學雜誌》和《美國醫學協會雜誌》等多種醫學期刊,到時候從裡面選一些重要論文翻譯出來,給學生們解說一番就行了。”說完了自己要上的課程,沈隆又開始講述起上課的內容來。
“而《中西醫結合》這門課我已經準備了講義,還請班公指點一二。”中西醫結合的研究,後世積累了大量資料,沈隆從白澤的資料庫裡提取了北大醫學院的教材,並根據現有的科技發展水平進行了刪減修改,才有了這份講義。
“看來就算我不登門,景琦你也打算教書育人啊!”徐定超感慨了一句,然後鄭重地接過講義研讀起來,這本講義研讀起來很耗費時間,畢竟這可是要教授學子的,可不是看看就算了的小說,所以徐定超做出安排,讓沈隆先講《西方醫學最新進展》,《中西醫結合》等他和醫學實習館裡的教員認真研讀稽核過這份講義之後再上。
沈隆知道,現如今中西醫涇渭分明,自己這份講義比如會遭到實習館裡中西醫教員的同時反對,不過他並不擔心,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他們終極都會被說服的。
於是,第二天沈隆就開始給學生們上課了,進入教室裡面,沈隆看到下面不少學生都比自己還要小,這也不奇怪,他今年也才二十出頭而已。
這些學生都好奇地看著沈隆,不過看到徐定超還有諸多教習都進入教室,坐在後面準備和他們一起聽課,他們都沒敢說什麼。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白景琦,京城百草廳白家老號的子弟。”沈隆寫下了自己的名字,“聽到這兒大家肯定會很好奇,像我這樣醫藥世家出來的,教你們中醫中藥或許還正常,但為什麼來教《西方醫學最新進展》了呢?我懂這個麼?”
學生之間響起了一片笑聲,如今的老師講究師道尊嚴,上課都是異常嚴肅的,像沈隆這麼輕鬆風趣的卻不多見。
“這個我要說明下,我真的懂,我雖然生在百草廳,從小學習中醫,八歲就開始給人開方子;不過我也沒放下對西方醫學的瞭解,我也學了十多年的洋文,英文、德文、日文都算得上精通,並長期訂閱各種西方主流醫學科研期刊。”
“對西方醫學的最新進展頗為了解,今年我還寫了一篇論文發表在了英格蘭的《自然》雜誌上,今天這節課我就給大家講講這篇論文。”
“給你們將這個也不全是顯擺我的成就,當然,顯擺還是要顯擺下的,畢竟到現在為止,能在《自然》雜誌上發表論文的中國人,也就只有我和江蘇徐壽徐雪村先生了!而且我這麼年輕,要是不給你們看看我的確有真材實料,你們肯定不服我!”
“更重要的則是讓你們明白,雖然我們眼下的科技水平落後於西方,但不會一直落後,我們中國人也能做出讓西方世界為之驚訝的科研成果!”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5章 上任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不敢當不敢當!班老您這又是何苦呢!”沈隆避開不受徐定超的禮,徐定超字班侯,世人多尊稱他為班老或者班公,論身份人家是官自己是民,論年紀,沈隆才二十出頭,徐定超已經五十多了,不管從那方面出發,沈隆都不能受他的禮。
徐定超倒是不怎麼在意,“潛齋公為了請摯甫出山,都能行大禮,我也不能讓潛齋公專美於前啊!還請景琦一定要答應我!”
“雖然在下年輕德薄、學業不精,不過班老您如此禮賢下士,我當一回馬骨又能如何?”沈隆謙虛一番應了下來,“只要在下家中長輩不反對,在下肯定願意去京師大學堂。”哎呀,其實咱也給北大的學生上過課來著,這倒不是第一回了。
“好好好,既然景琦願意那就行了,尊長輩若是不答應,我給他們磕頭去!”徐定超大喜過望,連忙拉著沈隆的手說道,“景琦能來,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咱們京師大學堂醫學實習館總算是有頂樑柱了!”
沈隆再次謙虛,徐定超則拉著他的手坐下,開始給他講述起醫學實習館的架構和課目安排來,“醫學實習館現在安排在內門後太平街,地方小了點,不過新校舍已經在修建中了,等修好之後就搬到前門外八角琉璃井去!”
京師大學堂在景山馬神廟,而醫學實習館屬於新建機構,那邊已經沒地方了,只能另找地方安置,沈隆倒是適應地很,後世好多學校都是分校一大堆,也不怎麼稀奇,日後這所學校會改名為醫學館,辛亥革命後劃撥給國立京城醫學專門學校使用,日後陸續改名為北平大學醫學院、北京大學醫學院、北京醫科大學,等到2000年的時候又成了北京大學醫學部。
“學校教授課程分為中醫、西醫兩部分,中醫以經典專著為主,包括《內經》、《難經》、《本草經》、《傷寒》、《金匱》等等,西醫則以生理、病理、藥學、內、外、婦兒諸科為學習內容,另外還要學習英文。”
“學堂裡已有的老師,要麼不通洋文、不瞭解西醫,倒是有幾位洋人教習,但他們又不會說中國話,請來的通譯聽不懂他們的醫學專業名詞,如此以來不光學生們頭疼,我這邊也為難,咱們教出來的這些人,將來可是要行醫問診的,那怕是教錯一點兒,這都是人命啊!”徐定超感慨道,現如今熟悉西醫的人才簡直是太少了。
“說起醫學專有名詞,我倒是私下做了一些翻譯。”這對沈隆來說就是小事兒了,直接從白澤的資料庫裡把《醫學英語大辭典》找出來就行了,他回到書房拿了幾頁提前寫出來的草稿給徐定超過目。
徐定超見了讚不絕口,“幾道曾言,譯事三難:信、達、雅,求其信,已大難矣!顧信矣,不達,雖譯,猶不譯也,則達尚焉;只看景琦你翻譯出來的這些名詞,雅或許稱不上,但信和達卻是兩樣兼具,咱們學醫的用詞不得有半點馬虎,只要翻譯地準那就夠了,至於雅不雅的也就無所謂了,咱們又不是作詩作詞。”
“依我看,景琦不光可以教授學生西方醫學,還能教他們英文麼!”看到沈隆如此有能力,徐定超又給他加了一把擔子。
其實我還能教他們德文、俄文、日文、荷蘭文來著,就算中醫也足以當他們的老師,沈隆和徐定超越聊越高興,不知不覺就聊到了吃飯時間,徐定超也不客氣,留在百草廳吃晚飯,在飯桌上和出來陪客的白穎軒說了這事兒,白穎軒自然不會反對,回去和白文氏一說同樣如此,於是沈隆出任京師大學堂醫學館的事兒就這麼定了。
第二天徐定超又來了一趟,之前是口頭約定,如今是正式手續,他為沈隆送上管學大臣張百熙親自書寫的大紅聘書,這東西要是拿到現代,那絕對是好東西,恐怕北大的校友都會想方設法買來送給母校的博物館進行收藏。
沈隆雙手接過聘書,白文氏和白穎軒看到這一幕,心裡都樂壞了,在他們看來,京師大學堂和國子監差不多,沒想到如今自家孩子都能當上國子監的老師了。
拿到聘書就意味著沈隆已經是京師大學堂的正式一員了,他跟著徐定超先去了趟馬神廟那邊,見了管學大臣張百熙、任正副總教習吳汝綸和辜鴻銘,大學堂譯書局總辦和副總辦嚴復和林紓等歷史名人。
張百熙、吳汝綸和辜鴻銘事物繁忙,和沈隆聊了幾句就算了,倒是嚴復和林紓聊得稍微多一點,嚴復對沈隆能在《自然》雜誌上發表文章大加讚賞,而沈隆則對林紓林琴南更為好奇,這位雖然是赫赫有名的翻譯家,然而他本人卻不懂外語。
林紓雖然不懂外語,但古文功底深厚,因而他需要與懂外語的友人合作,由友人先將內容用漢語念出來,林紓再根據念出的內容翻譯成文言文。林紓的翻譯速度非常快,往往友人還未唸完需要翻譯的內容,林紓已經將需要翻譯的文言文寫好了。
他本身就善於寫作,在翻譯時又會根據他自己的理解對一些情節加以修改,甚至改寫,這種意譯方式翻譯出來的作品,有些改寫增強了作品的文學感染力,一些情節甚至比原著更加出彩,但也有一些地方翻譯不當,背離了原著的本意,同時經過他人轉述難免存在錯漏之處,因而林紓的譯著錯誤頗多,也受到世人詬病。
見過這些大師之後,沈隆跟著徐定超一起回到內門後太平街,準備正式上任,然而在京師大學堂本部備受歡迎的沈隆在這裡卻受到了冷遇,聽說沈隆要來擔任外語課教習和西醫教習之後,頓時有人表示了不滿。
尤其是大學堂重金請來的洋教習,“尊敬的徐校長,您請一位中國人來教授西方醫學?恕我直言,這個年輕人懂西醫麼?”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3章 京師大學堂來客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不要還不成,我們百草廳可是給宮裡供藥的,經常出入皇宮給貴人們看病的,我大哥還是四品的頂戴,向來忠於大清,遇到你這樣大逆不道的革命黨,必須得舉報啊!”呸,忠誠個毛線,勞資巴不得大青果早點完蛋。
“咦,對了,只要我說你是革命黨,那不管你到了刑部衙門說啥,那些老爺們肯定都以為你是栽贓陷害,最近革命黨在南邊鬧騰地挺大的,他們可是捱了不少掛落,正愁沒人頂嘴呢,我要是把你送上門,他們肯定好吃好喝地伺候著,我大哥得了四品頂戴,我也想當官,你就當是為了我,去刑部大牢走一遭吧!”沈隆繼續拖著韓榮發就要往前走。
“七爺,咱別啊!刑部那些王八蛋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你要是去了也落不到好,再說了,你這家大業大的,還愁這幾個賞錢?你就行行好把我給放了吧!”韓榮發連連磕頭哀求不已,他是真被沈隆給折騰怕了。
“那不行,我要是放了你,你還得去我家折騰去,我可沒那麼多閒工夫陪你玩!”沈隆依舊不肯答應。
“七爺,我錯了還不行麼,我給您磕頭了,您只要放了我,我立馬就回鄉下去,再也不敢來百草廳了!”他現在只想保住小命。
“真不去了?”沈隆的語氣有所緩和,韓榮發趕緊順著杆子往上爬,拍著胸脯保證絕對立馬就走,從此以後不進白家的門,沈隆這才停下腳步,“這可是你說的,來發個誓我聽聽?”
“我韓榮發發誓,只要七爺您肯放過我,我立馬就回鄉下老家,再也不進白家的門,也保證不把我爹的事兒告訴別人,如違此誓天打雷劈,讓我不得好死!”韓榮發立刻舉手發誓,話音剛落就聽見轟隆一聲雷響,再抬頭看天,如今可是青天白日呢。
韓榮發還真以為老天爺聽到了自己的發誓,趕緊又是作揖又是磕頭的,就算沈隆鬆開手,他也沒敢亂跑。
“直接走可不行啊,前些日子你把我們家折騰的雞飛狗跳,為了你我們可是受了不少罪,你就這麼走了怕是不合適吧?回去給二奶奶、給玉婷、給香憐磕頭道歉去,他們原諒你了你才能走!”沈隆揹著手說道。
“行行行,我都聽您的,可是我剛才已經發過誓,不能再進你們白家的門了……”韓榮發答應完才想起來這麼一回事來。
見他果然把誓言當真,沈隆很是滿意,“這事兒好辦,你也別進去了,就到我們家大門口跪著,我把二奶奶他們喊出來就行!”
於是沈隆帶著韓榮發回到了百草廳,讓他跪在門口,然後自己進去喊人,白文氏一聽驚呆了,這麼快就把那個混不吝的玩意兒給搞定了?“景琦,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這您就別管了,您只要知道這傢伙從此以後再也不敢留在京城就行了,讓秉寬備好車,他給你們磕完頭道完歉我就送他回鄉下老家,從此以後我每個月給他送點銀子,保證他不敢跑!”我要是說出來您就更擔心了。
白文氏出來了,香憐和玉婷依舊有所擔心,沒敢出來,躲在門後偷偷地打量著,不過看到韓榮發跪地磕頭,哭得稀里嘩啦,她們總算是寬心了。
白穎軒、白景怡他們挺高興的,白穎宇在高興之餘心裡則開始犯嘀咕,這位到底是使了什麼手段啊?就把這混蛋收拾成這樣?我可是把他媳婦兒從家裡拐了出來,他該不會埋怨我吧?他都被沈隆給嚇著了。
磕完頭之後,沈隆一刻也不停歇,立馬就讓秉寬趕車送韓榮發回家,沈隆也一起跟著了,“我得認認路啊,免得你將來不聽話,我想收拾人找不到地方。”
“七爺,我那兒敢啊!我剛才不是已經發過誓了麼,您怎麼就不信我?對了,內東西您能不能還給我?您要是不小心丟了,那我的小命可就沒了!”韓榮發還念著那張按有他手印的紙呢,這東西放在沈隆手裡一天,他就得提心吊膽一天。
“你又不認字,拿去幹什麼?”這東西沈隆可不打算給人,韓榮發要是拿去燒了,自己就少了一個控制他的手段,他要是拿回去藏起來不燒,過幾年滿清垮臺,他拿著這東西出來,說不定還能冒充下革命元勳,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秉寬一路趕車,把韓榮傳送回到鄉下老家,完了沈隆也不急著走,在村子裡到處轉悠一圈兒,和村民們說說話,把韓榮發的親戚關係給摸了個清清楚楚,最後才丟給韓榮發幾兩碎銀子,“以後我每個月給你送趟錢,我們老白家也不是不念恩情,你就安心在家裡待著吧,只要你活一天我們就養你一天,可你要是有什麼不該有的想法,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我可指不準那天過來送錢,要是來了沒見你,我立馬就拿著這東西去刑部衙門出首。”沈隆又警告了韓榮發一番,這才離開。
看著沈隆離去的背影,韓榮發滿是苦笑,八大胡同的美好歲月就要離他遠去了,然而儘管他捨不得,還是隻能待在這兒,畢竟沈隆那兒還有能要他命的東西呢;哎,要是當初我不在百草廳裡鬧騰地那麼狠就好了,要不然現在依舊可以待在京城吃香喝辣,可是現在說啥都晚了,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
回去後,大家夥兒紛紛拉著沈隆詢問他是怎麼搞定韓榮發的,沈隆都微笑不語,不肯透露半個字,白文氏見了愈發覺得他穩重。
沈隆才剛回來,白文氏一時還沒有想好給給他安排個什麼工作,沈隆也不著急,每天就在家裡陪著黃春,帶帶白敬業什麼的。
這天,一名穿著長袍、氣度不凡的老者來到百草廳門口,讓跟班遞上名帖對看門的秉寬說道,“勞煩通報一聲,就說河南道監察御史、京師大學堂教習徐定超求見貴府白景琦先生!”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2章 革命元勳韓榮發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小子誒!給爺閃一邊去!你們家二奶奶都不敢管我,你又算那顆蔥?”睡了一晚上,韓榮發又抖起來了,挺著胸直愣愣就往百草廳的大院兒門口走。
沈隆將他攔住,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別以為老太太慣著你,你就能在老白家稱王稱霸了,只要有我在,你就得規規矩矩的!”
“呦呵,到爺這兒講規矩來了?行,既然你們老白家想講規矩,那咱們就去刑部大堂好好講一講!走,跟爺過堂去!等到了刑部大堂,爺非得把你們老白家幹得那點事兒全抖摟出來不可!”韓榮發伸手就要拉沈隆。
沈隆怎麼可能讓他抓住?反手就把韓榮發的手腕捏得緊緊的,“去就去,正好我也要找刑部衙門出首!咱們瞧瞧刑部的老爺們到底信誰的!”說完沈隆就從懷裡摸出一張紙來,遞到韓榮發麵前,“認識字不?瞧瞧上面都寫了啥?”
韓榮發本能地覺得一陣兒不妙,瞪大眼睛就看了過去,然而他可不認識幾個字,只看到上面有自己的名字,似乎還有老佛爺的名號,以及自己進城出城時候在城門口貼著的通緝令上看到過的革命黨之類的字樣。
“哦,差點忘了,你不認識字,這好辦,我給你念!”沈隆拉著韓榮發到了牆根處,瞧瞧四下無人給他念了起來,“我,韓榮發,立誓加入孫文領導的革命黨興中會,以打倒慈禧為首的腐朽滿清政府、‘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辦合眾政府’為己任……”
韓榮發聽著聽著腿就開始打哆嗦了,這可是造反啊,還把老佛爺的名號都帶上了,絕對是誅滅九族的罪名,不等沈隆唸完,他就堅決否認,“這事兒和我沒關係,你別以為自己胡亂寫個文書就能把罪名栽到我身上!”
“呵呵,這可是有你按的指印!瞧瞧這些是不是你按的?”沈隆指著文書下方十個指頭印說道,昨天晚上他趁著那兩個姐兒走了,拉住韓榮發的手指就是一頓猛按。
“啊?”韓榮發趕緊看自己的手指,只見上面果然有殘留的硃砂,早上醒來的時候他還覺得奇怪呢,沒想到是這個原因,“我沒有,這肯定是你收買了八大胡同的姐兒陷害我!”
“去和刑部的老爺們說去吧,現在全國上下都在抓革命黨,從來就是寧肯殺錯也不肯放過,你看他們信不信你?”對此沈隆嗤之以鼻,這要是落到刑部的手裡,那韓榮發不是也得是,幾根夾棍一上,保管韓榮發承認地比誰都快。
韓榮發不說話了,他當然知道刑部那些人是什麼德行,只要這東西遞過去,他就絕對沒跑,沈隆冷笑道,“走啊,剛不是還說要去刑部衙門麼?怎麼現在慫了?”
“去就去!等到了刑部衙門,我把你們家大爺還活著的事兒也抖摟出來,要完咱們一起完!我韓榮發命賤,臨死能把你們老白家全家都拖上也算是值了!”韓榮發終究是流氓習氣,震驚之餘又開始耍混不吝了。
“呵呵,走就走,到時候你死了我們家也不會有事兒!”沈隆才不會被他嚇唬住,拉著他就往刑部衙門的方向走,“不就是我家大爺當年開方子治死了宮裡的妃子麼,實話告訴你吧,那可不是我家大爺開錯了方子,那是老佛爺想讓那個妃子死。”
“這都多少年過去了,宮裡向來不提這事兒,你非要把這事兒抖出來,你看刑部的老爺們願不願意聽!我們家再使點銀子,保管他們上上下下都裝作沒聽見,然後把你弄死在刑部大牢裡滅口,他們還能拿抓捕革命黨的賞錢!”
“我們家老太太念舊情,記著你爹當年也算是救過我們家大爺,所以給你點面子,沒想到給你幾分顏色,你倒是開染坊了!我可沒我們家老太太那麼好說話,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就去死一死好了!”
“我可告訴你,當初為了救我家大爺,我們可是刑部衙門上上下下都使了錢,你想把這事兒翻出來,他們也得受連累,你看他們高興不高興,刑部大牢裡收拾人的辦法那可是多了去了;聽說你喜歡賭?那要不我們賭一賭,看看他們到底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沈隆拖著韓榮發一路快走。
剛開始時候韓榮髮腳步還能跟上,可聽了沈隆說的話,再看方向真是去刑部衙門的,韓榮發頓時慫了。
他這種流氓無賴,最是相信官府衙門的黑暗,聽沈隆這麼一說,他越發開始相信就算到了刑部衙門,他也絕對落不到好去,百草廳老白家家大業大,只要花些錢,那肯定能把自己弄死在裡面啊。
你想想看,當年白家大爺治死了宮中的妃子,人家都能把人撈出來,這是多大的本事?可比收拾自己容易多了,他開始哆嗦起來,拖著步子不想走,可沈隆多大的力氣?硬是拖著他一路踉蹌朝刑部衙門走去。
“七爺,七爺,咱有話好好說不成麼?何必弄得兩敗俱傷?”韓榮發開始說好話了,“你就算能弄死我,不也得花錢麼?刑部那些傢伙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混蛋,何必把錢糟踐在他們身上呢?”
“花在他們身上也比花在你身上值,起碼他們收了錢就辦事兒,說讓你今天死你就活不到明天,哪像你還得天天在我們百草廳折騰。”沈隆腳下依舊沒有減速。
“我錯了,我錯了還不成麼?只要你放手,把東西給我,我立馬就從百草廳滾出去,從今以後再也不敢登門!”韓榮發徹底怕了,從沈隆的語氣和眼神中,他能感覺出來這絕對是個狠角色,他真能買通刑部衙門把自己弄死。
“東西就別想了,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玩意兒?這東西要是還了你,轉身你就能燒了,然後去刑部舉報我家!”沈隆繼續前行。
韓榮發乾脆跪在地上,抱著沈隆的腿哀求,“七爺,東西我不要了,您就當我是個屁,把我放了吧!”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41章 小菜一碟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景琦,你可別亂來!”白文氏擔心把韓榮發惹急了去把白家大爺還沒死的訊息抖出去,那白家可就完了,這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您別擔心,雖然我不知道為啥,但您既然願意慣著他,香憐和玉婷受委屈了也不敢收拾他,這說明他身上肯定有什麼事兒讓您投鼠忌器,不過這也沒啥,就他這種人,想讓他閉嘴的辦法多了去了!”沈隆不在意地說道,我要是連個混混都收拾不了那不是白混了?
“你可千萬別打他,他……他這人手上捏著咱們老白家的把柄呢!”白文氏一著急,把真相給抖摟出來了,這主要也是沈隆這些年表現得一直很穩重,所以她才敢說,要是還和白景琦一樣,她肯定不說,但儘管如此,白文氏還是沒說具體啥事兒。
“我就猜到是這麼一回事兒,您放心,我不打他也不罵他,他不是有咱們的把柄麼?我把他的把柄也捏著就行了!”沈隆顯得胸有成竹,“到那時候把他趕出家,每個月給點碎銀子養著,他只要餓不死,就不會和咱們拼命。”
“要不讓景琦去試試?老是讓他在家這麼折騰也不是事兒啊!”白穎軒說道,韓榮發現在可是越來越囂張了,自家的閨女都被他盯上了,這那能行啊。
“得勒,您就瞧好吧!咱不說這事兒了!媽,您瞧我這現在算不算是成才了?這回回來我就不回山東了,您不會趕我走吧?”哎,這些年你也辛苦了,我還是早點接班吧,您就在家逗孫子玩好了。
“不趕你走,我還要帶孫子呢,誰要是趕你我和誰急!”白文氏還沒答應呢,白穎軒可是急了,沈隆要是走了,孩子肯定也得帶走。
“你先在家呆著吧,回頭我在櫃上給你找點事兒幹。”白文氏雖然沒有直接讓他接班兒,可也沒有讓沈隆回去。
“敬業這會兒估計也該睡醒了,我去讓黃春把他抱來給您二位看看。”沈隆起身準備去把白敬業帶來給他們看一看,剛到家的時候白敬業還在睡覺,他們也只是瞅了一眼而已,害怕弄醒孩子,連抱都沒有抱。
“別,黃春和孩子這一路顛簸肯定累壞了,你還是讓他們繼續歇著吧,明天我再好好看!”白文氏趕緊攔住,這老輩人吶,向來都是嚴格對待兒子溺愛孫子,白文氏對白景琦要求嚴格,對孫子可是疼得很,生怕他受一點兒委屈。
哎,白敬業日後變成那個樣子,沈隆估摸著和這也有原因,一般來說,如果父親在身邊,能扮演好嚴父的角色,爺爺奶奶寵孫子也沒問題,可電視劇裡白景琦還在山東開膠莊和楊九紅打得火熱呢,那有時間理會白敬業?
至於黃春,她可是從小就沒爹沒媽,一般情況下,這種母親尤其寵愛孩子,想把自己早年間失去的溫暖都給自己的孩子,這樣以來爺爺奶奶寵著,媽媽也寵著,白敬業養成日後那股子脾氣也就一點兒也不稀奇了。
現在就不一樣了,沈隆可是一直沒離開過白敬業,他想學壞也得問自己答應不答應,眼見話也說得差不多了,沈隆起身,“我琢磨著韓榮發那孫子在我身上受了氣,肯定會去喝酒,我剛好趁著他喝醉把事兒給辦了。”
“小心點!千萬別把他惹急了!”白文氏是千叮嚀萬囑咐,才肯放沈隆出去,沈隆剛才已經在韓榮發身上留下記號了,出了百草廳就奔著八大胡同去了,這傢伙現在幾乎把八大胡同當家了,每天都在這裡眠花宿柳。
醒了,吃點東西,出去溜一圈兒,找人打牌九押骰子,把身上的錢輸光了就去百草廳找白文氏要,拿到錢就回八大胡同繼續瀟灑,找倆好看的姐兒伺候著吃飯喝酒,喝多了抱著姐兒睡一覺,第二天起來繼續這麼幹,韓榮發這段時間的生活簡直和神仙一樣。
麻蛋的,老子都沒拿家裡的錢來八大胡同瀟灑過,你他孃的就享受上了?隱身潛入韓榮發瀟灑的小院兒裡,只見他左右各摟著一個,倆姑娘一個給他喂酒,一個給他喂菜,他左邊一口右邊一口,一會兒親親這個,一會兒親親那個,一會兒這摸上一把,一會兒那兒摸上一把,簡直太他孃的享受了,看得沈隆氣憤不已。
哎,你說你要是規規矩矩的,白文氏念著你爹救了白穎園一命的恩情,肯定得好好伺候著你,我也沒必要對你動手,結果你非要鬧到這地步,真是何必呢!要說這救白穎園的過程,朱順的功勞可是比你爹大多了,人家咋沒像你這樣?
白文氏拿你沒辦法,可不代表我也沒有啊,對付你這種人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沈隆也沒驚動他,就那麼看著韓榮發沉醉於酒色鄉里,很快就喝得酩酊大醉了,那兩個姐兒把韓榮發抬上床,讓龜公進來收拾餐桌,然後……又跑到隔壁串場去了。
韓榮發來的又不是什麼高檔場所,那些地方有錢也不讓他這種人來啊,所以從業人員就不那麼講規矩了,既然韓榮生都喝醉了,那為啥不趁這個機會去多接幾單?等明天早上他醒來的時候回來就行了。
這倒是省了沈隆不少事兒,要不然他還得琢磨著怎麼把這倆姐兒給引開,現在倒好了,直接上前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來,拉住韓榮發的手擺弄幾下,這事兒就算是成了,沈隆一轉身就回了百草廳。
一覺醒來,帶著白敬業去見了家裡的長輩,看到這麼可愛的孩子,家裡人都喜歡,白敬業也得了不少賞賜,沈隆長命鎖、金鐲子之類的玩意兒拿了一大堆。
小孩子貪睡,見過長輩之後,黃春就抱孩子睡覺去了,沈隆則坐在大門口等著韓榮發,約莫到吃午飯的時候,韓榮發才一搖一晃地從遠處過來,不等他到門口,沈隆就上前將他攔住,“從今以後,你就別來我們百草廳了,你來一次我打一次!”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37章 白敬業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多少?一百五十兩?景琦這小子這是搶了戶部還是怎麼滴?這麼能賺錢?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白穎宇馬上停住了腳步,他這人就見不得銀子。
“姑奶奶,您該不是說錯了吧?”胡總管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才多久的功夫?一百兩就變成一百五十兩了,而且過年還有更多的?開賭坊也沒這麼賺啊?
“沒錯,這上面都寫得清清楚楚呢,喏,您看,胡總管入股一百兩,分紅一百五十兩,白景怡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雙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武入股毛瑟手槍一把,分紅一百八十兩!”白玉芬對照清單一五一十的念著。
“嚯,景琦這賬記得清楚,連景武送他的槍都給入了股了!我說,景武,你這回可是賺大了!”聽到最後白景武的分紅,大家夥兒都樂了。
早知道他這麼厲害,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湊銀子給他啊!景武你也真是的,當初既然要送就多送點,光送一把毛瑟槍算什麼事兒?白穎宇聽得這個心疼啊!直恨不得時光倒流,自己能趕在沈隆離家之前湊出一萬兩銀子給他,這樣的話現在一萬兩就能分到一萬五千兩了。
他倒是忘了,白景武把毛瑟槍送給沈隆之後,他還罵白景武了來著,說白景武白白糟踐銀子,當初這支槍還是他花了一百多兩銀子買回來的,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給他?
“景琦還說了,他在山東已經站住腳了,你們誰要是想去山東玩,他吃喝玩樂全包了,帶你去吃全驢宴!”白玉芬繼續說道。
“姐,算我一個,你走的時候把我也帶上吧!”白景武第一個舉手,然後白景陸他們幾個年紀小點兒的一起起鬨,就數白玉婷喊得最響亮,她想自己的哥哥了。
“好哇你們一個個的,往日裡我寫信讓你們去濟南玩,你們都推三阻四的,現在景琦一招呼,你們都要去,感情就他是你們兄弟,我不是你們的姐吧?”白玉芬假裝嗔怒。
“姐,那不一樣,我們這可不是看景琦去的,算算日子他媳婦也該生了吧?我們是去看大侄子的!”白景武還算機靈。
“當初你外甥出生的時候咋沒見你們過去看?”白玉芬依舊不肯放過,白景武當場愣在了那裡,百草廳的院子裡充滿了歡快的笑聲。
白穎宇唸叨著沈隆的分紅,白穎軒看重的則是沈隆炮製的小瀧膠,他把盒子開啟,拿出了裡面的小瀧膠認真研究,“這東西是不錯,比以前玉芬帶回來的都要好,景琦這也是用心了啊,更難得的是,這幾盒小瀧膠看起來質量完全一樣,這可不容易啊!”
“既然你覺得好,那就問他進點貨,擺在咱們百草廳的櫃檯上買!”看到孩子有了出息,白文氏的態度也有所緩和。
“呦,咱們百草廳向來可是隻賣自家做的成藥,你這不會壞了規矩吧?”白穎軒吃了一驚,單純的藥材也就罷了,像是成藥、藥酒、補藥這些東西,百草廳可從來都不會銷售別家的產品,那怕再好也不行,沒道理用百草廳的招牌幫別人打名聲。
“景琦也是白家人,白家人自己做得藥憑啥不能在百草廳賣?”白文氏理直氣壯,別看她當初狠心趕走沈隆,可心裡啊卻是惦記孩子惦記得很呢,現在聽說孩子在濟南府立住腳了,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孩子懂事兒,賺了錢也沒忘了家裡,還記得把胡總管、景怡、景武當初幫他的錢都算成股份,這樣全家人都會念著他的好!”可惜他年紀還小了點,等再歷練幾年就可以琢磨著讓他當百草廳的家了。
“季先生教得好!要不是季先生這樣留過洋的人教他,他那兒能懂得用外國機器來熬膠的手段啊!”白穎軒把沈隆用機器熬膠當成了季宗布的傳授。
“也不知道季先生現在去那兒了?自從八國聯軍進城之後就沒了季先生的音訊,你說季先生該不會是…….”白文氏也把這功勞落到了季宗布的頭上,開始擔心起來,她那裡知道,季宗布現在殺洋鬼子殺得可開心了,都從京城殺到青島去了,誰讓德國人還佔著青島呢。
“哎,景琦現在是好了,我們自己家卻成了一團糟,也不知道請回來的這位爺還要折騰到什麼時候?”高興完白穎軒又開始嘆氣了。
當年為了白家大爺白穎園去宮裡給人治病,不料治死了嬪主子,此位嬪妃正是詹王爺的二女兒,詹王爺發誓要置白家於死地。
幸虧白家給人看病留下了許多恩惠,得過白家恩惠的朱順和嚴爺用調包計將大爺救走,換了一具姓韓的屍體,謊稱大爺暴病而亡,然後讓白穎園逃到西安,在沈樹仁的照應下隱姓埋名藏了起來。
原本這事兒沒人知道,但前不久,白家為白周氏辦喪事,突然闖進一人,聲稱姓韓,說大爺沒死,回他是替大爺死的那個人的兒子韓榮發,二奶奶大驚,此時嚴爺己死,朱順無影無蹤,二奶奶只好收留了韓榮發。
這韓榮發可不是個好東西,包娼窩賭無惡不作,二奶奶還不得不供其銀錢揮霍,又不斷調戲關香伶和白玉婷,併發誓要娶玉婷,為了不洩露大爺逃走的祕密,二奶奶只好忍氣吞聲,為全家所不理解,白穎軒雖然知道卻毫無辦法。
“說不定景琦能治得了這個韓榮發,可惜他現在回不來啊!”白穎軒嘆了口氣,試探著問道,“等他孩子出生能出門了,讓他回來看看吧?”
白文氏沒說什麼,卻也沒有反對,白穎軒明白了,在白玉芬走的時候給她說了這麼一聲,等白玉芬回到濟南後不久,黃春也生了。
有沈隆的指點,還有白玉芬派出來的老媽子照應,母子平安,這孩子的哭聲比誰都響亮,白玉芬也很高興,“景琦,這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沒有?”
“他這一輩是敬字排行,就叫白敬業好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37章 白敬業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多少?一百五十兩?景琦這小子這是搶了戶部還是怎麼滴?這麼能賺錢?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白穎宇馬上停住了腳步,他這人就見不得銀子。
“姑奶奶,您該不是說錯了吧?”胡總管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才多久的功夫?一百兩就變成一百五十兩了,而且過年還有更多的?開賭坊也沒這麼賺啊?
“沒錯,這上面都寫得清清楚楚呢,喏,您看,胡總管入股一百兩,分紅一百五十兩,白景怡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雙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武入股毛瑟手槍一把,分紅一百八十兩!”白玉芬對照清單一五一十的念著。
“嚯,景琦這賬記得清楚,連景武送他的槍都給入了股了!我說,景武,你這回可是賺大了!”聽到最後白景武的分紅,大家夥兒都樂了。
早知道他這麼厲害,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湊銀子給他啊!景武你也真是的,當初既然要送就多送點,光送一把毛瑟槍算什麼事兒?白穎宇聽得這個心疼啊!直恨不得時光倒流,自己能趕在沈隆離家之前湊出一萬兩銀子給他,這樣的話現在一萬兩就能分到一萬五千兩了。
他倒是忘了,白景武把毛瑟槍送給沈隆之後,他還罵白景武了來著,說白景武白白糟踐銀子,當初這支槍還是他花了一百多兩銀子買回來的,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給他?
“景琦還說了,他在山東已經站住腳了,你們誰要是想去山東玩,他吃喝玩樂全包了,帶你去吃全驢宴!”白玉芬繼續說道。
“姐,算我一個,你走的時候把我也帶上吧!”白景武第一個舉手,然後白景陸他們幾個年紀小點兒的一起起鬨,就數白玉婷喊得最響亮,她想自己的哥哥了。
“好哇你們一個個的,往日裡我寫信讓你們去濟南玩,你們都推三阻四的,現在景琦一招呼,你們都要去,感情就他是你們兄弟,我不是你們的姐吧?”白玉芬假裝嗔怒。
“姐,那不一樣,我們這可不是看景琦去的,算算日子他媳婦也該生了吧?我們是去看大侄子的!”白景武還算機靈。
“當初你外甥出生的時候咋沒見你們過去看?”白玉芬依舊不肯放過,白景武當場愣在了那裡,百草廳的院子裡充滿了歡快的笑聲。
白穎宇唸叨著沈隆的分紅,白穎軒看重的則是沈隆炮製的小瀧膠,他把盒子開啟,拿出了裡面的小瀧膠認真研究,“這東西是不錯,比以前玉芬帶回來的都要好,景琦這也是用心了啊,更難得的是,這幾盒小瀧膠看起來質量完全一樣,這可不容易啊!”
“既然你覺得好,那就問他進點貨,擺在咱們百草廳的櫃檯上買!”看到孩子有了出息,白文氏的態度也有所緩和。
“呦,咱們百草廳向來可是隻賣自家做的成藥,你這不會壞了規矩吧?”白穎軒吃了一驚,單純的藥材也就罷了,像是成藥、藥酒、補藥這些東西,百草廳可從來都不會銷售別家的產品,那怕再好也不行,沒道理用百草廳的招牌幫別人打名聲。
“景琦也是白家人,白家人自己做得藥憑啥不能在百草廳賣?”白文氏理直氣壯,別看她當初狠心趕走沈隆,可心裡啊卻是惦記孩子惦記得很呢,現在聽說孩子在濟南府立住腳了,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孩子懂事兒,賺了錢也沒忘了家裡,還記得把胡總管、景怡、景武當初幫他的錢都算成股份,這樣全家人都會念著他的好!”可惜他年紀還小了點,等再歷練幾年就可以琢磨著讓他當百草廳的家了。
“季先生教得好!要不是季先生這樣留過洋的人教他,他那兒能懂得用外國機器來熬膠的手段啊!”白穎軒把沈隆用機器熬膠當成了季宗布的傳授。
“也不知道季先生現在去那兒了?自從八國聯軍進城之後就沒了季先生的音訊,你說季先生該不會是…….”白文氏也把這功勞落到了季宗布的頭上,開始擔心起來,她那裡知道,季宗布現在殺洋鬼子殺得可開心了,都從京城殺到青島去了,誰讓德國人還佔著青島呢。
“哎,景琦現在是好了,我們自己家卻成了一團糟,也不知道請回來的這位爺還要折騰到什麼時候?”高興完白穎軒又開始嘆氣了。
當年為了白家大爺白穎園去宮裡給人治病,不料治死了嬪主子,此位嬪妃正是詹王爺的二女兒,詹王爺發誓要置白家於死地。
幸虧白家給人看病留下了許多恩惠,得過白家恩惠的朱順和嚴爺用調包計將大爺救走,換了一具姓韓的屍體,謊稱大爺暴病而亡,然後讓白穎園逃到西安,在沈樹仁的照應下隱姓埋名藏了起來。
原本這事兒沒人知道,但前不久,白家為白周氏辦喪事,突然闖進一人,聲稱姓韓,說大爺沒死,回他是替大爺死的那個人的兒子韓榮發,二奶奶大驚,此時嚴爺己死,朱順無影無蹤,二奶奶只好收留了韓榮發。
這韓榮發可不是個好東西,包娼窩賭無惡不作,二奶奶還不得不供其銀錢揮霍,又不斷調戲關香伶和白玉婷,併發誓要娶玉婷,為了不洩露大爺逃走的祕密,二奶奶只好忍氣吞聲,為全家所不理解,白穎軒雖然知道卻毫無辦法。
“說不定景琦能治得了這個韓榮發,可惜他現在回不來啊!”白穎軒嘆了口氣,試探著問道,“等他孩子出生能出門了,讓他回來看看吧?”
白文氏沒說什麼,卻也沒有反對,白穎軒明白了,在白玉芬走的時候給她說了這麼一聲,等白玉芬回到濟南後不久,黃春也生了。
有沈隆的指點,還有白玉芬派出來的老媽子照應,母子平安,這孩子的哭聲比誰都響亮,白玉芬也很高興,“景琦,這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沒有?”
“他這一輩是敬字排行,就叫白敬業好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37章 白敬業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多少?一百五十兩?景琦這小子這是搶了戶部還是怎麼滴?這麼能賺錢?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白穎宇馬上停住了腳步,他這人就見不得銀子。
“姑奶奶,您該不是說錯了吧?”胡總管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才多久的功夫?一百兩就變成一百五十兩了,而且過年還有更多的?開賭坊也沒這麼賺啊?
“沒錯,這上面都寫得清清楚楚呢,喏,您看,胡總管入股一百兩,分紅一百五十兩,白景怡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雙入股五兩,分紅七兩五…..白景武入股毛瑟手槍一把,分紅一百八十兩!”白玉芬對照清單一五一十的念著。
“嚯,景琦這賬記得清楚,連景武送他的槍都給入了股了!我說,景武,你這回可是賺大了!”聽到最後白景武的分紅,大家夥兒都樂了。
早知道他這麼厲害,我就算砸鍋賣鐵也要湊銀子給他啊!景武你也真是的,當初既然要送就多送點,光送一把毛瑟槍算什麼事兒?白穎宇聽得這個心疼啊!直恨不得時光倒流,自己能趕在沈隆離家之前湊出一萬兩銀子給他,這樣的話現在一萬兩就能分到一萬五千兩了。
他倒是忘了,白景武把毛瑟槍送給沈隆之後,他還罵白景武了來著,說白景武白白糟踐銀子,當初這支槍還是他花了一百多兩銀子買回來的,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給他?
“景琦還說了,他在山東已經站住腳了,你們誰要是想去山東玩,他吃喝玩樂全包了,帶你去吃全驢宴!”白玉芬繼續說道。
“姐,算我一個,你走的時候把我也帶上吧!”白景武第一個舉手,然後白景陸他們幾個年紀小點兒的一起起鬨,就數白玉婷喊得最響亮,她想自己的哥哥了。
“好哇你們一個個的,往日裡我寫信讓你們去濟南玩,你們都推三阻四的,現在景琦一招呼,你們都要去,感情就他是你們兄弟,我不是你們的姐吧?”白玉芬假裝嗔怒。
“姐,那不一樣,我們這可不是看景琦去的,算算日子他媳婦也該生了吧?我們是去看大侄子的!”白景武還算機靈。
“當初你外甥出生的時候咋沒見你們過去看?”白玉芬依舊不肯放過,白景武當場愣在了那裡,百草廳的院子裡充滿了歡快的笑聲。
白穎宇唸叨著沈隆的分紅,白穎軒看重的則是沈隆炮製的小瀧膠,他把盒子開啟,拿出了裡面的小瀧膠認真研究,“這東西是不錯,比以前玉芬帶回來的都要好,景琦這也是用心了啊,更難得的是,這幾盒小瀧膠看起來質量完全一樣,這可不容易啊!”
“既然你覺得好,那就問他進點貨,擺在咱們百草廳的櫃檯上買!”看到孩子有了出息,白文氏的態度也有所緩和。
“呦,咱們百草廳向來可是隻賣自家做的成藥,你這不會壞了規矩吧?”白穎軒吃了一驚,單純的藥材也就罷了,像是成藥、藥酒、補藥這些東西,百草廳可從來都不會銷售別家的產品,那怕再好也不行,沒道理用百草廳的招牌幫別人打名聲。
“景琦也是白家人,白家人自己做得藥憑啥不能在百草廳賣?”白文氏理直氣壯,別看她當初狠心趕走沈隆,可心裡啊卻是惦記孩子惦記得很呢,現在聽說孩子在濟南府立住腳了,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孩子懂事兒,賺了錢也沒忘了家裡,還記得把胡總管、景怡、景武當初幫他的錢都算成股份,這樣全家人都會念著他的好!”可惜他年紀還小了點,等再歷練幾年就可以琢磨著讓他當百草廳的家了。
“季先生教得好!要不是季先生這樣留過洋的人教他,他那兒能懂得用外國機器來熬膠的手段啊!”白穎軒把沈隆用機器熬膠當成了季宗布的傳授。
“也不知道季先生現在去那兒了?自從八國聯軍進城之後就沒了季先生的音訊,你說季先生該不會是…….”白文氏也把這功勞落到了季宗布的頭上,開始擔心起來,她那裡知道,季宗布現在殺洋鬼子殺得可開心了,都從京城殺到青島去了,誰讓德國人還佔著青島呢。
“哎,景琦現在是好了,我們自己家卻成了一團糟,也不知道請回來的這位爺還要折騰到什麼時候?”高興完白穎軒又開始嘆氣了。
當年為了白家大爺白穎園去宮裡給人治病,不料治死了嬪主子,此位嬪妃正是詹王爺的二女兒,詹王爺發誓要置白家於死地。
幸虧白家給人看病留下了許多恩惠,得過白家恩惠的朱順和嚴爺用調包計將大爺救走,換了一具姓韓的屍體,謊稱大爺暴病而亡,然後讓白穎園逃到西安,在沈樹仁的照應下隱姓埋名藏了起來。
原本這事兒沒人知道,但前不久,白家為白周氏辦喪事,突然闖進一人,聲稱姓韓,說大爺沒死,回他是替大爺死的那個人的兒子韓榮發,二奶奶大驚,此時嚴爺己死,朱順無影無蹤,二奶奶只好收留了韓榮發。
這韓榮發可不是個好東西,包娼窩賭無惡不作,二奶奶還不得不供其銀錢揮霍,又不斷調戲關香伶和白玉婷,併發誓要娶玉婷,為了不洩露大爺逃走的祕密,二奶奶只好忍氣吞聲,為全家所不理解,白穎軒雖然知道卻毫無辦法。
“說不定景琦能治得了這個韓榮發,可惜他現在回不來啊!”白穎軒嘆了口氣,試探著問道,“等他孩子出生能出門了,讓他回來看看吧?”
白文氏沒說什麼,卻也沒有反對,白穎軒明白了,在白玉芬走的時候給她說了這麼一聲,等白玉芬回到濟南後不久,黃春也生了。
有沈隆的指點,還有白玉芬派出來的老媽子照應,母子平安,這孩子的哭聲比誰都響亮,白玉芬也很高興,“景琦,這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沒有?”
“他這一輩是敬字排行,就叫白敬業好了!”

Categories
最近更新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 第2236章 分紅

小說,小說推薦
諸天萬界神龍系統
“姐,看您說的,您現在想入股,那我也歡迎啊!”沈隆知道,提督府有錢和白玉芬自己有錢可是不一樣的,就算是嫁做人婦的姑娘,手裡私房錢寬裕,那在家裡的日子也能舒坦不少,所以這事兒白玉芬不提,自己也會主動送上。
“看你說的都是什麼話!把我當成……什麼人了?”白玉芬還是沒好意思說出白三爺的名字,到底是自家長輩,背後說人是非不好,“你剛來濟南無依無靠的時候,我入股那是幫你,姐姐幫弟弟都是應該的,現在你把生意做起來我再入股,那可就是佔便宜,當姐姐的怎麼好意思佔弟弟的便宜呢!”
白玉芬倒是個明事理的人,要不然沈隆也不會主動開口提這事兒,有些東西我願意給人是我自己的事兒,可你要是上門討要那就是自討無趣了。
“姐,膠莊雖然做起來了,可我這酒樓還沒影呢,我的錢都花在買機器買膠莊上面了,開酒樓還真有些緊,你要是不出這個錢,我就只能找別人去了,既然都是入股,那為啥放著自家親戚不找,非要去找外人?”沈隆說道。
“而且您也知道,開膠莊要好一些,打交道的無非就是濟南府的富貴人家還有各家藥店藥鋪,開酒樓可就不一樣了,三教九流誰都得支應好了,我一個外來戶,想要在濟南開大酒樓可不容易,還得借您這身虎皮啊,您要是願意入股,那可就幫了我的大忙了!”那個不開眼的敢來山東提督兒媳婦入股的酒樓鬧事兒?
“就你這張嘴會說話!”白玉芬一聽樂了,然後拿起筷子吃了起來,“開酒樓可得有好廚子,我先嚐嘗你這些菜的口味再說吧!”
“姐,您嚐嚐這個,這醬驢肉可跟外面的不一樣,是我用了祕方,加藥材燉出來的,不光好吃,還能補血養顏,保管您吃了今年二十明年十八!”你要說這好廚子,那不是我吹牛,你就算放眼全國,也找不出來比我更厲害的。
我隨便指點幾下,保管全濟南的老少爺們都得過來吃,這家酒樓絕對會成為濟南城新的宴請中心,你入股就等著拿錢吧。
“嗯,味道確實不錯,你從那兒找來的廚子?可得看好了,該給人家的一點兒都不能少,要不然被別人挖去,那可就虧大了!”白玉芬也是大戶人家的少奶奶,什麼好吃的沒吃過?可嚐了沈隆的醬驢肉,依舊被口味征服了。
試想她都這樣了,更何況其它人?再嚐嚐其他菜,同樣不輸給這盤醬驢肉,這生意絕對做得,“回頭我讓毛總管給你把銀子送過來,等開業了,我也招呼人到你那兒吃飯去,幫你先把名聲給打響了。”
“對了,我過兩天打算回京一趟,你給我備兩百盒小瀧膠,我帶回去送人,錢一塊兒讓毛總管給你帶過來。”白玉芬打算回孃家了。
“我直接讓人給您送去不就完了,咱可是都姓白,你拿回百草廳去送人,我再問你要錢,那成什麼了?”沈隆一擺手。
“得,我給你一百盒的錢吧,算是我倆一起送的?”白玉芬瞄了一眼黃春,黃春知道他倆有話要說,就藉口催菜避開了,然後白玉芬才說道,“我回京的時候把黃春一起帶上吧,你也別擔心二奶奶,她不要你還能不要孫子?”
“不用,黃春馬上就要生了,你總不能讓孩子一出生就見不到爹吧?至於我媽那邊,等再過一些時間孩子能出門了,就帶回去給她看!”沈隆可是記得這次的任務是啥呢,白敬業這小子必須得留在自己身邊好好教育啊。
“而且詹王府和咱們家的仇怨雖然已經過去了,可家裡面記得這事兒的還不少。”尤其是白穎宇,他可是把貴武貝勒這幫人恨得不行,“黃春回去日子肯定不好過,您又不可能一直留在京城照應她,還是讓她留在我這兒吧,我能把她照顧好。”
“沒看出來,你還挺疼媳婦的!”白玉芬是大戶人家的閨女,又嫁到大戶人家當兒媳婦,大戶人家後宅院裡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兒她清楚地很,黃春要是獨自去了京城,日子估計還真不好過,現在黑七膠莊生意越來越好,留在濟南也不愁錢花,那就留下好了。
她看了看院子,“就是這地方有點小,黃春的肚子可是越來越大了,身邊照應的人也得再添幾個,可這院子住不下啊?”
“我也想好了,我都和左右鄰居說過了,花錢把他們的院子買下來,到時候一大通,就是前後兩進的大院兒,再多人也住得下!”這下就沒問題了。
吃完飯,沈隆給家裡寫了幾封信,讓白玉芬幫忙帶上,又選了兩百盒上好的小瀧膠給白玉芬,等出發那天,親自把白玉芬送到城門外十里,這才回去繼續忙活。
沈隆這邊的生意越來越好,每天各地來黑七膠莊門口進貨的商戶都排起了長隊,酒樓有了白玉芬的支援後,建設的速度就更快了,眼看著事業有成,媳婦又要生孩子了,沈隆這日子簡直不要太美。
那邊白玉芬一路坐車,越黃河、過滄州、穿永清,終於到了京城,進了百草廳的大門,見到白玉芬回來,大傢伙都很高興。
見過眾人之後,白玉芬就開始分發禮物了,“這回的瀧膠和之前的可不一樣,這是景琦開的膠莊熬出來的,你們可得好好品品,這還有景琦給你們的信,都好好看看。”
“呦,景琦都開膠莊了?這小子行啊!”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誇沈隆,比如白穎宇就很不開心,鼻子裡哼了一聲就想走,瀧膠也隨手提溜著,打算回去就扔了。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兒,景琦讓我把你們的分紅也捎回來!雖說現在還沒到年底,可膠莊賺了錢,就先給一點吧,等年底的時候,還有大頭呢!”白玉芬直接開啟清單唸了起來,“胡總管,您入了一百兩的股,這回能分一百五十兩!”